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
拍片過程中,比較難的是,自己要怎麼做?到底要做什麼?原來居民所想的東西,跟我們上島所看到的有很大的落差。

如果真正要呈現那邊的感覺,其實應該要住下來一陣子,慢慢去體會,慢慢去觀察,但是我們沒有那個條件。

所以造成我們上島一趟去勘景,回來後想著我這片子可以放什麼東西在裡面,然後再次上島的兩三天裡面,能夠拍的就拼命拍。

島上已經沒有居民,如果能住在那裡,或許可以慢慢體會他們以前去哪裡撿木材、要走多少的路去。

當然現在要走路也不容易,因為登山的路線只有一條。我們有去走,在山頂上過了一晚。那條路是因為阿兵哥夏天要站哨,所以鋪了水泥的石階,其他的路都已經封了。

所以真正要去體會他們生活的情況,事實上是需要準備開山刀,在那裡住一兩個月,他們以前到哪裡挑柴,就真的去走一趟。

我們是扛機器,但他們是扛木材呀!然後,到什麼地方去做什麼事情,過去的生活狀態是什麼,要去這樣體會,讓我們的體會跟他們的記憶去對話,可能有一部份應該是要這樣做。

但是如果照島上的規定,我們連在那裡過夜都不行。那裡是軍管區,照道理每天日落之前就要離開。

能在那裡其實是駐軍通融啦!但是很多地方的駐軍都會通融。海巡部照規定就是紙上作業。而現在島上的駐軍大概有20幾人。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