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了、發現了
有一天,我發現一艘大油輪撞上花瓶嶼而擱淺一旁,於是我很想根據這個記憶來寫腳本,發展整個北方三島充滿傳奇的故事。

事隔一個月後,我帶著機器再次出海想拍下來,但那艘比花瓶嶼還大的大船不見了!

我也曾思考過在棉花嶼尚饗處理的一些情節,但好不容易真的上去了,發現那樣的世界根本不屬於你可控制的範圍,因為你必須承受完全無遮蔽物而必須在烈日下曝曬10個小時以上的危險,也深怕斷水或接駁船隻可能延宕。

那樣的求生考慮,讓你在面對單純的植物、動物、土地或海洋時變得輕鬆了起來。因為去製造什麼在當下都顯得多餘,甚至你無暇去思考人與自然這類命題,因為只能選擇趕快離開

彭佳嶼原本以為是三島中最可能處理的部份,因為上面有人,有些歷史感的東西,有我們所假想的鄉愁或飄搖的疏離感。

但當你上島之後,看到大家坐在冷氣房裡看HBO、打電話時,逐漸瞭解除了交通不便之外,對他們而言,島嶼生活大部分可以很是自在的。

於是幻想一直被顛覆;假設在一直被推翻的情況下繼續進行,而最後,原本對島嶼的陌生,轉化到你對影片切入點也開始陌生。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