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集 LA流浪記+第八號當舖
02集「苦於被父親忽略的兒子」+話題書「尋找小津」
03集「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話題書「我們嫁給了工作」
04集「苦無人追的優質女」 + 話題書「徵婚啟事」
05集 「賺無錢的地攤小公主」
06集「瑰麗的傳奇-張愛玲」
07集「不想再當濫好人」+劉克襄(上)
08集「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劉克襄專訪(下)
09集 一個人的情人節 +【C型人生】
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11集「花開滿園的文學園丁:張曼娟」+「小說100名家推薦」
12集「失憶人讀小說」+「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上)
13集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下) +『最想變身的小說主角』
14集 闇黑情慾小說選
15集 慘綠少年必讀本+「Shopping演化史」
16集 值得一讀再讀的小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
17集 讀小說瞭日本+「女人25後」
18集 最苦命的小說女主角
19集 成人童話+「模倣犯」
20集 「哪種小說男人不能嫁」+「爸爸,我要休學!」
21集【地下鐵】圖文書+能不能只讀一本莎士比亞?
22集 「小野說故事」+「閱讀指南書」
23集 『蘇西的世界』+『誠品好讀』
24集『袁哲生 專輯』
25集『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26集 『最值得一讀的女人傳記』
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28集 料理東西軍-古典派美食大師對決
29集『讀書大會診2004年版』+『聲音與憤怒』
30集 『王祖賢暴肥』等+『金鼎獎推薦書』
31集 雅典奧運•德藝百年•尼姑庵裡的男人
32集 公平長大•人體奧妙•鍾文音
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34集 遛鳥俠•黑心食物•陳浩到台灣
35集 偶像•引誘閱讀•痞子蔡
36集 台北建城•詩歌節•雙唇的旅行
37集 樂透發燒•中橫重建•林懷民『陳映真風景』
38集 吞世代小皇帝•白爛記者•『黛安艾克曼』
39集 說錯話•麥當勞•林懷民的閱讀
40集 為情自殺•渡過寂寞•席慕蓉
41集 破解『達文西密碼』
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43集 國小霸凌•兒童網路•邵氏光影三書
44集 神探推理•自殺日增•恐怖大師--史蒂芬金

45集 東讀西毒:作家情書•跨越時代藩籬-琦君

46集 韓氏姐妹•法國電影新浪潮
47集 諾貝爾文學獎--『鋼琴教師』•消費文化--『No LOGO』
48集 永不結束的漫畫
49集 『當迷酷世代』•『陪你一段-蘇偉貞』

50集 東讀西毒:短篇小說•再次擁抱書天堂-鍾芳玲

51集 東讀西毒:讀『通俗』•『海神家族』-陳玉慧
52集 承認失敗•LP滿天飛•美文作家-張曉風
53集 『今天不讀書』-讀家年度書單
54集 東讀西毒:讀『怪書』•『小眼睛』-陶晶瑩
55集 我愛周星馳』•『不是蓋房子』
56集 『怪女孩出列』•『小心!!偏見』
57集 『三位六年級女作家』•『活活燒死』
58集 東讀西讀:讀『浪漫』•『台灣建築界的祖師爺—漢寶德』
59集 閱讀手機小說•東讀西毒:讀『理由』
60集 『誰是下一個漫畫大師』•『革命前夕之摩托車日記』
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62集 『好朋友讀書會:大S徐熙媛、吳佩慈』
63集 『宮崎駿動畫魅力』•『文化裡的苦行者:余秋雨』

第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因文長關係,本文為節錄版本,特此說明之。)

讀書大會診---
『求職整型風』:找工作前要先整型??
林萃芬 推薦:『上班,這樣就對了』
吳淡如 推薦:『媽媽教我這樣做』
『台灣連鎖書店一直開』:心目中的理想書店?
林萃芬 推薦:『創意人:創意思考的自我訓練』
吳淡如 推薦:『流動的饗宴:海明威巴黎回憶錄』

【『求職整型風』:找工作前要先整型??】

什麼樣的人適合什麼樣的工作?以前的人找工作是看學歷、問經歷,現在的人找工作是看『長相』?「相由心生」,以前老祖先算命,從一個人的面相就知其貧賤富貴,可是現在時代大不同,從面相算工作已經落伍了,不管好不好,上趟整型診所就有好工作?

