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第一集
生命解碼-人體的藍圖
第二集
破癌解謎-組織嚴密的疾病
第三集
追尋人的根源-人類藍圖
第四集
生命時鐘之謎-老化死亡的計畫
第五集
打開潛力之鎖-人類思想的藍圖
第六集
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追尋人的根源-人類藍圖
尋根冰凍人線粒體DNA尼安德塔人、北京人、爪哇人

北海道旭川的嘉納大木是演奏家,擅長彈阿伊努人的樂器(Tonkori),他24歲那年得知自己是半個阿伊努人後裔,現在他選擇了阿伊努人的生活方式。阿伊努人乃是日本北海道土生土長的族群,自有獨特的語言文化傳統,最新的DNA研究顯示這個族,握有日本人尋根的關鍵。


尋根
解讀DNA這個人類的藍圖,如今已經推翻既有的日本人尋根觀念,換句話說,尋根就是追蹤身分,似乎是我們每個人感興趣的事,想知道自己的祖先,從何時何地而來,今天要從另一方面看DNA,而不談基因如何建構身體,現在可以從分析DNA來為人類尋根。直到最近人類尋根的研究,仍然限於考古人類學,現在前所未有的DNA分析方法,讓人類根源之謎露出曙光。

DNA有雙螺旋結構,含60兆對鹽基(Base),每個細胞有一個細胞核,在細胞核埵蛇NA,細胞核周圍可以看到,狹長的東西活動,這些叫作線粒體。一個細胞埵陷X百個線粒體,製造細胞活動所需的能量,因為環狀的線粒體DNA,遠多過細胞核的DNA,很容易從古代骸骨蒐集,線粒體的DNA,只有16500個字母,Adenine腺嘌呤、Thymine胸腺嘧啶、Guanine鳥嘌呤、Cytosine胞嘧啶,就像細胞核的DNA,這些字母乃是四種化學物,如今從研究這字母順序列,可以尋人類的根。

由分析線粒體的DNA,可以發現古代人與現代人的關係。1991年在阿爾卑斯山,發現冰凍的乾屍,乾屍旁邊有箭鏃斧頭、繩索等器物,這具乾屍有5300歲被稱冰凍人。研判這個冰凍人當時,身披毛皮背負獵具在山上行走,那麼這個冰凍人是誰?這問題可以用最新的線粒體DNA分析來回答。


冰凍人
牛津大學布萊安塞克斯教授,拿冰凍人跟現代人比對,發現冰凍人的後裔。在所有的線粒體DNA序列堙A塞克斯教授特地研究叫D迴線區的綠色區,這序列乃是尋根的線索,因為一旦有突變,就會遺傳給子女,而且限於母系遺傳。精蟲頭部是父親的細胞核DNA,尾部是線粒體DNA,受精後父親的線粒體DNA,因某種原因很快地消失,所以只有母親的線粒體DNA遺傳給下一代,那麼冰凍人的D迴線區序列,是怎麼傳給現代人?塞克斯教授從乾屍上取得354個字母來研究,冰凍人有一個特殊CCCC的序列,跟別人大不同,他這序列是從母親遺傳,而此序列也由母系一脈相承,傳給現代人,冰凍人除了CCCC序列,另有一種序列大異現代人,許多現代人有TAGT序列,冰凍人序列卻是TAGC,由T取代了C。塞克斯教授拿這組序列,跟世界各地1253個現代人比對,其中13個跟冰凍人相同,他們都成為冰凍人家族的後裔,瑪莉摩斯里也在其中。

拿瑪莉的序列跟冰凍人比對,連同冰凍人兩組特殊的序列,所有的字母序列完全相同,瑪莉這個冰凍人的後裔,住在英格蘭多塞特。沿著母系線索回溯5300年,我們發現冰凍人分析線粒體DNA,能找出一個人的根,也能使遙遙相隔的兩個人,扯上關係。

