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集 LA流浪記+第八號當舖
02集「苦於被父親忽略的兒子」+話題書「尋找小津」
03集「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話題書「我們嫁給了工作」
04集「苦無人追的優質女」 + 話題書「徵婚啟事」
05集 「賺無錢的地攤小公主」
06集「瑰麗的傳奇-張愛玲」
07集「不想再當濫好人」+劉克襄(上)
08集「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劉克襄專訪(下)
09集 一個人的情人節 +【C型人生】
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11集「花開滿園的文學園丁:張曼娟」+「小說100名家推薦」
12集「失憶人讀小說」+「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上)
13集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下) +『最想變身的小說主角』
14集 闇黑情慾小說選
15集 慘綠少年必讀本+「Shopping演化史」
16集 值得一讀再讀的小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
17集 讀小說瞭日本+「女人25後」
18集 最苦命的小說女主角
19集 成人童話+「模倣犯」
20集 「哪種小說男人不能嫁」+「爸爸,我要休學!」
21集【地下鐵】圖文書+能不能只讀一本莎士比亞?
22集 「小野說故事」+「閱讀指南書」
23集 『蘇西的世界』+『誠品好讀』
24集『袁哲生 專輯』
25集『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26集 『最值得一讀的女人傳記』
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28集 料理東西軍-古典派美食大師對決
29集『讀書大會診2004年版』+『聲音與憤怒』
30集 『王祖賢暴肥』等+『金鼎獎推薦書』
31集 雅典奧運•德藝百年•尼姑庵裡的男人
32集 公平長大•人體奧妙•鍾文音
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34集 遛鳥俠•黑心食物•陳浩到台灣
35集 偶像•引誘閱讀•痞子蔡
36集 台北建城•詩歌節•雙唇的旅行
37集 樂透發燒•中橫重建•林懷民『陳映真風景』
38集 吞世代小皇帝•白爛記者•『黛安艾克曼』
39集 說錯話•麥當勞•林懷民的閱讀
40集 為情自殺•渡過寂寞•席慕蓉
41集 破解『達文西密碼』
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43集 國小霸凌•兒童網路•邵氏光影三書
44集 神探推理•自殺日增•恐怖大師--史蒂芬金

45集 東讀西毒:作家情書•跨越時代藩籬-琦君

46集 韓氏姐妹•法國電影新浪潮
47集 諾貝爾文學獎--『鋼琴教師』•消費文化--『No LOGO』
48集 永不結束的漫畫
49集 『當迷酷世代』•『陪你一段-蘇偉貞』

50集 東讀西毒:短篇小說•再次擁抱書天堂-鍾芳玲

51集 東讀西毒:讀『通俗』•『海神家族』-陳玉慧
52集 承認失敗•LP滿天飛•美文作家-張曉風
53集 『今天不讀書』-讀家年度書單
54集 東讀西毒:讀『怪書』•『小眼睛』-陶晶瑩
55集 我愛周星馳』•『不是蓋房子』
56集 『怪女孩出列』•『小心!!偏見』
57集 『三位六年級女作家』•『活活燒死』
58集 東讀西讀:讀『浪漫』•『台灣建築界的祖師爺—漢寶德』
59集 閱讀手機小說•東讀西毒:讀『理由』
60集 『誰是下一個漫畫大師』•『革命前夕之摩托車日記』
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62集 『好朋友讀書會:大S徐熙媛、吳佩慈』
63集 『宮崎駿動畫魅力』•『文化裡的苦行者:余秋雨』
第25集 『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因文長關係,本文為節錄版本,特此說明之。)

女人畫家藝術魂-潘玉良

從妓院婢女到小妾到大畫家,從安徽蕪湖、上海到歐洲,從與潘贊化結婚到離婚再到與情人田守信重返法國—潘玉良窮其一生才得到世人乃至世界的肯定。潘玉良的重要性,除了她是享譽國際的藝術家外,她也是中國女性藝術家中,最早將視角轉向自己身體,關注到女人生存狀態,具有強烈女性意識的藝術家。她曾經在上海藝術學院學習時,以自己的身體為模特兒,展出一系列裸體畫,以自己的身體作為展示,引起當時社會的震驚,被批評為輕薄、寡廉鮮恥。

