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鞋子│游牧的製鞋人


台灣鞋業就像是游牧民族,我們追逐成本,隨著客戶的要求四處遷徙。我們要如何脫離這個宿命?產業的發展需要什麼樣的文化基礎?

台灣曾經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鞋業生產基地,在製鞋產業在發展的顛峰時期,製鞋曾經與石化、消費性電子產品,共同構成台灣出口的重心。當時,美國國內消費的鞋子,最大的來源地是台灣。

1980年代後,因為來自於客戶降低成本的壓力,台灣的鞋廠大量外移到中國以及東南亞等地。這些經營鞋業的台商為了生存,離鄉背井到陌生的地方經營事業,他們處於全球化產業的中間位置,上要跟國際廠牌爭取訂單,下要跟外包工廠、廠內的工人要求優良的品質。到了2007年前後,由於經營環境的改變,他們又面臨了外移之後最大的一波危機。

經營鞋業製造的台商,要如何突破這個困境?他們能否脫離游牧的命運?

本片將進入台灣製鞋業者聚集的廣東東莞,來呈現製鞋業的實況,以及他們對於的產業轉型的實際作法,我們發現,文化因素在產業轉型的過程中,有很關鍵的位置。他們是如何發現這個要素,以及具體的作法,將是本集的關注焦點。

 

鞋子、東莞、台商:愛拼才會贏(鄭志鵬)

去年當照緹邀請我一起替台灣的製鞋業拍攝一部紀錄片時,心裡是雀躍的,總算有人願意用影像的方式記錄這些把一天24小時當成48小時用的鞋業台商。

然而,伴隨雀躍而來的是內心長期存在的焦慮,自己身為鞋業台商的第二代,同時又是受過學術訓練的研究人員,我應該從什麼樣的角度來看待這個產業?這些在中國東莞找到事業第二春的鞋業台商背後是否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不管是經由自創品牌、提升生產技術還是加強勞動管理,這些故事凸顯出從事代工的台商,在面對國際買主低採購單價的壓力下企圖突圍的努力,當然這些嘗試並不一定能夠導致最終的成功,即使成功也有可能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但至少他/她們已經留下動人的身影。

這些被拍攝的台商要不是我的家人,就是我的長輩與朋友,照緹與我所能做到的便是盡可能忠實地呈現他/她們的故事,因為刻意忽略某些細節反而是一種不尊重。

雖然片子拍完了,然而台商的故事仍在繼續….

 

導演的話 賀照緹

那天我們坐渡輪,在江水上輕微的搖晃。乘客們操著我熟悉的家鄉口音,許多都是來自台灣的旅客,他們每兩個月或每兩星期往返在這條水路上,臉上非常疲倦。

我是這條水路上的新客人,而且也不會是固定往返的客人。我的眼神充滿了好奇,看著周圍的人,看窗外經過我們的龐大的貨船。我想我不疲憊的眼神訴說了某種不同,那是一種氣定神閑。不趕著來去至何處。

全球化帶來了游牧的旅者,那趟旅行,我見到了許多。有的滿面鬱結,擔心自己的事業就快要垮了;有的信心十足,像個不斷向前衝的冒險者。我問他們家在何處?他們給了不是很篤定的回答。我問了游牧者未來要去哪裡?少數人很確信要去的方向,大部分的人卻臉上更加愁苦。

我在心中默默祝福,未來無論去到何處,地上有豐盛的水草,家中有可以沉沉睡去的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