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公視首頁
回首頁
進入討論區
  關於文學風景
幾米
成英姝
鴻鴻
林宜澐
陳黎
張惠菁
廖鴻基
紀大偉
賴香吟
夏曼•藍波安
詹澈
駱以軍
陳雪

第二集 成英姝

成英姝在文壇的受到矚目,不僅因為她的美貌,同時也由於她的小說創作風格獨具,以犀利的文字、豐富的象徵,以及充滿想像力的黑色幽默來描繪都會的荒謬異境。作品包括《公主徹夜未眠》、《人類不宜飛行》、《私人放映室》、《好女孩不做》等。本集突破傳統紀錄片的格式,將成英姝作品中的情節、元素整合成完整的戲劇架構,並讓成英姝的訪談以戲中戲的方式出現。

「有些人會覺得我的作品是很超現實的,就是有荒謬色彩的,但是我覺得剛好相反,我的作品非常寫實,我覺得是把某一種人的情緒反應放大。也有人說我的人物沒有感情,後來我發現其實我潛意識裡的做法,是把你認為正常的人面對事情會有的一些情緒、感情部分完全抽離,如此一來,就會讓這些人變得非常不可思議。」

 成英姝 訪談

關於《公主徹夜未眠》

成英姝:我想要講的都是那種,很多東西是你到了那個年紀才會發現,那個伴隨著你成長,無法丟棄掉的包袱。我寫第一本短篇小說《公主徹夜未眠》那本的時候,應該是我二十四、五歲的時候。在那之前我的人生遭遇到的一些狀況,人到了那樣一個年紀,其實你大概從十幾歲開始,你就會企圖想要去做一些叛逆的事情,想要去背離人家加在妳身上的一些束縛。可是再接下來,你會發現那個束縛有時候不是人家加在妳身上的,它就是黏在妳身上,一層一層附在你身上,所以最後你變成這樣一個人形,它跟你是溶合在一起,所以你跟本就沒有辦法去脫離。所以為什麼那個時候我會寫「失憶」這樣的東西,就是覺得說,是不是可以把你的身份、地位、你的名字、你的家人都拋棄掉以後,你就可以變成另外一個人,但是事實上不是。

其實那個階段,我都會想要去探索人有沒有所謂的人的本質這個東西在。我一直都覺得說,人一直試圖在跟整個社會,或是周圍的人對你的期望的一個形狀去對抗,那妳是拿什麼東西跟這個對抗呢?當然就是你自己的那個本質。本來我們預期可能人有一個原我那個的本質存在,可是它因為教育,因為家庭,因為環境,因為整個社會的價值觀的影響而改變了。

我早期這些作品比較是,我自已面臨到人生一個很荒謬的處境,就企圖去反映那樣的處境,有很多看起來很荒謬或著是用一些好像比較邊緣的人,其實他們的行為是帶有一些象徵性。因為我寫的人會被認為很奇怪吧,其實應該說是這些人物面對他們一些發生事情的反應,看起人是跟常人是不一樣的,所以才會被有一些人說我的作品是很超現實的,就是有荒謬的色彩。但是我覺得剛好相反啊,我的作品非常寫實,我覺是把某一種人的情緒反應放大啦。我記得有人說過,我的人物是沒有感情的,那後來我發現那是潛意識的一種作法,是把妳認為正常的人面對事情會有的一些情緒,那個感情的部份刻意的完全抽離,不是只是降低而已,是它完全不存在, 就會讓這個人變得非常不可思議,就特別突顯這樣一個氛圍吧。

關於《人類不宜飛行》

成英姝:怎麼樣想要得到自由?可是人是不可能得到自由的。所以,就有讀者問我說,妳一直在講自由、自由、自由,那妳所謂的自由到底是什麼?對,這說穿了你如果企圖一直要做這個抗爭,那你一直企圖要去剝掉那種外在對妳的塑造,然後你要讓妳的本質贏了,究竟為的是什麼?妳要得到的是什麼?突然之間我就被問倒了。可是那個時候,我還是覺得那個很重要的,是因為我從小到大一直是一個很優秀的模範生,然後我還沒有畢業就找到一個很不錯的工作,可是這整個階段我都覺得我不是為自己活的,所以才會有很強烈的慾望,想要去反叛這個東西。因為在太多人的眼裡,我就是那個非常典型的,很優秀的好孩子,可是後來年紀大了,在寫了這些東西以後,發現其實真正的自由不是以妳想要的面目去示人,你想當一個壞人,然後你讓別人知道妳不是那麼乖,那都是非常淺薄的。我覺得說穿了,它是一個輕與重的問題,就是有的人她可以在很多的束縛之下,然後發現她還是自由的,這是什麼原因?是她把那些你認為很重的束縛看輕了,她覺那些東西加在她身上是沒有重量的,即使是這樣子,她的生存還是覺得是自由的,我覺得有的時候妳去這樣解釋。

妳也可以看成是一種逃避啦,覺得說看事情的角度,後來你覺得原來妳可以不用去掙脫這些束縛,因為你覺得這些束縛跟妳有存在、沒有存在是一樣的。這樣的解讀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悲觀還是樂觀。就像有時候,我覺得人對於一些世間任何事情的覺悟,到了後來妳把什麼事情看穿了,覺得也不過是如此,什麼都是可以接受的,什麼都不是那麼重要的,這樣妳當然就是自由啊。可是,如果說你所有的重量都是那麼輕,那存在的意義又是在那裡?

關於《私人放映室》

我當初寫《私人放映室》,它是中國時報副刊的專欄,可是那個時候我還是採取小說的形式,一方面是我只會寫小說而已,那一方面是其實每個禮拜妳要交一篇差不多一千三百、五百字的小說,它有的時候,也會跟當時的社會狀況,與有一些發生中的時事有關係。那妳在這樣的速度,這樣的字數裡面,要去企圖呈現一個蠻完整的概念,然後她有一個基本的故事,藉由這個故事這個邏輯,讓人家很清楚妳中心思想是什麼,其實是一個蠻重要的訓練。

於我與我的寫作

我知道有一些創作者寫完一篇作品以後,會覺得自己寫的東西真是太棒了,然後迫不急待著要告訴人家,自己寫了什麼什麼好棒。那我剛好是相反,我是一個非常悲觀的人,我寫完以後我會覺得,就是你自己會知道缺點在那裡嘛,如果你是一個沒有辦法知道自己缺點是什麼的創作者的話,那表示你不可能進步,因為你不曉得缺點在那裡。所以我覺得這是正常的反應,但是問題是我常常只有看到那個缺點,所以我常常在一個作品完成以後,就會陷入一個非常低潮的沮喪期。

到了現在,我寫作也差不多六、七年了,其實我一直在質問自己,寫作的目的到底在那裡?我覺得之前的作品,這個部份是你去設想人跟人關係的時候,感受到的那個荒謬感,然後用那樣的方式來表現,我覺得那在反應一種焦慮的感覺吧。那現在這個階段,我覺得變成寫作才真正是一個扮演創作者人生裡面,情感上面的治療作用。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