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集 LA流浪記+第八號當舖
02集「苦於被父親忽略的兒子」+話題書「尋找小津」
03集「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話題書「我們嫁給了工作」
04集「苦無人追的優質女」 + 話題書「徵婚啟事」
05集 「賺無錢的地攤小公主」
06集「瑰麗的傳奇-張愛玲」
07集「不想再當濫好人」+劉克襄(上)
08集「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劉克襄專訪(下)
09集 一個人的情人節 +【C型人生】
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11集「花開滿園的文學園丁:張曼娟」+「小說100名家推薦」
12集「失憶人讀小說」+「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上)
13集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下) +『最想變身的小說主角』
14集 闇黑情慾小說選
15集 慘綠少年必讀本+「Shopping演化史」
16集 值得一讀再讀的小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
17集 讀小說瞭日本+「女人25後」
18集 最苦命的小說女主角
19集 成人童話+「模倣犯」
20集 「哪種小說男人不能嫁」+「爸爸,我要休學!」
21集【地下鐵】圖文書+能不能只讀一本莎士比亞?
22集 「小野說故事」+「閱讀指南書」
23集 『蘇西的世界』+『誠品好讀』
24集『袁哲生 專輯』
25集『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26集 『最值得一讀的女人傳記』
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28集 料理東西軍-古典派美食大師對決
29集『讀書大會診2004年版』+『聲音與憤怒』
30集 『王祖賢暴肥』等+『金鼎獎推薦書』
31集 雅典奧運•德藝百年•尼姑庵裡的男人
32集 公平長大•人體奧妙•鍾文音
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34集 遛鳥俠•黑心食物•陳浩到台灣
35集 偶像•引誘閱讀•痞子蔡
36集 台北建城•詩歌節•雙唇的旅行
37集 樂透發燒•中橫重建•林懷民『陳映真風景』
38集 吞世代小皇帝•白爛記者•『黛安艾克曼』
39集 說錯話•麥當勞•林懷民的閱讀
40集 為情自殺•渡過寂寞•席慕蓉
41集 破解『達文西密碼』
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43集 國小霸凌•兒童網路•邵氏光影三書
44集 神探推理•自殺日增•恐怖大師--史蒂芬金

45集 東讀西毒:作家情書•跨越時代藩籬-琦君

46集 韓氏姐妹•法國電影新浪潮
47集 諾貝爾文學獎--『鋼琴教師』•消費文化--『No LOGO』
48集 永不結束的漫畫
49集 『當迷酷世代』•『陪你一段-蘇偉貞』

50集 東讀西毒:短篇小說•再次擁抱書天堂-鍾芳玲

51集 東讀西毒:讀『通俗』•『海神家族』-陳玉慧
52集 承認失敗•LP滿天飛•美文作家-張曉風
53集 『今天不讀書』-讀家年度書單
54集 東讀西毒:讀『怪書』•『小眼睛』-陶晶瑩
55集 我愛周星馳』•『不是蓋房子』
56集 『怪女孩出列』•『小心!!偏見』
57集 『三位六年級女作家』•『活活燒死』
58集 東讀西讀:讀『浪漫』•『台灣建築界的祖師爺—漢寶德』
59集 閱讀手機小說•東讀西毒:讀『理由』
60集 『誰是下一個漫畫大師』•『革命前夕之摩托車日記』
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62集 『好朋友讀書會:大S徐熙媛、吳佩慈』
63集 『宮崎駿動畫魅力』•『文化裡的苦行者:余秋雨』

第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因文長關係,本文為節錄版本,特此說明之。)

讀書大會診---
『九成單身OL不想嫁』:婚姻不再是必需品?
吳淡如 推薦:『孤獨』
朱學恆 推薦:『Monster(漫畫)』

『理想老公排行榜』:嫁人要嫁鄭弘儀?
吳淡如 推薦:『等待』
朱學恆 推薦:『姑獲鳥的夏天』

--九成單身OL不想嫁??---

時代在變,女性的生活重心也在改變,對現代女人而言,嫁人不再是人生的規劃之一。根據一項調查顯示:有將近五成的女性,寧願發展工作而選擇單身,其中更有88%的人認為如果沒有遇到合適的人,不一定要結婚。

當結婚不再是台灣上班族女性的生涯規劃之一時,台灣的婚姻市場是否會出現供需不平衡的狀況?除了婚姻,還有什麼更值得追求呢?