台灣近年來興起的整型風,已逐漸蔓延到「社會新鮮人」族群,尤其在最近求職旺季中特別明顯,「這些七年級生要求整型的理由,大部分竟然是為了能更順利找到好工作。」
以前若為了找到工作而去整型的人,往往只是做些排除手汗、過於肥胖等不得不的理由,希望能夠帶給面試的公司、機構一個好印象;可是現在整型的風氣越來越盛行,許多人在畢業之後,先選擇整型,讓自己的外表加分,先建立自信,讓自己在面試的時候得到更有利的機會。

在整型之前,當然自己的能力要先充實,但是割雙眼皮究竟能不能夠幫忙找到一個好工作?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到夏天的時候,有幾個事情是例行性會面對,比方說很多人從學校畢業了,要開始找工作,這些人找新的工作會帶動其他的人職位上的更動。去找工作的時候,難免會有人要給一些建議,該穿什麼衣服,該用什麼談吐,怎麼樣回答別人的問題,以及---要不要先去整型!現在的華人對於整型這件事情,比以前態度開放得多了,覺得反正把自己弄漂亮一點、賞心悅目,不管要不要進演藝圈,或者要去相親 交朋友,在網路上登照片,或者純粹就是去找工作的話,都能夠得到比較好的結果。我不知道這個風潮,是不是能夠有相對應的閱讀的書籍出來。我今天請了兩位作家,同時是我們的推薦委員,來幫我們做推薦,林萃芬,妳推薦了什麼書?
林萃芬(以下簡稱林):我推薦了兩本書,一本書是「上班,這樣就對了」...
(對吳淡如說)蔡:這是妳同學妳自己的大作,對不對?
林萃芬:雖然我有一點小小的私心,但為了印證我的說法,這邊要推薦的一本書『心理學』...
蔡:什麼啊??妳有一本這麼大的書??這不是一般人讀的吧!!這是教科書!!妳這樣太明顯,為了要推薦自己的書,我覺得強詞奪理,好牽強!
林:因為淡如推薦是「媽媽教我這樣做!」,我立刻就說「上班,這樣就對了」,然後製作單位就說:妳在寫對聯嗎?
蔡:委員有權利推薦自己的書,不用為了推薦自己的書,感覺這麼罪惡,然後講那麼多話出來。妳這本書是在講什麼?會不會書名過度明顯的關係,會不會一下就講完了?
林:你放心好了,並不會!其實很重要一點,到底求職之前要不要去整型?我覺得整不整型倒是其次,但是注重外貌跟注重自己,這絕對是重要的事!很多人在求職之前,對自己的了解其實不多,上天都會給我們一樣禮物,像我們的偉大主持人的人格特質,就跟人家不一樣...
蔡:哪裡不一樣?
林:他的不一樣就是諷刺人都不帶髒字,罵人也絕對不會難聽。
蔡:這是我的人格特質嗎?我就知道妳的狐狸尾巴會露出來...妳罵了所有電視主持人,我們那麼努力地在推廣閱讀,結果被妳描述成一個罵人不帶髒字的主持人。
吳淡如(以下簡稱吳):妳快說點好話,上班這樣不對喔。
蔡:妳的意思是說每個人其實在去找工作之前,對自己不見得那麼了解,還包括外表?
林:大家都說外表到底重不重要?其實外表真的很重要!從很多的角度來看,外表真的蠻重要,美國非常多心理學家不斷地研究到底外表跟求職有沒有直接的影響,其實有!他們有做過第一份工作薪水的研究,心理學家發現外表長得很帥、很有吸引力的男人,跟外表很不帥,很沒有吸引力的某個人,他們兩個一年年薪,你知道差多少錢嗎?(蔡:不會到台幣一萬吧!)超過一萬美金!
蔡:好看跟不好看差這麼多...這不是逼人去整型嗎?
林:外貌重要,但是必須要了解你自己天生的長處在哪裡,如果說今天不是以外貌取勝,就是要以能力取勝,要認清這個事實
。如果一直覺得說雙眼皮太小,才會找不到好工作,然後才不會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那就去整型吧!至少整型了之後,就再也沒有藉口,也整型了身材變好了,那還有什麼藉口?當然就是能力了!
蔡:所以填履歷表的時候,是一個認識自己的過程?
林:沒錯!你好棒喔!真的好優秀喔!
蔡:妳不必用心理諮商的態度跟我講話,我沒有在求助...
林:我就覺得你很棒,你看到這一點很好,所以問題是很多人做不到,很多人在填履歷表的時候就填:專長什麼?家庭傳記他就寫一個簡單的...我爸爸是公務員什麼這樣;其實去找一個工作的時候,要知道很多人去找工作,譬如說中文畢業,好像只能教書,想到都是一些社會賦予的價值觀,根本不是為自己特別想,並沒有真正對自己有一個很深刻的了解,然後在找工作的時候,個性跟這家公司的文化是不是相符合?找這家公司有哪些是吸引我?至少要有一些這樣的想法跟連結...
蔡:妳們不贊成整型去找工作囉?
吳:其實我贊成!如果你需要的工作,真的需要某個特質,我以我自己為例好了...
蔡:妳是說今天妳要告訴我們妳整過型啊?
