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集 LA流浪記+第八號當舖
02集「苦於被父親忽略的兒子」+話題書「尋找小津」
03集「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話題書「我們嫁給了工作」
04集「苦無人追的優質女」 + 話題書「徵婚啟事」
05集 「賺無錢的地攤小公主」
06集「瑰麗的傳奇-張愛玲」
07集「不想再當濫好人」+劉克襄(上)
08集「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劉克襄專訪(下)
09集 一個人的情人節 +【C型人生】
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11集「花開滿園的文學園丁:張曼娟」+「小說100名家推薦」
12集「失憶人讀小說」+「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上)
13集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下) +『最想變身的小說主角』
14集 闇黑情慾小說選
15集 慘綠少年必讀本+「Shopping演化史」
16集 值得一讀再讀的小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
17集 讀小說瞭日本+「女人25後」
18集 最苦命的小說女主角
19集 成人童話+「模倣犯」
20集 「哪種小說男人不能嫁」+「爸爸,我要休學!」
21集【地下鐵】圖文書+能不能只讀一本莎士比亞?
22集 「小野說故事」+「閱讀指南書」
23集 『蘇西的世界』+『誠品好讀』
24集『袁哲生 專輯』
25集『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26集 『最值得一讀的女人傳記』
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28集 料理東西軍-古典派美食大師對決
29集『讀書大會診2004年版』+『聲音與憤怒』
30集 『王祖賢暴肥』等+『金鼎獎推薦書』
31集 雅典奧運•德藝百年•尼姑庵裡的男人
32集 公平長大•人體奧妙•鍾文音
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34集 遛鳥俠•黑心食物•陳浩到台灣
35集 偶像•引誘閱讀•痞子蔡
36集 台北建城•詩歌節•雙唇的旅行
37集 樂透發燒•中橫重建•林懷民『陳映真風景』
38集 吞世代小皇帝•白爛記者•『黛安艾克曼』
39集 說錯話•麥當勞•林懷民的閱讀
40集 為情自殺•渡過寂寞•席慕蓉
41集 破解『達文西密碼』
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43集 國小霸凌•兒童網路•邵氏光影三書
44集 神探推理•自殺日增•恐怖大師--史蒂芬金

45集 東讀西毒:作家情書•跨越時代藩籬-琦君

46集 韓氏姐妹•法國電影新浪潮
47集 諾貝爾文學獎--『鋼琴教師』•消費文化--『No LOGO』
48集 永不結束的漫畫
49集 『當迷酷世代』•『陪你一段-蘇偉貞』

50集 東讀西毒:短篇小說•再次擁抱書天堂-鍾芳玲

51集 東讀西毒:讀『通俗』•『海神家族』-陳玉慧
52集 承認失敗•LP滿天飛•美文作家-張曉風
53集 『今天不讀書』-讀家年度書單
54集 東讀西毒:讀『怪書』•『小眼睛』-陶晶瑩
55集 我愛周星馳』•『不是蓋房子』
56集 『怪女孩出列』•『小心!!偏見』
57集 『三位六年級女作家』•『活活燒死』
58集 東讀西讀:讀『浪漫』•『台灣建築界的祖師爺—漢寶德』
59集 閱讀手機小說•東讀西毒:讀『理由』
60集 『誰是下一個漫畫大師』•『革命前夕之摩托車日記』
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62集 『好朋友讀書會:大S徐熙媛、吳佩慈』
63集 『宮崎駿動畫魅力』•『文化裡的苦行者:余秋雨』
第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因文長關係,本文為節錄版本,特此說明之。)

在許多的文化裡,都存在著「地獄」這個地方,北從芬蘭、西伯利亞,南到印度、秘魯,東從中國、日本,西到歐洲、北非,不管是什麼宗教都有惡魔,任何文化都有地獄。沒有人去過地獄,也沒有人能真正的說出惡魔鬼魅是什麼樣子,地獄真的這麼可怕嗎?有什麼樣的小說能夠有趣地描寫地獄鬼神的情節?