究竟是男人娶不起?還是女人不想嫁呢?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每個時代都會流行一些價值觀,可能只流行一下下,可能流行久一點,那在那個價值觀裡面活著的人會有點危機意識說:「我怎麼跟他們感覺不一樣?」比方說如果調查出來很多上班的女生她們不想結婚的話,如果你很想結婚,會不會覺得跟別人不同?會不會有不安全的感覺?我今天的推薦委員要對於這件事情提出一些看法,以及作推薦的閱讀,是不是有一些書讀了之後,會讓你搞清楚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情,比方說如果婚姻已經不是必須的話,那到底要怎麼樣避免一個人生活?或者根本不應該想著要避免一個人生活?我的第一位推薦委員是我們的常客吳淡如小姐。吳淡如推薦的這個書叫做「孤獨」,市面上有非常多本書叫做「孤獨」,妳有都讀過?還是說妳只讀過這一本?
吳淡如(以下簡稱吳):我讀過了一些,不能說我都讀過,但是我覺得這一本一直很棒,而且它影響到我某一些人生觀吧!
蔡:可是妳讀這本書的時候,是在妳單身的時候,單身有男友會去書店買一本叫做「孤獨」的書?
吳:因為開始想要研究:人到底應不應該結婚?研究自己應不應該結婚,然後有一段時間我決定不管男友求婚,還是不要結婚好了,其實跟「孤獨」這一本書有關係;其實「孤獨」這一本書不是寫一般人的孤獨,它寫的是創作者的孤獨,小說家、詩人、音樂家...有一點像心理學或人格分析,事實上我覺得它比較像一本論文,一本寫得比較生動的論文。
蔡:它有基本立場嗎?比方說人是可以孤獨的立場?
吳:其實寫得這樣厚厚一本,事實上這個作者企圖說的是從創作中得到所有的樂趣,甚至從閱讀之中,得到跟性高潮一樣的樂趣...
蔡:妳是說我們節目是一個色情節目就是了,大家不斷地得到高潮嗎?
吳:它覺得某一些高潮的本質上是相通的,很多作者為什麼今天會變成一個作家呢,因為小的時候很孤單,企圖從書中去找到另外一個世界,然後在這個世界得到安靜的樂趣,所以當整個世界在強調EQ,強調怎麼樣跟人家相處的時候,顯然「孤獨」這一本書是另外一個聲音,它跟說你可以跟自己獨處,越能享受跟自己獨處的話,越能不受控制於人。
蔡:我對妳今天這個推薦書有一點意見,可是我要介紹下一個委員再找妳麻煩,我的下一位委員是朱學恆,他翻譯了「魔戒」這英雄事蹟,現在他在做麻省理工學院的自修課程,你覺得你自己是創作者的一種?翻譯或寫作都是?
朱學恆(以下簡稱朱):某種程度我覺得我是很喜歡跟人家分享的人,但是我的文采可能沒有吳小姐這麼好,所以我擅長的是我必須要有一個文本,然後把它轉化成不同的語言。
蔡:那你有享受過「孤獨」這件事嗎?
朱:「孤獨」對於趕稿的人來講是非常寶貴的一件事情,特別你是要想辦法把自己封閉在某一個地方,人家最好都聯絡不上,這個時候是珍貴的。
蔡:那婚姻是不是必要的?
朱:我覺得婚姻現在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發展,我們以前看婚姻,可能有很多人會告訴你它有社會上的必要性,它有生理上的必要性,可是現在整個情況的發展之下,包括了很多的文章、包括了很多的作者、包括了很多書會告訴你,其實生理上沒有必要性,就像剛剛提到的「孤獨」這一本書裡面,某種程度閱讀、寫作可以滿足婚姻部分的生理上的需要...
蔡:這實在不是真的~~拜託~~~閱讀跟寫作絕對不能滿足生理上的需要,不要誤導我們的觀眾!
吳:某一種精神上可以,雖然肉體上不能夠滿足,但是精神上可以得到另外一種取代。
蔡:吳淡如,我們這裡坐了三個寫作而且孤獨的人,我們沒有從閱讀跟寫作得到過性高潮啊!如果說這樣子給你選擇好了,一叫你永遠不要寫作,第二叫你永遠不要性高潮,你選擇哪一種?朱學恆,你要選哪一個?
朱:這是很難的問題!如果我可以繼續打電動應該沒有關係。
吳:我選擇永遠不要性高潮,我可以很明確地做出選擇,因為我覺得某一些快樂…讓你的這個精神愉悅得多,雖然那一方面的欠缺也許沒辦法彌補,可是確實寫作本身或獨處本身可以享受到...
朱:寫作會不會有收入?如果有收入的話,我想很好!因為性高潮好像不一定會有收入,有收入可以有性高潮就一舉兩得。
