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集 LA流浪記+第八號當舖
02集「苦於被父親忽略的兒子」+話題書「尋找小津」
03集「找不到工作的新鮮人」+話題書「我們嫁給了工作」
04集「苦無人追的優質女」 + 話題書「徵婚啟事」
05集 「賺無錢的地攤小公主」
06集「瑰麗的傳奇-張愛玲」
07集「不想再當濫好人」+劉克襄(上)
08集「登陸火星要帶的小說」+劉克襄專訪(下)
09集 一個人的情人節 +【C型人生】
10集 「蔡康永遊地獄要帶的小說」+「索多瑪城/伊能靜」
11集「花開滿園的文學園丁:張曼娟」+「小說100名家推薦」
12集「失憶人讀小說」+「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上)
13集台北風流人物--蔣勳(下) +『最想變身的小說主角』
14集 闇黑情慾小說選
15集 慘綠少年必讀本+「Shopping演化史」
16集 值得一讀再讀的小說+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俠傳』、『近代俠義英雄傳』
17集 讀小說瞭日本+「女人25後」
18集 最苦命的小說女主角
19集 成人童話+「模倣犯」
20集 「哪種小說男人不能嫁」+「爸爸,我要休學!」
21集【地下鐵】圖文書+能不能只讀一本莎士比亞?
22集 「小野說故事」+「閱讀指南書」
23集 『蘇西的世界』+『誠品好讀』
24集『袁哲生 專輯』
25集『畫魂-潘玉良』+『奈良美智』作品集
26集 『最值得一讀的女人傳記』
27集 讀書瞭品味-東西方品味大師
28集 料理東西軍-古典派美食大師對決
29集『讀書大會診2004年版』+『聲音與憤怒』
30集 『王祖賢暴肥』等+『金鼎獎推薦書』
31集 雅典奧運•德藝百年•尼姑庵裡的男人
32集 公平長大•人體奧妙•鍾文音
33集 整型找工作•理想書店•侯文詠極短篇
34集 遛鳥俠•黑心食物•陳浩到台灣
35集 偶像•引誘閱讀•痞子蔡
36集 台北建城•詩歌節•雙唇的旅行
37集 樂透發燒•中橫重建•林懷民『陳映真風景』
38集 吞世代小皇帝•白爛記者•『黛安艾克曼』
39集 說錯話•麥當勞•林懷民的閱讀
40集 為情自殺•渡過寂寞•席慕蓉
41集 破解『達文西密碼』
42集 OL不想嫁•理想老公•張小嫻
43集 國小霸凌•兒童網路•邵氏光影三書
44集 神探推理•自殺日增•恐怖大師--史蒂芬金

45集 東讀西毒:作家情書•跨越時代藩籬-琦君

46集 韓氏姐妹•法國電影新浪潮
47集 諾貝爾文學獎--『鋼琴教師』•消費文化--『No LOGO』
48集 永不結束的漫畫
49集 『當迷酷世代』•『陪你一段-蘇偉貞』

50集 東讀西毒:短篇小說•再次擁抱書天堂-鍾芳玲

51集 東讀西毒:讀『通俗』•『海神家族』-陳玉慧
52集 承認失敗•LP滿天飛•美文作家-張曉風
53集 『今天不讀書』-讀家年度書單
54集 東讀西毒:讀『怪書』•『小眼睛』-陶晶瑩
55集 我愛周星馳』•『不是蓋房子』
56集 『怪女孩出列』•『小心!!偏見』
57集 『三位六年級女作家』•『活活燒死』
58集 東讀西讀:讀『浪漫』•『台灣建築界的祖師爺—漢寶德』
59集 閱讀手機小說•東讀西毒:讀『理由』
60集 『誰是下一個漫畫大師』•『革命前夕之摩托車日記』
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62集 『好朋友讀書會:大S徐熙媛、吳佩慈』
63集 『宮崎駿動畫魅力』•『文化裡的苦行者:余秋雨』

第61集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因文長關係,本文為節錄版本,特此說明之。)

--好朋友讀書會:成英姝、駱以軍、盧郁佳—

廣告說:「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好朋友的聚會一起,可以吃喝玩樂,說天說地,飲酒聊天,得意盡歡…可是如果有人挑出一本書要一起閱讀,是否就會煞了風景、沒了氣氛?「好朋友讀書會」就是希望能夠引起朋友之間共同閱讀、相互交流的興趣。

