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式
※2003年8月(62期)前無pdf檔案,敬請見諒!
 
公視之友熱門贊助
公視之友優惠活動
公視之友月刊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06《阿媽的祕密》:一段人與土地的故事   文◎謝準良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13《不愛練習曲》:給對愛滋仍有恐懼的朋友   文◎楊雅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20《錄鬼簿》:紀錄一群努力的文學創作者   文◎連偉翔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27《木棉的印記》:關懷工傷家庭的危難處境   文◎黃崇家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06《阿媽的祕密》:一段人與土地的故事  文◎謝準良

土地是什麼?生養萬物的來源?回憶過往的空間?利益薰心的商機?土地與身而為人的尊嚴之間,那既脆弱又深沈的關連,存在一位老婦的心思之間。

■「公視人生劇展」每週日22:00首播,翌日02:00重播

阿媽的「祕密花園」

本劇是一個少年,一個自以為世界只有他眼界般大的虛無少年,活著或是死亡遠遠超過他的認知之外,由著腎上腺素的起伏隨性行動。在他十七歲那一年,打過人生的第十七場架之後,終於要展開他的成人之旅。不同於一般時下流行的海外遊學團,或是孔廟前的成人禮儀,他「轉大人」的時刻竟是祖母生命旅程的終點。

少年因為被學校強制退學之後,回到五歲回憶前的鄉下老家。阿媽,一位七十多歲婦人,一個人守著一大片祖傳土地。少年像是重回五歲一般的享受著阿媽暖暖的呵護;但眼見蒼老許多的阿媽,少年的心開始有了觸動,也猶如探險一般地進入阿媽的祕密花園。
藉著阿媽臨危授命參加長青盃腳踏車比賽,少年開始認識了腳踏車行老闆、整天拍照的部落格女孩、被丈夫施暴的印尼外配、一喝醉就發酒瘋的砂石車司機、橫行霸道的垃圾廠業者,當然還有終日都在大樹下聊是非的阿公們。

來自土地的良善力量

這是一段人與土地的故事,也是一段兩代之間有關遺棄與包容的議題。一輩子務農的阿媽,最不能忍受現代人把農業看成是工業的想法,也看不慣強權者的恣意暴力。阿媽無法接受生活中的種種暴力、疏離與破壞,所以她站出來對抗社會不義,她心中更企盼著所有的人都能以最大的善心愛護彼此、愛護這塊養育我們的土地。

我們藉由這齣戲一窺台灣逐日沒落的農民生活切片,與快速瓦解的城鄉真相。而在沈靜的鄉間小鎮上,老農們眼見農業人口銳減,年輕人紛紛逃離土地。我們透過一位老人的眼光,見證今日社會的乖張與扭曲;同時也透過這位老人家對人性的執著與對信念的堅持中看見,面對無可阻擋的毀滅潮流,這種天真相信的力量一旦動起來時,竟擁有無比的張力,令人為之動容!

廖瓊枝飾演主角阿媽

這次決定到台東池上拍攝,其實也是抱著離開都市塵囂,尋找劇中那塊阿媽心中淨土的意念,更期待重新找回拍戲當初,那種想要說故事給觀眾聽的感動。而最後確定落腳在萬安鄉,實在是我們修來的福氣,不管是一路上幫助我們的老厝張大哥、賴大姊夫婦、稻米原鄉館的馬經理、磚窯的莊大哥、萬安社區發展協會的蕭理事長,我都要致上千千萬萬誠摯的謝意,更別說那些純樸的阿公阿嬤們,帶著我們學習去親近這片遺忘已久的農村,而人與人之間互助親密的關係,更讓我們在殺青後久久懷念不已;而這些長者的身影,早已在我們片子裡,留下磨滅不去的印記。

能夠邀請到「台灣第一苦旦」廖瓊枝老師演出那位具代表性的阿媽,不啻是我們片子的耀眼光環。尤其廖老師的身段、生活歷練、人文內涵以及深厚的演出經驗,就像是從台灣歷史走出來的真實人物一般,為我們這部寫實片子增色不少。