嘉納大木知道他的生父是阿伊努人,就去他住的北海道看他。大木的生父沙澤備木是藝術家,1989年逝世,大木小時候父母離婚,他在東京近郊神奈川長大,不知道自己有一半阿伊努人血統,他念研究所時有一天在圖書館翻到一本書,上面有他父親的雕刻塑作品,喚起他遺忘的記憶。備木在世時住在北海道創作力旺盛,擅長雕刻巨木。作品反映出他的自然風格和生命力,大木到4歲才離開父親,20年來他頭一次找生父,也探望親屬。

阿伊努人自古狩獵維生,民族起源一直是個謎,這個族群是在八世紀時,以阿伊努之名出現日本史冊。根據史書有些族群,不服從中央政府,在日本東北部的叫蝦夷族(Emishi),在南部的叫熊襲族(Kumaso),東北部這些地名,是源自阿伊努語,顯示古蝦夷人與阿伊努人有密切的關係,據說中央政府管不住蝦夷人,就派兵去鎮壓,直到江戶時代(1600-1867)。這個族群在日本最北端的北海道定居,稱為阿伊努人。有些研究者甚至認為,阿伊努人是白種人後裔,因為他們的相貌完全不像日本人。


線粒體DNA
神奈川的一所研究院中,寶來佐利教授正在研究線粒體DNA。他認為阿伊努人乃是日本人尋根的關鍵,過去倚賴形態學,現在尋根的方法完全不同了,直接研究個別遺傳信息,寶來教授分析線粒體DNA,那是1960年代從阿伊努人採的血樣。12000多年前,繩紋族(Jomon)定居日本各島,寶來教授推測這個族,是阿伊努人的始祖。為了證實這項推測,他從3個不同出土處的乾屍,採線粒體DNA來分析,他拿現代阿伊努人的線粒體DNA,跟埼玉出土的戶田繩紋人,約六千年前的乾屍比對,發現有些阿伊努人的DNA序列跟繩紋人的一樣,DNA證實了阿伊努人,與繩紋人的關係。這是考古學所不能達到的,現在阿伊努的根已確定,下一步是找繩紋人的根,他認為從阿伊努人的近親族,可以找到線索。

根據最近山愛丸山廢墟(San-nai Maruyama ruins)挖掘的結果顯示,繩紋人不僅是狩獵民族,樹皮編的籃子,他們創造自己的文化,使大自然和諧,繩紋的技藝比我們想像的更精緻,仍然可以在日本東北部,看得到繩紋人的工藝,諸如漆器、樹皮編的工藝品,繩紋文化至今仍存於我們的日常生活,繩紋人的精神似乎彰顯在阿伊努人身上,他們多方面運用樹皮,每次剝樹皮時,都把剩下的樹皮綁在樹上,以免樹神受涼。

"Kamui Yukar"這部阿伊努史詩,使我們一窺他們的人生觀,在史詩堙A神、人、動植物三者共同生活,樂於互相作伴,阿伊努人早就相信,人類只是萬物的一分子。

阿塔卡瑪沙漠位於南美洲安地斯山麓,有一項調查是從安地斯山找日本人的起源。愛滋癌症研究中心田島一夫博士、鹿兒島大學園田敏郎教授和寶來教授是研究小組成員,他們決定來這堿膍s,因為他們認定安地斯人與日本群島住民的祖先有很深的淵源,據說這些祖先跟繩紋人有關係。他們在找基因,這些乾屍的後裔,應該還住在這堙A祖先在乾屍的骨子堙A留下了基因,幾萬年前有蒙古人種,住在亞洲大陸上,生活區域遠至西伯利亞,大約在1萬2千年前,白令海峽是陸地,有一群人迅速地向南移,穿過美洲大陸,馬雅和阿茲特克文明,就是蒙古人種所建立。

