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天堂∼東沙環礁 咾咕石的一生 烏坵現代危機
早安˙澎湖變色綠島小琉球東沙環礁 烏坵
馬祖 彭佳嶼 綠島澎湖 龜山島 蘭嶼 金門
綠島的美麗與哀愁 再建綠島 弱肉強食後的島嶼~小琉球

失落的天堂∼東沙環礁           文:于立平/圖:柯金源
             

這片沙,是兵家必爭之地;這片海,是漁民發財之處;這個名字,是宣示主權的象徵;東沙,沒有居民只有過客,當來來往往的人們一一離去,留下的只是一座失落的天堂…

民國83年,近20位海洋及生態學者來到陌生的東沙環礁,結果他們驚訝的發現:「在世界各地潛水,最後才知道最美的海底,竟是在自己家門口的東沙」,多年後,這群學者們為了幫東沙觀光找一條好的出路,再度來到東沙,探視久違的老朋友,結果發現它還是的很美,但是美的讓人心痛,而且最美的時間,我們早已錯過。

一座被遺忘又被掠奪的島嶼

究竟這麼多年來,東沙改變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或許該從「人」與「東沙」之間的關係談起,雖然「東沙」聽起來像是一個與大多數不相干的化外之地,然而一直以來我們對這塊國土的利用,不但一絲也沒有減少,反而變本加厲。

曾經很多人來過東沙環礁,很多人住過東沙島,阿兵哥、漁民、政府官員..,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真正屬於這座島嶼,阿兵哥因為當兵不得不在島上暫住,漁民為了養家活口不得不在海上奔波,每個人來東沙的目的都不盡相同,每個人離開時帶走的也不盡相同,或許唯一的共通點是「每一個人都只是過客」。

其實追溯歷史更清楚的明白,「東沙」與「人」一直存在著佔有與掠奪的關係,從19世紀以來,與世隔絕的東沙島,就一直是各國覬覦的對象,不論是哪一個國家,都想在南中國海的這座小島上,插上自己國家的國旗,直到今日,戰地的色彩仍沒有褪去,東沙的價值何在,明顯可見。政治主權宣示的價值取向,讓東沙長期以來一直處於被利用的狀態,最後竟導致東沙環礁的環境,殘破到無法彌補的地步。

民國88年,島上出現一批特別的旅人,他們是首次來到東沙的觀光客,在數十年的軍事管制之後,代管這座小島的高雄市政府,終於為東沙開闢另一種新的價值,「前進東沙」觀光試航活動,熱熱鬧鬧的展開,「東沙」兩個字逐漸在媒體上曝光,雖然預計20個航次的觀光創舉,最後以3航次草草收場,不過在突破戰地禁錮的同時,也讓東沙環礁的悲慘處境,赤裸裸的呈現眼前。

世界級的環礁生態 一步步走向毀滅

東沙環礁就像一只隱沒在大洋中的珊瑚戒指,當眾人開始注意到它的美麗之際,卻也是必須和它說再見的時刻。

民國83年,17位海洋及生態學者,帶領近五十位研究人員登上東沙島,這是國內首次也是最完整的一次南海生態調查,當時學術界發現,東沙環礁不但足可媲美世界上一流的珊瑚礁區,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同時他們也看到了這座藍色珊瑚礁面臨大陸漁民毒魚、炸魚,威脅珊瑚礁生態的危機。

「將東沙環礁劃為保護區」,這樣的聲音也慢慢的在學術界傳開來,或許是速度太過緩慢,或許是聲音太過渺小,多年來在政治的舞臺上,依舊看不到「東沙」的身影,直到1999年5月,東沙島上的漁民服務站,掛上一只高雄市旗津區的門牌,東沙環礁的未來才開始有了新的可能。

「發展生態旅遊,透過經營管理的方式,來保護這片淨土」,這項遙遠的目標,儼然成為東沙環礁最好的方向,2001年10月,一批海洋學者受高雄市政府的委託,重返東沙環礁,才剛要為東沙環礁發展觀光而努力之際,卻也發現一切似乎太遲了。「就像一片生長很茂盛的森林,被大火燒過一樣,遍地都是殘骸。」台大戴昌鳳教授這樣形容海底世界,中山大學邱文彥教授則說:「要找一片乾淨的沙灘拍照都很難」。

碧海,白沙,珊瑚礁一向是東沙島的註冊商標,也是觀光發展的籌碼。如今白沙依舊純白,只是誰也沒料想到,千百年洗煉而成的珊瑚沙灘,歷經戰火的洗禮與摧殘之後,最後竟被是耗資幾億元,號稱用來「護沙」的消波塊完全打敗,再加上層層刺絲的夾擊,能幸運逃過的一劫寥寥可數,然而當我第一次從東沙的歷史影像,看到傳說中的「龍擺尾」,也就是一道隨四季擺動的沙嘴地形時,才知道東沙的沙灘曾是如此的令人驚豔。

至於碧海呢?碧海依舊藍的動人,只是碧海下的美景早就變了樣,民國79年就來到東沙的海洋學者方力行教授曾這樣形容,「在東沙潛水,不再是游近看珊瑚,而是自空而降,像鳥一樣進入一座珊瑚礁森林」,然而當海洋學者們,再替這座南海最大的環礁體系,作一次珊瑚總體檢時,答案卻是「從來沒有在同一個地區看過這麼多的死掉的珊瑚」。