關於潘玉良的故事,在92年曾被改編成電影版,由黃蜀芹導演、鞏俐主演,這次改編成電視劇,由關錦鵬導演、李嘉欣主演,被譽為港台最會拍女人的導演-關錦鵬,過去的作品讓許多女明星脫胎換骨,許多港台知名的美貌女星,全因演過關錦鵬的戲而提名、得獎、發光,留下她們演藝生涯的代表作。

不同於電影在有限的長度中講述潘玉良的一生,關錦鵬在公視正在播出的文學大戲--【畫魂-潘玉良】裡,用30集的長度,細緻刻劃潘玉良如何從一個不識斗字的粗莽女孩,轉變成歷經風霜的國際畫家,用生命當畫布,潘玉良用著自己的血和肉作畫,衝破封建藩籬的一番人世風景,為女人活出一股豪氣與自由,甚至選擇孤獨-當成她愛的表現方式。

來賓特寫-
關錦鵬:
被譽為港台最會拍女人的導演,過去的作品讓許多女明星脫胎換骨,像是【三個女人的故事(或譯人在紐約)】斯琴高娃、張艾嘉、張曼玉,【胭脂扣】的梅豔芳、【阮玲玉】的張曼玉、【紅玫瑰與白玫瑰】的陳沖與葉玉卿、【有時跳舞】的李嘉欣、【愈快樂愈墮落】的邱淑貞,這些港台知名的美貌女星,全因演過關錦鵬的戲而提名、得獎、發光,留下她們演藝生涯的代表作。

【女性的一生往往比男人精彩】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我們節目常常會介紹一些對主流社會來講其實是比較邊緣或者是小眾的人,比方說一個小說家或者一個畫家,無疑的都是在這社會上被當成是比較小眾的人,大眾對他們不一定知道名字,不一定感興趣,所以講到潘玉良這樣一個畫家,台灣大部分的人可能沒有注意過這個女生的存在,也不在乎她的故事,只有少數喜歡花錢買畫的人,真的收藏過潘玉良的畫,除此之外,她的大型畫展也沒有在這個地方舉辦過,一般人無從知道這個人;直到幾年前鞏琍主演的「畫魂」電影版出現之後,有一些人對她留下了印象,可是似乎沒有引發太多人去追究潘玉良故事的興趣,而這一次關錦鵬把她導成了一齣連續劇。潘玉良做為一個女生,在你處理過這麼多女生的故事裡面,潘玉良有特別嗎?
關錦鵬(以下簡稱關):我為什麼一直…很多時候自覺也好 不自覺也好,在我電影裡面比較多篇幅去寫女性的角色,這個東西可能從小或者我的信仰裡面,我覺得女性往往比男性精采,爆發力也好,那個生命的硬度、強度,我覺得都好像來的比較精采,所以我相信不管過去的「胭脂扣」、「阮玲玉」、「紅玫瑰白玫瑰」到今天的「潘玉良」,我都覺得她們具備了一定的強度。
蔡:作為一個女性這種強度怎麼表現?
關:我相信潘玉良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她的出身是妓院裡面一個下女,沒讀過書,然後碰到一個搞革命、新思維的一個人,你不覺得他是一個偉人才怪,但是偏偏她在這種男歡女愛的當中,覺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一個範疇裡面衝不出去,所以我真正覺得在這種傳奇的女人故事背後,隱藏著一個人可以表現強度或者爆發力的東西,過去的阮玲玉可以這樣子,甚至我覺得「胭脂扣」裡面的如花到今天的潘玉良,我自己個人對這種強有力的傳奇女人,不管她是她的作品很傳奇,或者人生生命很傳奇,我都覺得這個吻合的東西很有趣。

