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
一隊人馬,十幾個人,浩浩蕩蕩從台北搭飛機到高雄,隨即包車前往東港。在轉搭渡輪,20幾分鐘,抵達小琉球白沙港。

原本快樂得像海外渡假旅行,結果一進入拍攝期間,一行人除了攝影師寶島之外,其他人全吐了。

一天八、九個小時待在髒臭、油汙的船上,不能上廁所,吃不下他們的飯,只能不斷抽煙,不斷和他們打成一片。然後,睡眠不足的人就先吐了。

出海捕魚時,吐得更厲害。導演我一小時便卦了,吐到船主讓出床鋪讓我睡覺。接著錄音師阿寶也掛了,然後是攝助……。可是拍攝工作仍得進行。

漁工們仍開開心心地唱著歌,而一整天,我們竟然捕不到一條魚。(哎!原本想好好表現小琉球特有的延繩釣。) 晚上回到島上的旅館,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還暈頭轉向。

踏在陸地上,瓷磚像飛盤,不斷的旋轉。酒精是最好的治療劑,喝到掛了,明天又是一條好漢。幾天相處下來,和船上的大陸漁工都成了好朋友,彼此留下電話。

他們說:「等我們上岸後跟你們連絡哦!」認真的語氣,讓人聽了感傷。 當然,也有人看上美麗的製作人和製片小姐。一行十人,竟有半數工作人員是女孩。

在如此艱苦的環境裡,女人的耐力反而顯現得比男人更堅強。也因為她們在場,像拍片作業變得快樂而順利。製片慧如便擁有許多仰慕者,岸上的小琉球朋友,和海上旅館的大陸朋友。

幫忙開船的島民"瘦哥",只有製片的"ㄋㄞ功"可以叫動他。無論是凌晨五點,還是半夜。還有總策劃美鈴,要不是她善體人意的特質,訪問不會這麼順利。

幾個美女在全是男人的海上旅館,是個相當突兀的景象。這也是引起保七艦艇過來臨檢的原因。也因為如此,我們很幸運地拍到想盼很久的,關於保七的鏡頭。

離開的時候,大家其實有點不捨,畢竟相處久了,彼此也有了情感交流。島上幾個熱情而純樸的朋友拉著我們說:「要再來哦!」那種熱情讓人感動。

「影片上映時別忘了告訴我們哦!」我愧疚地低下頭,不敢告訴他們,在我眼中,島上只剩下荒蕪的鏡頭。那是島嶼內在靈魂的本質。 很抱歉!曾經幫助我的朋友。也許你們沒有被納入鏡頭,但我是真心誠意地為你們小琉球發聲。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