吳:我沒有整過型,但我可以做證!...我覺得重要不是說要不要去整型,而是除了整型之外,肚子裡面有沒有東西,或有沒有工作具備的技能,像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志願是要去考主播,像李艷秋她們這樣,但那名額很少,因為我的學歷還好,所以有進入複試,可是播報新聞就被刷下來,第一是因為我國語不夠標準,第二是有個導播跟我說:「妳有沒有看到主播眼睛都很大?」我有很多主播是去割雙眼皮,因為她們要讀稿或看著觀眾的時候,要炯炯有神,像我們這種單眼皮,無論如何就不夠...所以我真的在思考...
蔡:所以妳贊成?如果當初有人告訴妳這事情,妳會去割一個雙眼皮再去試?
吳:如果我的能力足夠,而我缺的只是雙眼皮,我就覺得為什麼不,但是人生就是這樣,當時我覺得三台沒有錄取我當主播或者當記者,也不能算是我的遺憾,後來還是會摸索出另外一條路,而我發現後來的路也許比較適合我。...所以沒有雙眼皮,而我又沒去割,是把我放到適合我的那一條路,也並沒有錯啊!所以永遠不要覺得說是因為醜就找不到好工作,不要全部都依照大眾的價值觀來做,也許是因為那工作根本就不適合,應該思考這件事情。
蔡:請問淡如妳推薦『媽媽教我這樣做』這本書是什麼原因?
吳:我覺得這一本書跟整型也是有關係,這一本書似乎有點難買,其實它是一本非常生動有趣的傳記,作者叫做芭芭拉•柯克蘭,她有一點像在曼哈頓的信義房屋董事長,她本來只是靠一千塊美金起家,後來她做到幾億的財產,連唐納川普都很願意信賴她的柯克蘭報告,等於她就是出了一個房地產的刊物,變成一個集團總裁,現在她已經把她的集團賣給全美更大的房屋公司,現在就是很有錢在養老;在她得到幾億美金之前,大概也只有四十歲吧!為什麼我說女生應該看看這一本書呢,很多人都會覺得女生要靠自己,不要靠男人成功,其實芭芭拉•柯克蘭剛開始有一點靠男人,她本來是在一家pub打工,裡面有兩個女生,有一個就是我們所謂的雙眼皮女生,她就覺得怎麼所有的男生都要跟她買東西,不跟我買東西?然後「媽媽教我這麼做!」,她家有十二個小孩,媽媽對他們的管理很像企業管理一樣,她回去就跟她媽媽說:「媽,妳把我生成這樣,我是不是完啦?」她媽媽就跟她說:「妳雖然沒有大胸脯,可是妳長得很甜美啊!妳要不要將妳的頭髮想一個辦法?妳不要去比那個性感,妳不會贏的,那妳的特質在哪裡?」於是她就把頭髮紮成馬尾,每天都帶著微笑然後站在那裡,她後來發現客人比那大胸脯的多,因為她只能賣弄風騷,那馬尾代表她看出她自己的特質,然後後來她在那裡交到男朋友,更偉大的是那男朋友竟然給她一千美元創業,她後來的幾億美元都是從那一千美元來的,她曾經也換過男友,她將原男友一千美元弄成幾十萬美金...她還是很有計謀,因為她媽媽又教她怎麼做,她媽叫她要先下手為強,但是後面計策她自己想,比如說房屋公司目前已經初具規模,有二十個員工,她男朋友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因為這是剛開始給她一千美金時說好的,於是她自己擬定遊戲規則,跟男朋友說:因為你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權,那你先選一個,我再選一個,雖然說那個第一名不會留在我的公司裡,但是我要的人我還是會要得到,有一半的平均水準在,從這裡你就可以知道這個女生是多麼的聰明...所以我們如果要搬出情人的家的時候,我們不能說東西通通都歸你對方,要你選一樣 我選一樣,這在那個兩性相處或是人際相處很重要,你要讓別人舒服的話,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要讓別人有選擇權!她其實做到了這一點,她讓別人有選擇權,所以別人就不會恨她。
蔡:所以妳這本書是在講說:如果找到自己特色,是不需要整型的嗎?
吳:我覺得上帝給你那個長相
,如果不要說到人人走避的話,你一定有你的特色!
蔡:人人走避我想是很棒的特色,絕對不應該去整型!
吳:那你也可以當那種如花之類,也是把特色誇大,如果個子不高,就不要去伸展台上跟林志玲搶模特兒,一定有一些事情適合你,不要去比弱點,非專長的部份;我覺得她這一本書一直在告訴你說:也許你條件不好、家裡窮,但是你看看有人成功了,因為她始終相信我有大腦,我覺得現在的女生,我們也很注重我們的穿著,可是必須更注重大腦,還有在人生經驗中,到底有沒有一些智慧跟聰明,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像剛剛所說的那個小例子,她男朋友不但會感激她,而且終其一生可能不覺得他被這個女人騙。
一口咖啡,翻開一頁書,流洩的爵士音樂,伴隨著人進入書的迷人世界。台灣近年興起一波書店革命,讓書店不再只是「書」店。 根據統計,台灣書店的數量,從1991年後至今的十二年間,成長了123%,顯示台灣閱讀市場發展活絡。

