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基隆嶼的愛恨情仇 你能懂得多少
不可否認,當初是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接拍基隆嶼這個島,因為我對他沒有感情,在拍這部片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在台灣有基隆嶼這個島。

但是因為在台灣,拍片的機會難得,更何況是沒有社會資源的年輕人,基於這樣的理由,讓我不想放棄,也沒有條件放棄,所以只好接下。

開始進行基隆嶼的拍攝工作之後,我才開始真正審視自己對拍攝紀錄片的想法。

在思考的過程中,因為對自我的質疑,慢慢的開始產生了一種遊戲的心情,雖然說是遊戲,一種很不負責任的想法,卻也是很深沉的。

因為嚴格來說那是一種放逐,當我有開始這樣的想法之後,突然覺得我跟基隆嶼貼的好近。

我開始以一種體驗生活的方式來做這部片,以一種想像式的方法來做這部片,我之所以稱為做,而不稱為拍。


那是因為我把它融入我的生活之中了。我不在乎何謂真實了,因為真實對我來說永遠比不過內心的體驗,一種很直覺的感受。

像在作夢一般,很隨性的自由。理性生活了一二十年,第一次在這部片中嚐到幻想的喜樂,即使充滿了悲哀的心情,也有一種自溺的快感。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