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集 LA流浪記+第八號當舖
02集「苦於被父親忽略的兒子」+話題書「尋找小津」
03集「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話題書「我們嫁給了工作」
04集「苦無人追的優質女」 + 話題書「徵婚啟事」
05集 「賺無錢的地攤小公主」
06集「瑰麗的傳奇-張愛玲」
07集「不想再當濫好人」+劉克襄(上)
08集「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劉克襄專訪(下)
09集 一個人的情人節 +【C型人生】
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11集「花開滿園的文學園丁:張曼娟」+「小說100名家推薦」
12集「失憶人讀小說」+「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上)
13集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下) +『最想變身的小說主角』
14集 闇黑情慾小說選
15集 慘綠少年必讀本+「Shopping演化史」
16集 值得一讀再讀的小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
17集 讀小說瞭日本+「女人25後」
18集 最苦命的小說女主角
19集 成人童話+「模倣犯」
20集 「哪種小說男人不能嫁」+「爸爸,我要休學!」
21集【地下鐵】圖文書+能不能只讀一本莎士比亞?
22集 「小野說故事」+「閱讀指南書」
23集 『蘇西的世界』+『誠品好讀』
24集『袁哲生 專輯』
25集『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26集 『最值得一讀的女人傳記』
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28集 料理東西軍-古典派美食大師對決
29集『讀書大會診2004年版』+『聲音與憤怒』
30集 『王祖賢暴肥』等+『金鼎獎推薦書』
31集 雅典奧運•德藝百年•尼姑庵裡的男人
32集 公平長大•人體奧妙•鍾文音
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34集 遛鳥俠•黑心食物•陳浩到台灣
35集 偶像•引誘閱讀•痞子蔡
36集 台北建城•詩歌節•雙唇的旅行
37集 樂透發燒•中橫重建•林懷民『陳映真風景』
38集 吞世代小皇帝•白爛記者•『黛安艾克曼』
39集 說錯話•麥當勞•林懷民的閱讀
40集 為情自殺•渡過寂寞•席慕蓉
41集 破解『達文西密碼』
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43集 國小霸凌•兒童網路•邵氏光影三書
44集 神探推理•自殺日增•恐怖大師--史蒂芬金

45集 東讀西毒:作家情書•跨越時代藩籬-琦君

46集 韓氏姐妹•法國電影新浪潮
47集 諾貝爾文學獎--『鋼琴教師』•消費文化--『No LOGO』
48集 永不結束的漫畫
49集 『當迷酷世代』•『陪你一段-蘇偉貞』

50集 東讀西毒:短篇小說•再次擁抱書天堂-鍾芳玲

51集 東讀西毒:讀『通俗』•『海神家族』-陳玉慧
52集 承認失敗•LP滿天飛•美文作家-張曉風
53集 『今天不讀書』-讀家年度書單
54集 東讀西毒:讀『怪書』•『小眼睛』-陶晶瑩
55集 我愛周星馳』•『不是蓋房子』
56集 『怪女孩出列』•『小心!!偏見』
57集 『三位六年級女作家』•『活活燒死』
58集 東讀西讀:讀『浪漫』•『台灣建築界的祖師爺—漢寶德』
59集 閱讀手機小說•東讀西毒:讀『理由』
60集 『誰是下一個漫畫大師』•『革命前夕之摩托車日記』
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62集 『好朋友讀書會:大S徐熙媛、吳佩慈』
63集 『宮崎駿動畫魅力』•『文化裡的苦行者:余秋雨』
第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因文長關係,本文為節錄版本,特此說明之。)

生活是需要品味的,追求品味是許多資本主義的社會發展到一個程度必經的過程,台灣的經濟發展至今,似乎沒有發展很良好的品味,這個問題能否可以從讀書中得到呢?『今天不讀書』本集將會討論來自東西方各種關於生活品味的大師們所寫的書。

西方生活品味大師--彼得梅爾:

