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節目預告

線上影音欣賞
 
 
2007/1/5 零死刑元年+探索高鐵
2007/1/12 探索高鐵一 + 預知失明紀事
2007/1/19 速成運匠 + 蕉農焦農 + 專訪農糧署長黃有才
2007/1/26 勇闖陸沉 + 高鐵問題+專訪交通部次長何煖軒
2007/2/2 國姓空手道 + 亞洲鐵人楊傳+勇網直前
2007/2/9 綠建築+省府不省府+中興新村浴火重生? ─專訪工程會副主委陳柏森
2007/3/2 再現二二八 + 訪談:關於「林江邁事件」的真真假假
2007/3/9 宜蘭厝+北宜展望+ 專訪建築師黃聲遠
2007/3/16誰是下一個力霸?+ 肺結核警戒
2007/3/23 台 26 線,最後一段 + 光光 BOT+ 訪談單元 環評委員詹順貴律師
2007/3/30 樂生不樂生+「關」察勒戒+ 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 李添培的哀樂人生
2007/4/6 樂生•愛+樂生•古蹟告急
2007/4/13 樂生•抗捷求生 +樂生•咱厝邊
2007/4/20 愛不到台灣 +樂生•咱厝邊
2007/4/26 SARS 四週年專輯 和平密碼
2007/4/20 折翼天使再+見斷頭台
2007/5/16 搞軌之後+血染的聖+專訪李昌鈺:蘇案新斷
   

 

INDEPENDENT, 獨立的;INVESTIGATIVE, 調查的;IN-DEPTH, 深度的
TBS In-News
──立特派員
71日登場,每週日晚間8:30ch13公視頻道播出

各位朋友:
由公廣集團公視、華視兩頻道合作製播的「TBS華視新聞雜誌」,本週五6/1播出之後,製作團隊將有重大的異動。公共電視新聞部的十多名記者與工作人員,將回到自己的頻道,開闢一個兼具調查採訪和新聞雜誌性質的新聞專題節目,「獨立特派員」
調查性或雜誌型態的電視新聞專題節目,往往是一個電視台的新聞實力指標。為了在公共電視開闢調查性的新聞專題節目,服務更多觀眾,我們將以「新聞專題節目的領導品牌」為目標,回到公視頻道製播獨立、深度的調查性報導,以及提供多元、寬廣視野的新聞專題。
有人感嘆目前的電視新聞製作環境江河日下:打開電視機,幾乎看不到完全由電視台獨立自主製作的新聞節目──因為來自政商的不當干預乃至於置入性行銷大行其道,新聞記者不但缺乏獨立自主的製作空間,也逐漸喪失專業的採訪能力。
我們看到這個新聞專業的危機,深知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但身為台灣公共廣播電視集團的新聞從業人員,縱使無法力挽狂瀾,也絕對沒有隨波逐流的權利,因此選擇開闢這個新節目。
一如它的名稱,新節目的製播精神,標榜記者的獨立性格,就像所有獨立行使職權的專業工作一樣,不屈服於任何權勢,以任何形式不當干預。我們期許這是一場電視新聞的專業復興運動,也希望過去半年來,喜歡「TBS華視新聞雜誌」內容的觀眾,支持這個新節目,我們不會讓大家失望。
「獨立特派員」節目七月一號起,每週日晚間八點半,在十三頻道公視播出。華視新聞雜誌也將由華視新聞部的新聞團隊繼續製作,服務觀眾。

