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將在七月十五日19:00播出『解嚴二十』特別節目。
【解嚴二十】分為四個段落,以幾個人物當楔子,來呈現四個面向的重要變化,分別是「人權與威權」、「運動與改革」、「戰爭與和平」、「族群與認同」。

他們一直逼我叫我承認我是個共產黨……我能夠編別人的故事,當然可以編自己的故事……」-柏楊-
豎立綠島人權紀念碑、平反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廢除刑法一百條,這些都彰顯解嚴後對人權的保障。台灣社會在告別威權的過程中,最具張力的是去蔣行動。高雄連夜拆銅像、草山行館毀於大火,又具有怎樣的意義?歷史像一條曲折的長廊,每個人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景像也不一樣。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要離開廣場時,有人從野外拔了很多百合來現場要分,讓人家帶回去。」-駱明永-
野百合學運引發一連串政治改革。台灣的民主發展一直在議場和街頭同步並進,解嚴前衝撞出反對黨,解嚴後衝撞出憲政改革。國民黨長期執政,結合地方勢力和財團,民進黨以破除黑金為訴求贏得政權。政黨輪替之後,集體狂飆的運動時代結束,追求社會正義、經濟公平的力量卻依舊存續。

「當時我只有一個想法:一顆心回台灣、一條命滅共匪」-反共義士潘海波-
影響海峽兩岸分立的重大戰爭,一次是韓戰、另一次是八二三砲戰。
八二三砲戰讓金門居民度過二十年『單打雙不打』的日子。戒嚴時期真正的戰地是金門。海邊密佈的地雷和一望無垠的軌條砦,都是戰爭遺跡。水頭碼頭熙來攘往的台商、大陸觀光客、台灣進香團,則是小三通以來的景象。金門的變化就像一面鏡子,映照出兩岸的戰爭與和平。只是,解嚴之後兩岸共同面對難題也從「統一中國」,變成了「台灣獨立」。

?「原這個字的意思是….我們是最早就住在這裡的人。」-胡德夫-?
「我是誰」、「他們又是誰」,這是族群認同的核心。族群認同涉及現在政治位置、過去歷史記憶、和對未來的想像。忠烈祠國殤祭典是國民黨政府遷台帶來的國族記憶;追思二二八是政府為將來建立新的國族記憶;而長期以來漢人用本位觀點,扭曲原漢生存衝突的歷史。族群關係是相對的,體會弱勢族群的感受,才更能理解族群差異。但是,選舉動員催促各族群用過去記憶現在處境,去選擇國家認同。政策主張和政治現實極大的落差,是台灣本土化與民主化發展至今,最難處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