如果有個現代人厭倦了他在都市的生活,那通常可以在彼得梅爾筆下的普羅旺斯,找到關於喘氣的出口。出生於英國,任職於紐約,曾在廣告界長達15年,旅遊見聞加上美食指南的作品,彼得梅爾展現他投入吃的執著和生活的藝術。作品《山居歲月》更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普羅旺斯熱』!普羅旺斯不僅是地域的代名詞,同時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的象徵。
經年持久地在擁擠、繁忙、喧囂、競爭、壓力中生活的都市人,獲得許多物質的享受,卻不經意間失去了健康的身體和寧靜的生活。有錢、有地位,頭頂卻少了明媚清澈的陽光,內心更少了一份隨心所欲的瀟灑。即使是有錢有閒去旅游,恐怕也是來去匆匆,無法放縱。彼得梅爾的書就寫給這樣看似充實無比實際已經壓力重重的都市一族。不是教他們如何應對,而是讓他們學會幸福地逃避。

【彼得梅爾是西方品味文學的象徵?】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品味」這件事情實在有點折磨人,有的人為了追求「品味」兩個字,付出好多努力,可是畫虎不成,被很多人嘲笑,更加爆發出來暴發戶的面貌。到底要怎麼樣在尋求「品味」的時候找到一些依據?「閱讀」似乎應該是一個可以參考的方法!可是為什麼當我們要在閱讀裡面找到所謂以品味出眾聞名的作者的時候,卻會發現中文世界跟西方世界的作者,背景似乎頗為不同。我今天請韓良露來幫我解答一些困惑,比方說桌上擺的這本「有關品味」--彼德梅爾這個作者,如果我們要講「品味」的話,他算懂品味的嗎?
韓良露(以下簡稱韓):這本書比較特別喔!!他在序裡面他就講,他本來過著一個叫做叫「小日子品味」的生活,因為他本來在廣告公司上班,然後辭了工作,跑到普羅旺斯去,大家都知道他寫了普羅旺斯的「山居歲月」,「山居歲月」裡頭寫的生活其實都是一種已經是閒散,雖然他那時候才中年退休,他介紹的都是一些不是很有名的餐館,但他的書寫了之後,現在如果夏天去普羅旺斯,可能要提前一個月預定,這是他造成的,但是基本上這個書裡頭的趣味,都是小日子的趣味。那我們就想說「品味」這個東西,如果來分的話,其實有一種「價錢」的品味,一種「品牌」的品味,還有一種我們叫做「人情」的品味,也可說是「質感」的品味,整個「山居歲月」裡面,會發現彼德梅爾他比較在乎的,第一是「人情」的品味,裡面介紹很多東西都是他鄰居,當然鄰居的東西做得也好吃,裡面有一定的質感,可是「一定」是因為「人情」...
蔡:比方說彼德梅爾介紹他鄰居那一家老太婆開的法國餐館時,他講得頭頭是道,可是你叫我們住在台北的某一個巷子裡,要講巷子口那一家早餐漢堡店的時候,就沒有辦法寫出這一些東西來...
韓:那是因為你吃早餐漢堡,如果說像我住在士東市場附近,早上去吃士東市場的肉羹麵攤,我也可以說得頭頭是道啊!所以這個是人情的品味,人情味,事實上我並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如果你一個禮拜去吃兩三次的東西,他就會跟你產生一種叫做「老舖之味」。我只是在解釋彼德梅爾在這四種裡頭,他最不重視的是「價錢之味」,但是這本書比較特別,因為這本書是GQ雜誌,國外一個男人品味的雜誌,GQ給他一筆很多的錢,那他當然要好好花啊!!那他就花很多公款,然後去報導倫敦最貴的西裝店,這一些貴的店也有質感,這本書裡面基本上第一就是「品牌之味」是很重要!因為裡頭介紹了很多店都是有老字號的牌子,第二就是「質感」也是蠻不錯的,所以它的英文書名是叫做「昂貴的嗜好Expensive Habit」,而不是所謂「有關品味」。
蔡:可是中文翻成「有關品味」的時候,就會讓很多人緊張說:「喔!你一定要昂貴才是等於品味。」其實完全不是這樣子;韓良露自己在讀這個書的時候,你會認同他講的事嗎?比方說吃過了魚子醬之後,就不能夠再吃什麼鱈魚、鮪魚三明治這種東西...
韓:我覺得當然不會這樣,基本上裡面它裡面有寫,譬如說巴拿馬的草帽,最貴的一頂是一千英鎊,現在等於台幣快六萬塊錢了,它這裡面講的是巴拿馬,如果你在峇里島,買到一頂竹製的帽子,當然是要很好的手編、很講究,不是粗製濫造給觀光客,買到一個真的是有人細心,然後手編十來天的喔,它可能只要台幣六七百塊或一千塊,可是我們不要忘了,一千塊的一個帽子就蠻貴的喔--如果在峇里島那樣的一個東西,可以給你的趣味不見得輸巴拿馬的這個,只是輸在牌子上,所以我就講說:牌子是一個品味!然後價錢也是一個品味!那牌子跟價錢這兩個品味是一般人比較容易...有錢人比較容易學的,可是沒有牌子又沒有價錢的時候,就很難學了,原因就是說它取決於一個...我們叫做「觀賞者的眼睛」。