【從畫作和傳記中,可以嗅出人生必然的轉變】
蔡:你在研究潘玉良的資料的時候,有覺得她的人生一定會走向後來這個方向嗎?還是她也有可能一直在妓院裡面打混而度過人生?
關:這東西,我覺得當大家有機會翻翻潘玉良的畫冊,或者一些她生活的照片時,就可能讓大家更清楚潘玉良為什麼會這樣子一步一步走向她的海闊天空;她完全是一個不漂亮的女人,甚至長的蠻不好看的...
蔡:跟你用的李嘉欣有…
關:是很不一樣的!當然影視作品上面我們要給它…漂亮,所以從這種自己樣子的美…掌握應有的尊嚴,在一個長的這麼不好看的潘玉良本人--歷史上這個女人的身上,我相信絕對可以轉化成一個變成非常強有力的酵素,讓她一步一步走向她的海闊天空。
蔡:你那時有困惑過說像她的外型...如果在實際人生當中潘玉良的外型不那麼漂亮,那她怎麼樣從社會的底層被男人拉出來嗎?還是你覺得其實男人不拉她,她自己也爬得出來?
關:我相信她在等那個機會,她逮住了那個機會的時候,我覺得她是不隨便放棄那個機會的人,所以我相信她;比如說要是我們按歷史的理解,她這樣子的一個女孩子,怎麼會吸引到潘贊化?我們在搞劇本的時候其實也在想潘贊化為什麼會願意幫她贖身?把她帶離開那個妓院呢?我覺得這樣子我們有偏見,對beauty、對外型有不應該…搞不好我們不應該有的看法,當然現在電視劇裡面不負擔這個東西,因為找了李嘉欣來演了嘛,男才女貌,或者女孩的吸引力當然可以讓讓胡軍(飾演潘贊化)相信,讓觀眾相信他應該被吸引的,對吧?所以我覺得雖然用了李嘉欣演,我們沒有找一個不好看的女演員,但是我剛講的逮住機會,自己有城府一點的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想找到的空間理念上面,我們是加了蠻多的篇幅的。

【畫作不如人生故是傳奇】
蔡:很多人都會覺得說畫畫這件事情很講天分,那你在看潘玉良的畫的時候,你真的覺得她註定是一個畫家?還是你覺得那是一個努力出來的人畫的畫?
關:事實上我個人覺得,或者大家都應該很清楚,潘玉良的畫並沒有像她的傳奇的故事那麼被認同、被人討論,的確她的畫今天我覺得很悲涼啊,我為了拍電視劇,這趟真的帶著攝影隊跑到安徽合肥她的一個博物館裡面去拍她的真跡…我到那邊他們也很配合,因為潘玉良是安徽蕪湖人,所以她的畫就放在安徽,而不是特別一個潘玉良的紀念館了!我們找到她的畫的真跡是藏在安徽合肥的博物館裡面,聽說在蕪湖有一個潘玉良的紀念館,但是她的畫是保存在安徽合肥的博物館裡面;那我們去拍她的真跡的時候,其實我覺得他們並沒有好好保存她的畫,甚至工作人員帶我們去,…雖然那個房間是有空調,有一些布包著,但是是個很大的房間,裡面不光是保存潘玉良的畫,還有其他很多不同應該保存的東西,雜七雜八的東西,一疊的畫放在一起,然後撥開問:「導演,你覺得這張你要嗎?」這樣子,所以我覺得從中文世界來講,再擴大一點到國際的畫壇,我覺得潘玉良的畫到今天是否真的具有她的影響力,這個是我不確定的...
蔡:那如果排除掉潘玉良的人生故事,只看她的畫的話,你覺得一個看她的畫的人,會對這女畫家有興趣嗎?她畫裡有透露出什麼東西是特別感動人的嗎?
關:你說影響力到怎麼樣的一個地步我不確定,但是她的畫的內容,我覺得是有被廣泛的引起一些話題,不敢說百分之一百,但是我相信超過百分之七十、八十是畫女人的,女人、而且是裸體,當中我們翻一翻她的畫冊也好,真跡也好,我們的確看到很多她小時候在妓院裡面生活的痕跡,比如說幾個女孩子拿著一些扇子、拿著一些面具、小玩意在跳舞,很親暱的一些動作感覺,我個人也願意相信,這跟她的外型也有關係,所以她有很多投射---好不好是另外一個事情,不過她的畫的題材累積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女畫家很誠實、很勇敢。