蔡:朱學恆,高潮本身就是回報,不可以再要收入,這太過分了!
吳:寫作本身也是回報,寫作本身是回報不一定要稿費,寫作本身至少它可以代替,我講這個性高潮是書中裡面有引到的句子,有一點誇張,其中某一個作家說的話,但是它會給你某一種跟別人分享的快樂,可以跟那些已經死掉的作家、偉大的作家做心靈的分享…即使是現在我已婚,我還是堅持著這個看法,也就是說單身是理所當然、很健康的,如果自己可以得到某一種快樂。
蔡:我以前會被這本書給呼攏到,因為我以前也覺得既然寂寞,那我就要找一本書說明我的寂寞是值得,這樣才划算嘛,它就一直在告訴我們:我們的寂寞是很值得的啊!可是我最近迷上了一本書,叫做「不斷幸福論」,「不斷幸福論」利用腦神經科學的研究,研究很多人的最簡單需要的本能的處境是什麼,它講的幾個簡單的事情就是比方說所有人的壓力,怎麼樣能夠消除呢?只要非常簡單、非常簡單,就是只要跟一個人講講話就能夠消除,所有因為壓力而發病的男性,跟沒有發病的男性,最重要的差別就是有沒有跟一個人講講話,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吳:我對那一本書「不斷幸福論」理論有意見,那位心理學家是非常可疑的,看能不能找到對的觀察對象,如果找錯人的話,真的不如去找書算了!
蔡:我活到現在很大的一個結論:妳很難講找不找對人,比方說開計程車的司機跟乘客聊天的時候,乘客不一定是對的人,可是他透過每天乘客的上車下車,他就一直跟人有接觸啊…如果是機房裡面管管線的一個看守人員,就整天關在一個機房裡面
,他沒有跟人有接觸,你覺得他比較容易得精神病嗎?
吳: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說心理學家的研究根據,我覺得「不斷幸福論」作者是腦神經科學的研究而已。
蔡:妳那一本書比較舊了,我翻了覺得是好書,可是我真的覺得創作者的孤獨不應該…普及到一般人身上去,它不是一個完全普遍化的孤獨...可是如果你認為你確實不是從小跟大家一樣想法的人的話,我覺得你應該看看「孤獨」這一本書;可是我要提出一個不同的看法,就是到底什麼叫做「孤獨」?如果今天有一本書在我面前,我看了這個書的內容,我跟書的作者同在,我是不是孤獨?或者是我在寫書的時候,在寫出這麼多字來,我想像著我跟我的讀者同在,這到底是不是孤獨?所以如果這樣子不是孤獨的話,那是不是所謂的孤獨真的就要泡在水裡?
吳:這本書裡面講的孤獨,它只是講不必跟大家一起相處,不要整天大家混在一起的孤獨,至於你所說的那一些全部都是它所涉及的孤獨,一個人必須在孤獨中才有時間完成他自己想要做的藝術活動,所以寫一封情書寫給情人也是很好的孤獨處境。其實看了「孤獨」這一本書,我慢慢有一個幫助我自己了解自己的地方,就是其實我需要很大的孤獨空間,如果我要當一個創作者的話,我勢必沒有辦法去接受一般所謂的婚姻...
蔡:那妳現在結婚了是怎麼樣呢?妳怎麼維持妳的孤獨?
吳:我覺得這需要「很大」的溝通跟協調,還有對方的理解,所幸一直到目前我覺得我的狀況跟單身狀況,雖然擔憂的事情也許會比較多一點,但是目前我的孤獨狀況還保持得蠻好的。
蔡:那淡如可不可以從妳自己的經驗講,就是說婚姻其實還是必要的,只不過你要搞清楚要的是哪一種婚姻?
吳:不對!我不認為婚姻是必要的,今天如果我沒良心一點的話,我可以說我結婚了,所以婚姻是必要的,我覺得你不能因為你怎樣,然後就告訴別人說這件事是必要的,然後來偽裝,把一些不快樂的部分全部都蓋起來。
蔡:那妳推薦『孤獨』的立場就是因為有時候孤獨也蠻好的?
吳:如果你自己覺得並不適合結婚的話...我有一些朋友到目前沒有結婚,確實是因為她選擇正確,因為她們知道不適合結婚,如果投入會更慘,她可能找不到一個可以接受她孤獨空間的男人,我比較幸運的是我找到了,我寫稿寫到半夜沒有人會管我,我告訴他說:對不起!請不要在我面前活動!他會乖乖地到旁邊去...
蔡:妳講這個是妳真的講出來的話嗎?
吳:對!這是我的家庭狀況!我會講客氣一點...我覺得孤獨是互相尊重的,就好像我也尊重他的孤獨一樣。
朱:討論結不結婚這問題,再來一個比較重要的東西就是「罪惡感」。我為什麼會推薦「怪物」?為什麼會有罪惡感出來…