其實每年用掉五萬公斤的氰酸鉀毒魚,每年用掉一千八百公斤的炸藥炸魚,不是今天才發生,事隔十多年了,這樣的場景依舊看得到,百萬年光陰雕琢而成的環礁,不夷為平地也難。曾經這樣問學者,如今99%的東沙已經被破壞光了,又該如何開放觀光?「東沙還是很美,還是很吸引人,給它時間總有一天會復原的」我在中山大學宋克義教授的眼中,看到一種悲觀的積極,一種學者不願放棄的堅持,而另一位方力行教授則說:「觀光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觀光只是一種手法,讓我們看到一個被別人掠奪,又被我們遺忘的自然資源而已。」

究竟東沙島的經營方向該往哪裡去?人類的期待是否又是主宰這塊人間淨土的依據?多年來,東沙看盡了來來往往的過客,看透了人們對它的予取予求,但是又有多少人聽得到東沙海底最深沉的吶喊,如果,經濟利益依然成為開發東沙的價值取向,那南海最後的伊甸園將被慾望的洪流所淹沒…..

東沙生態小檔案

其實「東沙」學術上的全名,應該稱為東沙環礁,它是由無數個小珊瑚每年以不到幾公分的速度,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一座環狀珊瑚礁,而東沙島則是環礁內唯一突出水面的島嶼,東沙島上沒有土壤,完全是由珊瑚與貝殼碎屑所構成。
東沙環礁的的直徑大約有30公里,根據學者估計,要形成這麼大一座環礁,至少需要百萬年以上的時間,而在1994年南海生態環境調查報告中也指出,東沙環礁的珊瑚,有記錄的已經有137種,但是研究人員曾經調查的地點,還不到整個環礁區域的十分之一,所以推測東沙環礁內的珊瑚種類至少有三百種以上,而珊瑚礁魚類甚至超過1000種,由於東沙島一直處於軍管重地,所以環境資料蒐集相當不易,許多生態的謎題至今仍是無解。

東沙地理小檔案

東沙島的位置距離高雄南方約240海哩,從高雄出發到東沙島船程需要17-20小時,若從屏東或高雄搭乘飛機,只需要一小時,這座由高雄市代管的小島,目前並沒有開放觀光,至於未來還在規畫的階段。
東沙島自秦漢時代,就歸入中國版圖,一直以來都是中國漁民重要的漁場,而現在則是我國在南海中最大的領土,不過依地理位置來說,東沙島反而距離大陸汕頭比較近,只有140海哩,距離香港也不過170海哩,這樣的地理特性,造就了東沙海域,成為大陸漁民發財天堂的奇蹟,也讓東沙環礁的生態環境,跌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東沙島歷史小檔案

  • 歷史記載 自古以來就是中國漁民主要的漁場,也是兵家必爭之地據傳自秦漢時期就已經納入中國版圖
  • 晉朝 距今一千多年前,『廣州記』書中提到,廣東東莞縣南方,有「珊瑚洲」,去海中捕魚,得珊瑚,學術上猜測可能即為東沙群島。
  • (西元1813年) 英國海軍船長羅斯,奉派調查東沙島,發現港口及中國廟,據猜測可能即為「東沙大王廟」。
  • 清同治五年(西元1866年) 英人Pratas航海遇風浪發現此島,發現海圖沒有此島名稱,因此以Pratas命名。
  • 清光緒三十三年(西元1906年) 日人西澤吉次強佔東沙島,改名「西澤島」,開發利用島嶼各種資源。
  • 清光緒三十四年(西元1907年) 英國擬在島上建燈塔。
  • 清宣統元年(西元1909年) 清廷與13萬銀元交予西澤氏,收回東沙島。
  • 民國二十六年 日軍再次佔領此島
  • 民國三十五年 東沙島重回中國版圖
  • 民國三十七年 關帝爺乘獨木舟而來,當地駐軍欣喜供奉,並重建東沙大王廟。
  • 民國五十三年 成立海軍東沙守備區指揮部。
  • 民國七十年 東沙島設置漁民服務站。
  • 民國七十一年 行政院委託高雄市政府代管東沙島。
  • 民國七十九年五月 海洋生態學者方力行及邵廣昭教授,至東沙環礁進行生態研究。
  • 民國八十三年六月 17位海洋及生態學者,帶領近50位研究人員,首度登上東沙島,進行南海生態環境調查。
  • 民國八十八年五月 高雄市長謝長廷在漁民服務處掛上門牌,東沙島正式隸屬高雄市旗津區,東沙島也首度有平民設籍。
  • 民國八十八年五月 高雄市政府首度舉辦「前進東沙」觀光試航活動,共有3航次的旅客,搭乘金航輪登上東沙島觀光。
  • 民國九十年十月 高雄市政府委託中山大學研究團隊重返東沙環礁,進行珊瑚礁總體檢、地形、環境生態等相關調查,以作為觀光規畫之基礎。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公視網際網路組製作
 © 2002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