古人說:「文人相輕!」作家們在看到好朋友出書後,是否會先閱讀呢?讀完之後,會以作家的專業眼光批評?還是會用好朋友的立場鼓勵?『今天不讀書』的「好朋友讀書會」第一彈邀請的就是文壇的美女作家成英姝、才子作家駱以軍,以及兩人的共同好友盧郁佳,一起參加這場知識的分享,讀好朋友寫的書,也讀好朋友讀的書。

這群文學界的好朋友,曾經走過台灣文學的顛峰,也邁向谷底,他們分別引領風騷過,如今因為年紀漸增,逐漸體會到團聚的凝心力,慢慢地三五好友相互聚會、打氣,為台灣的文學界而努力。甫出版睽違五年的小說『似笑那樣遠,如吻這樣近』,成英姝透過一位漂亮的男孩與一位女畫家間的愛,書寫孤寂又相互傷害的愛情。駱以軍是台灣文壇三少四壯中最被期待的文學家,在2004年底出版的『我們』一書,推翻過去慣寫的長篇,集結五十四篇他過去兩年在週刊專欄的短篇文章出版而成。在文筆行間充滿想像力的駱以軍,竟然在六十年代就出現一位令他讚歎的文學大師—符傲思,這是怎樣的一位小說家寫出的作品能夠引來一位駱以軍的崇拜呢?閱讀其實是件親近人的事,從小團體的朋友間開始推展閱讀的樂趣,或許從書中,可以瞭解朋友不為所知的另一面,或許也能夠參與朋友的成長,更可以藉此拉進彼此間的想法與認識,「好朋友讀書會」拉好朋友一起讀書!!

【好朋友的新作品】
蔡康永(以下簡稱蔡):朋友之間聚會的時候,到底應該討論什麼東西?人如果隨著年紀的增加,可能應該想一下這件事情!我相信很多人本來跟酒肉朋友聚在一起的時候,都覺得很好玩,可是真的在一起混太多年之後,老是重複地談那些無聊的話題,有時候未免覺得不夠滿足,有的人就會想說我們可不可以談點有意義的事情?朋友相聚如果談有意義的事情,會不會很尷尬?會不會很枯燥?會使聚會提早結束?我認為朋友相聚如果談書,是一個很危險的事,很可能三兩下就氣氛就冷掉了。我們今天來試試看這件事情,邀請了幾個他們自己說互相是朋友的人,看看他們唸的書有沒有彼此之間有關聯。今天這三位作家到底彼此閱不閱讀他們彼此新寫出來的東西?然後彼此閱不閱讀他們彼此正在閱讀的書?這個可以研究一下,第一位成英姝小姐,剛出的書是「似笑那樣遠,如吻這樣近」,這個書另外兩人讀了沒?
成英姝(以下簡稱成):在寫的過程的時候,我們就會聊了,所以他們應該已經期待很久。
盧郁佳(以下簡稱盧):鬼咧~~
蔡:寫的過程會聊嗎?
成:就是說會大概告訴對方說想要怎麼寫這一類的事啊,因為我們蠻常聚會的,寫作的狀態會本來就是我們常聊的主題,最近在寫什麼,通常是天馬行空地聊,不會直接地說是什麼狀態、什麼樣的情節,然後遇到什麼樣的困擾,但是在過程裡,通常我覺得有幫助,他(指駱以軍)就講一些他的變態事啊什麼的~~
蔡:他不管任何狀況都講那一些變態事啊!等一下再讓你辯解!成英姝「似笑那樣遠,如吻這樣近」這書,如果妳要跟我們介紹的話,妳會用什麼角度來講?
成:這本書跟以前風格和寫法都不太一樣,它是一個討論「愛」這個主題的書,這是我過去從來不會想到;書的緣起我覺得跟我們的聚會有一點關係吧,聚會還有一個人叫顏忠賢,那時候因為他在當實踐設計建築系的系主任,他知道我在玩什麼裝置藝術、攝影這些,他就問我說最近有沒有在拍照?我就說需要模特兒,因為他們的設計學院有非常多非常俊美的男生,他就說好…可以借我那些學生來當模特兒,利用他在當系主任的淫威,然後我們兩個都對這個感到非常地興奮,回去各自想,他就很高興地打電話給我說他覺得這可以擴展成一個project,不只是單純的借學生給我拍照而已,我聽了也很高興,自己回去也無限膨脹,然後就說要把它發展成一系列的一學期有關於感官美學課程…可是我後來回去仔細想以後,覺得這是一件行不通的事情,原先我會對這個很興奮,是覺得手下有一堆美男,我可以叫他們幹什麼就幹什麼,然後開感官美學的課,上課我就叫他們都脫光衣服…跳艷舞,用皮鞭打他們,本來是存在這個想像當中,但是真的叫我列出課程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就是當初之所以會想要開這個課,是因為我認為沒有人在教「身體美學」…它已經是一個學問,已經被討論非常久,可是怎麼去感知你自己的身體,然後讓觀看者能夠感受到的感官、美、意識…從來沒有人在談,可是後來我覺得我怎麼可能開一門課來教別人一件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我後來跟顏忠賢講說算了!這件事情是行不通!我們這種人就是…就像我們上次討論過他(又指駱以軍)的變態,就是只會在小說世界裡面去玩那些,在真實生活裡是非常本分;這件事情實際上不能執行,就把它寫成小說好了,到頭來只能在小說裡面爽而已。
蔡:聽起來是很好的介紹,應該蠻多人會去看一下妳怎麼在裡面搞吧!
成:可是後來…它變形成一個討論愛,就是對方感官所有的美,它不是一個客觀的,最後它就變形一個討論靈魂的極致,對愛的感覺的這樣一個主題。