小說不同於其它文學型式,最大的差別是小說可以是很天馬行空,富有想像力的一種文學,若要描寫地獄、鬼神、惡魔,讀小說會是很好的選擇。今天的『小說大會診』,主題就是蔡康永如果到地獄一遊,他要帶什麼書在身邊?是防妖除魔?還是先做功課、了解諸鬼的型態?或者人間就是地獄,看得到鬼神妖魔,根本就不用到地獄一遊?就請三位對暗黑界有涉獵的惡魔指點一個方向。

來賓特寫---
惡魔一號 李昂---推薦【看得見的鬼】
出身自鹿港小鎮的李昂,從小就是灌溉著鄉野傳奇的養份長大,寫出『殺夫』、『北港香爐』等挑動社會禁忌話題的小說,李昂自己也被貼上妖魔化身的標籤。

惡魔二號 蔡詩萍---推薦【男】
身為軍人子弟的蔡詩萍,排行老大,從小受父親嚴格管教,成就一番大事業的想法與先天孤僻個性的交織下,導致他擁有兩相矛盾的性格。推薦一本沒有鬼怪的小說,或許他對於人間地獄別有一番解釋。

惡魔三號 陳文芬---推薦【陰陽師】
在現在的科技時代,人們再也不相信非科學的事情,可是在日本平安時代,魑魅魍魎跋扈橫行,全賴陰陽師安倍晴明的鎮壓,調停人類與鬼怪間的平衡。一千年後,就由陳文芬來重溫陰陽師當年的風範。

【看得見的鬼】--台灣歷史縮影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地獄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當然是一個不祥的地方,能夠不去最好不要去,但其實中文文化裡面,常常有這種到地獄去看一眼的傳統在,比方說包公這個人就常常去地獄去找一下案子的真相,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般民間信仰裡面其實也覺得到地獄去找一下過世的親人,或者去了解一下死後的世界,都是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一種神秘想像,也許能夠激發你更勇敢地生活下去的能力跟勇氣,或告誡一些你不應該犯的邪惡的事情,不管基於什麼樣的動機,如果要到地獄去走一遭的話,我們今天的三位推薦委員,會覺得什麼樣的書可以讓我們有更好的心理準備,去面對地獄的景象?或者是你到地獄去的時候,能夠得到比較好的照顧?所以這三位推薦委員會基於不同理由,帶給我們這樣子的書。我們今天第一位推薦委員來頭很大,大小說家--李昂小姐,妳其實對鬼的故事很感興趣嘛?
李昂(以下簡稱李):是!因為我們鹿港因為很古老,所以每一個轉角、每一個古井裡面,都有一個鬼的感覺...
蔡:真的假的?妳從小就這樣感覺嗎?
李:對呀!我到高中的時候都還用跑的回家,因為怕後面被鬼追,比如說有甕子鬼,就是戰爭裡人死了,大量的屍體沒有去處,就把它裝在甕子裡面,埋在那個巷子的下面,所以你走起來硿硿響,因此你就覺得後面一直有人在追的感覺,那個甕子是看不見的,可是聽得到,上面又鋪了石版,這是過去有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鬼傳說,現在當然不會囉...
蔡:李昂今天帶來的認為說遊地獄的時候可以看的書,是這一本【看得見的鬼】?這本書是李昂老師的新作品?是妳第幾次寫到鬼的故事了?
李:其實是第一次寫到鬼,而且這裡面寫了五隻女鬼,我覺得女鬼做到女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多酷!對不對?
蔡:妳那五隻女鬼都是有來歷的嗎?
李:有!這五隻女鬼盤據在一個鬼國的東西南北中,當中有那種很酷的鬼,最後會想她本來是坐著客船航行在台灣鹿港跟泉洲之間,最後還要想要去坐飛機,所以這裡面有各式各樣的…
蔡:妳說妳那個鬼對交通很有興趣吧,是這樣嗎 ?
李:不是,那個鬼叫做會旅行的鬼,因為那個鬼一定要放下仇恨,才會開始旅行。
蔡:妳這五隻女鬼都是跟台灣歷史有關係,是不是?
李:不一定...有的跟很殘酷的處罰有關,比如說裡面的第一個頂番婆的鬼,其實這五隻女鬼最後在報仇完了之後,都找到了她們的方式,像番婆鬼後來就開始出名牌給人家玩大家樂,可以說是一個整個台灣的縮影吧!