2004年,來自國外的連鎖型書店也進駐台北最高的101大樓,本土書店業者也紛紛推出精緻的「書房型書店」、多類型綜合商場、大型的旗艦型書店等不同類型的書店模式。

除了大型連鎖書店之外,重慶南路也開始進行重整的計劃,跳脫過去灰樸制式的書店風格,書架上放的不只是書,還有各種隨季節變換的藝術品;透過燈光、隔間的巧心設計,連「讀者」本身也是這項大型裝置藝術的一環。

書店如此眾多,身為一個愛書人,什麼樣的書店是您心目中的理想書店呢?

『台灣連鎖書店一直開』:心目中的理想書店?
蔡:除了去找工作之前,要不要將自己的造型變得更好之外,另外一個我覺得可以討論一下的事情是:書店!!台灣的書店老實說特色會越來越豐富,那也看到一些連鎖書店,當中會有幾家有特別的精神出來,那也有一些出版集團,他們自己想要打造自己有特色的書店。我們以前在節目裡面也介紹過世界各地的書店有什麼樣子值得紀念,值得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當然很多愛書的人都有過不同的嘗試。那今天我們想聽聽看說,當我們在想像一個理想的書店的時候,我們這兩位推薦委員會有什麼樣子的想像。那林萃芬,妳要介紹我們看什麼書?
林:我今天要推薦大家看的是「創意人」,這一本書的作者是詹宏志,他也是城邦旗艦書店的董事長,在這本書當中印證他自己所謂的創意跟書店之間的關係,我把它每一條每一條都找出來印證,為什麼人需要去逛書店?那它的優點是怎樣?現在網路書店這麼地蓬勃發展,那如果說書店沒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那我們為什麼要去逛?後來我自己有一個感受,我覺得上網買書有一點像是相親,目的性很強,知道要買什麼書,最多看一下簡介,可是感受就不像去書店翻,去書店有一個感覺就是很像自由戀愛,會有無限的驚奇,詹宏志先生在這本書當中,寫到非常多跟書店有關的概念,他對於書店,認為書店到底是在賣什麼,他覺得賣「物」的時代已經過去,它可能是在賣一個「故事」,它可能是在賣一個「創意」,它可能是在賣一個「感覺」,從物品到流行然後到名牌,那他在這本「創意人」當中,寫了非常多跟書店或是跟百貨公司或是跟商店有關的概念。
蔡:他這本書新嗎?
林:不新,所以我很訝異,這是我大學的時候看的書,就趨勢來講會不會過去了?我覺得有一點很可怕,因為他主要是在講怎麼樣去尋求一個創意,我在看這本書的過程,以前看過跟現在再看,再印證他的書店的理論,我覺得有一點可怕的是:他舉的例子都過時,可是某些東西我發現它正在實踐中,譬如說他說書店可能是一個娛樂的休閒的,可以提供非常非常多資訊的一個地方,那我覺得某個程度是幫現在做一個印證。
蔡:妳今天是來教我們去逛書店的時候,如果排除掉平常逛書店的樂趣之外,是可以從書店這件事情的設計構想上面去摸索那個構想者在想些什麼事情是不是?
林:除了跟商店有關以外,如果你要尋找創意,其實書店是一個很好的來源。
蔡:吳淡如,妳推薦了一本跟書店無關的書?
吳:我推薦的這一本書,比「創意人」跟書店還來的關係更深厚。你說理想的書店是什麼樣子?且讓我們跳脫所有現實的長相,老實講,身為一個讀者我也很高興台灣的書店變成這樣,因為書店越像租書店,越可以讓你免費坐在地上把它看完,而不用買回家對讀者而言是一大福音,可是身為作者跟出版界,就會非常地憂心...我來說一個歷史上的故事,我覺得這是一個書店的童話,可是是全世界的文人心中很美好的童話,就是巴黎的莎士比亞書店!這一本書『流動的饗宴』我很推薦各位看看,如果你有一點喜歡海明威的話,他是一個很傳奇的作家,也是一個諾貝爾獎的得主,那這是他的「海明威巴黎回憶錄」,這成寒翻譯的文筆也非常地好,「流動的饗宴」說:如果你在年輕的時候,有機會到巴黎,你的心裡就會永遠帶著那一個盛宴,不管你有多老,那盛宴永遠會在你的心中!我以前就是因為看了這句話跑到巴黎,然後結果蠻慘的,可是那一個盛宴還在我心中,當我很寂寞或孤單的時候,我還是會想起巴黎...
蔡:所以妳在巴黎的時候,從來沒有怪過這本書把你騙到巴黎來?
吳:沒有,我覺得悲慘是個人負責,其實年少之間的經歷,現在年紀慢慢大了,就會了解為什麼當時我二十五歲的時候,我要去巴黎,其實我心裡帶著那一個盛宴,那是一個文人的童話國度,看看海明威在巴黎怎麼生活...這本書很傳奇,是海明威在得諾貝爾獎之後,那時候他已經六十歲了,帶著他第四任的妻子回到巴黎,然後住在麗池酒店---因為這本書我又去麗池酒店住了一下,然後去看看海明威坐過的椅子,我覺得這對我而言都非常的美好...
蔡:妳真的很驚人!看完「白鯨記」,不會去追鯨魚殺吧?
吳:我看完「白鯨記」,有出海去看鯨魚,還是我和林萃芬兩個有一起去…她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看鯨魚,但我真的是為了「白鯨記」;講到書店--麗池酒店,然後服務生就抬來兩箱東西說:「海明威先生,你已經二十年沒回來,可是我們在地下室找到這兩個皮箱的東西,我們檢查裡面是你二十年前在巴黎的草稿。」天哪~~這個飯店多麼地優良,這個歷史是很可歌可泣,他沒有把它當衛生紙丟掉…因為當時他還是一個不知名的作家,結果海明威看到那兩箱草稿很感動,想想二十年其只有第一任的太太,那第一任的太太大他八歲,兩個人其實是經過很多挫折才結合,只是後來他移情別戀又離婚了,他就這本『流動的饗宴』變成海明威最後的遺作,因為他得諾貝爾獎之後,好像被詛咒一樣,再也沒有寫出東西,就只有寫出這本「巴黎回憶錄」。根據送回的手稿,他懷念他在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亞書店,莎士比亞書店其實是一家很夢幻且偉大的書店,而且歷史上不會再有;書店主人叫做蘇菲亞,當時巴黎有一些流亡的文人,因為大戰的關係,她就會給這些作家錢,在書店留一個位子,叫他們免費到書店裡面去看英美文學的作品,因為作家在寫作的時候,還是不能沒有書來調劑,而且很多作家不懂法文,甚至她還會出版作家的作品,比如說像大家都知道的喬哀思的『Ulysses尤里西斯』,最近「尤里西斯」的手稿還賣掉一千五百萬台幣,才幾頁而已,可是當時他是拿著一大疊的稿子,卻沒有人要出,他就跑到巴黎蘇菲亞的這一家莎士比亞書店,蘇菲亞竟然傾家蕩產,為一個作家出一本真的很難讀的書,然後讓它暢銷,這個書店的老闆是有她的魄力;海明威當時沒錢的時候,她還會幫他代收郵件,因為他沒有固定的住址,會借他錢,然後讓他在寒冷冬天,在書店供應暖氣讓他寫作,他就是在這個書店跟咖啡館,寫下他得諾貝爾獎的作品。在「流動的饗宴」可以看到海明威在六十歲的時候一個追悔,他結過四次婚,可是他在這一本書裡面想起他第一任妻子的情景,他說「我多麼希望我在愛著她的時候,我就死去。」我如果是他後面那三個老婆,我一定很難過!海明威這個成功的歷史跟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琳有點像,因為付不起暖氣費,所以她就在一家不會趕走她的書店…然後窩在那邊寫,沒有錢只能喝一杯咖啡,餓得要死還要從自己的腦袋裡面擠東西,擠這個精神食糧,我覺得不只是對作家吧,對每一個人它都是勵志故事,現在很多人喜歡旅遊,如果到巴黎,沒有看過海明威「巴黎的饗宴」,我覺得你不會看出巴黎有多美,看不出它的歷史,嗅不到文化的氣氛。莎士比亞書店我覺得是一個歷史上的夢幻書店,而它真實存在過,這故事告訴人說這世界上還是有人對於文學,有一些憧憬,有一些熱愛...