獨立特派員們 謹識 2007/5/31

第一單元 來去中正

艷陽高照的春末午後,一曲「莊姬公主」悠揚地迴盪在中正紀念公園的迴廊,張伯伯雖是簡單的練習,但仍然相當賣力,這會兒還真的吸引了一群日本觀光客,好奇地想試試拉胡琴的滋味。
日本人試了試,笑著搖頭把胡琴環給張伯伯。每個星期三都會來這裡練習兩曲的張伯伯,原本還開開心心,但一提起前陣子中正紀念堂拆圍牆的事,馬上就氣憤地說:「圍牆拆掉了,荒地一片,以後怎麼練琴啊!」
有同樣想法的民眾還不只張伯伯一個人,卓小姐也說,「這些圍牆我發現每個圖案都不一樣,都很有特色,像是夕陽照過來人影是都很美的。」不過從日本來的觀光客倒是挺贊成改名拆圍牆,而且愈快愈好。
從今年3月開始,改名、圍牆之議就一直纏繞著中正紀念堂。原為「空間解嚴」的美意,卻因「蔣中正」三個字,頓時讓一片白牆成了「藍綠之牆」。前行政院長蘇貞昌認為,拆掉圍牆,透視性佳,想起來就舒服;台北市長郝龍斌則反制,任何變動都要經過台北市府的同意。以使用方便為考量的空間解嚴概念,早被非藍即綠模糊焦點。到底誰真正了解空間解嚴對大眾的意義?
文化大學景觀系主任郭瓊瑩認為,牆拆了不代表空間解嚴,「紀念不等於是崇拜,而是反省。不一定我要砸多少錢,去做一個空間的改造,市民可以把他們的想法說出來,我覺得這種空間解嚴,才會比較得到一種正確的思維。」
5月20日,中正紀念堂正式更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一幅布幔掛了又拆拆了又拆掛,中央、地方每天大鬥法,吵到不可開交。「草山行館」大火、高雄文化中心半夜摸黑拆除蔣中正銅像,更讓「去蔣」陰謀發燒。一個公共議題,仍舊陷入藍綠對峙的窠臼;而社會到底得到了什麼?
中央大學法律與政府研究所教授李廣均認為,問題不在於,可不可以拆或可不可以改名,「真正的關鍵在於你怎麼拆或怎麼樣去進行這件事情。不顧民眾的意見或該有的正當程序,是一種很粗暴的方式來進行它,反而是一種民主的倒退。」
政治大學社會系教授顧忠華更直接以德國納粹教育做例子,從去納粹化到2005納粹博物館開幕,德國走過來了,而台灣卻還沒學會。「台灣現在在辯論的文化上還是有點欠缺,很容易就會變成情緒性的發言。正好暴露出在民主化的過程裡面,真正要建立的是這樣的一個公民文化,大家對這些公共政策,應該要有一個程序來理性辯論、理性討論。」
老伯伯練完了胡琴,護送他離去的還是那一堵擋風遮雨的白牆。一個名字吵完了,下一步呢?這片白牆還能夠屹立多久,台灣能不能發展出理性辯論的空間,又再一次考驗著台灣民主發展的未來。

第二單元:「毒」門療法

原本在連鎖早餐店擔任業務主任的小吳,因為感情失意讓他踏上吸毒這條不歸路,十年來他進出監獄好幾次進行強制戒治都沒有效。
在印刷廠上班的小林,吸食海洛因不過一年多,就已經把兩百多萬的積蓄全花光了,為了籌錢買毒品,他能騙能偷的伎倆全都使上了。
為什麼戒毒這麼困難呢?因為就醫學的觀點,毒品成癮是一種慢性的精神疾病,就像高血壓、糖尿病一樣,需要長期依賴藥物才能控制病情,在國外早已採用美沙冬和丁基原啡因兩種低成癮性的藥物來取代海洛因毒癮者,不過國內直到去年才開放進口,促使這項政策大轉彎的主要原因,就是毒癮愛滋的問題。
根據衛生署統計,去年底國內愛滋病的總感染人數有13103人,其中因為共用針頭感染愛滋的藥癮個案,就有5034人,占總感染人數的三成八,僅次於性行為感染,可見毒癮愛滋擴散速度之快,也逼得衛生署不得不在今年全面啟動毒品愛滋減害計畫。
減害的意思是要把毒品的傷害降到最低,因為美沙冬和丁基原啡因都是用口服的,比起用針頭施打毒品安全又方便,與其說這是替代性療法,不如說這是維持療法,就是讓吸毒者依賴在另一個低成癮性的藥品上,平均一年只要花四萬塊左右,比起一天要花好幾千塊去買毒品,的確便宜又划算。
執行減害計畫之後,是不是就能有效降低犯罪率,目前並沒有直接證據顯示,不過距離台灣不遠的香港,倒是因為實施了美沙冬治療計畫,有效控制了愛滋病的擴散。
香港在34年前就開始執行戒毒治療和復健計劃,從1984年發現第一起愛滋病個案到去年,愛滋病的總感染人數只有3198人,採用美沙冬替代療法後,毒癮愛滋的感染率更是降到0•3%。
毒癮戒治是一條漫長的路,每年都需要花費相當多的財力和人力,香港政府每年都提撥四千七百萬元港幣,相當於台幣十八億八千萬元在戒毒治療和復健計劃上。
目前香港已有20家美沙冬診所,為八千多位登記的毒癮患者服務,一年365天全年無休,就連夜間也有醫護人員值班,因為他們的理念是:先保命後戒毒。
和台灣最大不同的是,香港政府還另外提撥預算給民間機構,讓這些藥癮者可以免費參加民間戒毒輔導,試圖脫離毒品。
1961年成立的香港戒毒會,是一個非營利組織,他們不僅提供戒毒治療,也安排戒毒後的康復與就業,是香港最早也是目前規模最大的民間戒毒團體。
香港戒毒會總幹事畢永利就不諱言表示,戒毒真的很難,有人一兩次就可以把毒給戒了,但是這種個案鳳毛麟角,百分之一還不到,根據戒毒會的統計,平均成功戒毒的次數是7。3次。
由於戒毒的過程需要一個完全與毒品脫離的環境,香港戒毒會還在長洲西南方的小島,設置了住院式的康復院,叫做石鼓洲康復院。
這個石鼓洲面積有四平方公里,島上沒有其他居民,只有康復院的180位自願戒毒的成年男性,和55位醫療團隊。在這裡戒毒跟外面不同,美沙冬是每天減量服用,而且兩週後就不再提供,讓毒癮者慢慢戒斷海洛因。
不再服用美沙冬後,通常會有發燒、嘔吐等戒斷症狀,為了轉移焦點,康復院會安排一些職業訓練課程,讓住院的康復員藉由工作達到斷癮治療。
凡戒過毒的人都知道,戒生理上的癮容易,但要戒心理上的癮頭卻很難,正因為如此,康復院還有個同輩輔導員制度,也就是讓曾經在這裡戒毒成功的個案幫忙輔導。
毒品的氾濫與危害,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治安最大的隱憂,不過更引起關注的是毒癮愛滋的感染問題。
香港在公部門和民間團體的合作之下,已經有效控制了毒癮愛滋的感染;反觀台灣,毒品減害計畫才剛起步,每年編列的預算只有新台幣兩億元,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其他更遑論就業和康復的輔導,能發揮多少效果不得而知,或許香港34年的經驗,可以作為我們的借鏡。

