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電影一百年音樂會
     

 

公元1895年12月28日,法國人盧米葉兄弟在巴黎大咖啡店印度沙龍中公開放映了十部影片,電影史學家都同意這一天就是電影正式誕生的日子。至今,已經匆匆一百一十年了。

1905年(清光緒三十一年),華人開始拍電影了,發動者是北京豐泰照相館老闆任慶泰,原本他只是成立了一家大觀樓影戲團放映洋人電影,因為「所映影片,尺寸甚短,除滑稽片外,僅有戲法與外洋風景」,他動了自己拍片的念頭。於是,他找了攝影師劉仲倫,就在豐泰照相館中院的露天廣場上掛了一塊白布,替過六十大壽的京劇大師譚鑫培攝製了京劇「定軍山」中的「請纓」、「舞刀」「交鋒」三場戲,寫下了中國人拍電影的首航紀錄。至今,剛好滿了一百年了。

鑒於華人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戲曲電影,影史上台灣人最喜愛的電影,不論是台語電影《薛平貴與王寶釧》和國語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同樣都是戲曲電影,加上台灣人很愛唱歌,我們應該辦一個大家都感興趣,也會熱情參與的電影展映活動,從發念、構想到執行,前後不到一百零八天,我們就領先兩岸三地華人於五月七日晚間國家音樂院由樂興之時樂團演出了一場「華語電影一百年音樂會」。

兩廳院敲定企畫時,第一個浮現心頭的音樂夥伴就是史擷詠,他一聽到能以音樂會形式來替電影百年留下見証,就欣然受命接下音樂總監的工作,我們都認為這場音樂會,不應該只是原曲原聲的重現而已,真要這樣,大家買原聲帶來聽就好了,大家走進音樂廳聽到的電影音樂不但要能重溫相熟的旋律,更要有時代的新精神,要有重新整編的效果,所以不論是[留聲機篇]、[黃梅調篇]、[李行組曲]和[功夫篇]都經過重新消化,以新的脈動精神來表現,所以,當你看到他把「夜半歌聲」的旋律擷取精華,再透過沈聖德的音效處理來製造類似歌劇魅影的劇場環繞效果時,你就會明白他是如何用心來經營一場前所未見的音樂會;至於中樂隊的介入,甚至以漂亮的擊鼓姿勢來呼應武俠功夫電影的特色時,更是史擷詠刻意呈現的劇場互動效果。

史擷詠說:「以前,大家只聽好萊塢電影音樂,這次做完之後,大家一定會發現華語電影的音樂內涵也是這麼精彩,可以用這麼多元豐富的情貌呈現,慢慢就會在正式的音樂會上演出華語電影音樂組曲,這個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一大步。」是的,這場音樂會只是第一步,八月十二日起在台北光點揭幕的「聲影紀事:台灣與華語電影的音樂情旅」影展則是第二步,動聽的音樂,美麗的影像,同樣都是我們世世代代難以忘懷的成長記憶,一場接一場的活動,則是幫助我們重新見証這些美麗的聲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