【駱以軍的新書『我們』不用介紹??】

蔡:駱以軍自己出的新書「我們」,你旁邊的人也要讀嗎?
盧:不用了!
蔡:真的嗎?成英姝有讀嗎?
成:我們不需要讀吧!他本來就在寫我們…
蔡:「我們」介紹一下是什麼?
駱以軍(以下簡稱駱):這不用啦~~
蔡:你沒有臉在這兩個人面前介紹嗎?
駱:它是壹周刊的專欄收成的,大概就把一些比較跟時事有關的調調,變一些小故事,比較輕快一點。
蔡:盧郁佳妳在妳的大量閱讀中間,會空出時間來讀妳認得的人寫的東西嗎?
盧:都會啊~~因為在書店工作,所以書還沒有印出來,就要先讀那個輸出的書稿,覺得非常有趣。
蔡:妳自己在閱讀認得的人寫的東西時,難道心裡面沒有負擔嗎?就是妳可能不能討厭它,或者是不能瞧不起那個書?
盧:書評家的任務,就是負責瞧不起那個書!!成英姝「似笑那樣遠,如吻這樣近」這書非常有趣…女主角是一個非常美麗的畫家,她在為一本童書畫插畫,那本書的故事就講到一個男孩到外星球去,然後那裡的哭跟笑跟地球是不一樣的動作語言,所以他跟那裡的女孩子產生溝通上的隔閡,就是說他們無法理解對方的哭跟笑,另外一個人就說可以學習,他只要學會了對方的苦跟笑,大家就可以溝通了,可是最後又一反折,就算他學會了,哭跟笑還是他自己的,對方無法了解,所以書名就呈現了一個張力,「似笑那樣遠,如吻這樣近」就是這個距離感—戀愛就是人生的本身。