【畫魂中唯一杜撰的人物-奧米】
蔡:大部份在「畫魂」裡面的角色,是根據真實的潘玉良人生裡的角色蛻變過來,那除了伊能靜所飾演的這個角色,是關錦鵬覺得應該要放進去的一個杜撰出來的角色,那伊能靜的角色跟潘玉良之間是有愛情關係的嗎?
關:我們在做資料的時候,有一些文字報導曾經討論過潘玉良到底是不是女同志,因為從她的作品裡面,她畫了好多女生、女體或者…當然我覺得這個東西,在電視劇的開始就沒有把它變成一個焦點,但是我覺得不變成焦點,不表示我不可以含蓄一點,去看一下女性情誼之間的關係,所以伊能靜這個角色,基本上我覺得有點取了張愛玲在香港大學讀書的時候,認識一個混血兒的朋友叫炎櫻,很多張愛玲的文字都提到炎櫻--非常好的朋友,甚至她覺得炎櫻很多生活上的東西啟發了她自己不少,用這個思維去設計伊能靜跟李嘉欣(潘玉良)的關係的時候,它中間帶著相互之間的欣賞,但是同時也有很多競爭,那競爭包括才華、身邊的男人、感情,但是我往往覺得女生跟女生之間的比較,發展下去不見得一定競爭了,不見得一定是變成敵人,女生跟女生之間的競爭往往可以變成敵人,但是同時有機會變成知己,更相濡以沫的知己之情,甚至情人這一類的...有很大一塊灰色地帶可以去發展,所以它其實有一點灰色地帶。最後法國那部份戲裡面,甚至當李嘉欣(潘玉良)到了法國,田守信追到的法國的時候,是伊能靜(奧米)這個角色幫她的忙,用經濟能力讓她能跑到法國的,三個人再碰在一起的時候,伊能靜的嫉妒就出來了,那個時候你不知道她是嫉妒李嘉欣,還是嫉妒劉燁(田守信)。