【簡約生活也可以過出品味】
韓:我們常會發現很多國際級的設計師,不管是Armani或者這些人,會發現說怎麼回事?為什麼出來的時候穿的衣服,第一都不是他自己設計的衣服,第二為什麼都不是那種其他名牌設計師的很昂貴的衣服,他們都穿最基本款的衣服,像Armani永遠就是很普通的白襯衫跟牛仔褲,其實這也是一種很反諷的,從事時尚業的這一些人,他們的本質上其實還保持了一種最基本的工匠精神,對於時尚的興趣,可能是對於手工藝的這個東西的興趣...像我有一次在那個倫敦的Kensington Market的地下室,碰到Jean Paul Gautier,我在那邊好多次都碰到他,那個地方就是專門賣倫敦的年輕人喜歡穿的straight fashion,就不知道哪裡來的破布,也許很貴,也許很便宜,可是有一個style,Market裡面越窮的年輕人穿的衣服,越沒有經過所謂設計的衣服才是他designer的一個源頭。像我最近買一雙很好的木屐,大概差不多七八百塊錢,在新竹鄉下買的,然後很好的松木做的,我把木屐放在我的書房裡面,我每次想到我要去書房的時候,想到要穿我的木屐,我都會有點樂!因為腳碰到松木的時候,會產生一個跟穿拖鞋或穿其他鞋子完全不同的一種身體接觸的樂趣感,這時候我就開始知道:其實日常生活裡面,很多很基本的東西,譬如說一個真的很好的純埃及棉的床單,在夏天的時候裹在身上,因為它很吸汗,帶給你的樂趣,不是完全決定於什麼樣的有名的品牌。我前陣子看一本書蠻有趣的,日本過儉約生活的一個人,出了一本書叫做「木屐與清酒」,那本書其實在台灣也很賣,意思就是大家都要過刻苦耐勞儉約的生活,花很少的錢並不等於不會去享受生活裡面的某些樂趣,他就舉例他最喜歡的清酒店,台灣現在也開始流行所謂的清酒吧,或者日本很流行一瓶台幣快要萬塊的大吟釀,可是他講最好的在下町有一家清酒店,那清酒店很有特色,永遠到黃昏的時候都人潮不斷,有時候還會排隊,可是也不用擔心,因為它是一個很小的店,所有人都在那邊喝一盒一盒木頭的方杯,為什麼排隊不會排很久呢?因為那個老闆娘開了幾十年,它每天晚上只賣給任何一個客人兩杯,她覺得黃昏的時候喝兩杯酒微醺,然後回家或者去澡堂,她不覺得應該喝到醉才走,那是他認為最喜歡的一個喝清酒的地方;想想看,喝兩杯也不會貴到哪裡去,而且它又是一個站著喝清酒的地方,所以那本在講品味裡面,到了某一個階段,一個人他沒什麼錢或者不用什麼錢,可以過很有品味的一些生活,裡頭有的樂趣,絕對是花台幣二十萬作一套西裝,花三萬塊錢買皮鞋,你會得到那個來自生活裡頭的感動,而不是說那牌子,看每一個雜誌上面都會告訴、教你花錢去哪裡買最貴的東西。

