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戀花
     

 

 

 

    1945年日據台灣,一個基隆望族的翩翩少年,違逆了父親要其赴日學醫的期望,改而追尋其對音樂殷殷夢想。離開嚴謹、守舊的家族束縛,開始其日本、上海等地的生命追尋,咀嚼的生命的快意、孤獨與滄桑。

 

    十里洋場的夜上海,絢爛多彩的上流社會,空氣中充塞著浪漫與迷醉,一股末世紀般的華麗與孤絕,「雲芳」,一個風華絕代、不可一世的舞女,她從容、輕盈的周旋於男人慾望世界之間,但她鍾情的卻是五寶,一個娟秀、鳳眼靈兮,惹人憐愛小歌女。

 

    於是從日本浪跡至上海的翩翩少年,與雲芳、五寶間,交織成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直至戰亂,五寶去世。

 

時代的動盪迫使一個個流離的生命展開另一段無邊無際的人生追尋。

 

    1965年台灣,「五月花」酒家,雲芳依然周旋於龍蛇混雜,亟欲尋找慾望出口的男人世界中,黑道在此角力,流離的外省人在此尋找曾經擁有的記憶與慰藉。只因戰火的摧殘,資源困頓,歌舞不再昇平,而美人亦已遲暮。

 

    落魄與滄桑,生活催逼,在電台任播音員的音樂家,他與雲芳再度相遇,只是一切昨是今非,徒留一聲欷噓。

 

    娟娟,一個青春潔白的生命,不堪的生命歷程,重蹈母親精神錯亂的宿命,她如五寶再現般,使雲芳與音樂家未盡情感暫時有了停泊的港灣。只因年華已逝,對娟娟少了情愛,卻多點憐惜。對他們而言,如今最大奢侈,大概也只是對「過去」的偶然回望吧!

 

只是在流轉間,娟娟/五寶、五寶/娟娟不斷膠著、纏綿於兩人內在底層與記憶角落。

 

不堪的生活迫使潔白的生命變得狂亂,娟娟殺了人,精神崩潰,被送入精神病院。

 

     唯一印記這段生命時光的,也只有音樂家為五寶/娟娟作的「孤戀花」,在微風搖曳的空氣中輕輕吟唱,而那些情愛也只在凝固成一個記憶時,才能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