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式
※2003年8月(62期)前無pdf檔案,敬請見諒!
 
公視之友熱門贊助
公視之友優惠活動
公視之友月刊
鑼鼓鬧彩彩,公視大戲來!
《祖師爺的女兒》9月11日晚上9點戲幕開!   文◎阮愛惠

鑼鼓鬧彩彩,公視大戲來!

《祖師爺的女兒》9月11日晚上9點戲幕開!  文◎阮愛惠

這部以五○年代台灣歌仔戲內台戲起落為主軸的連續劇,由孫翠鳳、施文彬、陳志朋、劉瑞琪、翁家明主演,劇中交織愛情、友情、家族使命,熱鬧精采的戲中戲,更大大有看頭……

《祖師爺的女兒》9/11起每週一至週五晚間21:00首播,翌日凌晨00:15重播Ⅰ,中午12:00重播Ⅱ

公視秋季大戲《祖師爺的女兒》9月11日要上檔了!
這部敘述台灣五○年代「內台戲」興衰過程的精彩好戲,由眾多歌仔戲演員出演,多部傳統歌仔戲齣串場。內行的人當然要來看門道,外行的人也可以見識其中的熱鬧!

另一個「祖師爺的女兒」

《祖師爺的女兒》原來是明華園名角孫翠鳳的個人傳記,曾經暢銷名噪一時,「孫迷」們幾乎人手一冊。

公視買下原著的版權,也是著眼於孫翠鳳的明星魅力。但明華園的團長、孫翠鳳的先生陳勝福卻不認為妻子的故事這麼早就要拍成電視劇,一來她還年輕,二來台灣歌仔戲的發展歷程豐富而多元,老前輩的故事三天三夜講都講不完。

在和公視取得共識後,陳勝福決定保留《祖師爺的女兒》作為劇名,但劇情內容則是講述五○年代,一位歌仔戲團團長的女兒,如何在父親驟逝之後,放棄自己原有的人生路,帶領自家劇團迎接技藝的傳承、同業的傾軋、時代的汰換等等各種嚴苛的考驗,最後還以「祖師爺的女兒」自許,放棄自己的愛情,終生以歌仔戲藝術為志業……

兩個男人二十多年的心願

戲曲界裡,名角兒為了舞台生命的鮮華亮麗,放棄現實婚姻角色的實例不知凡幾。陳勝福自小看到的、聽來的戲外人生,比戲裡的更起伏波折。大約在民國69年左右,他和王銘燦導演初認識時,兩人就有把台灣歌仔戲團的故事拍成電影的共同心願。這個心願歷經二十多年不曾消褪,今天終於在公視這齣連續劇裡實踐了。

內台戲的起落為全劇主軸

歌仔戲在台灣,自一九○○年發跡,到一九二○年左右的百戲雜陳,從酬神的野台戲到進入劇院作商業演出後,至五、六○年代遭到「新劇」及歌舞團、電視、電影的夾殺,終於退出劇場。期間四十年興衰,反映出台灣這塊土地上政權的、社會的、經濟的變動,卻也造就了這個劇種格外活潑堅強的體質。
《祖師爺的女兒》敘述的正是這段「內台戲」的起落。

被歌仔戲演員奉為「祖師爺」的田都元帥,一稱「老爺」,是演員心目中的戲劇之神。孫翠鳳在戲中所飾演的「阿屏」,和現實中的她有幾分相似:出身劇團但受高等教育;原想走一般女性的人生路,最後卻還是回到歌仔戲舞台。戲裡戲外最大的不同是,現實的孫翠鳳不但結婚生子,她的先生更是持續鼓勵她在舞台上接受各種挑戰的鞭策者。

戲裡,女兒喊孫翠鳳「大姊」

而令人最感慰藉的是「祖師爺的女兒」也有了女兒,孫翠鳳十八歲的女兒陳昭婷傳承衣缽,在這部戲裡演出她的「弟弟」陳志朋無緣結合的女朋友,戲裡對她的稱呼可是「大姊」呢!

