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影片的開始
1999年六月,美玲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拍攝「馬祖」,成為《流離島影》十二個台灣離島的一份子,讓離島變成主角,讓台灣島變成邊陲,台灣必須開始傾聽離島的聲音!雖然我還忙著其他的影片,但這真是一個令人難以抗拒的影片計畫,於是我答應了。

雖然不確定自己要拍什麼,心中卻閃過一道青春的光束...

馬祖,一直只是地理課本毫不起眼的一個小點,國民黨制式教育中反共跳板的代名詞,總覺得遙遠而與我不相干。直到十幾年前,一位剛認識不久的朋友到馬祖當兵,短暫的書信往返,這個抽象的地理名詞開始產生了一點意義。

但是仍然非常不具體:戒嚴體制下的台灣與馬祖,種種的限制拉大了我們溝通的距離,那麼遙遠、那麼難以到達、那麼難以溝通,於是那麼充滿著不確定感。

意志如遊絲,難以對峙兩岸的歷史恩怨,青春浮動,無法跨越大海的藩籬,我們的情誼終於如雲翳消散。

或許基於一種反動的心情,我告訴自己決不要拍歷史悲情、決不要強調軍人與戰爭,有沒有馬祖人的故事呢?我聽作家羅葉說,馬祖有一位舞者叫陳秀玲,她自藝專(今台灣藝術學院)舞蹈科畢業後,不久回到家鄉擔任板里國小的代課老師。

她一來到這個學校,舞蹈便成為這個學校的重點教學。我很好奇,戰地政務軍事管制的時代,這樣陽剛生硬的土壤,如何孕育出一個舞蹈藝術的種子?於是追尋一位舞者的身影,開始了我對馬祖的探尋...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