【歐洲文明大國是標準品味的地方?】
蔡:如果把「有錢」跟「品味」分開來,我想一個國家得墮落到很嚴重的地方,才會把有錢人當成是品味代表者,那更不要說是把政治代表人物,當成是品味的代表人物,那這個國家就真的已經超沒有靈感到了一個地步。如果說沒有這麼墮落的把錢跟品味分開來看待,那我要問的另外一個問題是:在閱讀彼德梅爾的時候,他的書名比方說叫做「法國盛宴」、「山居歲月」,講他在法國南部的生活,好像逃不掉是要以歐洲的文明大國做為一個追尋的目標?即使是日本,他們都經常會陷入對義大利或者是英國的迷思當中,那台灣華文世界長大的小孩,他可以豁免於這件事嗎?
韓:這裡面有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我們會發現到就是:過去我們可以說這幾十年來,全世界在賣兩個跟生活美學最有關係的地理概念,一個就是普羅旺斯,另外一個就是托斯卡尼;這兩個地方其實等於已經是最重要的生活美學代名詞,他們都有一個特色---普羅旺斯相對於法國是比較落後的地方,尤其像彼德梅爾裡頭寫的普羅旺斯,屬於靠山的部分,而不是靠海,裡頭的農民都是比較窮的,在彼德梅爾還沒有去之前...就好像台灣有一些人把九份的房地產炒貴了一樣,彼德梅爾去的時候有寫,那個時候很多房子都是廢棄的,那托斯卡尼也一直是在義大利來講,是屬於一個保存幾百年前中世紀牧割的生活,這裡面產生一個在談西方美學的時候在談的東西,一個傳統的牧割的農村的生活型態,最反諷的是你要花很多的錢去到一個地方,去享受一個落後的感覺,這樣的地方可以三五百年保持它的落後,而它同時又可以跟著時代與時並進,等於這裡頭有點像古董的概念一樣---生活上面的古董...很多人可能必須要坐飛機跑到法國去或托斯卡尼、或希臘去,才會在那邊看到驢子沿著山坡爬上,這是不是可以給這些旅遊人一個啟示,就是有時候我們要了解從A到B時,我們是不是要透過先走到C再到B,對我而言,譬如我寫過一本有關倫敦的書,寫在倫敦過的安靜生活,對倫敦的很多手工東西的樂趣,那我也是因為從台灣到倫敦,在倫敦過了很多年的生活之後,當再回到台灣的時候,我其實比去倫敦前,更懂得迪化街的優點在哪裡,或者台灣某一些小鎮的優點在哪裡,當然同時也會更清楚看到缺點在哪裡。

【林語堂---中文世界的品味作家】
蔡:在台灣要談到生活品味的時候,有時候會有一些困難是在於:我們有很多的作者很年輕,那他們硬要寫一些跟「美」有關的東西時,會陷入一個比較困難的處境,就是他其實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情;他也許從別人的書裡面讀到過二手的經驗,可是比方說很多導遊手冊,是拼湊大量的資料寫成,像他們寫京都的廟,或者寫義大利的古蹟,你知道他講的訊息似乎是正確的,可是你也知道他沒有去過,那說服力頓時就降低。就是寫品味這事情是不可以蒐集而來,讀者他在看這樣的東西時,也會很清楚他看到的就是大量的資訊,看不到一個共鳴感。...可能當事人在從事這樣子寫作的時候,其實並沒有進入那個狀況裡頭。所以難道意味著說寫品味的人...比方說歐陽應霽提的人選是林語堂,這非得到了一個年齡才行?
韓:林語堂不光是到了一個年齡,我們知道林語堂非常特別的在於---他當年在紐約的時候,他在紐約東邊租的房子,就是一個十幾個房間的大廈,比較上流重視所謂的上層跟上層文化,因為他是藝術家,所以他不只是跟金融家、律師來往,林語堂他都覺得紐約生活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當這個普羅旺斯或托斯卡尼這種書都還不流行的時候,林語堂很多年前最重要的度假的地方就是尼斯,尼斯本來就是一個比較有品味的地方,生活很悠閒,一種地中海生活的代表;那林語堂去的那個時候,跟現在比都是快一百年前的事情了。林語堂的特別,就在於對當代的廣義的中國人而言,在過去一百多年的時光當中,唐魯孫也有非常有品味,他是從大都市北京出來的人,但是比起林語堂來講,唐魯孫的見多識廣,還是有一個侷限性,,因為林語堂其實對於中國外,歐洲、美國的某些生活方式都相對熟悉。

港台生活品味大師---歐陽應霽:

歐陽應霽是一個涉足兩岸三地,室內設計、旅遊、寫作、漫畫、飲食樣樣通的怪才,幾乎所有生活消閒的環節他都有涉足,因此也被香港傳媒稱為「品味生活的大師」。曾經營精緻傢具專賣品,沉迷於義大利、北歐的設計大師作品,瘋狂地訂閱外國的傢具雜誌,每年到歐洲各大傢具店朝聖,對生活家居設計充滿了熱愛。早前一陣子,他在雜誌開闢專欄,以有點藝文腔的文字和俳句般的幽默圖說,細數了各國家居大師及傢具名牌,獲得許多迴響。

