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台灣新移民女性
繼 2006年「我們同國」的族群關懷主軸,2007年公視再以「落地台灣•姊妹同國」為主題,進一步對來自東南亞的新移民表達深度的多元文化關懷。7月進入高潮,推出關懷台灣新移民女性的文學大戲「別再叫我外籍新娘」,由越南姊妹們主演在台越南配偶的故事。

四個新移民家庭的故事
三重正義南路上的三重空軍一村,目前是市公所的眷村保留區,這裡有五十多年前的眷村建物原貌,屋內還有當時的家具器物。其中一棟二樓庭園官舍,公視新戲「別再叫我外籍新娘」的一個主場景就選在這裡。當王琄、宋達民和梁修治穿著家居服趿著木屐走來走去時,時空一下子跳回懷舊的眷村氛圍裡。

戲裡,王琄是風塵引退的壞脾氣老小姐,和開修車廠、遲遲不婚的弟弟宋達民以及自小一起長大、仍孑然一身的友伴梁修治同住一起。兩個男人受不了王琄要他們「傳宗接代」的壓力,和另外兩位朋友相偕到越南找老婆。老婆是找到了,孩子也生下了,但是,更多更棘手的問題,也在四對配偶中產生了……。

六月暑熱中,工作人員忍受著草木叢生的庭園中前仆後繼的蚊蠅,以及每隔半小時左右出現一次的垃圾車音樂,趕著拍最後三集。

梁修身導演執導的「別再叫我外籍新娘」,敘述四位台灣越南媳婦在四個家庭的故事,直接觸及到近年台灣社會很重要的外籍配偶及其下一代的議題。與梁導之前的「再見!忠貞二村」、「米可, GO!」互相呼應的,「別再叫我外籍新娘」同樣是關懷弱勢族群的人文好戲,期能透過戲劇手法及電視媒體的傳播力,讓社會大眾共同看到這群台灣「新移民」的縮影。

王琄與宋達民演出超精采
為了戲,劇組出動了三十人左右到越南出外景十四天。跨國拍戲本就特別辛苦,但天候水土之外,令梁導最頭疼的,竟是「人」的問題,當地不論官方或民間,都一再調漲費用,讓梁導差點荷包大失血。還好也有貴人相助,在胡志明市的古芝少數民族文化村,是台商投資巨資打造的高腳屋觀光地,他們提供場地和車輛協助劇組拍攝。

在「再見,忠貞二村」裡飾演堅忍母親並因而摘下金鐘后冠的實力派演員王琄,到了「別」劇裡,戲路大變。在第一集裡,就見識到她扭腰擺臂、醉酒發飆的潑辣勁兒,接下來,她又成為一個挑剔的大姑,在弟弟和越南弟媳之間挑撥作梗,完全顛覆了「忠貞」裡的賢良形象。

梁導不想讓「羅真真」這個角色,墮入電視劇「惡婆娘」的制式表演。雖然在現實生活裡,王琄是一個不會罵人、講髒話的人,但梁導深知王琄有太多潛能可以發揮,很久以前,就深深為舞台劇出身的王琄「原汁原味」的表演功力嘆服。他的識人之明,已為王琄贏得了一座電視金鐘影后,這次,他又給王琄新的功課,讓她在中年獨身女子的情感漩渦中愛恨浮沈。

宋達民因為同門師姊梁家榕的牽線,和梁導一見如故。梁導首次和宋達民合作,就讓他擔綱愛滋病患的高難度角色。宋達民在戲中後期必須演出絕症病人的憔悴和削瘦,還要在身上黏貼噁心的血泡,但他卻是愈演愈有勁,直說從未演過這麼能發揮的角色。而且演員出身的梁導對戲的敏感度特強,他營造情境,讓演員放手去演,宋達民覺得獲益匪淺。他說:「能在現今的環境下接演這樣的好戲,真是太可貴了。而且演出這個角色之後,更能體會出健康的重要,從今以後更要注意身體的保健。」

觸碰「愛滋病」高敏感議題
「愛滋病」這個高度敏感的題材,在「別」裡也被大膽採用了。因為外籍新娘感染愛滋的比例甚高,有些是從母國帶來,但也有來台後才被傳染的。第一集裡,一位越南新娘「南風」,因為感染了愛滋,依台灣早先「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第十四條」的規定,必須先被遣返越南再提申覆。南風知道一旦出境很難重返,於是帶著老邁的婆婆和幼子東躲西藏,但最後仍然逃不過遣返的命運,在醫療中斷的情況下魂斷故鄉。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歷經五次小幅修正。 96年3月時,「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修正草案」已一讀通過,在有關外籍人士染患愛滋病的部分,原第十四條修改成第十九條,外籍人士如果是經由台灣配偶或在台醫療過程中被感染愛滋,得以留在台灣提出申覆,只要能夠證明,就能得到應有的醫療照護。