【成英姝最近在讀『肉體竊賊』】

蔡:成英姝今天除了帶了她自己的新書之外,她今天跟她兩位朋友來一起介紹一下他們最近讀了覺得比較有意思的小說,大家互相印證一下;成英姝帶來的這一本,其實是已經有一陣子的書…
成:我也是被盧郁佳罵幹嘛找一本市面上絕版書。
蔡:已經絕版了嗎?安萊絲在台灣有這麼冷嗎?
成:有再版,不太好買到;我是覺得書很有趣,我覺得我每個階段讀的興趣會不一樣,這本書當初是出版社清倉大拍賣,我去撿便宜買的…
蔡:妳在看「夜訪吸血鬼」的電影版的時候,並沒有對這個作家產生興趣?
成:那時候沒有!可是我後來有看「吸血鬼黎斯特」,我覺得還蠻有興趣,可是這本當初買以後沒有立刻看,可是一直最近…讀了以後,我覺得它是我現在非常非常關心的一個話題,它這個故事很簡單,就講吸血鬼黎斯特,他到了這一本「肉體竊賊」的時候,他已經算是吸血鬼裡面數一數二強大的,他強到即使在沙漠裡面曝曬一整天的太陽,不會死,這時候應該也已經變成吸血鬼大概也有兩三百年了吧,這時候他遇到了一個巫術師,這個巫術師能夠盜竊別人的肉體,所以這個巫術師弄來一具非常非常漂亮,不管是臉孔或身材、肌肉非常完美的一個男性肉體,在黎斯特在當了這麼久吸血鬼,他受到吸引,就是如果可以再當凡人的話…所以他們做一個交換的交易,巫術師本來跟他說換一天試試看,可是後來他被騙了,這個巫術師逃走,所以他就變成了一個凡人,整個故事是在講他要找回他肉體的故事;故事是蠻簡單的,可是我有蠻大的興趣就是--我先打個岔,我想要問在座的各位:如果你可以去換一個肉體,純粹就只是換另外一個你想要的肉體可以穿在身上,你想要換誰?我先問你好了,不管那個人的身分地位什麼,那些都不算,就只純粹是他的形貌、肉體跟肉體機能這樣…性別不拘!你會想要換誰?你要想實際一點…
駱:狗嗎?
蔡:你要換成狗啊?
成:我們在講人吧!
盧:如果想要變成雷克斯暴龍,就是那種啪…這樣子,把那個大樓打掉。
蔡:就是擁有盧郁佳腦子的雷克斯暴龍嗎?
盧:現在已經是雷克斯暴龍,你想要這樣說嗎?因為我想要從五樓高或六樓高的地方,看這個城市,然後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
成:其實你的肉體換了以後,整個左右了你的生活方式,我會突然間這麼想,是有一天我在對著鏡子拔鬍子的時候,我突然很驚訝…因為女孩子也會有鬍子,可是以前有時候我會用刮的,那一定不好,因為硬硬的鬍渣更糟糕,所以就用拔的,我之前我還曾經想過說,如果我有鬍子的話,會是什麼樣子?…拔鬍子的時候,我心裡感覺太荒誕了,如果我是一個男人的話,我會希望我的鬍子越多越好,至少我個人希望如果我是男生,我是一個有落腮鬍的那種人,可是我今天是一個女人,我不但鬍子不能多,而且還一根都不能有!我想這個差異為什麼會這麼極端?為什麼我不能夠今天有鬍子,明天沒有鬍子?覺得侷限在這個肉體裡面…
蔡:妳下次來上我們節目,可以貼鬍子來,我不會管妳!…妳就是受困於這個身體就是了?
成:我很長一段時間在寫專欄的時候,在討論有關於性別的問題,其實男人跟女人就是不同的靈魂,從小到大因為你是一個男人跟因為妳是一個女人,以致於你對看事情的方法、做事情的方法、跟人的互動方法會不一樣,可是我對這一套已經厭惡到極點了!我剛才的那個問題問我妹的時候,說妳想要變成誰的肉體的時候,她說妮可基嫚,可是我心裡想如果這個問題問我的話,我心裡想的是柯林法洛…所以他們兩個不老實,我現在講的是要用那一個肉體來生活唷~~四肢、行動、整個外貌,如果可以換上一個肉體,我要換成一個男性的肉體,我不介意我變成有男性的性器官,結果開始跟一個女人做愛,我覺得我都不介意---我覺得我希望可以!肉體為什麼不能可以換呢?這就是「肉體竊賊」會吸引我的地方,它單純地是對一個美麗的強大的肉體嚮往的渴望,這種心情對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駱以軍的兩種推薦】

