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後浦)一日大事
天微微亮,四月的霧氣,氳染石牌坊舊街,一爿門的老吧剎已沒幾戶在營業,傾的傾、倒的倒,偶有幾隻貪婪的野貓倏地竄出。

這唯一見到星火的店,油膩燻黑的灶,原是燒材火的已改了瓦斯,煙囪管貼著一個紅孜孜的福字,屋內左上角的天花板已破了一個大洞,油煙直竄二樓。

其實二樓已無法住人,整棟房子用鋼架固定著,只剩一樓五坪大的空間,就算是一間店吧! 三位中年婦人靠此為生,只賣一種東西--「油條」。

傳統的金門油條,沒有加硼砂,炸起來軟軟、結實結實的,吃了有一股飽足感,而顧客也都是鄰里相識的居多,自己放銅板,自己找錢。油條由一張日曆紙包著,再用塑膠袋提。

十步陸隔壁觀音亭旁浯記一樣只賣一種東西--金門特有的「挫粥」(類似廣東粥),一個偌大的店,觀光客已坐滿四張桌子,門口大排長龍,提著一個個保溫桶,老板三十多歲不急不緩一勺一勺煮,這種粥先把米煮到稀爛,變成不見一粒米為止,顧客要時只需抓一點豬肝、豬瘦肉、蔥花,再打一個蛋搖一杓粥即可。

近浯江橋頭南門里的許家亦是一絕,三層樓店面也只賣一種東西--「燒餅」。一個大油桶內層砌上水泥下方挖個口即可作生意,燒餅烤得澎澎酥酥的,有甜有鹹,邊吃邊掉芝麻。

金門的早餐是專業的,一家店只賣一種東西,而且已祖傳三、四代,而吃金門的早餐更是一種運動,一大早提著小桶,陳家買豆漿,走300公尺林家買油條,總要健行數百公尺,才買齊全家的早餐。

不知為何金門人如此專住一種事務,而不想改變,也習慣這種買賣方式,是太悠閒,還是這是一天當中唯一的大事,更見到金門人一天中最有活力的時刻。過了8點太陽開始火剌剌,大夥又漸漸躲進屋內不見人影,但是都已經吃過百年不變的豐盛早餐了。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