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神明
     

炸神明 一部黑道兄弟的紀錄片
The Gangster’s God

導演   賀照緹 Ho Chao-Ti
原聲配樂 陳冠宇 好客樂隊 

影片簡介

 在台東,有一群人,每到元宵節就赤裸上身,只穿著紅短褲,站上神轎,讓人用鞭炮炸自己,炸到皮開肉綻,這些人被稱作肉身寒單爺。炸寒單爺的活動,近年來已成為東台灣的一大盛事,參與儀式的成員,一直被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傳聞中他們是黑道中人。紀錄片「炸神明」進入寒單爺核心人物的世界,紀錄他們戲劇化的人生。

 

本片深入台東的地方黑道,拍攝過程歷經一年十個月,追蹤到四個兄弟,分別是儀式的組織者,以及三個不同世代的兄弟,他們各是五、六、七年級的年紀,都想在第二年的元宵節當寒單爺。他們的生活起伏不定,有人在拍攝過程中入獄,有人要進入精神病房。他們可以順利的站上轎子當寒單爺嗎?

 

這三個道上兄弟,扮演肉身寒單爺,為的是服侍真正的天上神明。他們有的想脫離道上生活,有的正在學習如何進入道上。有的曾經當過殺手,有的現在還在做討債的行當。他們都有入獄的紀錄,也曾經為非作歹,透過這個儀式,可以看到一個道上小社會裡的法理人情,也能看到不同世代對於民間信仰的價值觀。本片企圖處理的問題是,通過這個儀式,參與者可以得到什麼?這個民間信仰和台東道上兄弟的社會組織,有什麼關聯?他們站在神轎上當肉身神明的時候,代表的是神聖,還是邪惡?是英雄,還是混混?

 

導演賀照緹表示,她多年前曾經去台東看過炸寒單爺的活動,發現肉身寒單爺們自成一個小社會,當時就對這個特殊的團體產生濃厚的興趣。在紀錄的過程中,她發現被稱為流氓的他們,平常或許不見容於主流社會,一旦站上寒單爺的神轎,卻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賀照緹說,「炸寒單爺的儀式,是他們社會化的必經之路,站得越挺,耐得越久,表示這個人越有擔當。上轎幾十分鐘的時間,透過身體的殘虐和疼痛,將他們從被人看不起的小人物,轉換成贖罪的英雄,這是非常戲劇化的反差。」

 

本片的音樂別具特色,由好客樂隊的團長陳冠宇擔任配樂。音樂大量採取閩南音樂的元素,以嗩吶,二胡,鼓等真實樂器錄製而成,使本片的節奏更為緊湊,在情緒的表現上也十分精準。在炸寒單的現場,陳冠宇也帶著錄音組的工作人員,穿梭在炮陣中,收取各種聲音元素。

 

和其他關於炸寒單爺的影片比較起來,「炸神明」成功的打開一個視窗,讓觀眾看到這個不為外界所知的世界。以前有關寒單爺的影片,大多著墨在民俗採風的炮炸現場,突顯儀式裡的聲光效果;但是「炸神明」以一個接近文化人類學的拍攝角度,探索片中人物的生存脈絡,它所觸及的深度,以及拍攝的困難度,已經超越了其他相關的影視產品。

 

 

導演的拍攝筆記

2004年春天的一個午後,我和兩位同事到台東的玄武堂,拜訪寒單爺的組織者李建智,要問他是不是能讓我們拍攝寒單爺的紀錄片。在門口等待的時候,附近漸漸聚攏了刺龍刺鳳的兄弟,我心裡越來越緊張,不知待會兒會是什麼場面。

 終於和李建智面對面坐了下來,我看著他,心想,這人是兄弟口中的老大,他又怎麼看待我們呢?他能理解我們要做的事嗎?他桌下藏著槍嗎?心中忐忑,於是嘴上結結巴巴,強裝鎮定表達了來意。待我說完,李建智雙手往桌上一擺,說,「好,我們要怎麼配合?」我愣了三秒,問他,「就這樣嗎?你同意讓我們拍嗎?」他說沒問題,把杵在外面刺龍刺鳳的兄弟叫進來,說,「她是導演,她要問你們問題,你們給她問一下」。

 於是這事就成了。接下來的時間,我經歷了一段對拍攝位置十分焦慮的過程,有點像重新出生在另外一個社會,我得從頭理解這兒的法理人情。每天一開工,全身寒毛豎立,毛孔全開,呼吸著這個小社會裡的空氣,看著人來人往。

 一年多來,時時問自己,我為什麼要拍這部紀錄片?我要問的問題是什麼?其實,有些疑問是一直存在的:通過炸寒單爺的儀式,參與者可以得到什麼?這個民間信仰和台東道上兄弟的社會組織,有什麼關聯?他們站在神轎上當肉身神明的時候,代表的是神聖,是邪惡,還是旁的什麼意義?

