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討論區
01集 邁向顛峰
02集 憲法改造與公民社會
03集 選制改了,政治會變嗎?
04集 全球氣候變遷與台灣
05集 節約能源愛地球
06集 給點顏色瞧瞧
07集 文學的秘密花園:經典與詮釋
08集 從廢墟到王城
09集 傾聽古早女性的聲音
10集 殖民性 VS 反殖民性 - 台灣現代化雙重奏
11集 探索肝炎病毒的奧秘
12集 台灣生物資料庫
13集 肥胖基因大改造
14集 一粒米打造新世界:水稻基因研究
15集 人類與病毒的拉鋸戰: SARS 經驗
16集 人造螢光蠶:基因工程揭密
17集 消失的海岸線 : 鱟知鱟覺
18集 植物抗逆境研究:蕃茄抗寒實錄
19集 台灣南島語言的奧秘
20集 大地的脈動:台北盆地的隱形殺手
21集 永續經營的藍色寶盒 : 墾丁珊瑚礁生態
22集 顛覆古典物理學:奈米超能力
23集 舞動旋臂的星系
24集 奈米鑽石的另類價值
25集 彗星:太陽系的古老化石
26集 數位化漢字之美
   

第十七集 消失的海岸線:鱟知鱟覺
*播出時間:2006年7月26日〈週三晚間 10 點〉*
*重播時間:2006年
727
日〈週四10 點〉*

本集影片: 消失的海岸線:鱟知鱟覺

故事是這樣子開始的…從前從前有一群島上的居民,大家都為了能夠過更舒適的生活而努力;為了方便漁船停泊,他們蓋了好多好多港口;為了不讓土地被海水侵蝕,他們築了好多好多的堤防。居民們想著:「我們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可是沒人發覺,原本住在潮間帶上的動物們因為少了棲身之所,漸漸消失;綿延的海岸線也不見了;島上的居民曾經戲浪的海灘也消失無蹤。唯一知情的,就是四億年來一直默默觀察的鱟…。

本集來賓:

陳章波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研究員
謝蕙蓮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研究員
邵廣昭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研究員兼代理主任
蘇銀添 嘉義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 理事長

座談大綱:

議題一:鱟的重要性與濕地的旗艦物種

陳章波:鱟存在很久,已經兩億年,從歐洲發展到美洲、東南亞這一邊,東南亞現在有三種,再加上往美洲發展那一個,共有四種。在美洲的鱟數量現在還蠻多的,我們東南亞因為吃鱟的現象比較多,所以遭遇到更多的困難。台灣從前很多,那現在很少,甚至於很難找到…

邵廣昭:我最近有一個學生在做潮間帶的魚類調查,他最近在同樣三十年前,我們曾經調查過的南北的地點,同一個地點去做採集,我們赫然發現,三分之二以上的物種都不見了,都消失了。為什麼這些種會不見,很多都是比較屬於經濟性大型的魚類,或者因為養殖觀賞魚的需要,都被抓掉了,所以這個就是我們一個真正生物在減少,但是我們大家都不自覺,所以是非常的遺憾…

謝蕙蓮:把鱟當作一個旗艦物種,所謂的旗艦就是說,牠有指標意義,牠具有這個典範,牠具有標竿,所以牠的棲地保護好了、建構好了,牠生存的很健康,那就表示說,牠的依賴的這個潮間帶的生態系,都能夠保護下來,所以復育一個旗艦物種來當做標竿…

議題二:在地保育及永續經營

陳章波:環境的保護是人人有責,我們只是利用鱟當做一個切入點,使得這個保育工作是在地化、年輕化。我們這一次很幸運的,嘉義有一個布袋的團隊,他們就告訴我們說,這一邊有鱟啦,我們就用這一個策略,是大家一起來在地化、年輕化,我們學者把這個方法論交給他們,由他們在地本身自己做…

蘇銀添:這項復育工作對我來講,是一種很大的收穫,第一個方面是讓我覺得比較感動的部份,就是能夠參與這種被稱為活化石的生物的復育工作,當然心情上是相當興奮,也相當的感動。那第二個部份就是在知識的學習的部份,因為參與這樣的工作,所以對整個鱟的生態,還有怎麼樣去復育的這種技術,我們也學到不少。第三個部份就是我們藉著這樣工作的推動,在我們當地有更多人來參與這樣的工作,來關心我們的生態環境,我覺得這也是很大很大的一個收穫。

議題三:溼地與海洋

邵廣昭:人家常常開玩笑說,我們這個寶島的「寶」,要改成城堡的「堡」,因為我們台灣的人是被用水泥圍起來的島上,好像監牢那樣困在裡面,所以這個其實是對潮間帶生物,是一個很大的傷害。因為很多的潮間帶的物種,都需要靠天然的潮池來孵育來成長,有些種類甚至於一輩子都住在上面,就拿鱟來講,牠們需要天然的沙灘、不受干擾的環境,牠們才會上來,為什麼台灣現在沒有,可能五十年前是有的,那很簡單,就是因為我們海岸破壞太厲害了。

謝蕙蓮:我們知道海岸地帶有相當多鹽化的地方,鹽化的農田已經不再能夠耕種了,也有淹水區域、地層下陷區域,像這一些荒廢掉的,不再能夠生產的漁塭或者是農田,我們都可以用生態的方法來做復育。像我如果有一塊地,它是荒廢掉的漁塭,可是如果我們可以把它拿來改成水鳥的棲地,以前我們是養文蛤給人吃,可是我們現在是來養水鳥,給我們人欣賞,給我們親近大自然,得到這種快樂跟喜悅,那這一個是已經有一些地方上的保育團體有在做,然後有生態學者的參與,告訴他們說這個應該要怎麼樣,來按照自然的法則,生態的規則,就可以把這些棲地再恢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