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光如星─馬兆駿紀念音樂會
     

生前總是說:「要做就要做大一點」,馬兆駿在2007年三月25日,完成他人生規模最大的一場演唱會,這場『發光如星 馬兆駿紀念音樂會』,距離馬兆駿發表的人生第一首作品「七月涼山」,正好三十年。

從1977年到2007年,『發光如星』音樂會不僅邀請到這三十年台灣流行樂壇老中青三代的優秀歌手同台,回顧了馬兆駿生前不同時期的音樂歷程,在見證優秀的創作能力外,這三十年正好代表著台灣流行音樂的縮影。

整個演唱會在音樂總監陳復明、馬毓芬打點下,短短一個月時間成形,空前陣容讓送別馬兆駿的過程備極哀榮,超過20組藝人共襄盛舉,場內座無虛席一票難求,場外電視牆前也擠滿了群眾,馬毓芬一上台就表示:「這是一場音樂派對,希望大家開心點,用歌聲來送別馬兆駿最後一程」。整場『發光如星』音樂會分成四大段落—「民歌世代篇」、「流行經典篇」、「福音重生篇」、「給家人的歌」,具體而微地呈現馬兆駿的音樂人生。

 

 


民歌世代篇—

「早晨的微風,我們向遠處出發中……」在馬兆駿老搭檔洪光達的吉他聲中,劉若英唱著「微風往事」,為演唱會揭開序幕。洪光達是馬兆駿民歌時期最重要的創作夥伴,以他打頭陣出場,意義格外非凡,彷彿與他共享馬兆駿音樂生涯的點點滴滴。

從17歲開始創作,20歲那年,首次錄製的創作「清晨時光」,收錄在王夢麟『阿美阿美』專輯裡,陸續推出的「季節雨」、「微風往事」、「風中的早晨」、「木棉道」、「散場電影」,一首又一首的民歌經典至今傳唱,馬兆駿在民歌氣息裡,開啟了他的音樂夢想。這場音樂會裡,馬毓芬代替王新蓮,和馬宜中合唱「風中的早晨」,王夢麟唱著「七月涼山」、黃仲崑唱著「無人的海邊」,楊耀東和吉他手董運昌合作「季節雨」和「晚安」,配著這些歌曲背後,馬兆駿的「失戀年表」小故事,讓人不覺莞爾;這段民歌馬兆駿,在李宗盛帶領木吉他成員上場演唱「散場電影」,為演唱會帶來第一波高潮,連主持人陶晶瑩都笑說:「沒想到我這輩子能活著看到木吉他演唱。」

流行經典篇—

1982年,結束軍旅生活的馬兆駿,進入當年寶麗金唱片,擔任製作助理,一首首如潘越雲「當淚水含在眼裡」、劉文正「請留住你的腳步」、黃仲昆「無人的海邊」等歌曲;隔年鄧麗君『淡淡幽情』、劉文正『太陽一樣』、鳳飛飛『出外的人』的專輯製作,讓馬兆駿聲名大噪,黃鶯鶯『天使之戀』、『幾朝風雨』專輯,李恕權『迴』專輯,更將馬兆駿推向一級製作人的地位。

音樂會在呈現馬兆駿這段『流行經典』篇,可說是煞費苦心,伍思凱、庾澄慶、周華健、趙傳、童安格、張信哲同台,馬兆駿的音樂魅力,讓八十年代末期最具代表性的男歌手一次到位,這次難得的同台,不單一字排開全是「金」字輩的歌王歌后,演出陣容驚人,許多音樂的重新編排,更是達到一流的水準。

伍思凱以鋼琴獨奏唱著李碧華原唱的「心雨」;庾澄慶用Fusion的爵士味,重新改造愛妻伊能靜當年偶像歌曲「爸爸不要說」,他說:「用這首歌來表達我們夫妻倆的敬意和謝意,當年這首歌讓伊能靜有了很好的開始,那時的憤怒青年和叛逆少女,如今都成了爸媽。」童安格原汁原味的呈現鳳飛飛的「好好把握」;王力宏演唱劉文正原唱的「請留住你的腳步」,象徵兩代實力偶像的接班;FIR演唱黃鶯鶯的「時空寄情」也彰顯馬兆駿跨時空的音樂魅力。