【已經創造自己品味的歐陽應霽】
蔡:人家說「發財立品」,一個社會有了錢之後,希望能夠建立品格或者是品味,可是品味真正要落實到閱讀上面來時,有一些讀者會有困惑就是:我們到底要讀誰的東西才算有品味?那誰代表了品味?誰定義品味?我們找了華文寫作的世界裡面的所有的作者,我手上看到這一批非常精美的書,作者是歐陽應霽,必須被認為是一個有代表性的作者。可是我不知道歐陽應霽自己覺得他跟品味的關係是什麼樣的關係喔!如果人家說你是一個有品味的人,會讓你覺得很緊張?
歐陽應霽(以下簡稱歐):會!我會馬上跑掉!我從小就很害怕「品味」這個事情,可能是因為「品味」整個字,用在廣告上面太多了,被用爛了。你千萬不要說我有品味。
蔡:歐陽應霽設定的幾個方向,比方說「回家真好」裡面,拍了好幾個他認得或者不太熟的朋友,可能是設計得很有個性、很有意思的住家照片,那另外像這本「半飽」一般歸類為美食書,講的是他吃過好吃的東西,怎麼樣能夠再把它給做出來一次,其他的一些跟design設計有關,介紹了非常多...台灣可能沒有那麼快速能夠接觸到在國際上已經有品牌的設計師的作品,不管設計的電燈或者是傢俱,這些總合的看起來,第一個就是很花錢吧?
歐:其實並不會,因為從前我開始的時候,什麼都會有興趣就…都會買,從服裝到真正的傢俱什麼…只是快到了一個地步,就覺得
錢有限,慾望是無窮無盡的,所以到了一個就是看過,然後也盡量的看出它背後的一些故事,方說一個設計好的杯子,究竟它的設計師是在一個什麼狀態裡頭會設計出這樣的一個杯子...
蔡:你寫的這一些設計的故事裡,有哪一個是你覺得是一個好的,代表設計的精神故事嗎?
歐:我覺得應該再找一些就是比較沒有那麼出名的,不是真正所謂聚光燈之下的,其實我很喜歡一個朋友,他是一個義大利人,但是他故意跑到印度去十年取經,當他離開米蘭,當然大家都不再去談論他了,但是他每年也會有一點點東西在米蘭這樣出現,我覺得這樣跟聚光點保持一個距離...他覺得可以用他的義大利人那種美學的訓練,跟印度深厚的藝術跟工藝傳統衝擊,我覺得他是找對了一個往後可以發展的方向,所以我會現在都願意交這一類朋友,或者是看究竟現在有沒有這一些人在活動。

【慾望無窮 經費有限】
蔡:你剛剛講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慾望無窮,可是經費有限。」你也了解買這一些書的人,其實很多人都是喜歡過好日子的人,他如果從歐陽應霽的書裡面得到了線索,他把你當成是一本指南好了guide book,然後他看說:哇!這個椅子、這個燈、這個沙發、這個襯衫他都喜歡...他就得去買,就是這一定會引發花錢的慾望,不是嗎?
歐:也許會是這樣,但是如果真正有在看我的文字的話,我也一直強調:每個人真正要認識自己、了解自己究竟是需不需要這個
這些東西,因為這個太重要了!像現在有什麼新出來的衣服,我還真的會跑去摸一下,看看什麼質材,但是你真的需要嗎?現在常常我都會說No!
蔡:你的文章裡真的有提醒這些事情嗎?
歐:我幾乎在序的時候已經開始寫了,我覺得慾望是好的,有理想或是有夢想是好的,但是問我那個錢包說:「OK!只是看看就好了。」
蔡:你自己怎麼能夠熬得住這種痛苦呢?有的人會覺得說他追尋設計師到一個地步,他就覺得受夠了,壓力太大,一直有新東西出來,就算再有錢的人,家裡也只能放十把椅子而已呀!總是會到一個程度覺得說不要再管這件事了。可是你都沒有嗎?你願意一直看新出來什麼東西?
歐:因為曾經有個時間,我有弄一個小的店,就因為太喜歡那些東西,很希望大家都有那些東西,所以我就把東西引進,但是整個買賣的過程裡頭,我覺得好像已經滿足了很多很多,所以過了那階段之後,就變成我自己真的不需要,如果我還可以繼續這個引進的動作...甚至我不做那個店了,我也對那些東西認識,我就覺得OK!它繼續怎麼發展,我一直看著,或者是我就是用寫作這個方法來表示我對這些產品的一些尊重或是喜愛,但是我真的不需要把東西都放在家裡頭。
蔡:很多人會覺得要展現自己品味,就是除了喜歡的東西之外,也要批評那一些不喜歡的,才能夠顯得出你的品味標準在哪裡;歐陽應霽的書裡面,都不批評你不喜歡的東西嗎?
歐:我人太好了
,沒辦法!但是我覺得這可能有點不對,就是我現在是慢慢培養自己的那一種挑剔,或者是愛恨要比較分明,老實說,性格上面我還是一直都是比較mild溫和的那一種。老實說,每個東西背後一定有它的原因,就是比較包容的話,你就會覺得也還好,當然有一些是比較不好的影響的話,我還是會談的。