蔡:單身會有罪惡感嗎?
朱:社會裡四週的人會給你壓力,他們會告訴你不這樣做是不對的,不這樣做是對不起父母、對不起週邊的人。
蔡:到了你們六、七年級還會嗎?
朱:家長並不是六、七年級的...如果我爸是六年級,我覺得可能不會,我覺得越來越不會了,比如說現在法國的五年級,跟我們現在一樣的五年級、六年級,他們也只有三分之一真的有婚姻關係,其他三分之一在同居,三分之一一直保持他們的單身...
吳:華人社會是非常不尊重這方面,就是華人社會是動輒就問你說為什麼還不結婚?為什麼還不生孩子?他們一點都不認為侵犯到了別人,可是「孤獨」這一本書裡面就告訴你,一個人過了三十五歲以後,已經進入人生的下半段,還希望這個社會繼續再影響你嗎?沒辦法,因為三姑六婆就在你旁邊,因為週遭的人都一直唸一直唸,搞不好沒這個選擇。
蔡:很少人像妳敢挑釁權威...以前家族聚會的時候嬸婆問說:妳怎麼還不結婚的時候?妳怎麼回答?
吳:我一向是一個挑釁權威的人,我討厭一種非如此不可的聲音,一個人他敢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情,一定是聽到不一樣的鼓聲...我會告訴她們說:「男朋友很多,不知道選哪一個。」顯然大家也不太滿意這個答案啦,就是我自己說得比較開心;可能還想要進一步問譬如說哪一個男友比較好,或是哪邊條件怎樣,要開始討論,我就閃身就不見,一個恍神大家就跑了。
蔡:以前我們聽過「單身公害」這個說法,就是說單身的人其實是一種公害,他搞得社會動盪不安...
吳:這是苦苓說的吧!我已經曾經好幾度指責他說你們已婚者才是社會公害...
蔡:苦苓現在單身,你饒了他吧,他已經是孤獨的狀態。不過不管男性、女性結婚的最大理由,就算因此產生了罪惡感,也不至於推薦「MONSTER」這套漫畫吧?
朱:這個「MONSTER」就有趣了,它在探討的是如果一個人被剝奪掉罪惡感之後,他到底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蔡:你扯太遠了...
朱:我真的覺得這是很有趣的東西,一個人被剝奪自己的犯罪意識、無感覺之後,我們先不強調什麼叫做犯罪,但是如果一個人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沒有任何悔恨,或是沒有任何道德價值觀判斷的話,他到底可以做到什麼程度?
蔡:為什麼討論婚姻會推薦一套殺人魔漫畫?我覺得探討罪惡感,我可以理解,但是它所探討那個殺人的罪惡感,跟單身的罪惡感是完全不一樣的,為了避免誤導我的觀眾去購買整套「MONSTER」來看,所以我必須要告訴「MONSTER」是在講什麼故事。朱學恆,把劇情稍微講一下...
朱:「MONSTER」基本上是把很多的連續殺人犯故事綜合在一個故事裡面,如果從小讓一對兄妹,透過種種的訓練或是心理上的訓練,把罪惡感撥除掉之後,變成一個對照組,有一個人有罪惡感,有一個人沒有,兩個人的發展是怎麼樣子?其中一個之所以喜歡殺人,到底是因為人的原罪?還是因為他被剝奪罪惡感?或者是他小時候覺得有什麼人虧欠他?整個故事的劇情,其實是對人性的探索。
蔡:所以你不覺得想探討結婚這件事情的人,比較適合去看「東京愛情故事」,而不是「MONSTER」嗎?請問沒有罪惡感之後,就不結婚而且繼續殺人嗎?結論是這個嗎?
朱:如果看「東京愛情故事」,其實跟人家探討的角度就完全一樣,所以要給一個另類的角度…當沒有罪惡感之後,其實就不會在乎身邊的言論,因為你已經不在乎內在的聲音了。
蔡:在討論沒有進行到更荒謬的處境之前,我已經決定就是這樣子。大體上我覺得「孤獨」還符合我們今天推薦的範圍,可是我還是要提醒「不斷幸福論」是很值得一讀的,這兩本起碼並排閱讀;「MONSTER」是一套我知道很多人喜歡的漫畫,就是如果你很喜歡某一些偶像的話,鄭元暢有在我的另外一個節目裡面說過他最喜歡的漫畫就是「MONSTER」,可是你閱讀前就是搞清楚,它並不是一套愛情漫畫,它的確跟罪惡感有關,朱學恆的推薦如果讓你覺得這套漫畫很有趣,我真的覺得它挺好看的,如果純粹作為一套漫畫的推薦,「MONSTER」是一個有趣的推薦,那作為跟婚姻關係,我想就算了!