蔡:成英姝帶來的是「肉體竊賊」,而駱以軍帶來這本其實有換過,這要追究一下這件事情…本來你要推薦莫拉維亞的書對不對?結果現在換成了「魔法師」了,發生了什麼事?
駱:我弄錯了!因為我先開了這一本「魔法師」,後來知道她們開的書,我想這書好像太複雜了,我就想她們既然講身體,我就換回去莫拉維亞那一本;後來我才發覺,原來她們選這兩本,反而可以跟「魔法師」對話…結果我太沒貞操了!!
盧:我們還可以不停地再配合對方換下去,就構成史上最難搞的一集!
蔡:這樣我就會沒有辦法錄完這一集。駱以軍推薦的「魔法師」是一本更厚的小說,如果你覺得安萊絲已經很厚的話,對不起!「魔法師」大概要七百三十頁的小說,可是作者大有來頭,作者在西方已經是超有名的,可是台灣之前認得他是「法國中尉的女人」…
盧:今年要出版「蝴蝶春夢」,皇冠也有出的叫「捕蝶人」,現在也是叫「蝴蝶春夢」…
駱:他的定位大概這些黃金時期的作品,都是六○年代就完成了!我覺得他不是一個絢技派的作家,他不太是一個所謂西方小說技術性的突破或開展的代表人物,他個人的古典風格,我覺得對於整個也許在二戰後,有點像舊的文明、古典時期要結束了,然後新小說裡面很大量炫燿他的…像「法國中尉的女人」就是去炫燿他對於維多利亞時期的對話、講話方式、社交習慣、階級間勢力,然後餐具、用餐、屋宅、禮儀等的知識,像他的小說「黑潭塔」也是…我覺得他非常會在小說的世界裡,塑造一個獨立存在的魔幻之境…「魔法師」有一個背後的小套式是莎士比亞的「暴風雨」,我後來發現有幾個非常好的西方現代小說,都是在用「暴風雨」;「暴風雨」是有一個魔法師,被困在島上,他本來是米蘭公爵,結果他的王位被他弟弟篡奪,他為了復仇學習魔法,他有一本魔法書,他的女兒是米蘭達,一個純真的小公主,後有一天當初他仇人,弟弟篡位者的小孩,腓迪南公爵的船隊過來,他就用暴風雨把他們拘到這個島上,同時他用他的魔法控制住這個島上一些小精靈,這些小精靈又害怕他又感恩他,因為他救過他們…這個東西就變成現在後殖民主義很愛用的手法;我覺得在「魔法師」的這個故事裡,它套用這個典故,我覺得有些東西很像在跟成英姝講的東西對照,是非常糾纏的愛怎麼找尋、狂愛…是怎麼一回事,你碰到一個愛的對象,如果他是一個自戀的人,怎麼辦?這個自戀的人,他有沒有可能去負擔起去愛他而受傷,而被遺棄或是說被不愛的自我傷害以後的壞毀?其實他那個「法國中尉的女人」一直都在討論自由這件事,自由不一定代表你擁有神的能力或是神的穿越…剛剛成英姝問說我會變什麼的時候,因為我有小孩,我常常在小孩的面前,我常常可以變成狗,或是武松打虎的虎,我本來要演武松,結果後來就被小孩打,一定的~~~小說是這樣一個迷人的行業,證明早就可以在裡面變形,或變貌任意穿梭不同的心情的時候,我覺得符傲思他一直在抓著一個古典的提問:就是自由是什麼?