戲中宋達民感染了愛滋,傳染給越南妻子「秀珠」(范明秋飾),有別於南風的悲情下場,戲裡的秀珠處境和現實的修正草案互相呼應,她焦急地等待著法案的三讀通過,如此她才不必和病夫幼女生離死別,自己也才更有機會活下來。梁導演指出,「秀珠」代表的是一種希望,也是法律更靠近人情的體現。

楊千霈與林佑威正義攜手
楊千霈暫卸主持棒,全力演出一位熱情的社工。她說,台灣社會對外籍配偶有很多不公平之處,事實上,有很多外籍新娘嫁來台灣之後,比台灣人更愛台灣。她所飾的社工人員,充滿正義感,時時幫助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外籍配偶,但因受限於層層法令及制度,所能發揮的力量很微弱。雖然如此,戲裡這位「君君」,還是不屈不撓,天天騎著她的小摩托車為外籍配偶的權益東奔西走,冷落了一直守候在她身邊的男友林佑威。

楊千霈一年才接一檔戲,她在這部戲裡的演出,可說「精華盡出」,把最好的「戲胞」都奉獻出來。她說,琄姊和宋哥在戲裡教她很多,導演更善加琢磨她,還有和林佑威的合作也是輕鬆愉快,所以拍這部戲的收穫,是拍別部的好幾倍呢!

林佑威在戲裡飾演一位小醫師,原本初出茅廬、信心不足,對愛滋病患也抱著很大的戒心,不敢觸碰。後來楊千霈大力鼓勵及開導他,讓他對於投入愛滋臨床治療產生勇氣,也走出內心恐懼的陰影。

與愛滋防治相關法令相呼應
公共電視委製組組長張朝晟表示,「別」劇拍攝期間,正值立法院「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防治條例修正草案」一讀通過,電視戲劇和真實人生之間產生聯結。張組長說,多年前張曼娟的作品「海水正藍」,就是根據夫妻離婚後子女扶養權歸屬的不平等之處而書寫的小說,之後改編成電視劇上演,引起社會共鳴,直接間接促成法律的修正。而今「別再叫我外籍新娘」也和法律修正案呼應,巧合的是,在「別」劇甫殺青之際,立法院也在 6月15日凌晨,通過了「人類免疫缺乏病毐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法案,只要外籍配偶證明是遭台灣籍配偶感染愛滋病,即可在台免費接受治療。

落實族群「融合、共享」的理念
公視之前在審「別」劇的企畫案時,曾因它觸及到愛滋的敏感議題而有所顧忌,但後來一想,一般電視台不敢處理的題材,才是公共電視有義務去面對的。張組長舉《費城》這部電影為例,就是戲劇作品為愛滋病患發聲的經典之作;人道的呼籲,正是戲劇作品深刻內涵的核心。

而自 95年公視劇本的公開徵案以來,「新台灣之子」就是最主流的議題。台灣社會愈來愈多的族群融進來,他們的下一代,是不折不扣的「新台灣之子」,更多的故事還在進行及搜集當中。公視在這方面嗅覺敏銳,「別」劇是台灣電視劇中首先採用真正的外籍配偶來演外籍配偶,落實了族群「融合、共享」的意義,也讓這部戲更有看頭!(撰文:阮愛惠)

製作人、導演 梁修身
1970加入中國電視公司開始從事演員工作,演出電視劇高達五百集。

1974年受到導演白景瑞賞識,在「我父我夫我子」中擔任要角,此後專心電影演出,
1977年主演「筧橋英烈傳」(飾高志航)後成為名小生。

製作:玻璃屋裡的人(台視)、無河天(華視)、旅人的故事(中視)、我把阿公搞丟
了(公視)、手機有鬼(公視)、再見 忠貞二村(公視)、米可,Go! (公視)、移
民天堂(公視)、別再叫我外籍新娘(公視)

※「手機有鬼」 入圍 2004年金鐘獎最佳男主角、最佳編劇

※「再見 忠貞二村」 入圍 2005年金鐘獎連續劇最佳戲劇節目、最佳導演(梁修身) 、
最佳編劇


※「米可,Go!」 入圍 2006年金鐘獎最佳女主角、最佳編劇

導演:我兒俊孝、又見天堂鳥、茉莉花開、仙人掌花、胭脂花紅、多桑與紅玫瑰、女人
香、夢裡新娘、輾轉紅蓮、燕雙飛、台灣廖添丁、家有日本妻、女人要有錢

※ 電影金馬獎、電視金鐘獎多次入圍提名男主角、導演

※ 2003年以「家」榮獲金鐘獎連續劇最佳男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