【戲劇美化了潘玉良??】
蔡:我們在看「畫魂」這齣戲的時候,有可能會感覺關錦鵬他拍愛情部份的樂趣或者努力,超過他拍他藝術的部份,關錦鵬,你在拍一個女畫家?還是你在拍一個戀愛中,努力要活下來的女人?哪個多一點?
關:畫的部分我覺得我們有碰觸到,但是反而比較是在她自己怎麼從不確定朦朧隱約,知道自己對畫女體這東西有興趣,到最後敢走出這一步,在上海美專的時候,她真的把她朋友奧米,就是伊能靜演的那個角色裸體畫公開的展覽出來...我覺得畫的出現,其實某個程度代表了潘玉良幾個階段的一些狀態、心情,僅此而已,對我來講,潘贊化這個人物,對妓院裡面下女的潘玉良來講,他是一個偉大的人物,但是我也認定潘贊化是一個在夾縫裡面帶有悲劇色彩的人物時,這段男女關係就可以期待,潘玉良是一步一步往上走,我們不管她多有城府,還是真的很堅決、勇敢走出她的每一步,沒有說胡軍演的潘贊化退步,他原地踏步好了,這關係已經不一樣了,女方會趕過去。所以在戲裡面是看得到胡軍演的這個角色,所受到的壓力,或者他自己本身的個性承受不了的時候,他不講現在地位比妳低,或者妳趕過我,他只是把牢騷發洩在時不予他的一種情緒裡面...
蔡:對!他後來變成一個有點中年發福,然後蓄點鬍子,有點嘮嘮叨叨的中年男人;潘玉良這個角色除了在外型上,用了李嘉欣就當然的被美化,這沒問題,可是她人格上有被美化嗎?
關:美不美化其實不同的觀眾可能有不同的判斷
、閱讀,我覺得有觀眾可能覺得找李嘉欣就太過美化了,但是問題我覺得在搞這個劇本,拍攝這個戲的意圖,並沒有要遮掩些什麼,或者要往她臉上貼金,我反而覺得很願意去多挖一些潘玉良她自私的...或者說她懵懂也好了…很對不起,但我常常都覺得很多藝術家是蠻自私的,他一定得活在以自己為中心的世界裡,很多時候忽略了旁邊的人為他們付出的東西--要是我們從這樣子理解潘玉良年輕的時候,她跟潘贊化的關係、她認識了奧米的時候、甚至對最後田守信劉燁演的那個角色,對她那麼誠懇甚至已經一點保留都沒有的時候,她還是有她自己決定...我覺得作品裡面,也不能去理解她就是百分百這樣子一個人,人有很多面,或者在人的不同階段,她理解自己也不一樣。所以從戲一開始,我們有一個老年潘玉良的聲音,一直貫穿這個戲,在不同的段落裡面,這個老年潘玉良的聲音就伴著她的畫,伴著某一些情境出現,然後這些畫當然有一些很深刻有關她跟潘贊化相處時的甜蜜,但是相對的更多的內容,是有關做為一個年老了的潘玉良,在她去世之前病床上,等於用了短短可能兩三個小時,去回憶她戲裡面十幾年中間甜蜜的回憶,但是更多的是她愧疚!

以動漫形象走紅國際藝壇的日本畫家-奈良美智

日本現代美術畫壇中,影響極大的奈良美智NARA YOSHIMICHI。出生於1959年12月5日誕生於青森縣弘前市,在愛知縣立藝術大學和研究所專攻美術的奈良美智,28歲隻身前往德國留學,以自己年幼時的記憶和現在的經歷獲得靈感,寄託在小孩的形象身上,表現對抗傳統和權威的獨特作品,筆下的小女孩總是散發著一股不可思議的氛圍。
其作品包括漫畫及動畫,筆下的人物,臉上眼尾上吊、不懷好意的雙眼其實才是他作品的特色,那種眼中流露出不友善的神情,同時又身處在寂寥、深受大眾喜愛,也在國際間獲得注目,許多作品更被美術館購入成為日本近代美術的典藏品。