話題書---『侯文詠極短篇』

1348年,義大利的佛羅倫斯流行黑死病,一群男女逃到郊外躲避瘟疫,於是約定每天輪流講一個小故事。2003年五月,台灣籠罩在SARS的陰影下。在驚慌失恐的末日壓力下,驚覺自己「還有很多故事沒有寫完」的侯文詠,從那時起在報上連載,開始講起一個又一個小故事。

熟悉侯文詠過去作品的讀者會知道,侯文詠過去寫的書,通常是來自於親身經驗的像【大醫院小醫師】、【烏魯木齊大夫】、【親愛的老婆】、【我的天才夢】等,也有像【白色巨塔】、【危險心靈】這種長篇小說,可是他這次出版的【侯文詠極短篇】,雖然之前連載於中國時報副刊的三少四壯集,但是侯文詠這次跳脫出自己,創造出一篇篇屬於台灣當代社會荒謬、可笑、溫情、幽默於一身的浮世繪。

侯文詠在這本極短篇的序裡,提出了他為什麼要寫這本書的理由---去年SARS期間,當所有的朋友齊聚一堂,討論「如果是世界末日的話,那要做什麼?」侯文侯想到薄伽丘的【十日談】,他覺得自己還不能死,因為:他的故事還沒說完...於是在交出【危險心靈】的文稿後,他該始寫【侯文詠極短篇】裡的故事,每週一次的在報紙的專欄上連載,於是他講了六十個故事。

