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深刻的…
. 最令我們印象深刻的人是蔡玉尖老師

認識蔡老師時,他已經是癌症末期了。孱弱消瘦的軀體,使他須拄著拐杖步行,但這並不減損他天生堅毅不屈的個性。

得知我們要去烏坵拍紀錄片時,他欣然答應我們的邀請一同前往,他說,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次機會回到故鄉了。

行前,蔡老師顯得異常興奮且精神意奕奕,雖然與他鶼鰈情深的妻子隱隱耽憂著,但蔡老師還是以過人的意志力,一路舟車勞頓,撐回到了烏坵島鄉。 島上瀰漫著對核廢料即將來臨的討論。

有的人說,烏坵離中共太近,台電要放核廢料一定會遭中共抗議。有的人說,我們要抗議,如果抗贏了,核廢料就不會來,如果抗輸了,就賺錢。

對於台電聲稱的三十億元回饋金,不免引起許多人的想像。質樸的財哥就說:「這是好大一筆錢呢!如果真的烏坵拿到這麼大一筆錢,那我們到台灣就不敢說自己是烏坵人了,否則消息一傳開,每個人都說烏坵人變成有錢人了,萬一碰到騙子或壞人就麻煩了!」

 
有的年輕人則說:「誰能保證二十年後的烏坵會怎樣?」現在的烏坵島上只剩二十戶不到,等孩子大了,老人老了,誰會再留在烏坵?言下之意,若現在有利可取,為何不取呢?

當然,大多島民還是依戀烏坵,不拾烏坵的,尤其大坵的蔡媽媽和小坵的高媽,每次提到核廢料就幾乎以淚洗面,即將離世的蔡老師亦然,他甚至堅持重蓋他在烏坵已頹的房子,他說烏坵是他的根,即使自己住不了,以後孩子回島來,才有地方住啊。然而,不要說添蓋房子,大多人都已一一離開了。

  最後一次見到蔡老師,他已經難以行動了。在病床上,他仍唸唸叨叨著家鄉的事,即使在島上,他一一與島民談論,試圖釐清島民思惟,希望說服島民抗爭到底,但終了,仍究心有餘而力不足,他無奈地笑說:「可能核廢料的事還沒落幕,我已經先落幕了!」

當我們再次踏上烏坵,島上探勘核廢料儲置點的工程正積極進行著,這時,蔡老師剛剛離世二個月。而他重蓋了一半的房子,也殘留著一半,仍駐立鳥坵。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0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市內湖康寧路3段75巷70號 觀眾服務電話:02-26332000  公共電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