--理想老公排行榜??--

一個理想老公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根據一項「現代OL心目中理想老公」的調查,幾乎榜上有名的人,要嘛要帥,像是金城武、劉德華、王力宏等男明星,要嘛要有錢,像是林百里、郭台銘,如果像嚴凱泰、辜仲諒又帥又有錢,當然是最佳老公的人選。不過奪得這項排行榜冠軍的人是鄭弘儀!鄭弘儀的出線,是否代表現代女性選擇另一半的標準改變?是否可以從這樣的一個排行結果,得取理想老公的基本面貌?
蔡:根據前面我跟兩位推薦委員的討論,接下來的這個話題,他們所推薦的書,應該也不會很順暢才對,針對這個題目是「有沒有理想老公這種人」存在。為什麼真的要選理想的丈夫的典型時,大家還真的答得出來?根據台灣最近做的一次調查呢,中選的這一位鄭弘儀先生是因為他對於他夫人的完全地投入、專注地對待、全心所繫,然後又賺很多錢,這些都是一個理想丈夫應該具備的條件,因為我的第一位推薦委員吳淡如小姐,跟鄭弘儀先生合作很久,所以我第一個要恭喜妳,就是妳竟然在一個理想的丈夫身邊長時間地陪伴...
吳:我很直接地跟鄭弘儀說我認識的朋友裡面,如果真的要比較起來,有兩個人都是理想老公--謝震武跟鄭弘儀,可是如果要我投票,基於正義感,我會投給謝震武,因為…這好意思講嗎?因為身為朋友,我觀察到謝震武的老婆享有更大的權力,跟金錢支配的權益。
蔡:所以妳們女生真的在乎這些事情?妳們的理想老公就是要聽話,要交錢出來,要會賺?
吳:不!而且他長得也蠻帥的,脾氣很溫和,對誰都好,他太太是真地表示他先生跟她結婚十多年來,從沒說一句重話,每一次吵架一定是他道歉,你想想看這不是很完美嗎?誰做得到啊!最近有一部電影叫做「超完美嬌妻」,我覺得這部電影其實它很通俗,但是它在告訴你,如果今天要找到一個超完美老婆或超完美老公,有!但是它必須是機器人。
蔡:我可能要請妳解釋為什麼這些話跟哈金的小說有關係?這一本小說好看嗎?妳當初的閱讀動力是什麼?
吳: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說,雖然中國大陸文革時期的作品都很悲苦,可是因為它得獎了,我就不得不看,可是看下去就沒有辦法罷手;它在說一件事情--什麼叫做「等待」?在愛情的過程之中,等待是最美麗的,這男主角孔凌,他跟媒妁之言娶的某大姐,就是比他老很多的老婆,想離婚離了十八年都沒辦法,因為他是一個鄉下醫生,他跟一個護士已經搞在一起了,兩個人因為在輿論的壓抑下,沒有婚姻的關係,在外面散散步就感覺到一種滿足跟愉悅,但是有一天他真正離婚了,他突然發現他原來的夢中情人變成一個囉哩囉唆的女人,這個小護士她本來一直想嫁給這個醫生,十八年來她抱持同樣的夢,可是有一天當她嫁給他之後,她發現這個男人也很平庸、不負責任又孬種,我覺得這就是生活的現實啊!所以回覆剛剛理想老公的迷思,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理想形象,但事實上我想它是不存在的...
蔡:回覆本人在上一段討論,推薦的「不斷幸福論」這本書裡面的論點,人類的期待只要實現了,他就不再滿足,他就得往下一個期待邁進。不管怎麼樣,「等待」是一個好小說,至於接下來朱學恆推薦的這一部小說,我希望稍微離題近一點,所以請告訴我這套小說在講什麼?
朱:這套小說其實講的就是傳統上以為是推理小說,所以永遠不會有超自然的現象,或是有一些精神的要素滲透,「姑獲鳥的夏天」這個故事裡,卻滲入了非常多的神話,甚至滲透到主人翁裡面,所以到最後我沒辦法判斷...
蔡:等一下!你不會把結局講出來吧?
朱:沒有…到最後甚至我沒辦法判斷這故事結局到底是真的發生了,還是某些人的想像;但我今天推薦這個書的原因是因為我要講兩個東西,第一個是Urban Legend,就是經常會聽到很多的都市傳奇,譬如說下水道有鱷魚,或者是有人拿人肉做香腸,撈了一條人面魚上來,某種程度理想老公就像是Urban Legend一樣,永遠都是妳朋友的朋友告訴妳,有一個理想的老公是這麼樣子…地偉大,我覺得真的他是一個還不錯的理想老公,但它某種程度算是都市傳說;再來第二個,「姑獲鳥」整本是推理小說,當看完這整個故事之後,如果用推理的角度去看,會發現很多的破綻,就像這一個最佳老公排行榜,如果我們真的非常仔細地去看比如說晚報,就有兩篇新聞是跟民意調查有關的,民意調查一篇是「你要不要下咒詛咒你的上司?」,另外一篇我甚至忘記是什麼,這是公關行銷的一個操作手法,我發現有非常多...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是一些求職網站,動輒一個禮拜就發一篇新聞調查,很多公關公司喜歡操作民調,來假裝有一個有趣的結論,他們說不定沒有打電話給任何人,也可以做出一個民調結果來,自己在裡頭選嘛~~公司裡大概二十個女生,就可以解決這件事情了,我覺得這整個過程就很像看完「姑獲鳥的夏天」一樣,即使到最後搞不清楚這個理想老公到底是存在於網路世界?存在於一群在家看電視的師奶手上?或是存在於公關公司 ?
或者鄭弘儀只是我們理想中的鄭弘儀?這套小說最後真的讓我非常地混淆,因為看推理的人如果看到最後,沒有一個具體的結局,有時候會翻臉,我真的就像看到理想老公的選票一樣,有一點翻臉的感覺,這到底是誰的理想老公?找得到這個人嗎?找得到這個理想老公的老婆嗎?
蔡:可是這套小說肯定有別的值得讚賞的地方才會得到好評,如果它結局爛,它一定有別的長處...
朱:京極夏彥是一個非常認真、下了非常多資料取材的一個作者,我覺得一個作者能夠寫到這種程度,他寫什麼體裁都好看,但是就像一個民意調查,如果做的是一個非常蒐集資料不全,然後看到的背後調查可信度不高,它就不好看了。
蔡:所以推薦委員朱學恆的目的就是藉由推薦書來突顯他談的幾個問題,書只是他的手段,不是他的目的,這在我們節目中很罕見,可是出現也很好,無論如何他展現了一個閱讀書的原因是以前比較少被呈現過,今天有具體的示範出來,讓人對書可能造成了一些影響,尤其在閱讀的興趣上面,我翻了一下我覺得我很想要讀下去,也很高興朱學恆沒有破壞我…的閱讀樂趣,我起碼還是不知道結局是什麼。