【陰陽師】--降伏日本平安朝的鬼
蔡:我們接下來這一位委員陳文芬要推薦的是一個我們感覺有點熟悉,可是沒有唸過的書...很多人都蠻喜歡這本【陰陽師】,是因為電影還是漫畫?
陳:我覺得比較是漫畫,因為漫畫日文版是岡野玲子畫的,可是小書原著作者是夢枕貘,「貘」這個字好有趣,中文裡頭「貘」這個字本來就是吃掉噩夢那個怪獸的意思,所以因為電影的原因,我想辦法去讀了這本小說,電影蠻好看的...
蔡:是因為男主角很帥吧?【陰陽師】這套小說,台灣已經也引起注意了,其實小說非常容易看,我聽過一些四年級跟我講說他們覺得古龍再世了,他們覺得本書像古龍這樣一句只寫一段,騙稿費那種寫法,他們都覺得很羨慕;【陰陽師】不要看它這麼厚,其實第一個底下空很多空間出來給插圖,然後分行排列得很遙遠,所以有可能半小時讀完一本。
陳:「陰陽師」這個身分其實是皇帝旁邊的一個有學問的人,安倍晴明是一個特別有才華的陰陽師,這書是以他為主角展開的一個又一個的故事,還有另外有一個個性比較憨厚的源博雅,他是一個皇宮裡頭的武士,他常常來請教安倍晴明一些事情,常常是他把訊息帶進來給安倍晴明說皇宮外面發生了哪些事情,有哪一些有錢人家的公子或者是女孩子出了什麼事情,帶著安倍晴明去看這些事情,然後由他來解答這個疑問。
蔡:所以妳覺得對神秘世界感興趣的人,【陰陽師】可以作為入門書的嗎?
陳:我想如果你要去地獄以前必須看這個書的原因,是安倍晴明有一個好處,他在【陰陽師】裡頭講了一個事情,就是人跟妖鬼是可以並存的和平相處,只是你要認識對方;我想你們既然要去地獄玩的話,你先認識一下這些。
蔡:我如果去地獄,我絕對希望帶安倍晴明去,也不要帶李昂那五隻女鬼去。【陰陽師】老實講,恐怕是今天推薦書當中比較淺的一本,因為很好唸,然後故事又都很短,隨便翻一個看來也覺得很有趣。

【男】--迷戀世間男女的美好
蔡:我們今天的第三位推薦委員蔡詩萍推薦的這一本書,讓我有一點難理解,就是你為什麼會推薦柳美里的小說?
蔡詩萍(以下簡稱萍):剛才如果我們的觀眾,從李昂小姐開始一路這樣走過來的話,我就更加覺得我推薦這本書,簡直是太符合邏輯了;剛【陰陽師】推薦的時候,蔡康永也說了,他寧可不挑那五個女鬼,也要挑安倍晴明,為什麼呢?柳美里是一個女性作家,可是我當初翻到這本書的時候,我主要是想要知道...男性作家如果要描寫女人的身體的美,會用各種方式、想像還有虛構等等,可是回過頭看自己的時候就很尷尬,因為的確不容易去抓到自己身體對男人的那種體會,我只有抽象式的描寫過,沒有辦法做細節或者是用自己主觀的經驗去推想;這本小說的目錄真的很奇特,臀部、指甲、牙齒、肩膀、乳頭、腳、背部等,看電視的人如果不知道這本小說,翻開目錄可能會以為是散文或者是醫學書,或者是一個身體的部位的講解,(蔡:它有故事嗎?)它有故事,它其實是透過柳美里自己對於男人身體各種片段式的印象,然後就穿插到這個身體故事,她曾經在什麼樣的男人的身上看過比如說那個手指,纖纖的手指,她就想到某一個男生的手指;那我為什麼推薦這本書呢?嚴格講起來,蔡康永如果要下地獄,那我想說怎麼可能?蔡康永是我的好朋友,我怎麼可能忍心他下地獄呢?但是如果真下地獄的話,他一定有兩種可能 ...
蔡:你剛剛講那話的時候,好像表情不太誠懇,我覺得你好像蠻想我下地獄...
萍(換個表情說):我的好朋友蔡康永如果要下地獄的話,我馬上就跟他講說怎麼可能?然後我心裡面就想說:真的嗎?那他以後節目誰主持呢?
蔡:給你主持!
萍:我真正反應是這樣,然後我第一個想到就是說如果蔡康永下地獄的話,我們中國人嘛,傳統文化裡面都告訴你閻羅王就要審你的過去,在現實世界中的那些部分,到底他什麼辦法可以嚇倒閻羅王?我覺得只有一個辦法,他要告訴閻羅王,他在這個世界上面他最愛的是什麼,讓閻羅王真的知道說原來地球上,或者活在世界上的這種男女兩性之間對於身體的感官的體驗,可以慾望到這樣子多情、迷戀的地步,或許祂就會改變祂傳統以來對於下地獄的人的觀念;我們傳統的觀念不是都說慾望太多、情慾太多的人就會下地獄?我覺得這太不公平了!所以我真的覺得這本書為所有下地獄的男人還有女人說一句公道話...我覺得感官的世界其實是天堂跟地獄都兼具的...
蔡:你又要幫自己的【你給我天堂,也給我地獄】打書?
萍:我本來想,後來想只講小說,寫散文的沒這個特權。
蔡:你不要每次來我們節目都打自己的書,這樣不太好...

