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山島的原住民
關於做這樣一部影片,對一個作者來講,我覺得很難拿捏的,心裡頭很猶豫的部份---這片子應該是站在我這位置去看呢?還是站在原住民的位置去看?

還是站在一個主流的觀點去看?我覺得龜山島上的原住民似乎應該擁有比較多對那個島的決定權。因為老實講,他們當時是在非常不公平的條件底下遷村的。

有所有權狀的,可以領到一點點補償,一坪一塊錢台幣,地上物的補償都沒有。他們過去在那裡,從清朝到日治時代,因為就這麼多人,所以當時很多買賣口頭承諾就好了。

在這情況下,差不多一百多戶,共六七百人,大概只有十幾戶領到土地的補償。

他們遷到大溪來的土地,要自己買,房子是給他們貸款,而他們蓋的村,就叫仁澤新村啦!軍方要這個島,透過里長,透過軍方自己運作,讓他們覺得搬到這裡來不錯,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等於是沒有條件的放棄那個地方。

搬到這裡來,他們買地蓋房子,還是政府的仁澤!?事實上從現在的角度來看,對他們真的很不公平。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