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醫院小醫師」侯文詠醫師和他的夫人牙牙開始,到「赴宴」裡力主山林靜養的陳玉峰教授;為高山農業尋找環保之道的陳中教授;白色恐怖時代左傾的理想主義青年;到這次「 45°C天空下」的連加恩,仔細想一想,其實我這幾年的工作,一大部分就是在本尊與分身之間遊走。

關於本尊和由演員扮演的分身,大家通常比較關心美麗的牙牙到底是念牙醫還是念建築的,或者是為什麼選林佑威演連加恩 …。其實,在我們戲裡的本尊,不只是化身成男女主角;有的時候一個本尊化為好幾個角色,有的時候一個角色來自於好幾個本尊。這些本尊,有些可能常常被報導,但大部分的人是沈默專注在不同領域中的專業工作者。

以這次「45°C天空下」為例,我訪問了好幾位為中草藥在生物科技上爭取新地位的專家;長年為環境保護奔走的教授;致力於罕見疾病醫療與研究的醫生、患者和家屬;以及在貧瘠的非洲大陸上,開墾出一望無際農田的農耕隊和技術團。每一位身上都煥發著生命的光輝。我們在塑造由本尊幻化的角色時,往往會把真實的經歷作一些改變,這些改變或好或不好,我還一直在學習、改進。

有些人常常開我玩笑說偶像劇是從你開始的吧?有時候我想,應該也算是吧!因為我拍的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