香港都會愛情掌門人-張小嫻

張小嫻在19994年,在明報寫專欄,隔年出版了【麵包樹上的女人】、【三個A Cup的女人】在香港文壇一舉成名,成為繼亦舒後最紅的言情小說家,並影響到了台灣在內的華文閱讀圈,讀者奇多。

生於香港,思想早熟,曾任電視台編劇及行政人員,亦曾編寫電影劇本,在屢屢被騙稿酬後,開始轉向專職作家。92年開始在香港明報寫專欄,1994年開始寫小說以來,張小嫻在很短的時間裡就位居香港暢銷書首位。

十年間,出版了30多本書,《三個Acup女人》、《蝴蝶過期居留》、《荷包堛熙璊H床》等,都是與愛情相關,讓成千上萬的讀者為她故事中的人著迷、感動、憂傷、快樂、嘆息、甚至流淚。

『今天不讀書』本集邀請來自香港的作家張小嫻,以她的文字、作品,來和大家聊聊言情小說的特色,並且分享她自己的閱讀經驗 。

【以愛情為中心的書寫】
蔡:今天我邀請的來賓,她向來都在她的書裡面給了愛情一些答案,這些答案不一定對讀者有用,在書裡面本來就不用期望能夠得到太有用的東西,可是她起碼啟發很多她的讀者,對愛情提出一些新的想法,做一些新的反應,張小嫻,妳寫這麼多書,如果人家直接說全部都是在寫愛情,是正確的嗎?
張小嫻(以下簡稱張):也可以這樣說,但是愛情只是人生裡面的一部分,卻是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我想裡面也包括了人生、命運各方面。
蔡:妳當初開始寫的時候有期望人家把妳看成什麼樣的作家嗎?
張:我沒有想過!因為我寫的時候,是很偶然的一個機會,也沒有特別一直想去寫,所以也沒想過將來走的路是怎麼樣,或者人家怎麼看我,我想這個不是我可以決定的。
蔡:妳有沒有遇過那種很會談戀愛的女生,可是從來都不寫也不講跟愛情有關係的事,她就只是談戀愛,有這種女生嗎?
張:太多了...寫愛情小說的人,其實談的戀愛不多,才有時間回家慢慢去寫...
蔡:我也在懷疑這件事情
,像「Sex and The City」裡面那個女作家,就是講得比較多一點,可是另外她的朋友會比較多時間去真的…做一些事情或談戀愛...
張:很多人看完「Sex and The City」,就來問我是不是女作家都是這樣,我說女作家如果忙著這麼多事情,她就沒時間寫東西了。
蔡:妳寫愛情的故事會寫到掉眼淚嗎?
張:其實我自己不會掉眼淚,但是我很多讀者看的時候告訴我時,我會掉眼淚,覺得特別高興,我可以令人家掉眼淚,但我自己真的比較冷靜一點。
蔡:如果要講說妳小說裡面的角色,妳也是比較冷靜的那一種?
張:我是比較冷靜,但是我想我很會讓人掉眼淚吧!因為很多人看都覺得為什麼我這麼殘忍,讓人家掉眼淚,我想我這方面可能比較專長。
蔡:這是妳的樂趣?就是寫悲傷的故事...
張:也不是說是樂趣…也不是刻意去讓人家掉眼淚,可能我的故事裡面比較多是悲劇。
蔡:妳在這一次的新書之前寫的過去的愛情故事裡面,妳有自己覺得最喜歡的嗎?如果別人第一次看張小嫻,或只看一本的話,妳會希望他看哪一本?
張:很難說...我寫的時候,都喜歡那個故事,但是寫完一本書之後,我很快就會忘記它
,我看都不會看,我覺得要拋棄昨天的自己,自己再看就很多地方不滿意,但如果真的說要幾本,我覺得不同的階段都看吧,最初第一本在台灣出的「三個A cup的女人」,那是我剛寫的第二本小說,很多時候比較有衝動,表示一個時候、年紀的想法吧!然後「荷包裡的單人床」,也是一個比較短短的故事,但是它在台灣、在國內有一句說,尤其放在封面的說,因為被誤會泰格爾說的,那個時候炒作的很厲害...
蔡:「荷包裡的單人床」封面的話有被用在一些廣告裡面,就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這是在封面上登出來這句話,有的人以為是泰格爾?
張:那個時候好像是從台灣開始的,因為最早我來的時候,水瓶鯨魚告訴我台灣怎樣,因為我自己很清楚知道我沒有...
蔡:那為什麼會傳成…
張:傳了很久了...這幾年還在傳,所以我那個時候就是覺得不太開心。後來澄清過,三月的時候我去大陸,還有人問這個問題,我說不是已經澄清了嗎?沒有用的啦~~這個永遠都會流傳下去。

