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開放

台灣的社會愈來愈開放,外來人口日漸增加,其中,來自南洋的「台灣媳婦」人數眾多,已成為不可忽視的族群之一。不管是經由自由戀愛,或是經由婚姻仲介,對她們來說,這個土地就是她們的第二故鄉,是追求夢想與幸福之地。為了追求這樣的幸福,她們努力克服語言的問題和文化的差異,也努力克服對家鄉與親人的思念,刻苦耐勞、勤儉持家,就是為了能在這個第二故鄉生根茁壯。

許多媒體對這些新移民的報導相當偏頗,久而久之,造成了她們的媒體形象-不幸的、封閉的、愚昧的、教育程度低的。事實上,多數的「台灣媳婦」並不如我們所想的那樣,她們聰穎、充滿活力,甚至賺錢養家、獨立自主,早已融入這個大環境。只可惜她們沒有發聲的機會,也很少大眾媒體站在她們的角度來為她們說話。

作為一個公共的媒體,公共電視除了服務一般大眾,也要照顧到各個「小眾」,不論年齡、性別,不論社會階層,公共電視都要秉持著公平、多元的精神,兼顧各個層面,來服務各位。今年是公視九週年,也是公廣集團成立第二年,結合了華視、客家電視台、原住民族電視台與台灣宏觀電視的資源,不但能更用心服務兒童、青少年、婦女、銀髮族、客家同胞、原住民同胞等各族群,也將推出與「新移民」相關的節目或單元。此外,公視喊出「落地台灣,姊妹同國」的口號,將與相關團體合作舉辦一連串活動,邀請新移民家庭一起來參與,展現公視關注新移民的誠意。

多元社會不是一天造成的,它需要各界的努力與包容才能達成,公視推動多元文化運動的腳步不會停止,我們也警惕自己,可以做的事還有更多。

台灣公共廣播電視集團董事長
陳春山


繁花似錦

每個人或許都有如此的經驗,當我們進入一座花園時,很容易就被各色各樣、恣意招展的花海所吸引。並且衷心地讚嘆繁花似錦、美不勝收。

人類花園何嘗不是如此。如果這個世界只有一種人,一種生活型態,一種文化風貌,豈不也是單調乏味,令人窒息。

隨著新移民的加入,原本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相信都會深刻的感覺到,周遭的文化風景似乎更豐富,亦更多彩起來。無論是吃的、穿的,或是語言、思想,似乎都在翻新大家的經驗、開闊大家的視野。

但,這只是事情的一面。不可否認的,原本被稱為「外籍新娘」的新移民女性們,屢屢因為她們來台前的背景,或是來台後的境遇,遭到許多誤解,更嚴重的是,由於戴著「有色眼鏡」來對待她們,更使新移民女性的形象備受扭曲。「外籍新娘」逐漸成為一個污名化的詞彙,就是明證。

面對新移民的處境,或許台灣原有的住民都應自問:除了刻板印象及旅遊見聞之外,又有多少人對已經形成的第五大族群有深一點的瞭解?又有多少人願意對新移民的文化特質作進一步的接觸?我們所理解的新移民除了配偶的角色外,還有什麼?我們所理解的南洋文化除了飲食、服飾,還有什麼?

多元文化一直是公共電視關切的課題,而多元族群更是多元文化課題中的核心課題。 2006年,我們以「我們同國」為訴求,針對年輕世代的族群體驗推展了首波多元文化運動。今年,我們更以「落地台灣.姊妹同國」作主軸,針對新移民的族群課題展開第二波多元文化運動。

這一波的多元文化運動從 5月揭開序幕,相關節目與活動涵蓋甚廣,包括製播新移民為主題的連續劇-「別再叫我外籍新娘」,拍攝具區域視野的新移民紀錄片,推出東南亞各國電影與影集的「南洋影展」,規畫新移民巡迴影展暨座談會,以及舉辦大型主題活動等等。

我們真心的期望,來自南洋的「台灣媳婦」能在台灣落地生根、快意生活;台灣的原有住民能視新移民女性如同姊妹、包容護持。讓台灣這片花園裡的每一朵花都能自在綻放、迎風招展。繁花似錦,是我們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祝禱。

公視基金會總經理
胡元輝



多數尊重少數╱台灣的考驗

成露茜(台灣立報、 越南四方報、泰文新能量報發行人 )

在地理上,位於歐亞大陸與太平洋交界的台灣,注定是一座移民的島嶼;在歷史上,由於封建帝國、軍國主義、社會主義、資本主義的連番碰撞,不斷地將新移民納入台灣。近數十年來,在地理、歷史的種種機緣下,全球經濟體系中的台灣,取得了「半邊陲」的位置,也成了鄰近貧困國家底層人民想要改善生活的跳板。

回顧台灣過去的「移民」,不論是漢民族、日本殖民者、 1949 年來台的所謂「外省人」、或者擁有西方文化資本的「洋人」,在數量或軍事、政治或經濟,他們之於原居於台灣的住民,都具有相當的優勢。不同於上述移民的是,今天台灣最受關注大陸及東南亞新移民,在數量上、在經濟上、在社會地位,以及在相對於主流的語言、文化時,卻居於相對的弱勢。

「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這是小學生都能朗朗上口的民主原則。「少數服從多數」不難,畢竟力不如人,妥協是最好的選擇。難的是「多數尊重少數」,難的是,多數能夠了解,在尊重少數之後,在少數與多數的共同努力之下,總體的文化將更多元、力量將更壯大,受惠的,是所有的人。

常常聽到有人對於新移民議題「該怎麼辦啊」的評論,彷彿台灣就要因為新移民的加入而萬劫不復,言詞語氣中透露出焦慮。

其實,現代的台灣人,如果對於新移民的出現感到焦慮,焦慮的應該是這樣的題目:

台灣能否不落入「媳婦熬成婆」的心態,善待這群為了追尋更好生活而飄洋過海的異鄉客?(想想過唐山的勇敢的台灣人、想想在美國在台協會前排隊的台灣人、想想冒險出國打拚的台商)

台灣能不能放下短暫的經濟優勢姿態、放下 血統、階級等非理性的歧視 ,公平正義地處理新移民的就業、就學、甚至資訊取得的種種權利?(假設今天你自己是個移民,你所希望受的待遇)

這幾個問號,正是對台灣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