印加帝國的馬楚畢諸廢墟,建築在安地斯山巔。透過線粒體DNA的分析,研究小組嚐試找出孕育這個文明的種族,跟繩紋人有多親近。六千年前的乾屍保存在北方天主教大學,他們是純蒙古人種,從亞洲移民到此,島田博士和寶來教授先從古代乾屍萃取線粒體DNA,有許多人觸摸過這具乾屍,可能摻雜了別人的DNA,所以他們要從骨髓,抽取線粒體DNA。

寶來教授和其他人接著分析現代安地斯人的DNA。十五世紀西班牙人侵略安地斯,消滅他們的文明,但是仍有純種蒙古人種的後裔,住在安地斯。庫斯哥鎮從前是印加帝國的都城,至今仍是安地斯的中心,羅阿帕薩是蓋丘亞人(Kechuan / Qechua)後裔,這個族建立印加帝國,研究人員認為經過亞洲到日本群島的民族,跟移民安地斯的民族關係很密切。

在寶來教授的實驗室開始抽取線粒體DNA,比較乾屍鹽基序列的D迴線區,與羅阿帕薩的564個字母序列,同樣的安排持續不斷,這項分顯示乾屍的鹽基序列,完全跟羅阿帕薩的一樣。接著拿羅阿帕薩的DNA,與繩紋人後裔阿努伊人的比對,在564個字母堙A只有兩處不同,世界各地DNA已分析過的民族中,阿努伊人的最接近羅阿帕薩的DNA,這顯示至少有些移居安地斯的人,跟繩紋人或是阿努伊人,有特別關係同屬蒙古人種。

北海道與安地斯是住在兩極的人,他們的祖先曾經一起住在亞洲大陸,他們一定從共同的祖先繼承與自然界共處的智慧。那麼日本人的祖先蒙古人種,又是從那來的?要檢驗這問題就得回頭,以線粒體DNA當線索,找現代人的起源。


尼安德塔人、北京人、爪哇人

現代人共同的祖先,是在何時何地出生?曾經有化石在世界各地出土,可作為線索,亞洲發現100萬年前的爪哇人,也有50萬年的北京人,在歐洲的德國尼安德塔發現尼安德塔人。尼安德塔人可追溯到大約30萬年前,根據這些事實認為早在百萬年前,現代人的祖先已經在世界許多地方出現,各自在不同的地方進化,這是多元化地區模式。根據這理論日本人的祖先,可能是北京人。

不過有一位研究者,懷疑多元化地區模式論,他就是加州大學的威爾遜教授。威爾遜教授認為現代人是從同一祖先分支出來,他從五大人種選出134人檢驗DNA排序列,由於突變會發生於固定的時間週期,威爾遜教授認為,族群的歷史愈久,族群堭ぃレC的差異愈大,威爾遜教授想出來的現代人族譜,根據他的分析,歐洲族群和亞洲族群,包括新幾內亞及澳洲,在序列上有些小差異,這表示這兩個族群的歷史短。在非洲人堶惕レC顯得較不相同,顯示他們的歷史長,所以現代人的共同祖先,是在非洲出生,歐洲人、亞洲人都是從他們分支出來。

此外仔細計算突變的時間週期,威爾遜教授指出亞洲人和歐洲人於9萬年前出現,而現代人的共同祖先,20萬年前存在於非洲,這個單一根源論引起激烈的爭議。第一:年代跟傳統的說法,差異太大;第二:現代人的共同始祖,是個非洲女人,令人震驚。然而理論還沒證實,威爾遜卻因白血病逝世。

巴勃是威爾遜教授的學生,他接棒研究,尼安德塔人的大腦發達,相信是歐洲人的祖先。巴勃教授於1997年,首先分析出尼安德塔人的線粒體DNA,用尼安德塔人的378個字母排序列,拿來跟現代人的比對,現代歐洲人和亞洲人,平均有八個字母差異,但是跟尼安德塔人比,差異高達三倍,有26處相異,假如尼安德塔人是歐洲人的祖先,差異必須少於8處,這表示尼安德塔人不是現代人的祖先。