 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找到三位寒單爺,分別是五六七年級的道上兄弟。都想在第二年的元宵節當寒單爺。他們的生活起伏不定,一位在拍攝過程中入獄,另一位進了精神病房。拍著拍著,我不禁擔心最後一位兄弟也會出事,如果大家都不見了,我也只好如實呈現。

 在紀錄的過程中,我發現被稱做流氓的他們,平常或許不見容於主流社會,但只要站上寒單爺的神轎,卻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炸寒單爺的儀式,是他們社會化的必經之路,站得越挺,耐得越久,表示這個人越有擔當。上轎幾十分鐘的時間,透過身體的殘虐和疼痛,將他們從被人看不起的小人物,轉換成贖罪的英雄。

 我總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們起伏的生活,很感謝他們如此坦率的與我互動。如果說,我對複雜世情多了一點點深刻的理解,那是因為我有機會呼吸這個小社會分享給我的空氣。

 

推薦人的話

 李道明     資深紀錄片製片人/導演

--紀錄片的一個社會意義,是讓我們認知自己或其他人類社會中陌生但重要的文化或社會狀態。就此意義而言,《炸神明》在台灣紀錄片歷史上將會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

柯裕棻    作家/政大新聞系助理教授

--台東市每年元宵節炸寒單爺,舉城若狂,看過就不會忘記。那一天,這些肉身寒單是炮火和目光的中心。《炸神明》這片子告訴我們,在炮火之外,在元宵節以外的日子裡,這些寒單爺如何以肉身走過社會邊緣的人生。

林文玲   2005年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策展人/交大傳播與科技學系副教授

--肉身寒單爺在道上的生態,他們所處的社會位置,和他們充滿了危機的生活,在在考驗著導演的應變能力。《炸神明》是一個高難度的題材,也是一個很難拿著攝影機進去拍攝的現場。很高興看到這麼困難的題材,終於成為一部優秀的紀錄片作品。

 莊慧秋    心靈工坊文化公司  企劃總監

--這些「肉身寒單爺」,一年一度,以清醒而決然的姿態站上充滿炮火的流動祭台,接受肉體痛楚的洗禮。 漂泊的人生,邊緣的靈魂強悍的意志,自虐的贖罪心理,交織成這場獨特的轟炸「流氓神」儀式。在煙霧瀰漫皮開肉綻的片刻,他們終於找到自我認同的中心位置。在流暢自然的影片節奏中, 卻帶著讓人驚心動魄的幾分苦澀。

 

工作人員

製作人 賀照緹 林建享

製作協調 沈如雲

攝影 王盈舜 林建享 余光明 賀照緹

剪輯 王盈舜

執行製作 林如玟

台東攝製協調 蕭本雄

音樂 陳冠宇

好客樂隊 二胡 蕭詩偉

    嗩吶 郭進財

    電吉他 柯智豪

    鼓 那卡西 鍾成達

 混音 陳冠宇 觀音忘海錄音室

 平面攝影 尹珪烈

 元宵現場 攝影 王盈舜 林建享 余光明

      錄音 陳冠宇 羅頌策

      燈光 廖英棚 李佳懷 賴思豪 彭貴祥 王諭弘

      攝影助理 余信儀 楊孟桓 曾國峰

      錄音助理 陳泉仲

      駕駛 詹秉錞

 

 

導演賀照緹 作品年表 

一 紀錄片「蟑螂X檔案」(Cockroach Confidential )導演,2005 年,DV47分鐘,國家地理頻道全球總部(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International)監製,以27種語言,在全球163國家播出。語言:英文。

 二 紀錄片「請問多重」(How Many Grams?)製作人暨導演,2005DV30分鐘,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監製。語言:中文。

 三 紀錄片「縣道184之東」(County Road 184)導演,2001年,Betacam55分鐘,語言:中文、客家語、英語。公共電視監製。

 四 紀錄片「手風琴在路上」(Squeezebox On The Road)製作人暨導演,2003年,DV55分鐘,語言:中、英、捷克語、波蘭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公共電視監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