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與其說我在拍攝釣魚台,倒不如說釣魚台在拍攝我,或者釣魚台反射了我。 從來都不覺得釣魚台會對我很重要,到現在還是這樣,不管我研究了多少有關該島的資料,我愈了解它,就愈不想理它,只想讓它安安靜靜躺在那是我最大的心願。

拍攝過程或田調過程中,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根本沒辦法真正了解那個島。讀遍了資料,都在討論釣魚台是誰的,或者附近有甚麼魚可以捕,島上住這甚麼動物,但是我連親眼見到它們的機會都不可能。

從雄心壯志的選了釣魚台,想要用另類手法表達它的荒謬,到現在,我已經快要臣服在龐大的社會機制下了

我想,我懷疑,我有可能像當初想的那樣,以一個單純的島來拍攝它嗎? 所以從當初的雄心壯志,到現在,我變成用一種誠實,但或許很多人認為不「紀錄片」的方式,完成這部影片。

紀錄的是,過程中島嶼不斷浮現我腦中的幻象,出海中,島嶼不斷真實呼喚我的聲音。或許投河化身成一隻魚,都要來得接近島嶼,於是有人用著不同的理由跳下海……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