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百合的憂鬱
我本來以為龜山島跟自己的關係很近,因為看這麼多年,以前有些親戚也到附近去打魚,可是上去之後覺得對他還是很陌生的,對它的一些期待呢…

事實上是一廂情願的,是自己想的。到底應該站在他們的立場,還是我的立場?我的立場到底又是憑什麼?自己會很拿捏不定。

這部片子是要替他們講話呢,還是拍得讓大家看了之後,想去那裡觀光呢?

其實,我多麼希望觀眾看了這個片子之後-----啊,這地方沒有什麼!都不要去了。可是事實上,當它開放觀光之後,多了一個旅遊點,就有很多人會去。

然後每個人去到那邊,平均不到兩個鐘頭。就是登島、環湖、看到有野花就摘。

像我們這次去的時候,一整片的台灣百合花,那感覺真好,那兩團觀光客裡面,至少有一團,臨走的時候,我看到有十幾個人,各摘幾朵開的比較好的百合。

百合到處都有啊,我覺得百合這東西,它的好就是在大自然中,例如在鼻頭角的峭壁等等這些地方,你看到百合在那裡非常幸福的感覺。

可是當你看到每個人去把它摘走,你就可以想像,更多人上去之後,摘的就不只是百合了,可能會去撿龜山島的石頭等等,最後你會看到人對那環境的破壞,對那環境施加的壓力,真是難以估計。

所以在這樣的心情下,剪接的過程中,我真的非常猶豫不決。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