【奈良美智為什麼能風靡國際?】
蔡:藝術的世界其實好玩就好玩在一直有想像不到的東西跑出來,像潘玉良那樣子的畫家,她當然代表了某一種重要的典型,她的人生跟那一個種族密切的關連,跟她所處那一個時代密切的關連,那她的畫可能讓很多人聯想到其它自身的處境,或者某一個性別的處境,或者是性別在那個時代裡面,要怎麼樣掙脫出來的種種努力,都會留下痕跡...可是藝術的世界裡面,肯定也有一些天外飛來一筆,跟我們完全沒有關係的東西,還是能夠打動我們,讓我們覺得很好玩的,比方說像我手上拿的這個奈良美智他的畫冊,他所畫的這些圖像已經衍生成為很多如在煙灰缸、茶杯、T恤、電腦滑鼠的墊板上面都可以看得到的各式各樣的東西,他畫這些娃娃看起來有點心情不好、醜或者邪惡的小女孩拿著刀的憤恨小孩,到底是怎麼回事情?為什麼能夠風靡這麼多人?他甚至在高價的收藏市場裡面,也已經成功了!我手上拿的這個尺寸的一幅真的奈良美智所畫的油畫,可能就要賣到幾十萬台幣的價錢,這樣子一個畫家,對於現在台灣的喜歡藝術的人來講,當他同時看到潘玉良那種畫跟奈良美智這種畫的時候,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感受?我今天請歐陽應霽來跟我聊一下這個畫家的作品,你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奈良美智的?
歐陽應霽(以下簡稱歐陽):大概是他從德國回日本,也有差不多十年吧!那個時候偶爾看到這個人,好像不會畫畫… 好像小朋友在畫,其實他有他背後的一些自己的過去,為什麼他要用這樣的一個塗鴉方法來畫?
蔡:前提是他畫的東西很可愛...
歐陽:不可愛!不可愛的意思是它背後比較sad,不管這些小孩可愛或不可愛,「可愛」這個字用在他身上好像不太對。其實第一眼看的時候,我覺得它跟日本本來的浮世繪很像,有一點扭曲,跟猙獰的表情的那一種浮世繪…可能從小他就在那種環境裡頭長大,但是為什麼四十多歲的一個男生,他要畫這個小女生呢?有一次我在香港有機會跟他做了一個採訪,我就問他:他的童年是怎麼樣的,他就告訴我他童年爸媽很忙,因為那個時候日本經濟正在起飛,所以出門之前就丟給他一串鑰匙,就是典型日本人說的鑰匙小孩,所以他從小、從童年都是 一個自己隨時可以跑來跑去、什麼時候回家、回家自己做飯給自己...的自生自滅,所以看到他現在畫的那些小孩,其實都是他的過去。

【奈良美智將藝術幼稚化?】
蔡:主流社會比較好玩的是當他們要接觸到藝術的時候,常常會透過一些比較大量生產的手段,像LV的包包結合了村上龍的設計,做出這個彩色的圖案來的時候,使得村上龍一夕之間就名聲大盛,當然他本來在藝術的世界裡面,就已經成功了,可是在通俗的世界裡面,沒有取得過這麼大的成功,那大家透過LV包包來認識村上龍,或者跑到新的六本木中心去感受到村上龍這種無所不在的影響力,那個是一種樂趣!可是跟他常常被相提並論的奈良美智,可以在他的書裡面看到比較多,他依然維持了自己在創作,那當初原始的出發點,這兩個人被擺在一起最常被提到的就是兒童畫這件事情,就是說為什麼現在的藝術家這麼幼稚?大家都長的像漫畫裡的人,或者是卡通裡的人,那是不是表示現在買藝術品的人,或愛藝術的人都已經不願意再長大了哦?難道沒有人可以變成林布蘭特或者是梵谷嗎?怎麼會都這麼孩子氣呢?這種批評是真的嗎?就是他們代表的是孩子氣嗎?
歐陽:我覺得就是最近大家不是都在談kidsadult這個字,這跟從前說Peter Pan又有一點不一樣,現在的kidsadult,我覺得是還是保持一種希望用小孩子看世界的方法,這族群者他們也知道自己一天一天在長大,老實說也真的是生活在一個有點矛盾的環境裡頭,這個矛盾還好,沒有造成太負面的影響,或許還可以是正面,因為現在整個社會幾乎都是這樣,你可以看到一個大男生抱一個Hello Kitty,也沒有什麼。整個社會往這個方向走,好還是不好?我覺得不需要下一個判斷...只是你剛才說村上龍這,好像一時之間出名了,但是也會知道這個包包的潮流過去之後,或者有誰會真正知道這是村上龍跟LV合作的呢?可能LV的名字永遠是一個品牌,如果站得比較遠一點的話,搞不好是奈良美智這樣的決定,真的是讓他自己的藝術生命可以長久一點。
蔡:你去跟他聊天的時候,是因為奈良美智拜訪香港?
歐陽:對!他在香港有一個座談,我就趁機會訪問,因為我也蠻認同他的一些看法,在這之前我跑到橫濱去看他的一個大展,那個大展裡面他做一些比人還高的娃娃,然後也有一點像一個小的噴水池,我覺得他裡頭很多很細膩的東西,是一個藝術家應該有的溫柔,並不是要拿村上龍來比較,就是村上龍的作品是有攻擊性的、外放的,但是奈良是把東西收進來,跟他的採訪裡頭,他後來談到一個事情:他為什麼這樣一直要畫?或是他畫畫的目的是什麼?他說了一個讓我印象蠻深刻的事,說他好像走進一個隧道,然後就一直要走回過去,我覺得他好像很清楚自己這樣,也不怕說,他很清楚自己,我聽了也蠻感動的,其實很多藝術家為什麼花這麼多精神時間,花他整輩子的時間,可能就是為了一件事,所以他告訴我他是為了走這個隧道、走回過去,我覺得我瞭解了那個過去是指什麼,大概就是童年吧,甚至是童年之前。當然我們現在看的他都是有點小baby的狀態,我覺得他 方向隱隱然就已經很清楚了...
蔡:起碼比起很多沈重的藝術家來講,像奈良美智這樣的藝術家,讓比較年輕的人覺得藝術