孫翠鳳說,女兒平常除了要她教戲或想討零用錢時會喊她「媽」以外,大多時候都調皮地跟著大家稱她「孫小姐」。所以這次母女倆在戲裡「姊妹相稱」,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陳昭婷自小就展露表演天份,作父母的不想女兒吃苦,想盡辦法引導她不要再做這一行。但她卻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高中舞蹈科畢業後,就決定馬上投入表演事業,平時在明華園裡學身段、練功夫,之前也在大愛電視演過一個會唱歌仔戲的角色。

陳昭婷在《祖》劇裡,有一場和孫翠鳳兩人對泣的戲。之前孫翠鳳還很擔心,因為拍電視不比唱歌仔戲,她怕女兒到時哭不出來;結果,女兒是一氣呵成,表現相當令人滿意。

施文彬戲中和孫翠鳳斷情緣

「傷心歌手」施文彬在《祖師爺的女兒》裡也獻出「男主角」的處男作,而且戲中還要面對與孫翠鳳、劉瑞琪兩位姊姊輩演員的三角戀情。

有一場在故宮外面公園內和孫翠鳳的情感表白戲,最後他要抱著孫翠鳳,兩人臉貼臉遺憾情感的未竟,這對過去只在戲裡和女演員牽過手的施文彬有些難度。所幸「孫姐」適度引導,拍出淒美情境,令施文彬感到受益匪淺。

這次參與拍攝的過程十分愉快,施文彬期待日後能再有和明華園合作的機會,即使只有聲音的演出都好。

五○年代戲院場景重現松菸

為了重建五○年代戲院場景,《祖師爺的女兒》劇組在台北松山菸廠搭了兩個戲院內場、三個戲院門口及兩個後院的景,耗費數百萬之資。在最後的幾集裡,為了重現演員自己染布作戲服的場景,還訂作了五個大鍋大灶,真實地操作煮染布料。還有很多實景是在中部及南部取景的。

主要演員為了拍戲南北奔波,其中最辛苦的公推孫翠鳳,拍戲趕進度之外,她常常還得抽身參與明華園的排練及巡演,蠟燭兩頭燒,看了令人心疼。

老卡車上有戲班的遊牧記憶

《祖》劇製作人陳勝福指出,在台灣歌仔戲內台戲興盛的年代,整個劇團組織可比一個中小企業,演出時,光是佈景道具的搬遷,就要用到兩三部大卡車。四十年前的大卡車,現在都成古董級的了;當時的卡車司機都兼車主,而今有的還保有那輛大車,但人都成老歐吉桑,車也幾乎都不開了。

為了重現當時歌仔戲團遊牧民族般在城市與城市之間遷徙,陳勝福調借來三部當年的大卡車,還勞駕七、八十歲的老司機開著它們上高速公路,重現大卡車載著歌仔戲班遷移的情景。結果,因卡車陣容太大,被公路警察攔截下來。當警察看到這些LKK卻都擁有合格駕照的老駕駛時,還舉手向他們敬禮呢。

精華戲中戲,大大有看頭

《祖師爺的女兒》想要呈現的,除了台灣歌仔戲的一段興衰歷史,更具看頭的,就是戲中戲了。《祖》劇中的各段歌仔戲演出,堪稱是本劇精華所在。

導演王銘燦精心挑選了「古冊戲」及「胡撇仔戲」的戲碼,從中勾出和電視劇角色台上台下情仇交織的橋段。而最難的則是古老劇場技術的重現,如「真龍吐水」、「跳火繩」、「火流星」、「吐劍光」等,這些老技藝曾是內台戲時代吸引觀眾的賣點,也是劇團和劇團「拚台」的籌碼,而今失傳已久,王銘燦必須很費勁地去尋回來。例如「火流星」的效果,他和工作人員「研發」出把火炭敲碎,燒到半燃,裝在切仔麵的漏杓裡,演員朱陸豪把它綁在腳上翻跟斗,於是耍出漫天星火,他也玩得不亦樂乎。

