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路滄桑,終於有人思想起
《台灣古道誌》製作後記
文◎阮昌麟


台灣的古道留著先民篳路藍縷開台的足跡,公視以四年的時間踏勘北中南東四條重要的古道,帶大家重返那迢遙的歷史鄉愁路……

《台灣古道誌》十集影片中,紀錄了四條古道的築路背景,分別為清代的蘇花古道、淡基橫斷古道以及日據時期的合歡越嶺古道和浸水營古道。這些年代久遠的道路,都曾經在台灣歷史留下舉足輕重的影響,然而,知道的人或被紀錄下的文獻,卻實在不多。四年來,我們不斷往返於這四條古道上,摸索著逐年漫漶的路跡,想像著不安定的年代,不同族群行走在古道上的心情……。

踏勘古道,重返台灣歷史現場


清朝中法戰爭後,清廷在台灣修築的最後一條官道「淡基橫斷古道」上,仍遺留有湘軍築出的石階路。當年一些客死異鄉的湖南魂,因語言差異,至今仍被當地耆老稱作「河南勇」,而這條舊路,也成了基隆淡水一帶老者記憶中的「河南路」。


從南投縣霧社到合歡山,一路翻越中央山脈抵達花蓮太魯閣的「合歡越嶺古道」,自日據時期即是一條景觀攬勝道路。這條居民以泰雅族及太魯閣族為主的路上,曾發生過台灣史上最大的一場戰役──太魯閣討伐戰。我們橫渡立霧溪,攀升天梯石棧上的錐麓大斷崖,深入密林中的部落與日警駐在所,在孤獨佇立古道一角的日警「馘首墓碑」上,我們看到了戰爭的殘酷和無奈……


由前山屏東迤邐至後山台東的「浸水營古道」,是國學大師胡適先生的父親胡傳走過的路。早年這位清廷的官員沿這條道路徒步走馬台東上任,在他的日記與給朝廷的奏褶中,我們終能一窺當年清軍駐守台灣時的軍紀管理和異鄉生活的寂寥。

 

蘇花古道,儘管年代久遠、路線最長、文獻最缺乏、考證最困難,卻是一條踏勘隊員公認最精彩且收穫最豐碩的古道。我們循著清廷官員羅大春的日記書,開始尋找這段前人記載中的山海天險路。而每一次的踏勘,我們都能尋獲不同的線索,冥冥之中總能感受到有某種奧秘一路相隨。
耆宿老去,協助拍攝盡成追憶


古道迢遙久遠,耆老寥寥可數,在紀錄的過程中,老者極力回想兒時或從上一代的口傳記憶搜尋,協助我們有足夠的背景還原歷史現場。遺憾的是,有幾位老人家在這段期間或臥病或離世,而來不及看到這部影片。我們多麼希望當年走過古道的老人們,能夠在完成的影片中,再次回到他們年輕時代走過的那一條條靜臥深山的遙遠鄉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