說得讓大家於心有戚戚焉的【男】
蔡:很多人在提到地獄的概念的時候,好像都會腦中浮現的就是你身體的各個部分被割、被燒、被下酷刑,那蔡詩萍推薦的這本柳美里的【男】,其實翻開目錄,看到那麼多男性各個身體部位的描述,有點難以判斷這是一本充滿了肉味的小說,還是有感情的小說?
萍:我必須要講,這就變成你到底是要用把人跟人的這種親密的接觸是切割成感情的部份?還是說有慾望的部分?在我來看,兩者是很難區隔的,雖然說在時間的這個座標裡頭,在某一個階段會因為肉體的枯燥乏味了,感情也會跟著消退,但是倒過來,也可能是因為感情的增強,而讓一個枯萎的肉體繼續對你有吸引力,我想老夫老妻的感情就可以看得出來。剛才主持人蔡康永也講得很好,我覺得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很有意思,因為我當初被它吸引的原因就是因為它把一個男人身體的各個部位拆解開來,然後每一個部位呢非常精密地去分析,透過她的文字去描述她對身體的留戀,特別是對肉體的感官的這種留戀,當然這種感官留戀不可能是一個nobody就跑出來讓你產生這種感覺,每一個有過這種局部的、肉體的、觀察的、感官的、經驗的都是你曾經愛過這個人,或者是他曾經愛過你,然後有一段親密的接觸,或者因為各種原因就分開來了,可是他留下來的記憶都是在這種感官上。如果地獄的概念是要把人的感官或五感都拆解出來做凌遲、羞辱的話,我覺得這本書讓我們看到了,就算這些五官被閻羅王拆開來,被小鬼拿去做凌遲去油燙,可是在那一剎那,我覺得這些被拆解的感官還是會發出那種由衷的嘆息,那個嘆息就是在人世間的時候那種歡樂、那種快樂,所以我覺得真的如果蔡康永真的要到地獄的話,帶著這本書去!就算下了地獄,他還是快樂的,因為他知道曾經有過的所有的歡樂,都在這個故事裡頭被講出來了~~
蔡:你講得很感人耶!...
萍:本來認為這是一個醜陋的手指、醜陋的屁股、醜陋的背部,可是透過這個小說的對比,好有感情,油炸的那一剎那傳出去的字眼,就是這個手指其實也曾經 撫摸過,有一種親密的互動過,然後互動的過程中有過關愛...
蔡:每一個器官其實都攜帶著一份溫柔的回憶、特別的記憶,不過這個溫柔的記憶沒有問題,我是擔心的那個下油鍋要炸了我被拆開的時候...
萍:我最大的目的是希望你帶這本書去之後,要記得回來一定要回來,這個世界的、天堂的感官的享樂或感官的歡愉,其實是很動人的,很值得留戀。
蔡:你講得真的很好,我覺得你給這個小說一個很好的解釋,可是李昂並不覺得你推薦這位柳美里是個好作家?
萍:這我承認!她早期幾本都不錯,像【家族遊戲】、【家庭電影院】那一系列,她是一個韓裔日本人,那種在別人的國家裡面生長的那個家族的互動關係,寫得實在是很微妙,可是後面這一些完全變成體驗性小說時候,我真的覺得我覺得她的小說格局就不如李昂小姐了...
蔡:一定要這樣嗎?一定要這樣血淋淋的嗎非要這樣嗎?可是其實你說實話也沒關係,因為我們節目其實稱讚書的時候也會批評書,這是讓讀者自由選擇的。ok!柳美里在妳的排行榜上算一個很好的日本小說家嗎?
李:不太覺得喔...我反倒覺得最近跟我做對談,在日本也是芥川獎的小說家小川洋子,我覺得那個女性在寫抽象的、空靈的這種很詩人體驗,如果柳美里那一些【命】啊什麼那一些私小說,只是嘮嘮叨叨地不斷地在講一些瑣事的話,我反倒覺得像小川洋子那種寫到身體、懷孕的種種特徵時,以及那種奇怪的感覺,我反而覺得私小說應該是這樣子的一回事吧!

