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穿在中途島 (5月7日起每周四、五晚間10點播出)

每個人都要穿衣服鞋子。服飾表現了一個人的風格,也相當程度定位了一個人的社會關係。流行服飾從設計到生產,要穿越不同的國界。這個系列以全球化的觀點,透過六件衣服和鞋子,看到台灣的位置,位在整個產業的中途之地。

台灣在早年曾經是紡織品、成衣和鞋業的輸出大國,許多人都經歷過家中堆滿布料的童年。這是我們非常重要的記憶,但這記憶還來不及訴說,便已經離開了這座島嶼。

在重述這段回憶的同時,我們想提出的獨特觀點是:不能只在島內看台灣製造了什麼,還需要從外面看回來,看台灣對全球製造了什麼?也看全球製造了台灣的什麼?

從上述這個提問延伸出來的,是在這六集紀錄片中要處理的問題,包括了:

  1. 在全球化的時代,流行服飾從最上游的設計創意,到最下游的生產,要穿越許多國境。台灣在全球化分工的哪個位置?又位在東亞/亞洲的哪裡?
  2. 台灣人穿什麼衣服?在全球化的環境中,服裝品味是如何形成的?我們身上的服飾品味,又穿透了哪些國家而來?
  3. 在穿西式時裝之前,台灣人穿什麼?當時的穿著風格受到哪些文化或國家的影響?時裝和一個國家現代化的關係是什麼?
  4. 成衣是個曾經輝煌的產業,在產業衰退後,現在這些產業/人在哪裡?
  5. 在全球化的生產模式下,台灣因為掌握了技術,而成為國際廠牌的代工國,位於生產環節的中途,也是個不斷游牧,尋找更低工資的生產者,代工者脫離游牧命運的契機在哪裡?
  6. 全球化環境下的成衣工人,面臨哪些問題?工人有沒有希望突破限制,創造一個更好的工作環境?

本系列的拍攝場景,從光鮮亮麗的內衣走秀,到製作衣鞋的第一線工廠,並有豐富的史料畫面和訪談,以及許多關於「穿」的故事。

 

我們的衣服和鞋子,是從哪裡來的?   -- 製作人 賀照緹

兩年多前我買了一條牛仔褲,上面有看似自然的爪痕,我穿著它參加了一個朋友的聚會,友人盯著我的牛仔褲說:「這是今年最新的爪痕喔!」她說她公司在越南的工廠,女工都在做這個。「先把摺痕縫出來,然後丟到化學藥劑裡漂十二小時,女工的手都染得藍藍的喔!接著…」她後面說的工序我已經都聽不懂了,只記得十分複雜。

當時我正想製作一個跟全球化有關的紀錄片。因著這段對話,便想,何不拍個跟「穿」有關的片子?拍攝的構想越滾越大,最後變成六部片的「穿在中途島」系列。

透過前期的資料蒐集,我發現,就「穿」這件事來說,如果要看到台灣這個島嶼在全球的位置,那麼台灣一直位居一個中途的所在,因此有了「中途島」的構思,跟那個著名的中途島沒什麼關係,只是一個小小的文字遊戲。

台灣曾經是全球重要的衣鞋大國,當時的產業為台灣帶來光明的希望。1980年代之後,產業逐漸外移,我們卻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往上無法站上設計和創意的龍頭,往下我們也不願意回頭走傳統產業的老路,這時的台灣,還剩下什麼?

就在「快要什麼也不剩了」的集體焦慮下,我們的自我形象不是誇張的放大,就是無端的渺小,反而很難看到自己在地球上確切的位置。「穿在中途島」的獨特之處,就是企圖從全球觀點看回來,看台灣在哪裡?採取這樣的觀點時,反而能看到台灣獨步全球的特點。

從最源頭的設計產業出發,如果要探問「流行」是從哪裡來的?台灣的設計師在全球的地位如何?我們會發現,此刻架上熱烘烘的當季新品,早在兩年前就已經決定了顏色和款式。在<秋裝上市>中,談到了台灣設計師在全球的位置。

<牛仔褲>這部片,談到牛仔褲原來是美國採礦工人的工作褲,來到台灣之後,經過在地文化的洗禮和日本的流行風,形成了一股新的趨勢。牛仔褲的愛好者鑽研細節,發展出了一群養褲達人,把牛仔褲「養」成他們喜歡的樣式。另有一群專攻牛仔褲曲線的女性,對牛仔褲的剪裁分毫必究,要求完美。從牛仔褲裡的細節,可以看出一個社會邁向精緻文化的樂趣。

在<洋裝>這部片,我們回顧了台灣成衣紡織業的歷史。這個游牧的產業,要尋找較低的工資,於是漂來台灣,吸引了大量的生力軍,當時的成衣工人,幫世界各地的人縫製衣服。多年後,成衣業離開了我們所在的島嶼,游牧到成本更低的區域。現在,幫我們做衣服的工人,又是另外一群面目更模糊的、遙遠的工人。

從鞋業來看,出走到中國和東南亞的台商,仍握有當年在台灣的製鞋技藝,作為代工者,手上仍掌握了全球半數的鞋子訂單,在<鞋子>這部片,我們看到台商處於全球化產業的中途,上要跟國際廠牌爭取訂單,下要跟工廠要求優良的品質,目前又面臨了外移之後最大的一波危機。到底他們要如何突破這些困境?鞋業台商能否脫離游牧的命運?

在全球化的生產模式下,跨國品牌一直在找最便宜的工資,那麼,工人的處境又會如何呢?在中美洲薩爾瓦多,有一家成衣工廠,原本由台商投資,在突然關廠之後,工人發動跨國抗議,於是台商回頭談判,成立了公平成衣廠 (Just Garments)。它是全球1800個加工出口區中,唯一一個在關廠後,透過抗爭讓資方回頭談判,而成立的新工廠。促成的關鍵人物之一,就是世新大學的副教授陳信行。五年後,工廠遇到空前的經營困境,陳信行決定親自去薩爾瓦多,和遠方的朋友們商量對策。<薩爾瓦多日記>跟隨陳信行到薩爾瓦多拍攝,紀錄了工人最後的決定。

台灣研發出來的胸罩,襯墊特別厚,把胸部托得很高,這樣的產品,反映出怎樣的社會現象?<胸罩>這部片,探索的是一百年來台灣女性胸部曲線的變化。從越來越高聳集中的胸部,看到我們急欲追上西方現代化的心理狀態。其實,就時間的軸線來看,台灣也是一個在中途徘徊的島嶼。

製作這個系列的時候,常風塵僕僕的奔波在不同的拍攝現場,從名媛貴婦出沒的內衣秀,到充滿刺鼻藥水味的工廠。從這些十分不同的現場之間,希望觀者能看到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也看到未來的希望。

 

獲獎與參展

獲獎

  • 2008台北電影節評審團特別推薦獎

參展

  • 2008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 2008廣州國際紀錄片影展
  • 2009香港華語紀錄片節
  • 2009德國杜賓根台灣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