【從小就是說故事的人】
蔡:侯文詠在早先可能被認為是一個寫散文的作者,如果要分類的話,有的人會把「親愛的老婆」或者「大醫院小醫師」,放到這個介於散文與小說之間的型態去,實際上如果看侯文詠以前寫的這個散文,恐怕也都脫離不了講故事這件事情。所以你是一開始就是寫故事的人,是不是?
侯文詠(以下簡稱侯):我覺得我比較會講故事!
蔡:所以你不是那種爸爸拿著橘子到月台去,送給兒子上火車,那就是散文,對不對?
侯:那個其實有故事,有橘子的畫面而且還有爸爸,還有掉到滿地...我比較不像那個「靜極了,這朝來水溶溶的大道...」徐志摩,他那個散文真是漂亮,大概就是我做不到的事情。我從很小就很喜歡講故事,我還記得我講的第一個故事,是我有一次穿拖鞋到河裡面去玩,不應該去河裡玩,然後拖鞋是塑膠製,只要被水一沖就跑起來,漂走了;我有一天就穿了一隻鞋子回去,然後我爸說你那隻鞋子呢?我就跟我爸講了一個拖鞋很神奇的變成一隻魚,游走了的故事,那我爸一直不相信,可是我千真萬確它真的變成一隻魚了,然後游…還為了這,跟家裡辯到我都快哭出來,我說你們怎麼不相信它變成一隻魚了?
蔡:所以你的第一個故事是為了遮掩一個錯誤,被強迫說出來?
侯:我現在那個小兒子他的第一個故事也是這樣,他小時候有一個奶媽帶他,奶媽家有兩個小孩,然後奶媽的小孩子背上被咬了一個齒痕,哇哇大哭,顯然這一屋子只有兩個小孩,我兒子說他自己咬他自己的,奶媽就說他的脖子怎麼可能轉一百八十度來咬自己的背呢?我兒子說他真的忽然變長了啊,然後轉過來然後彎下去咬他自己...
蔡:你兒子不但不承認錯誤,還妖魔化另外一個受害者?
侯:我覺得還很有趣的,小孩子會為了要為自己找台階下,說故事。
蔡:那為什麼後來沒有犯錯了還要講故事?
侯:因為後來發現故事是人跟人之間溝通很有趣的一件事情,我覺得有時候人並不喜歡聽道理,但喜歡聽故事。我書裡面有一個故事也很有趣,我有一個朋友就覺得很悶,他從哈佛回來不能升遷,然後待在一個體制的公司,可是他覺得為什麼都一直卡住?他那麼優秀,而且從以前就很優秀!我就跟他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去歐洲玩,第一天就看到一隻大玩具狗熊,然後他想說我一定得不到那隻狗熊,算了!於是就玩射飛鏢,反正射看看,一塊美金射了四支飛鏢,竟然給他射到那隻熊了;從第一天開始他在布拉格,就拿那隻跟他一樣大的熊,你知道那種毛毛熊很麻煩,也不能折到行李箱去,把它拿到郵局,體積算起來要好幾萬塊才能寄回台灣,很糟糕,又不能折又不能背,從頭到尾去歐洲玩了兩個月,不管他坐車、上飛機、坐船幹嘛,連走在路上都抱著那一隻熊,夏天熱個半死,就這樣抱了兩個月,然後回到台灣,那回來以後他就講了一句話,他說:「有些東西哪怕再心愛,來得太早,來得不是時候,恐怕也是麻煩、也是負擔。」我聽了這故事很有意思,就講給我那個朋友聽,他就覺得豁然開朗!所以我覺得有些時候,故事承接了某種很有趣的東西,所以我常常講說人的一生,有兩種糧食是一定要吃的,一種是食物,另外我們的靈魂是吃故事的,你看一屋子亂七八糟的小孩,你開始講一個有趣的故事,所有的小孩全部就安靜下來;我以前對小孩子演講,結果我講的最多的話就是叫小朋友安靜、小朋友坐好、小朋友聽我說,講了半天都沒有用,後來就開始講故事--很早很早以前,有一隻很壞的熊...小朋友安靜地全部靠過來了。所以我發現說人很有趣,他每一天得靠著故事才能活下去,或許人是很孤獨的,他每天看到人,可是他看不到人的故事,像每天跟老闆、跟老婆、跟任何人的相處都是片段的、不連續的,連打招呼像「你早」「你好」這是不能滿足的,我們好像得知道這個人發生了什麼事,像這些和我一樣活著的人,他們有什麼苦惱,有什麼痛苦...藉由這一種聽故事、理解別人的故事,我們的生命跟別人間孤獨的界線才能夠抹去,才會有一種感覺是「在這個世界上,我是活著。我也跟別人一樣活著,有類似的歡樂、痛苦。」所以有時候我很想一個故事,就是有一個極權政權,它剝奪了所有人講故事的權利,就是說誰都不准講故事,只要講故事就槍斃,然後人會用什麼樣的方式活著?一定會有人願意把股票通通賣掉,求別人講一個故事,我想那樣子的寓言故事,恐怕也是很迷人的。

