徐慧玲
.現任:客話新聞主播、 

「天賜良機」拆大埔 2年後已人事全非

【鍾志明 苗栗竹南】

2年前的7月18日,前苗栗縣長劉政鴻趁著大埔4戶北上抗議的「天賜良機」,將張藥房與其他住戶的部分建築拆除,一晃眼就是2年,如今的大埔重劃區已經不是當初徵收時的模樣,回到當初反對徵收的幾戶人家中,卻還能感受土地徵收事件,對他們造成的傷害與折磨,。

朱家雜貨店門口旁,鋪起一小塊的防水帆布,用馬路邊的小空地,取代晒穀場,朱炳坤正晒著這星期剛收割的稻穀,這看似平凡的農事,卻是朱家歷經多年抗爭之後,才得以保留下來的。諷刺的是,回到屋子裡,電視正播著苗栗縣政府財政困窘的新聞,朱炳坤與父親朱樹看著電視直搖頭,更不習慣的是,住家門前的風景,早已失去當年的綠意盎然。

大埔自救會成員 朱炳坤:「(對面)以前都是農地嘛,很輕鬆地就是農地,可是現在感覺天氣比較熱了,真的好熱,都水泥地,讓自己早上起來不是涼爽的。」

「這樣空等、荒廢,我們也是很煩惱,盡量快一點。(看了也不忍心啦!)當然是不忍心,大家每天都在種菜呀。」

指著長滿雜草的田地,黃福記的兒子黃坤裕,不禁激動,從民國99年啟動徵收至今,黃家的田地經歷原屋原地保留到集中劃分,如今卻依然未定案,老父親黃福記常感嘆,別人家的農田,是綠了又黃的年年收割,自己的田卻淪落到雜草叢生,更不知何時能復耕。

大埔自救會成員 黃坤裕:「他(黃福記)經常,也是走在田裡那邊,也是怨嘆沒辦法,我們也感覺很替他抱不平,但是我們沒有辦法,我們真的是小百姓啊。」

「到這邊啦,我們家差不多到這邊,這邊就是有一個和室,還在呀。(樓梯?)這是,對對。」

如果沒必要,張森文遺孀彭秀春,並不愛走到張藥房的舊址,因為走回原本的「家」,她依然可以如數家珍,可以記得還沒拆屋前,小小6坪藥房裡的點點滴滴。

這2年,秀春姐盡量把時間放在做薑糖、做花生豆腐,每個月一次的彎腰市集,則是她出去透透氣,與類似遭遇的小農們交流互動的機會,秀春姐說,2年的時間過得很快,但她心裡的創傷卻很難復原。

張藥房遺孀 彭秀春:「給自己忙碌,忙碌一點啊,然後家園重整這樣子,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就盡量去忘記這些事情。」

至於柯智傳則是很少回到大埔了,因為任誰看到自己的老家原址,已經蓋上了別人的新房子,都不會好受。大埔張藥房拆屋至今2年了,張藥房拆屋1週年的時候,當地還舉辦了「公義,不會忘記」晚會,要求苗栗縣政府還他們公道。而2年後的今天,大埔案已逐漸平息,但大埔4戶,其實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還在繼續爭取自己的居住正義,與苗栗縣政府的訴訟,仍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審理中,對大埔4戶而言,不管幾週年,他們的戰役都會持續著。  (2015-07-17)

 

漁民設鋼筋養蛤 鄰近新月沙灣惹議
林明溱與縣民面對面 林地承租人陳情
鎮代會表決通過 頭份鎮改制為市
政院提苗縣財管機制 徐耀昌:部分難行
台灣美食展登場 「翫味客家」行銷客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