【最後選擇-看得見的鬼/李昂】
蔡:照今天三位推薦委員的介紹,人如果要一窺神秘的死後世界,剛剛三個委員都講了一些有趣的觀點,今天讓我選的話,容我做接下來的這個選擇,就是我要把這一票投給李昂小姐,我們折於大小說家的威勢,我實在沒有勇氣在她面前不選她的書。蔡詩萍,他講得那麼好,我覺得他今天已經得到很多票,等一下看完節目的人或許會去找這本書,【陰陽師】其實賣得很好,而且太多本了,大概中間隨便看一本也就夠了,沒有比【聊齋】高明太多,對不對?只是如果惑於電影男主角的美色,那我是沒有話講。李昂的書向來就是她有所寄託,講鬼是一件事情,可是鬼的後面隱藏了很多她對於台灣的女生人生經歷的觀察跟體諒,如果妳變成鬼的話,妳可能更自由,妳可能會找到更多自己的目標,那個是我覺得在人世間被壓抑的人,應該要努力看一下在裡面找到一點自由的靈魂的部分。

最愛100 小說推薦----
李昂 推薦【偶遇者】

蔡:最近台灣在辦『最愛100 小說大選』的選舉,那一百本小說意思是古往今來只要是愛看小說的人,你都會產生一份自己的一百本小說的名單,我們『今天不讀書』請來的人,自己是作家之外,也都喜歡看小說,像陳文芬當「印刻雜誌」的主編,這期的封面是沈從文,這個在很多人心目中是超級好的一流小說家,所以每個人大概要產生自己的一百本的名單,都會有不一樣的想法,我的一百本一定跟李昂的一百本也不會一樣。那今天我們要把這一百本當中的一個名額讓出來給這三位推薦委員,看看如果世界上要留下一百本小說讓別人讀的話,你希望哪一本能夠擠進去。李昂,妳推薦哪一本?
李:我推薦這一個南非的諾貝爾獎得主,女作家娜汀•葛蒂碼的【偶遇者】。
蔡:她沒有得諾貝爾獎之前,妳就有注意到她了嗎?
李:當然!因為這個女作家的年紀也不算輕,她特別處理到的這個族群的問,在南非的黑人白人間的問題,或者是現在黑人執政的時候,有一些人覺得說自己不夠黑,以前是覺得自己不夠白不能夠介入...
蔡:南非跟台灣現在你不夠台是同一個問題?
李:是的…所以我覺得她的小說當中,很多族群的議題上面,其實是對台灣現在,也許是一種警訊,跟一種可以說給我們反省的空間。
蔡:所以這一本不難喔?
李:不,很好看的一本,不用因為是諾貝爾得主寫的就怕它,而且一點都不是我們以為的那種衝突、仇恨衝擊的族群議題。
蔡:它有好到妳覺得如果是一百本的話,它一定要擠進去嗎?
李:如果以台灣標準的一百本的話,當然值得進去啦!可是如果要選世紀一百本,我就不敢講了,因為葛蒂碼寫過像【我兒子的情人】,我想在藝術的成就上會高過這一本,這小說是一個好的作家反璞歸真的表現,就像泰戈爾晚年寫了一些小說小小的,沒有【安娜卡列尼娜】那麼偉大小小的小說,可以看出晚進作者的一種心靈依託,我覺得滿有意思的。

陳文芬 推薦【第凡內早餐】

蔡:陳文芬是一個廣泛閱讀的人,她每個禮拜都有機會在廣播節目介紹書,
一百本大概也都喜歡新一點的書嗎?
陳:我發覺這一次在票選過程,好像網路族群使了滿多的力氣,所以也比較傾向輕鬆的作品或者是網路小說家的作品,那我自己在編文學雜誌,可是我自己知道說有時候你的書架上會有一本其實極度輕鬆的,然後你覺得你很容易把它看完,再重新想一下你自己要過什麼樣很悠閒的日子,那【第凡內早餐】是一本這樣的書...
蔡:虛榮~~嚮往第凡內比較高級是不是?可是你從小…很奇怪的就是蔡詩萍也記得奧黛麗赫本演的「第凡內早餐」,可是我們都沒有動機去找原著小說來看...
萍:我們沒有人曾經想過要找原著小說來看,這本書出版社出版的時候也送了我一本,我就翻了一下就放上書架去了。
蔡:就像你講的,我覺得…好像看過電影就好了,沒有這個衝勁要去看原著,因為電影裡的奧黛麗赫本是永恆的經典,包括她的那隻煙,然後她那一隻在肩膀上的貓…你根本不可能擺脫她去看原著了,對不對?
陳:你現在再到六十九元書店一樣是可以再看到那個DVD,然後那種感覺就是很奇怪,現在康永要問我說我怎麼會去找原著小說看對不對?因為我發現的是這個作者竟然是楚門卡波提。
蔡:他其實在台灣不是很有名,但在美國是超級有名。
陳:我讀這小說有一種感覺,我覺得美國人是滿會寫小說的,就是他會把小說寫得很得體大方,然後你很容易就把文字讀下去,是一本很優雅的小說。
蔡:不過為什麼現在這麼多名牌,都沒有再誕生一本像【第凡內早餐】這樣的小說呢?…就是你都沒有聽過叫「普拉達晚餐」或者是「古馳宵夜」的對不對?
陳:我覺得那種時尚對於生活跟文學的影響,60年代那個時期可能是一個極致。
蔡:妳自己的一百本小說的名單會有這一本?那妳剛剛聽了李昂的介紹,妳會想看她那本【偶遇者】嗎?
陳:也許有時間會看一看吧!
蔡:妳聽起來不是很熱衷?
陳:沒有,因為我覺得那個故事有點像以前貝托魯奇「遮蔽的天空」,同樣在沙漠裡頭的故事,為什麼要在那裡頭流浪,我覺得那時候其實電影導演在攝影的場面安排上,給這些小說家、或像「英倫情人」一個很大的空間。