【品味==悠閒??】
蔡:所謂Life Style生活風格,在某一些很忙碌的人眼中看起來,一定是非常悠閒的人才有機會去享受的事情,那歐陽應霽你的生活節奏是怎麼樣的?你忙不忙?
歐:其實我蠻忙的,只是我算一天裡頭我安排的還算是OK
,我是白天的人,所以很早起來,大概是六七點鐘已經起來,運動之後就馬上開始工作,所以到晚上我幾乎都是關機了,步調慢慢地下來,我在香港住在離島,故意跟城市保持一段距離,因為我愛乘船,所以每天乘船進城跟乘船回家裡頭,已經是有一個就是speed up跟slow down的動作。
蔡:那你說你早上早起就開始忙於工作,你的工作內容是什麼?
歐:寫東西、畫東西、然後到下午的時候大概都是用來做一些資料的整理,對我來講,整理資料或者看書、看雜誌,其實它比我真正花在寫作上面的時間還要來得多,因為資訊那麼多,一直進來,我現在是一直看,邊看邊撕,然後存檔的那一種人,我大概每個月看超過一百本雜誌,變成如果我稍微慢一點點的話,家裡頭就一堆也不行,一百本雜誌主要都是design、都市方面,什麼都有...從「國家地理雜誌」到一些很無聊的,大家都不相信我會在看的都看...
蔡:像什麼「英國經濟學人」嗎?
歐:對呀!這個我有訂!
蔡:哇!了不起~~
歐:沒有,因為我覺得那個很好看哪,文章又短,幾乎翻開就是每週世界上發生什麼,因為我實在太不愛看「Time」,很大美國的觀點,我覺得有一點受不了了。
蔡:你的工作內容在別人看是在玩嘛,比方說逛街、旅遊...
歐:我覺得就是一半一半,我覺得是工作跟生活已經早就混在一起了,所以我也不太管就是人家怎麼看我,只是說我也有責任好好地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那人家覺得這個人在玩,但是好像也玩出一點東西,就讓我們都來玩吧!我蠻鼓勵尤其是小朋友,因為我現在常常跑回學校去就是跟我的學弟或者是一些設計、建築的學生聊天,我也沒有什麼很學術的東西要告訴他們,只是說生活就該是這樣,如果你想要做一點什麼事情,把它弄得好玩一點,盡量不需要去上班了。像我晃來晃去,這樣我覺得也蠻好玩的。
蔡:你這輩子有沒有上過班?
歐:有哇!我有整整九年是在一個廣播公司、電台DJ開始,那不算上班,但是後來一段日子,我還真的是要十點上班、六點下班,或者要批公文之類的,大概做一段日子,我就覺得這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1000個人有1000個家】
蔡:我手上拿的這幾本,都是歐陽應霽精心策劃之後,再去拍照,有的時候,去人家家裡面拍照還挺麻煩的,就是你還是要跑去拜訪他家,然後要跟那個屋主人交朋友;可是有一些漂亮的人家裡,屋主人不一定很有趣,那還是要跟他們交朋友嗎?
歐:我剛才說我是蠻包容的一個人,所以我也沒有拿一個準則說這個家是對的,這個家是不對的,總是覺得這主人他有這樣的處理方法,一定有原因;我們就聊為什麼你會買這個東西,不要先給人家一個判斷,我覺得這樣互相都難受。我也是從這個家訪的過程裡頭,學到原來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家,這個也蠻好,把我從來一種比較封閉或者比較自我的一種看法,給放出來,好像學到一點什麼...我覺得我蠻幸運的,就是這些家幾乎都給我眼界有開了一些的感覺,或是真正知道...到人家家跟在他的辦公室跟他做採訪是完全不同的事,因為有趟我跑到一個朋友家,聊了一陣子,他就開始哭了,因為在家裡頭一個他自己的環境,他就想到了一些跟從前愛人的關係之類的,所以就覺得到家裡頭這樣聊天是蠻好的交流,如果你把自己也放鬆,對方也當然放鬆的話,家訪還真的是一個蠻好的經驗。
蔡:手上我拿的這四本歐陽應霽的書,兩本講設計,一本講家,一本講吃,你最得意的是哪一本?
歐:其實我要求自己就是每做一本都有一點點不一樣,當然我也不是每天都會變臉的人喔,所以還是看得出大概是一個歐陽在裡頭吧!家的系列裡頭,就是我覺得家其實不只是一個居住的空間,它是一個蠻開放的,旅行的東西也可以放在家裡頭啊,像旅行的定義就是有家可回,不然就是流浪了,流浪也不是我們這個年紀的事情了,所以我就把這個東西都慢慢放進來,然後裡頭就更多的想法,往後五年、十年繼續怎麼好好地做好這個家的系列,我現在的畫跟安排都在這裡,然後就是找時間就慢慢把它做出來。


