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公視首頁
回首頁
進入討論區
  關於文學風景
幾米
成英姝
鴻鴻
林宜澐
陳黎
張惠菁
廖鴻基
紀大偉
賴香吟
夏曼•藍波安
詹澈
駱以軍
陳雪

第七集 廖鴻基

以台灣第一本海洋小說「討海人」聞名的廖鴻基,捕魚是他的職業,海洋是他安身立命的天地,他與海洋的關係已從漁夫的身分變成朋友。作品從描寫較多魚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進而發展出屬於他自己與海洋的語言,以其豐富的海洋經驗與細膩的觀察,實地用文字及影像作紀錄。著作有《討海人》、《鯨生鯨世》、《來自深海》等。

 廖鴻基 訪談      採訪:鄭文堂

開始寫海洋的動機,我想最主要是來自兩個部份,一個就是我剛說的海洋的部份,海洋的豐富生命,你在海上看到很多你以前不曾看過的生物,所以你會想寫海的部份。另外,人的部份也是很重要,和討海人相處了以後,他們所散發出來的某種魅力吧,非常吸引我。就是說他們的生活形式,尤其是海上工作的形式,像剛剛所講他們在海上的專心一致,想要捕更多魚的那種堅定意志。或者是他們在海上遇到任何狀況,他們必須去處理。那個跟岸上其他職業不一樣,岸上碰到狀況,比如說我們車子遇到狀況,路邊擺著不需要太操心,可是在海上不一樣,任何狀況你得處理妥當你才能夠再回來,處理不好你可能就遭遇到很大的麻煩,甚至危及到生命的麻煩。最根底他們有一些可能對於天地或大自然的一種尊敬和尊重,那其他跟人的部份他們幾乎無所忌諱,什麼人不能到船上去,幾乎不是太嚴重的一個問題,蠻豁達的。對他們講的一些開玩笑的話,或他們在船上漁船和漁船中間用無線電在對話的時候,內容我覺得蠻精采的,也跟陸上其他職業不一樣,那這個部份蠻吸引我,想去紀錄他們,所以會開始寫作,這佔了一個很大的部份,就是我想紀錄這一群人,這一群在海上工作這麼長久的這一群人,他們的一些現象,他們講的話,一些行為和特質。

每次船隻離岸,我都有那種解脫束縛,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不要說其他跟岸上截然不同的生命現象,光是實際上脫離的動作,我就感覺到愉快。事實上海洋也提供了一個場所,那個場所是你只要把船開到那裡去,把引擎熄掉,在那邊漂流。我想陸地上沒有多少地方是能提供你這麼好的場所。我也曾經將筆和紙帶著去海上,把引擎關掉,讓它漂流在那邊寫東西,那是一個很高級的享受,相當高級的享受。至少這個領域,這個場所,它是這麼的豐富,除了剛開始為了釣魚的目的,捕魚也是為了生活的目的,後來鯨魚、海豚的觀察,到後來現在無所求啦,可以說並不一定要得到什麼。出海對我來說就是一種一場又一場愉快的經驗,海是這麼吸引我,它有魅力的地方也在這裡,它又相對於人類的有限和渺小。海洋給我的感覺它是無窮無限的領域,不用擔心它的題材會耗竭,幾乎每一場出海,海洋它今天要演那一齣戲,或端出那一道菜,你完全沒辦法知道。今天你出海,你有可能碰到什麼狀況,完全都不知道,所以這樣蠻好玩的,每次出海你都會有期望和期待。

這群討海人他們是動不動就會拿刀子,要搥要打,事實上是很粗魯的一群人,可是也有他可愛的一部份。我寫的是他們較精華的那一部份,是他們在海上的那種謹慎、小心、敏銳的那一面。老討海人他真的用很長的時間在海面上生活,海也對他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所以他的言談,或者他整個人就是海的一部份,他的說話、談吐就比較謙虛和氣,比較能夠容忍一些事情。這種老討海人我碰到都會很尊敬,他們是一個台灣海洋歷史的見證者,我所尊敬的老討海人的形象,大都在「討海人」那本書裡面的海湧伯的樣子,所以我不會說是指特定的某一個人,他是我所尊敬的老討海人的樣子所融合的一個角色。

新鮮和好奇的東西,你總是會寫得、表達得比較完美一點,對於岸上的人有做一些蠻不好的描述,好像離開這一片紛雜的陸地,到了海洋就是一片美好的天堂,其實不是這樣的。海上生活事實上要能夠到一個享受一切的地步,都還要一段很長的時間,要有一段艱辛的路途要走。可能是在政治圈待久了,寫作都會帶著某種使命感和目的,我知道目的性太強是很不好的,可是如果隱藏得很好的話,又是另當別論。所以在寫海的這些東西時,有一些企圖在裡面,就是說台灣對海洋過去的隔閡和疏離,也許透過這樣的書寫引起人們想要去接觸。有時候覺得蠻難過的,就是說這麼好的海域竟然遭受這麼大的破壞。事實上,有一句話說:「萬物有情」,我們一直以為只有人才有感情,事實上,你注意很多種野生動物中間的那種牠們彼此之間的情份和情意,可能不是我們人類可以相比擬的。

慢慢覺得說海洋就像一個你的朋友,或者是像媽媽的那種感覺,它的生命現象實在是太豐富了,好像是它有很大的一個肚子,懷了這麼眾多的生命在裡頭,有點像媽媽的感覺。然後不管是朋友或是母親的感覺,我覺得它正在,它有一點受傷吧,就覺得說是不是不要抓魚,來做海豚的觀察吧。因為當然最豐富、最亮麗的生命,是海洋哺乳動物,海豚、鯨魚牠們在海面上的一些活動,這些讓我覺得我還來得及在牠們的花園裡看到牠,我會有這種感覺,那時候只想做個影像紀錄,就是要把牠紀錄起來,因為我知道牠越來越少,包括海豚的數量都急遽減少,十幾年大概減少一半。當你注意觀察一樣生物的時候,牠們的動作行為你會產生好奇,到底牠們為什麼這麼做,那在這個不斷好奇的過裡,你會去找答案。牠們並不是我們所想像的動物等級,就是野生動物等級,牠們的生活智慧、生活能力
在海上我們是遠遠不能及的。你在觀察牠們的同時,真的學到很多,在你的思想上面或思考上面,本來是想以高對下關懷牠們,可是並不一定是這個樣子,牠們反而是上我們是下,由牠們給予我們很多的那種思考空間和想像的事情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