王銘燦導演還在「胡撇仔戲」戲裡加上日本浪人角色、立體水景的「特效」,他說老闆既然肯花精神又肯花錢,他就把電視劇當電影來拍。

《祖》劇裡的歌仔戲部分,武術指導、身段由孫榮輝(孫翠鳳的二哥)擔任,劇本由明華園編導陳勝國操刀。大家都是歌仔戲世家,拍到歌仔戲的東西愈拍愈起勁,往往拍得超過電視劇所需要,讓王銘燦不得不扮壞人忍痛剪掉。

「祖師爺的女兒」終生不離舞台

孫翠鳳、施文彬、陳志朋、劉瑞琪、翁家明是《祖》劇裡的靈魂人物,交織了愛情、友情、家族使命,更在社會正義之間相互衝擊。但有別於一般連續劇最後雙雙步入禮堂的美滿大結局,前十集中,孫翠鳳和施文彬淡淡的情愫,終因施文彬和劉瑞琪青梅竹馬的婚約而不能更進一步;但後十集裡飾演報社記者的翁家明,因工作關係和孫翠鳳互相幫助而心靈相吸。只是作為劇團負責人的孫翠鳳,最後仍選擇不踏入婚姻,而專心致力於帶領劇團走過時代一次又一次的變動及革新。

劇中劉瑞琪終和心上人施文彬結成連理,劇團依照慣例,把舞台佈置成金鑾殿場景,讓同是劇團成員的兩人在舞台上完婚。但孫翠鳳仍對著劉瑞琪說:「舞台永遠是妳的,唱戲的人,舞台才是天地。」

最後一集裡,大著肚子的劉瑞琪出現在孫翠鳳演出的場子中。她告訴孫翠鳳,要讓孩子在媽媽的肚子裡就開始聽劇團的鑼鼓聲。「祖師爺的女兒」一代傳一代,象徵歌仔戲的火苗永不止息,打娘胎裡就在孕育。

一部題材特殊的連續劇

明華園歌仔戲團在台灣走過七十年的演藝路,戲台上搬演歷代的世事人物風華,戲台下也和台灣這塊土地共同吞吐時代的雪雨風霜,如今有機會以電視媒體和連續劇形式來訴說一段來時路,全團的人無不爭著參一腳。

孫翠鳳說,《祖師爺的女兒》是一部題材特殊的連續劇,很多人都會對歌仔戲團台上台下的人生感到興趣,但這種題材只有她的先生陳勝福敢拍、敢投資,而且要求百分之兩百呈現最真實、最原味的道具和場景,因為任何小錯,專業的人或是前輩都看得出來。對於陳勝福的認真和執著,「孫小姐」給予高度的肯定。

明華園的其他名角鄭雅升、陳勝在等人及眾多團員都不計排名、戲份來《祖》劇軋一角。
這部連續劇全劇以台語發音,有的演員拿到劇本後還能自己加上幾句戲文諺語,處處可聽聞台語文的生動逸趣。資深演員勾峰、劉秀雯,客家籍的劉瑞琪、朱陸豪也在這部戲裡展現流利的台語,令大家讚服不已。

反映台灣在地生活的歷史

陳勝福個人對《祖師爺的女兒》一劇投入的情感和期許最深。他說,世界上每一種傳統文化在歷史的流變中,都免不了變革和轉型;但這種自我更新的過程,也激發出這個文化新的生命力。

在《祖師爺的女兒》裡,記錄的不只是歌仔戲文化在角色個性、道具佈景的更新變動,最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台灣在地生活的歷史面貌,也重現那個時代的人情義理及價值觀。他相信去呈現這樣的傳統藝術內涵,不只留下本土文化的根源,也更有條件去和世界其他文化相互對照。

歌仔戲藝人的情與義

除了對藝術的執著,孫翠鳳更希望觀眾在這部戲裡看到歌仔戲藝人對社會的有情有義。
劇中有一段為地震災民募款而發動義演的情節,是取材自真實事件。當看到有人因天災而家破人亡時,收入微薄的歌仔戲藝人,手上的錢雖然不多,卻能以技藝幫助比自己更匱乏的人,那種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互愛,現今的社會已不多見。孫翠鳳期待大家能從劇中得到一些啟發,看到平凡小人物的真誠和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