【盧郁佳 在讀 『啥都瞭了』!】
蔡:比方說妳唸「魔法師」的時候,妳會跟駱以軍討論嗎?還是你們就各唸各的!
盧:那時候因為提到這本書,我們談到彼此的看法,其實我們平常講的都是很芭樂,因為我講三句話,一定會有一句講到大便,然後就會被懲罰,臉上要夾曬衣夾,最高紀錄夾了二十五個,結果必須要再去超市再買一排曬衣夾…
蔡:你們在講「魔法師」這麼深沉時,竟然在玩這麼膚淺的事情?
駱:沒有啦!那是盧郁佳個人的喜好。
蔡:盧郁佳妳自己那一本「啥都瞭了」呢?妳有推薦過嗎?
盧:沒有!
蔡:它在妳推薦的小說裡算薄的咧…
盧:是啊!剛剛講到「魔法師」,每個人執著的部分…比如說成英姝講的是美麗強大有威勢的,對我來說就是暴龍,管你是101還是總統府,啪…這樣子的一種無情的威勢;像「啥都瞭了」它也是,這個小說的氣氛架構有一點像之前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一開始都非常地爆笑好玩,覺得它真是口齒春風,講什麼都超好笑,到了最後突然把你引進一個殘暴的現實,丟進去;『啥都瞭了』作者寫這本書的時候才二十五歲,這是他的第一本小說,拿到英國得到一些獎項;整書寫得非常地出色,因為他是一個烏克蘭裔的美國年輕人,二十幾歲的時候回去尋根,然後雇了一個司機,他就在講這段歷程,他的司機因為英文非常地破,所以他的故事有兩條線,一條線就是這個司機寫給他的信,就像我們英文非常芭樂的時候,我們就只能寫洋脛幫英文,然後他就用這種英文去營造出非常爆笑的趣味,比方說他一開始寫說:我家人都稱呼我為羊皮帽,他媽媽都說「別再脾氣我了,羊皮帽。」別再脾氣我就是說「別再惹我生氣了」,這種聲音的用法非常地有趣味;然後這個烏克蘭人成為他的嚮導,就叫他爺爺開車,爸爸也一起上路去尋找家族歷史當中失落的一小塊,過程當中瘋狂地爆笑,極度地取悅了駱以軍,比方說美國遊客,也就是作者上車之後,就看車後有一個猛獸,問他們就說這什麼東西,因為他們的狗身上還穿了一個T恤,他為了要強調說牠很官式,還特別寫上「XXX遊覽公司」,意思就是他們一家人都是「打官腔的母狗」,因為太喜歡這個稱呼,以後寫信都還會自稱為「打官腔的母狗」…然後這家人就跟他說:「那是司機的導盲犬!」,意思就是爺爺?但是司機,而且還半瞎,然後還用洋脛幫英文說:「他並沒有購買牠,牠只是從迷失…從遺忘狗中途之家得到牠。」…就這樣踏上他們瘋狂之旅,反正就是隨處就是丟一個包袱出來。可是它的另外一條線,他們所去挖掘那個歷史,是東歐猶太小鎮的歷史,整個就像是東歐電影「地下社會」那樣子,充滿魔幻跟華麗,一切就是極盡地淒艷浪漫跟不可思議,完全是另外一個筆鋒,帶你進入歷史當中,加上他偽造這個小鎮的文獻跟歷史,比方說某一對鎮民夫妻的一百二十次婚姻,因為他們從小開始就數著天上星星有幾顆開始,只要一和談了,他們兩個就結婚,然後一吵架他們就離婚,所以到了他們老的時候,可能已經結過一百二十次婚,直到說先生已經先過世了,不久以後太太過去,然後他們第一百二十次的婚約婚書就釘在門板上,有微風吹過…然後他還捏造很多它其他文獻,比方說一個定義名詞,說上帝所愛的是猶太人,不存在的東西理論上就是上帝所恨的,所以如果上帝不存在的話,祂就必須憎恨祂自己!!好像是一個咬文嚼字的東西,可是到後來他去挖掘城鎮的歷史,突然之間就面臨那個城鎮在二次大戰的時候,納粹迫害猶太人,整個被出賣屠殺,整個村莊被處決的殘酷歷史時,會發現到說這些字句產生了完全不同巨大的意義,動物是那些上帝喜歡但沒那麼愛的存在是那些,其實就是在預兆著他們的幸與不幸,到後面,在那些爆笑的華麗的堆疊之後,它有一個極度的重力被生產出來,真的成就一本非常完美漂亮的小說。


蔡康永私讀推薦
【揭開老化之謎-從生命演化看人的生命歷程】
Why We Age:What Science Is Discovering about the Body's Journey through Life
作者: Steven N. Austad譯者:洪蘭
出版社:商周出版