強烈支持威爾遜教授的單一根源論,現代人的線粒體DNA差異很小,這表示現代人的DNA,絕對不是得自尼安德塔人,假如威爾遜教授還健在,他一定很高興。威爾遜教授做過,另一項重要的研究,既有的理論認定人類是在1,500萬年前,從類人(Anthropoid)分支出來,他推翻這個理論,威爾遜教授假設人類祖先,首先從猩猩分支,然後從大猩猩分支,最後在5百萬年前,從黑猩猩分支。

威爾遜教授的假設宣布後,人類化石在衣索比亞出土,雖然這具3百萬年前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的化石,有直立行走的人類特徵,腦容積卻只有黑猩猩那麼大,只能說是人的祖先,在5百萬年前剛從黑猩猩分支出來,這可以支持,威爾遜教授的理論。

我們的祖先從黑猩猩分支出來,然後分支成為爪哇人,北京人、尼安德塔人之後人的共同祖先,於20萬年前出現,那麼日本人的祖先是怎樣從非洲到日本群島?我們的祖先埵酗@支,脫離經中東去歐洲的那支,往亞洲遷徙,這些人有白種人的特徵,為了適應移居的環境,而化作黑人或是蒙古人種。亞洲大陸上的氣候環境,有很大的差異,蒙古人種在多方面適應,有一支於12,000年前,移居日本群島,建立繩紋文化,一萬年後另一支,又來到日本群島。

Yoshinogari 廢墟(佐賀)這一族人創立了彌生文化(Yayoi culture),其中一些人驅逐繩紋人,有些跟他們混合,散佈種稻文化,直到今天,日本人被分為兩個族群,繩紋人和彌生人,不過最近研究顯示繩紋族,原以為是同血緣其實不然,如果拿沖繩人和阿伊努人的DNA比對,兩者都被視為繩紋人的後裔,至少有一個字母差異,這顯示各族的祖先,已經出自不同的移民。

此外寶來教授分析東亞五個族群的DNA,檢驗日本人的組合,結果令人驚訝,根據寶來教授分析,住在本州的人當中,只4.8%的人有獨特的、日本人的DNA,相反地有50%的序列,跟朝鮮和中國人相同,此外有四分之一的人,他們的序列跟阿伊努和沖繩人相同。顯然日本人有不同的族裔。我們來看朝鮮人有40%有獨特的序列,而中國人的比率更高達60%,寶來佐利教授認為住在本州的日本人,沒有顯著的特徵,反而有朝鮮和中國人的特徵,現在我們知道日本人,不是遺傳血緣一致的族群,蒙古人種從亞洲大陸,移居日本群島,本來繩紋和彌生人,被認為是遺傳同源,其實是不同的族群,日本人似乎自己發展文化,但是他們顯然並非同源的族群,反而跟中國大陸、朝鮮半島的人關係深厚,如果用線粒體DNA線索,追溯人類的藍圖,以種族或國界來區分人類,會愈來愈不清楚,愈來愈清楚的是,透過非洲的共同祖先,人類有著相互的關連。

每年日內瓦聯合國總部都舉辦國際會議,世界各地的原住民齊聚一堂,直到現在原住民的土地語言被剝奪,遭遇無理的迫害。原住民大會致力訂定國際公約,要恢復他們的權益,阿伊努人、沖繩人,從日本前來與會,身為南美洲蓋丘亞人的代表,羅也來了,原住民有共同的理念,就是與大自然共存。 人類的藍圖,寫在我們的DNA上,DNA的神祕維持這麼多年,如今要揭曉了,我們若是仔細聽,那模糊的密碼,彷彿聽得見活在20萬年前,我們共同的母親說話。

(原翻者:姜金龍;公視研發部整理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服務電話:02-2634-9122
  公視網際網路組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