就在農村漸漸被大家遺忘的今天,這部片子或許拋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在我們遺棄土地這個生養育我們的母親之後,人類的明天又將何去何從呢?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13《不愛練習曲》:給對愛滋仍有恐懼的朋友  文◎楊雅

■「公視人生劇展」每週日22:00首播,翌日02:00重播

一位朋友留下的生命難題

原本,《不愛練習曲》這個劇本應該是不存在的。

前年年底,正為電影《囧男孩》如火如荼籌備時,看到一則電郵,內容提及「關愛之家」一審敗訴的結果,該中途之家可能將被限期遷出社區。當時只覺得又是混亂的台灣裡,另一則悲劇罷了。

在此同時卻聽到朋友Willy燒炭自殺的噩耗。有人說,是他長久以來事業不順;也有人說,是婚姻失敗;聲量最低卻最令人震驚的耳語是,他感染了HIV病毒……這個說法未經證實,卻在朋友之間流傳最久。
靈堂外,冬日陽光暖暖,送行的人寥寥可數,因為家屬不想張揚。我突然感覺到一股惡寒,原來冷漠的我,也是他自殺的幫兇之一。
什麼病毒可以讓人拋棄手足、讓知己轉身離去?又是什麼讓人關起門懲罰自己孤寂到百年?

其實那個不叫作愛滋,那叫做「恐懼」!
好不容易我們終於走過了那個將聾啞、眼盲歸因在「上輩子失德」的年代,卻又來了個愛滋「現世報」的說法……究竟什麼時候,我們才會明白,疾病與道德明明就是兩件事情呢?

恐懼讓我們失去愛人的能力

看著「關愛之家」一案的判決文,兩造辯護的理由是「人民有居住的自由」對抗「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令人只覺得諷刺的是:對於疾病的「無知」造就了「恐懼」,而「恐懼」正是我們一點一滴失去愛人能力的主因。

年中,二審判決出爐,在社會輿論壓力下情勢逆轉,「關愛之家」勝訴,可以繼續待在該社區。這個結果一點都不令人高興,因為傷害已經造成:我們很容易體會,那個愛滋學童被逐出校園時心中的感受;然而我們可能都沒注意到,一旁看著大人「行刑」的其他孩子,心中將會受到多大的衝突?那些在學校散布的愛滋黑函、那些護子心切家長的咒罵、甚至那些冷眼旁觀,沒有伸出援手的我們,都在教其他孩子,不要愛。

想要愛卻被自己訓練不要愛

這是《不愛練習曲》的由來:一點點棉薄之力,給對愛滋仍有恐懼的觀眾;一點點私心祈禱給我的朋友Mr.Willy,願他停止怨恨自己,在天上安息。
這個劇本描述一個想要愛,卻從小被自己訓練「不要愛」的少年,終於還是因為無法克制愛,而嚐到被恨的苦果……

如果這部影片讓你感到寒冷,請先明白我們已經將許多暴力的細節刪改、修飾,比劇本無情的是這個故事真正的發生地:台北城。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20《錄鬼簿》:紀錄一群努力的文學創作者  文◎連偉翔

■「公視人生劇展」每週日22:00首播,翌日02:00重播

「是恐怖片嗎?」這是很多人聽到片名之後的第一個反應。
「呃……這部片有些愛情元素……再加上一些動畫……還有好聽的主題音樂……然後主要談的是文學……」
「……」
我知道,提問的人肯定摸不著丈二金剛頭腦。這是一部沒有辦法用類型電影歸類的戲劇。

從〈踏雪〉到《錄鬼簿》

《錄鬼簿》是一本元代的工具書,主要羅列當時劇作家的姓名、籍貫以及著作等等。時至今日,這本書仍然是研究元代戲曲源流的重要著作。書的精華,盡在序文當中,作者鍾嗣成寫道:「人之生斯世也,但以已死者為鬼,而未知未死者亦鬼也。酒罌飯囊,或醉或夢,塊然泥土者,則其人雖生,與已死之鬼何異?」鍾嗣成不但藉此批評醉生夢死之人,也希望他的劇作家朋友們,以及他們的著作可以被後世認識,傳頌。