基於曾寫下國語唱片輝煌紀錄的情誼,久沒出現向來不參加大拜拜式頒獎活動的黃鶯鶯,也抱著腿傷出席,連主持人陶晶螢都端正以待,笑稱無論唱多少首都沒關係。黃鶯鶯難得亮相,演唱「如何能把你挽留」和「天使之戀」,上次的梁弘志音樂會,這回的馬兆駿音樂會,黃鶯鶯說:「如果我不來參加,我的音樂生涯就不能劃下完美的句點。」

巫啟賢一上台,回憶起這20年來,馬兆駿照顧他的點滴故事,頓時淚留滿面,他說:「我從來沒有叫馬兆駿一聲「馬老師」,但在我心目中,他比任何老師還要大。」原本在大陸,因濃霧趕不回來參加音樂會的他,還拜託天上的馬兆駿行行好,吹散烏雲,好讓他回台灣送他這最後一程,說得台下觀眾淚眼盈盈。

回顧馬兆駿的音樂生涯,才25歲的馬兆駿,就寫下許多音樂界的神話,但年輕不知如何消化盛名與壓力,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馬兆駿盛況不再,直到他28歲在滾石唱片出版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我要的不多』。

號稱「最年紀最大的新人」,馬兆駿將自己定位在「小人物」風格,在滾石出版了四張專輯,這段滾石馬兆駿,讓滿場三少四壯的人,深陷回憶之中。趙傳和馬兆駿時空對唱「我要的不多」,馬兆駿的大女兒馬靖慈坐在台下看見螢幕出現爸爸的畫面,開始掉眼淚;周華健唱著「會有那麼一天」,痛苦與沉澱,依然願意抱著感激的心,往人生下一站邁進;待李宗盛與木吉他二度上台,演唱「那年我們19歲」,更唱出每個人都有的青春輓歌,李宗盛心有所感講起與馬兆駿的點點滴滴……這群老滾石的集合,不僅陶煉出台灣流行音樂的黃金年代,也象徵著一群年輕人的輝煌歲月。


福音重生篇—

因為父親過世,接觸大麻而跌落谷底。馬兆駿兩度大起大落的際遇引人欷噓,整個台灣流行音樂的生態,從音樂到商品的大改變,也讓馬兆駿的名字,淡出人們的目光之中。整個九十年代,馬兆駿的低潮,漸漸地在信仰中,走出暗夜的牢籠,在40歲那年,受洗成為教徒,戒酒重生,與馬嫂郭美珒結婚、兩個小孩的陸續出生後,開始朝向一個穩定、正面、樂觀的創作方向,即使經歷九二一地震家當全毀,生活陷入困境,但馬兆駿爽朗的笑聲依舊,走進監獄與慈善團體裡,用他的歌聲,介紹民歌和創作的音樂,這些轉變,都記錄在他的遺作『奶粉與便當』流行福音專輯裡。

馬兆駿自從成為基督徒之後,創作也走向流行福音類別,沒有濃厚的宗教味,延續他往日的平實風格,卻以更誠懇的心境,娓娓闡述這些年他的生活與變化。張信哲在演唱「寬容」前,說這是寫給馬嫂的心聲,充滿著自省與關懷;范瑋琪與馬兆駿合唱「心的發現」,張惠妹與苗栗召會唱詩班合唱「起初的愛」,前者的輕快,後者氣勢磅礡,讓歌迷感受馬兆駿完全不同的創作。

給家人的歌—

與二哥馬兆驊合唱「頑皮的遊戲」,是馬兆駿在最頹喪的時刻,家人給他的最大支持,不難體會馬兆駿繁華落盡之後見純真的心境。在馬家人包括馬毓芬、二哥馬兆驊、郭美珒、兩位子女及姪子馬永欣合唱「發光如星」之後,全體參與演唱的歌手再度上台,與台下合唱馬爺的代表作品「木棉道」,這時不管台上台下都陷入不捨告別的場面。

整個音樂會的高潮,在主持人陶晶瑩宣佈「歡迎這場音樂會的主唱—馬兆駿」,在舞台大銀幕的馬兆駿帶頭演唱「微風往事」的歌聲中,全場起立大合唱,在那一刻,不管認不認識馬兆駿,三十年起浮的音樂歲月裡,馬兆駿留下太多經典作品,他的音樂特色就是直接而誠懇,樸實不取寵的旋律、坦率反省的歌詞,沒有矯飾做作,靜靜感受人生命運帶給他的一切,正如他歌詞唱道--「我要的不多,無非是眼光中有你有我……這世界孤單的,不只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