蔡詩萍 推薦【屈辱】

蔡:一百本小說裡面,會擠進去的原因大部分的讀者應該都是基於私心喜歡,只要你不是一個文學教授或者不是文學評審,根本沒有道理要用文學史角度來衡量你的一百本名單。蔡詩萍今天帶來你認為應該擠進一百本的這一本【屈辱】,也是諾貝爾得主的小說?
萍:對!可是真的是很有意思喔!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已經是…我剛剛特別注意了一下這本書第一版是在公元兩千年十月二十五號,我再推我讀的時間應該是在二○○一年的上半年,因為二○○一年的年終的時候,我那時候在綠光劇團客串吳念真的「人間條件」舞台劇,我們排練時在我旁邊就坐了幾個老傢伙,比方說像柯一正導演、圓神出版公司的簡志忠圍在那邊坐著聊天,聊完天以後,我就突然講了一個柯茲當時寫這本書裡面給我的感覺;【屈辱】這本書裡面,說了一個故事,就是一個成就很好的教授,可是他有一段描述年輕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很相信自己,所以到任何地方如果看到異性,想要跟他有一些互動的話,不需要說話你只要看著她,眼神交會、放電,就知道有沒有感覺了;可是他一直試…試了十幾年、二十年過去了,突然間有一天他在Bar裡面,看了一個中意的女生的時候,那個眼神就出去像風一樣就沒了,他突然間驚覺到說自己不再年輕,你的身體站在某一個異性眼前,完全像透明人,人家視而不見...
蔡:這會不會是你個人的感嘆?沒錯吧?
萍:這個點扎的好棒~~我說我看到這種感覺的時候,我的眼淚都要落下來,我想到兩件事,一想到米蘭昆德拉在一本小說裡面,也描述過類似的心情,他是那種女生的心情;第二個呢,我看到這段的時候,突然間,驚覺到說某種人對自己生命年輕的那種在意,到在有天突然發覺的時候,其實已經是超過那個界線了,已經失去了...我為什麼印象這麼深呢?因為我講完之後,旁邊那幾個人包括吳念真、柯一正還有…劇場的中年人,每一個人內心裡面都被觸到什麼,然後就每個人都講了一段,包括柯一正也講他在希臘的時候,參加一個獎回程的時候,在一個機場裡看到一個希臘美少女坐到對面,他就走過去以為自己很年輕,他就想她只要看我一眼,我就跟她講話,結果他發現那女生看書看一看以後,眼神看上來根本也沒有看到她正面,那個場景如果是一個導演的鏡頭,就繞一個大圈看到了一個猥褻的中年男人站在對面,還故意擺一個姿勢...所以我對這個小說印象非常深。
蔡:所以【屈辱】是指這件事情嗎?
萍:沒有..完全不是!他是從這個故事出手,他外表已經在慢慢衰敗,可是內心有一個強烈的慾望,所以他就跟一個妓女保持定期每一個禮拜去一次的方式,來平衡自己肉體跟心靈上的掙扎,直到有一天妓女跟他說不做了,他的生活整個被打亂,所以他就跟班上的小女生勾搭了,勾搭以後女生回過頭告了他性侵害、性騷擾,所以他屈辱嘛~~而被踢出了校園,可是真正的意義是我覺得最有趣的,他因為這個屈辱之後回到鄉下,跟他的女兒住在一起,而他離婚的女兒是個白人,這故事很棒的是描寫了少數的白人在非洲的革命成功、獨立成功以後,變成黑人當家以後白人的心境、處境,然後看到了黑白的另外一種矛盾跟衝突,寫得非常動人;簡單地講,到最後他愛上了一個保護動物的一個粗壯中年女生,那個女生絕對不像他過去所看到的女生一樣細緻有頭腦,可是它似乎也傳達了一個意思就是一個知識份子的某種屈辱,說不定是他重新擁抱生命最真實的或最淳樸的活力的一個新的來源,小說寫得很精采。