如果這本鍾嗣成的手稿還存在,而且就在台灣民間流傳著,有沒有這種可能?如此有趣的假設構成了我改編短篇小說〈踏雪〉的主軸。不過,首先還是得感謝原作者張輝誠先生,其實在他這篇小說中,「錄鬼簿」三個字只提起了兩次。張輝誠先生給了我完全的自由度,讓我用《錄鬼簿》這本書貫穿整部戲。另外,原來的故事重點在於對時光消逝的感慨,我則把重心轉向文學與傳承的命題。

向景仰的文學家致敬

「文學有甚麼用?文學還不是大學時候用來騙女生的工具。文學能吃嗎?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這句話不但是劇中人的台詞,而且也是大多數人對藝術創作者的疑問。我們劇組在拍攝期,總愛把自己的職務名稱拿來取代「文學」二字,然後再大聲念一次。在大家哈哈大笑之後,又會回到各自的崗位上繼續努力。拍到後來,我深深感到《錄鬼簿》這部片不就是要記錄像這樣可愛又努力的一群人嗎?

說起來,這部片就是我「私人的錄鬼簿」。藉由此片,向我景仰的文學家致敬,他們豐富了我前半生的生命。另外還要偷偷告訴各位觀眾:可別太早在片尾上字幕時候就轉台!
最後,謹以鍾嗣成的文章片段做為結束:「嗟乎!余亦鬼也,使已死未死之鬼,作不死之鬼,得以傳遠,余又何幸焉!」

4月公視人生劇展,4齣新戲上演!

4/27《木棉的印記》:關懷工傷家庭的危難處境  文◎黃崇家

近十年來,台灣職災人數將近三十四萬,平均每天約九十人遭受職業傷害,每一個數字背後,都代表著一個勞工的傷痛和一個家庭的不幸。

■「公視人生劇展」每週日22:00首播,翌日02:00重播

工傷家庭困境誰人知

職災者,多半正值中壯年,他們大多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卻在一夕之間失去工作能力,除自身的身心創痛外,還要忍受外界異樣眼光,甚至與資方長期的訴訟對抗。而工傷家庭在此刻也面臨瓦解的危機,許多工傷者不堪身心的折磨和經濟的壓力從此一蹶不振,在失去工作能力的同時,也失去了自我的尊嚴和價值,成為別人眼中「沒有用」或「不好用」的勞動力,而其子女,也常因經濟因素而放棄繼續升學的機會。

當然也有不少工傷朋友在困頓人生的苦難中,展現出強韌的生命力,在別人都只看到他們「少了什麼」的同時,他們卻多了一股生存意志所激發的「力量」。這力量或許是一個失去雙手的人,學著如何吃一碗飯;一個失去雙腳的人,如何重新用義肢學走路;一個遭受電擊的人,如何面對鏡中所看見的殘缺,直到他們能夠自理生活,有勇氣走出家門,迎向更現實的殘酷考驗:找一份工作……

當生命變成空酒瓶時

《木棉的印記》劇中的武雄一家人,原本是個藍領雙薪家庭,生活大致還過得去,夫妻倆省吃儉用,全心栽培具武術天份的兒子阿中,期待他在未來能實現武雄從前無法完成的夢。無奈好景不常,武雄在一次工地意外中遭電擊截肢,失去工作能力後一家生活頓時陷入困境。裝著義肢的武雄求職屢屢受挫,這結果令他無法接受,導致終日借酒澆愁。

妻子阿鳳一心想協助他走出陰霾,最終因無法忍受他易怒善變、憤世嫉俗的個性而離家。還在念國小的阿中在全國武術競賽上一直有很好的成績,因不忍父親負擔昂貴的習武費用,萌生放棄念頭。

此刻生命的意義對武雄而言,如同飲盡的空酒瓶隨地丟棄。
在某個醉酒的夜晚,武雄決定對自己無奈、不平的一生作個了結,卻被擔心返家的阿鳳意外發現。就在醫院醒來的一刻,武雄發現自己原有的苦難不但沒有終了,竟還得再面對另一個難以接受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