【吸血盟-藍蝴蝶之吻】
蔡:這一次張小嫻帶來的這一本新書其實很有趣,我們也沒有想到她會…放出這樣子一本書來,這本書是講吸血鬼的故事,為什麼會想到寫一個非常淒美的吸血鬼故事?裡面有很多有趣的構想,我在閱讀的過程當中覺得
好像書裡面每一個出現的人,都是很邊緣的人,他們都被放在邊邊,然後用自己小小的方法在活下去,雖然他們好像都很特別,有法力可以活很久,可是根本都一個也不快樂,然後都很漂亮,可是都沒有愛情,然後流浪的過程當中,遇到的每一個人也都…怪怪的喔,都不是我們覺得很健康或者是可以很開朗地活下去的人。所以這一次妳是想寫一本小說,裡面全部都是不開心的邊緣人嗎?
張:也不是,其實我想因為之前一直在寫一個大都會的愛情故事,在現實世界裡面談愛情談很多事情有很多限制,我想再換一個有魔幻的背景,很多人物在「吸血盟」裡面出現,不太可能在現實生活裡面出現,寫吸血鬼的故事,很多人物的角色可以寫得比較特別一點、比較極端一點,我覺得很好玩;愛情也是一樣,裡面一段愛情跟現實世界裡面比,真的很可以轟烈很多,對於一個寫東西的人來說,我想是有很多發揮的空間,很多很新的刺激吧!
蔡:妳本來個性裡面就有吸血鬼這個陰暗的部分嗎?
張:我自己…想的時候,想了兩年去寫吸血鬼的故事,還是今年才開始動筆,才開始決定寫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因為我一直在想吸血鬼的故事已經很多人寫過了,電影也拍過了,如果我要寫一個吸血鬼,我希望是跟其他人不同。
蔡:從上個世紀開始的文學作品裡面,就有出現吸血鬼有關的故事,妳要怎麼避免這個事情?妳選了這個題材其實就已經很難啦...
張:其實我覺得這個題材想的時候很難,我一直沒有動筆之前覺得很困難,但當我動筆之後,我就覺得比我想像中簡單...我沒想過自己可以寫這種故事,但是一開始寫就覺得很順了,我覺得我是創作人,我自己的吸血鬼應該在我看過的書、看過的電影裡面,沒有一個相像的吸血鬼,從前一般都是跟鬼故事,比較恐怖,我加入比較浪漫比較魔幻,也有武俠小說式的寫法,我自己覺得比較適合我去寫。
蔡:妳這一個「吸血盟」是一個系列,所以妳要一直寫下去?都是以吸血鬼為主角?還是同一個吸血鬼嗎?
張:應該是同一個吸血鬼,但是可能不只一個吸血鬼,我最初寫沒想到寫這麼長,想寫一個一集就寫完了,但是寫下來的時候發覺有很多人物
,如果有很多人物可以發揮、發展,所以我就慢慢長大,還可以多寫一些,怎麼快寫完好像很浪費,我想寫很多故事。