話題書--【索多瑪城】
作者:伊能靜/著 出版社:聯合文學

【闡述女性在回憶與現實間的拉扯力量】
蔡:伊能靜每一次出書書名都讓我嚇一跳,【生死遺言】已經讓我覺得很詫異,而且書的封面搞得這麼不祥,還以為要幹嘛了,可是這一次【索多瑪城】對我來講有一點嚴重,要不是封面是伊能靜的臉,我就有點緊張了,因為索多瑪城在文學跟藝術裡面,它其實是罪惡的象徵嘛…
伊能靜(以下簡稱伊):它是人類墮落的象徵,在聖經裡的隱喻是說這個城市是因慾望而建立,也因慾望而被神收回。其實我想寫的是整個城的墮落,造成了裡面的人的擺盪,那些不願意跟著完全沉淪到底的人會有擺盪,在上升跟下降之間的那一種拉扯,我要寫的不是它有多麼地墮落,如果你要寫它有多麼地墮落,其實很容易下筆,可以極盡煽情之能事...
蔡:帕索里尼電影『索多瑪的一百二十天』,哇~~裡面就是很噁心啦,妳有看嗎?
伊;有!帕索里尼電影因為我出這個書之前,就有人跟我講有一部這樣的電影,我借妳帶子,我基本上光看簡介,我就說我沒辦法往下看...所以其實如果要寫到一個極致的墮落,其實並不困難,現在大陸很多下半身思考的作品,我想藉由索多瑪城的這個隱喻來形容,其實索多瑪有一個很重要的故事大家都忽略,就是有一個義人羅德,那時神就跟他說你們一家人可以逃離,記得不要回頭,然後羅德之妻在往永生之路奔跑的同時,她卻忍不住回頭了,變成一根鹽柱,我覺得很有趣是聖經當中為什麼選羅德之妻?羅德一個好人是祂故意放他一家人逃走,但是羅德之妻它寫得這麼清楚,我覺得它選擇一個女性角色,是因為大部分的女性在世俗裡面,她對於那種過往的無法割捨,不要回頭看就是非要回頭看不可,而且我覺得用「忍不住」這三個字很美,我不是想、我不是刻意的、我不是,說不要回頭…就忍不住了...
蔡:而且我讀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我也覺得變成鹽柱也還不錯,如果回頭就變成一隻豬,就很掃興嘛...
伊:對啊!她變成一個優美的鹽柱,然後還是一個很藝術的樣子,我覺得它很美的是它選擇這個女性角色,而羅德這個丈夫的男性角色,他是一有永生的路他就往前跑,可是這個女性角色卻回頭,多少可以看得出來女性在情感上的優柔寡斷;我在寫【索多瑪城】的時候,寫到的這個女性在上升跟沉淪之間的拉扯,造成她對某一段記憶的凝固,譬如說她忘不了那個讓她墮落的男人的某一雙手,對我來講,我覺得那個回頭的瞬間,不是變成岩柱那麼簡單,她因愛而回頭,而那一段時間被凝固了。