第三單元 不明死因新探索

不明原因的猝死,幾乎成了現在人的文明病!國內一項最新研究,或許可以揭開這樣的猝死之迷,中正大學與慈濟醫院,對中風與心臟病過濾出新的因素,就是長期對人有敵意的人,特別容易血管硬化甚至破裂,如果你也很愛生氣,可要特別注意這則報導了。
一群熱愛戲劇的人在導演的協助刺激下,試著揣摩不同程度憤怒的表現。他們最大的挑戰就是要把情緒激烈起伏,會讓人血液流動和心跳加速的現象,表現的很逼真。
但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真的這樣生氣的時候,不只面目凶惡,就在這個時候體內也同時發生一種嚴重破壞身體的作用。到了一個地步,將隨時引爆有生命危險的心臟病和腦中風,甚至於使一位外表看來健康、生活作息又正常的人,產生不可挽回的結果。
住在雲林的林先生是營造商,經常承包各種重大工程,工作壓力大使他很容易生氣。有一個夜晚,發生了他從未經驗的痛苦。
林先生的經驗在現代社會越來越普遍。短暫生氣容易使血管內皮細胞不能正常運而使血彈性變差,已經可以經由這類超音波掃描探測得知。
但是長期會有什麼後果呢?這個問題引起中正大學心理系的翁嘉英副教授和大林慈濟醫院心臟科醫師關切,國內外期刊還沒有相關研究發表。研究者連續五年篩選出研究所需足夠樣本數,`七十一位身體健康的民眾,排除已知致病因子,填寫分析量表,以過濾出性格容易生氣的人,包括容易罵人、容易動手以及容易覺得別人在批評自己等各種帶有敵意態度,又測量這七十一人的血管健康程度。經統計相關性發現,有這些傾向的人血管組織累積惡化明顯較多。
這類細胞變化自古有之。很早以前人類碰到野生動物發生打鬥時,腎上腺素分泌導致血管內皮細胞作用,使血液比較容易凝固,以免失血過多而死。但終究不會整天處在這種壓力下。可是現代人人際關係的壓力使人持續長期動用這種功能,使原本自我保護的機轉過度作用破壞健康。
這項已經在投稿國際權威期刊的研究提醒了我們即使飲食作息正常,外表生龍活虎,又無抽菸喝酒等這些不良嗜好,並不能預期長命百歲,還要常常注意是否減少生氣而不經意累積的內在壓力。
其實在現實環境中容易使人生氣的事很多,在一些實驗中可以監測到人被言語激怒時,血管會跟著起波動,心跳、血流與血管寬度都會改變。也有人也許認為宣洩比較健康,不過諮商師提醒大家注意。發怒未必可以解決問題。
為了改善這種先天性格與後天生活挑戰問題對身體造成的傷害,其實有很多方法可以運用。有些學習放鬆的活動正有一些已經發生心臟疾病的人參加,經過監測,可以透過自我控制減輕壓力,也學會轉化思考的能力。
除了學習控制情緒,另一項研究則證實吃素食的人比吃肉食的人血管健康程度也有顯著的差異。當不當飲食和情緒對血管製造的災難以及對健康的影響越來越清楚,如何避免被人激怒和避免生悶氣,都將影響我們能否更久的享受到努力換得的事業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