【極短篇是人生中的一個切片】
侯:我們共有一個朋友叫George說的故事,他說有一天樓下開了一個按摩院,那時候常常很多按摩院都是要盲人按摩,很多人假借名義做不合法的色情按摩,所以他們都很怕警察來臨檢...那我這個朋友肌肉酸痛就去,然後敲了那個門,敲一敲門後那個人就出來了,把他從頭打量到腳、從腳打量到頭,問他要幹嘛,因為顯然是個生客,我這個朋友就說他要來按摩,那個人看了他半天以後說:「好!你等一下!」就把門關起來,等他再把門打開的時候,同樣的一個人就變成瞎子,然後說:「跟我來!」然後就帶著他進去按摩,從頭到尾用瞎子的姿態跟他按摩;故事很短,可是你知道就只有灣才會發生這麼荒謬的故事...
蔡:這個的確很有意思,所以你對於你的極短篇的要求,是它如果很有趣也可以,對不對?那它如果有趣之外,還跟這個社會有一點連繫,講了一些只有這個社會獨特的事情,也可以?一定要好笑嗎?
侯:需要傳達了某種東西,特別用這種文學的形式可以傳達的,不一定要好笑,可是它就很適合文學的表達型態。
蔡:那你這裡面有悲傷的故事嗎?
侯:也有一些悲傷的啦,像我寫過一個護理長,她得了三個癌症,這是真實的故事,她照顧她的病人,就裝出很勇敢的樣子,病人看到她就很心安,看人家護理長得了三個癌,那她也要去照顧她的先生,照顧她的孩子,然後她女兒不斷地在長大,她每天就是跟她嘮叨,要會煮飯啊什麼...其實她心裡是害怕有一天萬一死掉了怎麼辦,後來這女兒有一天就被媽媽嘮叨到不行了,就跟媽媽說:「媽,妳是不是真的明天就要死了?」然後這個護理長想說:「明天?沒那麼快吧!」然後她女兒就跟她說:「媽,如果妳不是明天就要死了,請妳不要逼我馬上要學煮飯,學什麼好不好?」…這個是護理長親自跟我講的故事,她說她一聽愣住了,她已經嘮叨到她女兒會跟她講這樣子的話,到了晚上她女兒就給她寫了一個信,她說:「媽媽,對不起!我跟妳講那樣子的話,我只是不要妳死掉而已,我會好好地長大...」那媽媽就聽了流眼淚,就是這一個故事...我覺得很有意思,我剛聽的時候就覺得女兒怎麼會跟媽媽講那樣子的話,讀了也覺得說我會不會跟我媽這樣講?可是如果有一天你女兒跟你這樣講 ,你是否也會覺得說理所當然?會有這種事...所以極短篇是把人生當中切一片出來,從某個角度去切到一片,而且它很適合文學的形式,我曾經試過寫一些別的型式,可是我就沒有辦法;好比我第一次去大陸的時候,然後跟一群台客到北京去,那十幾年前天安門事件剛過後沒多久,一到旅館每個人講話像唱歌,大家都是京片子,台灣的客人就很有興趣,把所有的服務生通通集合起來,請他們說順口溜,每一個講就發一塊錢,哇~~來了一大堆人排隊,我就很想寫成故事,可是後來發現說那個不行,那就不是文學,那很有畫面性,像電視節目裡面一則可以講的故事,或者像是相聲,多於一個文字寫成的故事。所以極短篇,它就有很多的限制,它限制它的衝擊力,它限制它必須可以用文學的形式來表現。