【卡爾維諾的精神導師】
蔡:妳在下筆寫的時候,索多瑪城這件事情就已經懸在那邊當成是一個精神指標嗎?
伊: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我寫的時候其實是沒有考慮的,這是我第一次書寫的經驗當中,不設想主題的就開始瞎寫,到第三篇「城堡」的時候,它就變成一個寓言故事,像童話的寓言故事,裡面就在講說無論你怎麼樣想挽留那個情感,可是當情感的瞬間離開的時候,蠟燭也就滅了,花也就枯了,城堡也就蒙塵了...我寫到那邊的時候,我就開始感覺到說這當中有一種召喚,可能是多年來我很喜歡卡爾維諾的作品,我以前想書寫成詩,我想寫我們身處的台北...
蔡:妳為什麼喜歡卡爾維諾的書?
伊:我喜歡他以用真實跟虛構的東西,交織成一個很迷離的城堡的狀態,我喜歡那種真實跟虛構混淆不清...
蔡:妳是不是這樣長大的小孩啊?是不是?
伊:真的喔!應該是吧!作明星的人~~你這樣問我,我突然…
蔡:有的小孩,比方說我覺得陳水扁從三級貧戶之子變成總統,他沒有時間跟你搞活在想像裡,他唸法律系也好,他從政也好,可能就是要打拼跟實際的世界搏鬥對抗貧窮或什麼我...
伊:還有一個可能是我身處的現實社會就是這個演藝工作太虛幻了,我覺得如果說一個人長期處於虛幻跟真實的界線之上,在活著的話就會覺得卡爾維諾寫的是很真實的,像他在【看不見的城市】裡面,他寫一個城市浮生於海上,其實你常會想到現在台灣何嘗不是?人的腳都踏不在地,每個人都走得很虛浮,他說所有一切都用吊桅、吊竿吊起來,台北的101感覺基本上被吊在空中一樣,遠望的時候,他的所有意像我看到的基本上可以成為真實。所以我當時在寫的時候,我自己有一點點在被我所喜歡的作家牽引一些動作,所以到最後寫到「索多瑪」的時候,其實已經開始想好像應該結尾了,這個故事到這一邊就完成,雖然是五個獨立的小說,但它的基底一樣就是兩男一女、遠行的城市、忘不了的回憶。

【明星寫作的好與壞】
蔡:在書的封面看到伊能靜三個字,看到伊能靜的臉的特寫,沒有辦法忘記這個作者伊能靜是那個伊能靜;那伊能靜到底有沒有試過要隱藏自己,來寫東西?然後沒有妳的照片?
伊:以前想過,以前真的想過,但現在反而覺得那也是一種刻意。
蔡:所以妳願意讀者把寫書的伊能靜重疊在他們從音樂認識的那個伊能靜上面?
伊:我這樣講好了,譬如說我出【生死遺言】的時候,有人說我在販賣我的情感,作一個公眾人物這樣...我出【索多瑪城】,有人說我在譁眾取寵,但是我會很堅定地知道說不管這條路是岔開的還是怎麼樣,我覺得我有另外一個身分,所以當我要跨界的時候,我勢必會被檢驗,而且可能也會得到某一種便宜,那種便宜也因此要被檢驗。
蔡:對啊…就是人家從零開始嘛,妳就是從八十分開始,換個角度來講,就像你講,不是伊能靜,也許【索多瑪城】根本不成立,也沒有人要來探討,我明白!我捍衛的是因為有了偶像歌手的伊能靜、演員的伊能靜有了這樣情感流程的伊能靜,才會有這些書,因為我還是相信現在這個伊能靜是從那些伊能靜來的,並不是憑空跑出來,我沒有辦法不書寫我自己生活週遭裡的反射,我覺得小說是一種反射,而且我最後還是會相信,不論是張愛玲或再偉大的作者,基本上都有他土地的反射性或家族的反射或情感的反射,沒有人會著手寫一個完全陌生的東西,然後得以征服它,我覺得那是少數的天才啦,我自己不是那樣的…的作者。


蔡康永私讀推薦----

【海洋之歌──全球海洋生態發現之旅】
作者:Carl Safina 譯者:杜默 出版社:先覺

蔡:書常常是在探索我們的內心,這種探索很容易讓我們以為世界是環繞著我們人類而存在的;可是實際上我經常介紹一些書,希望提醒人類就是世界不是因我們而存在,世界就是本來就存在,只是我們人類剛好在裡面而已。所以我最要再一次提醒的立場,推薦這一本書叫做【海洋之歌】。

蔡:這本書之所以這麼厚,是因為它要講各種各樣的人的立場,它並不想要責備某一些人,或者把某一些人描述為萬惡不赦的壞蛋,它只是要說明當我們有這麼多曲曲折折的原因,而造成了現在我們對待海洋的結果,我們恐怕要經常提醒我們自己就是--海洋有一天會因為我們的虐待或者是我們粗心,而不再符合我人類的需要。那這個書提醒了這件事情,其實它也代表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書的價值,就是它永遠證明了地球上某一些人,他們跟我們的生活完全不同,可是他為我們做了一些奔走、為我們做了一些研究,而寫成了一本珍貴的書,是可以提醒我們去記得很多他們覺得重要的事,是容易被我們忽略的..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114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75巷70號
© 2004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語音服務:02-2633-2000 公共電視 網際網路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