【將藝術推向大眾】
跟他們距離近很多,不再是那麼遙遠在羅浮宮或者故宮博物院裡面的東西,可是一定也有人因為對奈良美智產生了好奇心去買他的作品來看,比方說像這本的塗鴉作品,大概很多人都很難解釋「這樣子就可以變成國際聞名的大畫家?那是誰畫不出這種東西來呢?」歐陽應霽自己就是漫畫家,你看這樣東西,你要怎麼跟一般人解釋奈良美智為什麼會成功?而其他日本另外一萬個這樣子畫的人沒有成功?
歐陽:塗鴉也是奈良美智的一個創作過程,我不懂日文我沒有辦法看他在裡頭寫什麼,但是他一直這樣每天這樣在做,這本呈現的只是他一堆筆記本裡頭的一小部份,反映他每天 在進行這個走回隧道裡頭的動作,我覺得對一個觀眾來講,已經是一個蠻感動的事情!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其他的上班的人,每天都在銀行裡頭數鈔票給你,也是一種工作,在這方面藝術家跟一般人其實也是一樣的,我們站在旁邊,怎麼學會

就是欣賞每個人他很努力的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這跟究竟會賣多少錢,或者是我有沒有錢去買,好像沒有太大的關係。
蔡:所以你的意思是奈良美智持續在做這個事情,剛好打動了別人,那就成功了?
歐陽:對啊!也許別的地方還有人在做類似的事,只是還沒有被發現,可能一輩子都不被發現,別的藝術家做同樣的事情,搞不好比他做的更好,但是沒有那個機會,完全是運氣的問題。其實品牌在世界上的受歡迎程度,一定沒有辦法避免的會注意到這個品牌背後所代表的力量,比方說在世界上越強大的國家,可能它拍的電影、流行音樂、設計師作品,都會更容易的賣到其它的國家去...
蔡:你覺得奈良美智的東西,某一部份是因為大家都崇拜日本,所以…
歐陽:這個肯定是!如果奈良美智是生長在中國,叫王小明,究竟他會不會像奈良美智現在這樣的成功呢?當然我們也知道很多中國內地的藝術家,也有機會竄出國際市場,但是相對日本來講,他們鋪排、架構跟世界的關係已經成熟到一個地步,不是死死的把中國流行推出去,只是搞不好會有反效果,日本已經太有經驗了,它從大概我想是三、四十年前這樣,它整個社會已經有這個成熟程度,奈良美智在日本這件事情是幫了他很大的忙。
蔡:對!