【嘎然而止,更顯爆發力】
蔡:看故事的人會要求說一個故事如果有個開頭,就要有個結尾,要有一個故事的主體在,這樣看故事的人會比較安心一點;如果看極短篇的話,侯文詠,你的讀者會提一個問題說---他有的極短篇在看完以後,他說他不太懂你要講什麼事?
侯:我覺得還好啦~~~很多人看了那個雲門舞集,也在問說不曉得在跳什麼,不過看了不一定要懂,但是你會有一種感覺、一種情緒,我覺得那也就夠了,我們未必可以理解我每天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但是很多故事看了之後,可能要過了十年之後才能夠懂。
蔡:這裡面有沒有哪一個故事是你其實可以把它寫得更清楚明白,可是你就嘎然而止?
侯:我覺得很多故事都這樣子,我的極短篇是一種形式,一開始就有一個謎題,到最後是解謎的過程,我希望很多是嘎然而止,好比說我裡面有一個故事,講有人去跟西藏的仁波切學習,結果就有一個台灣非常有錢的企業家,帶了一大堆的寶石,一路上就跟其他比他窮的人說:你看這寶石要獻給師父的啊!你看這多漂亮啊!這翡翠、這瑪瑙多麼珍貴呀!他就會指著人家說:你看你帶的那個,是不能獻給師父的,那個水準很低喔...旁邊的人當然就很氣很氣,他好不容易到了獻給仁波切的時候,在湖旁邊作法,獻給師父時就很得意,自己去坐在最前面的位子,因為他對師父的貢獻最大,然後師父就開始作法祝福大家,完了之後要迴向大地,然後就開始灑水…大家就跟在後面拜,灑完之後就開始灑寶石,把寶石都一顆一顆丟到湖裡去,後面那個有錢人卻…就這樣,我的故事就嘎然而止...
蔡:這是一個好故事,所以讀的人恐怕忍不住都要想要追問--雖然這很不合乎讀者的身分,就是他們要追問侯文詠說:這些故事是真的嗎?
侯:我其實也會掉到這個邏輯裡面,蠻辛苦,因為我在寫書的時候,寫了好多的故事,後來要變成書以後,大概有五六個不能放進去,因為我的朋友會抗議呀,他們說人家一看就知道寫的是他們,這麼私密的事,好丟臉哪!只要有抗議,我就拿掉...
蔡:所以有一些是報上登過,沒有收到書裡面?
侯:永遠都不會被收到任何書裡去,可是我另外一份矛盾是,我的東西都寫得逼近真實,所以我就得費盡腦筋,這個人可能是律師要改成醫師,他的一些人格特質什麼都要改變,盡量讓小說不要變成新聞,也不要變成某某週刊,因為我覺得如果這樣,大家就會掉到對人的狀態不有趣,會想這個人是對的還是錯的啊,那他應該判刑
,我覺得這一塊比較不是文學的範疇,文學可能會有好人有壞人,你會看到好人的虛偽或壞人的不得已,我們必須跳脫真實的人,文學才會有它的滋味;所以寫這種想要很貼台灣或是真真實實的事情,可是又要跟真實保持一個距離,我覺得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蠻左右為難,可是又蠻挑戰的事情。


蔡康永私讀推薦【高塔上的人:歐美漫畫名家介紹】
作者:張清龍/著
出版社:商周出版

蔡:台灣處於在全球化的文化行銷的食物鏈末端,就是我們常常接收到這些成品,可是不知道它們是從什麼來龍去脈,什麼樣的淵源,什麼樣的典故而來,比方說好萊塢有許多號稱是大製作的電影,像「綠巨人浩克」、「蝙蝠俠」、「蜘蛛人」這些片子,那台灣的觀眾當然看這些片子很有娛樂效果,可是這些人物到底怎麼產生的?他們原點是什麼?有機會知道的話,其實了解一下也不錯,比方說我要推薦這本書「高塔上的人」,裡面講的就是歐美的漫畫大師們,他們當初創作的一個簡單背景介紹,如果你對於蝙蝠俠、綠巨人浩克這一些人物的產生有興趣知道的話,那這本工具書可以提供一些參考。

蔡:如果隨便翻翻「高塔上的人」這一本對於歐美漫畫大師的介紹,會發現看慣日本漫畫的台灣長大的小孩,可能真的看不太習慣歐美的漫畫,比方說肌肉線條非常地誇張,然後敘述故事的過程,或者說故事本身所在意的情節重點,都跟日本漫畫有很大的差異;如果你只願意看日本漫畫的話,可以完全活在一個沒有所謂歐美漫畫的世界裡面,可是如果你相信歐洲的漫畫家、美國的漫畫家也有可取之處的話,想知道一下他們的事情,那這一本「高塔上的人」提供的這些資料算是入門的知識,可是在台灣因為非常少見到,所以也顯得比較珍貴一點。當然這本書的字數不是很多,如果要進一步地知道這一些人的事情,這些作者們他們各自的人生故事,乃至於創作態度的話,這本書不會提供太多全面的介紹,它只能夠引領你產生興趣,得到初步的了解,其他更細節的部分你要自己去找工具書。

蔡:本書所介紹的大師,大部分都有它必然的個性在,作者本人不會涉入太多的見解或者是主觀的情緒,所以如果在閱讀這一類的資料性比較強的書時,也可以不要用一般看待書的標準去要求它,像這本「高塔上的人」當然就是比較像這一類資料比較強的書,可能因為它提供的東西,真的在台灣--尤其是偏重日本漫畫的台灣比較少見到,所以自然有它別具一格的地方,可以讓我們看到一些別的創作者他們所代表的不同的流派或者是風格,或者是創作態度,說不定你的創作也會因此產生更多的靈感出來;那它比起其他完全教你怎麼做菜,或者是怎麼用電腦的工具書來講,它還是有趣很多,那如果因此引發更多的興趣進一步去找這些歐美漫畫來看,或許會發現一個更廣闊的世界。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114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75巷70號
© 2004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語音服務:02-2633-2000 公共電視 網際網路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