蔡康永私讀推薦 【瑪莎.史都華-最會賺錢的家庭主婦】 MARTHA INC
作者:克里斯多福.拜倫/著
譯者:李淑華,鄭俐
出版社:商周出版

蔡:討論生活美學這樣子的題目,總會令我感覺到有一點不安,因為當中可能涉及到一些非常做作的部分,比方說像我現在為你介紹的這一本書,他是生活美學的代表性的人物,叫做瑪莎.史都華。瑪莎.史都華她發行的雜誌、電視節目,通通都為非常廣大的婦女,示範了什麼叫做有品味的生活美學,怎麼種花、怎麼呈現一道宴會裡面的菜、怎麼樣把你的家裡面佈置得符合禮儀可是又有品味,這一些好像是很多家庭婦女她們心中夢想的代表的這麼一個人物呢?本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是我推薦瑪莎.史都華這本---不是合法傳記,可是裡面多多少少揭露了一些有興趣的人可以看得到,關於她這個人的真相。

蔡:我覺得不管牽扯到生活品味或者是靠著販賣美學來賺錢的人,她心裡面勢必都有一些,其實跟她所推廣的美學是背道而馳的東西,所以我必須要在這一集的最後,來介紹這麼一本書來平衡一下;很多崇拜瑪莎.史都華的人,當然不會喜歡看到一本書來描述真實的瑪莎.史都華,可能是一個不一定那麼討人喜歡的人,可是這種崇拜,無論我推不推薦這本書,現在都要面臨這個考驗,就是她涉入了一個跟非法事件有關的醜聞當中。那我們必須要比較成熟地看待這個真實的世界,就是一個利用生活美學來強迫推銷給別人來賺錢的人,她恐怕是有一些需要我們來稍微警覺一下的部分,當然不必因此而否定瑪莎.史都華過去所推薦給我們的各式各樣的美學標準,可是不要對人懷抱著過度沒有免疫能力的、理想化的形象的崇拜,可能是比較安全的做法。

蔡:我也不認為推薦這本書,會是一個對瑪莎.史都華全然負面的事情,因為這裡面還是大量呈現了一個女生,她在邁向她事業的巔峰的過程當中所付出的意志力,還有努力;如果你也認為本來中文世界在生活美學上需要,還有好大一片廣闊的天空加以開拓,的確比方在中國我們就看到了有一些婦女開始模仿瑪莎.史都華,推出她們的版本的生活美學節目,如果你認為這是一片值得耕種的園地,而你也有信心可以做得像瑪莎.史都華一樣的好,又可以避開她這些引人爭議的部分的話,那這本書自然也有它參考的價值。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114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75巷70號
© 2004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語音服務:02-2633-2000 公共電視 網際網路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