有的人會覺得錯愕,是因為從小看日本的漫畫跟卡通長大,以為那個都是很俗的、不正經的東西,看了會被老師或者爸媽罵的,所以他們發現奈良美智在畫很像的東西,結果變成被認為是嚴肅的藝術,會被當代美術館收藏,會為他辦展覽的時候 ,就會覺得錯愕:到底嚴肅的藝術跟一般拍來娛樂用的卡通跟漫畫,差別在那裡?在奈良美智身上是不是已經失去這個界線了?
歐陽:我覺得這也蠻好的,就是你可以拿這個書回家跟爸媽說或者是跟老師說:「我要做這樣的東西,你看人家奈良美智的成就。」所以我覺得對所謂高檔跟所謂低俗的藝術之間的關係,奈良美智就把界線模糊,老實說,我自己的看法是東西越模糊、越曖昧、越尷尬,會產生更有趣的事情,如果永遠都是放在高檔藝術館裡頭的嚴肅作品,我覺得現在也不是這個世界了。
蔡:可是我想一定也有一些

自認為很嚴肅的畫家,他很受不了如果在美術館裡面,他的偉大的畫掛在奈良美智這個鬼小孩的旁邊,然後…
歐陽:他出去喝喝茶吧!休息一下吧!他應該要接受這個事情。
蔡:那你認為他們會比較快的退流行嗎?比方說梵谷可能可以流行很久,而奈良美智說不定只能流行二十年?
歐陽:這個也ok!我覺得世界已經是這樣在運作,梵谷可以這樣一直流行下去,也是有他的背景,他那個時代就是有這一批東西出來,我們應該接受這樣的事情。


蔡康永私讀推薦 【故鄉魅力俱樂部】
作者:西村幸夫/著  譯者:王惠君譯  出版社:遠流

蔡:藝術這個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如同我們這個節目一向喜歡強調就是:很快就可以說出簡單的功用的事情,其實一下就沒有用了,那大部份說不出來到底有什麼用,可是長久的存在於文明當中,存在於世界之上,比方說像藝術,肯定就是非常有用的東西。那我手上拿的這本書是我要推薦的「故鄉魅力俱樂部」,它的副標題寫明了是日本十七個社區營造的故事,這十七個社區營造的成功典範,其實大部份都跟藝術有關,廣義的跟生活有關的藝術,很多人以為說社區改善一定是把水溝弄乾淨,或者是把房子弄漂亮,那實際上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像這個社區裡面的人,對自己所存在的社區過去的歷史,或者彼此的關係,產生更大的熱情的、抽象的、需要努力的方向,很多人都忽略了。如果你一直覺得社區改善只存在硬體的話,其實可以看一下這本書,來增加對於社區改善的靈感。

蔡:社區當中很多有特色的事情,是不經過發掘,不經過保存,不經過特別的加以呈現,它是不會顯露出來的。不管這個社區它是以舊的
...比方說蓋房子專用的紅色磚頭為特色,或者是用梯子為特色,它都可能被找到一個特色;那這特色可能在剛開始的時候,不是那麼的豐富,不是那麼的明顯,可是你一旦把它設定為這個社區發展的依據的話,它可以在這個基礎之上,得到越來越發展的完善,最後社區就會形成某一個特定的特色,是跟別的社區有非常明顯的區隔,它也因此能夠號召更多的人對這個社區關心產生很多的聯誼的活動產生很多感情的發展依據。社區的營造在台灣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我想這本書當中的範例,可以給大家帶來很多的啟發,或者台灣自己的社區營造,也可以寫成一本像這個一樣好看的故事。

蔡:今天的節目裡面呈現一件事情就是:其實藝術沒有什麼了不起!它最後終究歸根就柢,就是一個跟人有關的事情
,人的願望、人的夢想、人覺得自己人生的缺憾...必須要在藝術裡面完成,那對我們的生活也是一樣的,如果你對現在所處的這個社區有期待的話,不管透過閱讀,透過藝術,我想都可以為它增加更多的東西,讓你覺得活在這個社區裡面是快樂的。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114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75巷70號
© 2004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語音服務:02-2633-2000 公共電視 網際網路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