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臨島上
我們透過公視發公文申請上島,輾轉也透過當時的立委陳定南的辦公室幫我們申請,去海岸地區巡防署北部地區巡防局申請上島。事實上自己也知道,在時間、金錢都不充裕的情況下,不容易談得深刻。

當時自己的時間其實有限,但又不自量力的答應拍片,一答應就很後悔,後悔之後就悶在那裡很難過呀,但又很想上龜山島。

上去的過程裡面又發現,我們申請半天,手續似乎很麻煩。但是,我們在島上三天兩夜,其中兩天都有人登島去參觀,去遊覽。

他們當然在那裡像是沾滴醬油就走啦,你可以知道,基本上他們去那裡完全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啦!

純粹只是觀光,運用的是什麼地區的協調委員會,行政院的什麼單位...在這種情形下,每次跟龜山島原住民聊天,在他們離開之後,遷走後的第二年,他們有回去撿骨頭,或之前沒有帶走的東西,整理一些帶走,之後,多數人就沒再踏上龜山的土地。

怎麼待遇會差這麼多?只有幾年前辦的"歸來吧龜山!",當時的縣長是游錫琨,才有一些人上去。 上去之後其實很多人都十分憂傷!發現過去的地方全都剷平,那個感覺是整個空掉了。

所以希望這部影片能透過一個想回又回不去的思鄉角色,來表現他們對龜山的魂牽夢縈。 我本來也考慮紀錄島上當兵的阿兵哥,想要對照不同的鄉愁,他們到島上是不是很想回家呀。

可是當我跟他們接觸後發現,他們到那裡是渡假,很輕鬆,一個月可以回家的天數很多,就跟龜山原住民的處境不能比了。

所以當時本來想像的,這邊有鄉愁,那邊也有鄉愁....其實呢,龜山島上那邊沒有鄉愁,那邊好過的很,所以阿兵哥的部份我就不去處理了。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