【當巫師遇見吸血鬼】
蔡:妳當初在寫這個吸血鬼的書時,需要做功課嗎?
張:其實要做很多功課,我想每一次寫小說都要做很多的功課,這次我看很多關於魔幻的書,「吸血鬼向達倫」我也看,菊地秀行「吸血鬼獵人」,還有重看一些像「百年孤寂」也看了很多遍;我想寫的時候,每一次都要做一些新的功夫,然後再去想自己的方向要怎麼去做。
蔡:張小嫻這一本「吸血盟 藍蝴蝶之吻」裡面
,我們看到一些角色,其實從別的奇幻小說裡面也會看到,只是這些角色本來並沒有跟…吸血鬼相遇,像巫師這種角色,他們有他們住的地方,有他們學法術的地方,他們也會遇到吸血鬼,那吸血鬼另外還會遇到吸血鬼獵人...妳當初寫之前,有沒有先畫一個圖,整理一下嗎?還是說就大家通通都會遇在一起?
張:我想在我的腦海有一個大概的藍圖,寫下來的時候慢慢發展的,剛才你問我的吸血鬼跟從前有什麼不同,就是他是一個巫師,他也還遇到精靈,從前的吸血鬼故事可能沒有精靈的世界,我想每一個年代如果都寫吸血鬼,有一點不同,在我們這個年代,可能加一些新的東西。有一些感情可能從現代人的目光去看,裡面有一些新的元素,我覺得在我自己創作來說,我希望有一個張小嫻式的吸血鬼,跟其他的不一樣,不一定好一些或者壞一些,就是有一點不同吧!!


蔡康永私讀推薦【不斷幸福論】
作者:柯萊恩/著 譯者:陳素幸 出版社:大塊文化

蔡:我今天最後要推薦的這一本書,幾乎是我這幾年來讀到我覺得最有啟發性的一本書,這本書叫做「不斷幸福論」。我很難想像有任何人,如果比較用心地讀完這本書之後,他會對於自己的人生所有的感覺,會不起一個比較大的變化,這變化未必談得上是往比較樂觀或者往比較悲觀的方向走,我自己閱讀的經驗是--它一方面提供了很多的安慰,讓我知道原來人的憂鬱,或者原來人的快樂,不是像我們所想的那麼地完全處於我們的精神可以決定,由我們的意志可以決定。「不斷幸福論」是根據腦神經科學的研究,對於人的這些七情六慾、喜怒哀樂,分析為什麼會這個樣子,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在「不斷幸福論」裡面它說人為什麼那麼容易就憂慮一些事情?因為人為了要生存下去,或者世界上任何的動物為了要生存下去,都必須要對於所有的風吹草動--出現一點點壞的徵兆,一點小小的不祥的預兆,就馬上把它想成是很嚴重,這樣子才能夠增進我們活下去的機會,因為看到了一點點不祥的徵兆,就無動於衷在那邊,很散漫的不加以應對的話,等一下火勢變大了,或者風勢變大了,就完蛋了!所以人的快樂只能夠維持很短暫,可是人的焦慮卻始終都不會間斷,這麼簡單一個說明會讓我們了解,其實整個的生理機制的設計是為了比較多的心力要投注在焦慮上面、在憂愁上面,而不是投注在快樂上面。

蔡:「不斷幸福論」裡面也講了一些很簡單的事情,比方說它提到人懷抱著所有的期望,一旦被滿足之後,那個快樂立刻就消失不見,立刻會有新的期望產生,不是只有人如此,動物也是這樣子,比方有一隻猴子被關在籠子裡面,牠一直想要拿到那根香蕉,它對於眼前那根拿不到的香蕉渴望得不得了,可是只要你把香蕉遞給牠的那一剎那,牠會立刻開始想要外面那個蘋果,牠不會再在乎得到香蕉的快樂,人也是一樣,一直想要一輛保時捷,等你拿到那輛保時捷之後,你立刻想要另外一輛法拉利,就是這個渴望--永遠不會因為你得到它就滿足,充滿嚮往的那種感覺 ,是人活下去或者動物活下去的動力;這並不是我們講來好玩,而是根據腦神經科學的研究所發展出來的一個結論,當然我們永遠知道對於人類生理的研究是日新月異的,到了下一本書誕生前,都不知道當中會出現多少新的結論出來,可是起碼「不斷幸福論」裡面的許多結論都是我聞所未聞,我們人生當中深切感受到的如果你是一個生活得很用力的人,意思是說你的喜怒哀樂都對你影響很深,都有很深刻的感受的話,那我真的覺得「不斷幸福論」對你來講會是一本很珍貴的書;你如果從事創作的話,它會帶給你很多以前沒有想到過的層面的新資訊;如果純粹就是希望在生活裡面得到比較多一點智慧的話,我想「不斷幸福論」也可以幫到一些忙,是其他虛無飄渺純粹從宗教立場或者是道德立場出發的書所比不上的;我是真的很誠心地推薦,如果你真的只打算唸一本書的話---當然我覺得這很過分,可是如果你真的只打算唸一本書的話,然後有耐性的話,這本書的文字其實很迷人 ,當然對於不愛看書的人來講,字還蠻多的,可是我覺得是值得的!!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114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75巷70號
© 2004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語音服務:02-2633-2000 公共電視 網際網路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