蔡:變老這件事情大概對很多人來講,都是不可避免的恐懼,怎麼樣對抗老化,已經變成日常生活當中常常看到的促銷名詞手法。我現在手上拿的這一本書,書名一定也會讓很多對於老化很擔心的讀者感興趣,叫做「揭開老化之謎」。實際上,如果真的要從事老化這個題目的真正研究,我想別的比較接近醫學紀錄片的研究型節目比較適合,並不適合在讀書節目裡面推薦,我之所以推薦這本書,因為這位作者雖然是老化研究領域裡面的頂尖專家,可是他寫出來的書卻非常地有趣,書裡面講了很多故事,都是超越學術解釋之外的有趣,讓你讀起來的時候覺得很溫暖,或者很親切,很好笑的細節,比方說他在描述某一個研究老化的科學家,他一直都堅持他做的研究是正確的、領先的,世界上其他的科學家一旦做了跟他研究的結果不一樣的實驗成果發表,他就罵人家是笨蛋,說人家在實驗過程當中犯錯,這一個權威終其一生都認為自己是領先的老化學者,可是等到他死掉之後,他的學生才透露說其實在實驗室裡面,常常都得到錯的數據,只是不敢告訴這個老師,因為懾於他的淫威不能夠講;這麼荒謬的事情都發生在科學的研究裡面,這個老化的專家講了很多這樣的例子來證明,人類對於老化的解決之道是充滿了迷思,因為我們太希望能夠永遠青春不老,任何能夠發明遏阻老化之道的秘方,都會非常瘋狂地盲目地去崇拜它、去接受它。這書裡講了一些很好笑的事情,比方說…為什麼世界上所有醫療條件最差的村落裡面都充滿了人瑞?這不可理解!醫療條件先進的都市裡面,大家都沒有活得那麼老,可是一個遙遠的村落,不管是瑞士的南邊的山上,或者是原住民的部落,問他們怎麼都能夠活那麼久?他們就說「我們又吃檳榔、又抽煙、又喝酒,可是我們就是活到一百二十歲。」作者覺得這實在太不可解釋了,結果他跑去調查之後發現,很多這些村落的村民是因為發現只要號稱一百二十歲,村長就會來開始造橋鋪路,然後找很多觀光客來看這個村子,村裡的待遇就會變得非常地好,整個生活條件就會提升,所以大家就互相鼓勵都來號稱一百二十歲,結果他們可能只有七八十歲而已。這些看起來非常好笑的荒謬的處境,其實是人類在追求長春不老的過程當中付出的一個代價,所以「揭開老化之謎」這書,好玩的是它不是只是講醫學上面所發明出來的一些依據,它也講了很多在實驗的過程當中很有趣的故事。

蔡:我們常常看到市面上所銷售號稱讓你青春不老的產品,都說他們自己做了什麼樣的動物實驗,比方說像蜂王漿這個東西在這本「揭開老化之謎」裡面也有討論到,它講說大家都以為說本來是一隻普通的蜜蜂,可是一旦變成了蜂王之後,壽命就可以比普通的蜜蜂長好幾倍,這造成很多人想說如果喝到蜂王之所以變成蜂王的漿,是不是也就變成人類裡面的蜂王?可以比正常人多活好幾倍?結果作者就會告訴你:你不要搞不清楚就是…蜂王之所以活得比人家久,是因為什麼什麼原因,而不是因為喝了那個漿的關係,你如果呆呆地只去喝那個蜂王漿,不可能活得比人家久;這一些我們一般來講過度一廂情願去相信的事情,都是因為人不想變老,可是到底變老這個事情能不能夠被阻止呢?作者其實是給了一個很樂觀的答案,只不過我相信看了整本書之後,你一方面會覺得說人類真的越來越靠近長春不老的嚮往之中,可是一方面你也了解,目前所使用的種種方法,可能都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而已,大體上這個作者是相信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們會越來越靠近青春不老的境界,懷抱著這樣的嚮往,我想你老得也會比較愉快一點。

蔡:就算你並不是一個那麼在意老化的人,讀這一本「揭開老化之謎」也可以發現很多跟人類本質上有關的一些數據,是你以前可能忽略掉的,好的科普著作真的很難得,因為作者本身除了要有淵博的知識之外,他可能還要有很有趣的很世故的看待這個世界看待人類處境的態度在,那書裡面講了很多科學家好笑的習慣,甚至對他們外型的描述都很生動,這個都是我在一般科普書籍裡面很少看到的,所以不管你在不在意老化,這本書都是一本很有趣的書。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114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3段75巷70號
© 2004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時語音服務:02-2633-2000 公共電視 網際網路組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