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頭曲、片尾曲Ⅱ──陳永淘

片尾曲Ⅰ─林生祥  

片頭曲、片尾曲Ⅱ──陳永淘

來自靈魂、土地、與自然的生命詩歌
吟遊詩人 陳永淘  

  簡介
1956年出生於新竹縣關西鎮的阿淘哥,在青山綠水和樸實農村中度過童年和青少年,這段時間的自然體驗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生命泉源。
十四歲舉家移居台北,開始一段長長的都會生活,但是後來許多工作卻一直跟山林溪水相關,1991年離開台北都會,在台北三芝鄉進行拾荒雕塑。

1996年為了安慰臥病在床、只會講客語和日語的高齡祖父,寫了一首回憶童年的客家歌曲「頭擺的事情」,祖父露出久違的笑容,並引起
親友間強烈的震撼,從此他一發不可收拾,專注投入客語歌謠的創作。

在1997年六月,遷移到新竹北埔生活,蟄居偏遠山中小屋專注於創作,每週日在北埔慈天宮廟坪,展開常態性自發表演長達三年,觀眾從寥寥十幾人到三、四百人,創造出音樂與環境的深刻互動,成為客家音樂的傳奇人物與事件。

這三年間,因為以一把吉他自由走唱的即興表演風格,和詞曲作品具高度人文精神,被譽為前所未有的「吟遊詩人」。

公元1999年末與古秀如合作成立「春水出版社」,從製作、表演、發行通路皆獨立自製,出版有三張個人客語專輯「離開台灣八百米—阿淘的歌」(2000/1),與峨眉國小小朋友共同完成的「阿淘和孩子一起﹍下課啦」專輯(2000/11),「水路」專輯(2003/9),並曾為公視連續劇「曾經」和「寒夜」首部,創作並演唱片頭片尾曲。2001年於峨眉成立春水基地,自行舉辦演唱活動至2003年3月。現持續創作中。

片頭曲《天光》(為「寒夜續曲」而作)
一分鐘搶先試聽 (805k)
天年大變 暗地無邊 卜筮難計 艱苦人間
離泥離親 水火滅情 任在陰風 將夢吹散

心腸痛斷 蹶命愛行 捱薄命人 日夜愛拼
莫怨莫嘆 絕代毋驚 死也愛尋皇天輸贏

有時有日 露水惜命 灰中賤草 天光反生
有時有日 露水惜命 灰中賤草 天光反生

詞:古秀如、陳永淘 曲/唱:陳永淘 編曲:陳柔錚

翻譯:
這天年大變、彷彿無邊昏暗的世界,是個連卜卦巫筮都難以預料的艱苦人間。
人們被迫離開自己的土地和親人,被猛烈如水火的災難淹滅情感,一任陰風吹散了夢。

但是就算心腸痛斷也得拖著老命掙扎前行,像我們這樣薄命的人,日夜都得更加努力。
不怨不嘆,已經抱定就算絕了後代也不怕的決心,就算得死,也要找皇天論個輸贏。

總有一天,那灰燼下的卑微草根,在天亮日出後,終有大地露水對生命的憐愛,再次重生。


片尾曲Ⅱ《燈妹之歌》 改編自老山歌
一分鐘搶先試聽 (1718k)
自古人生路難行
擔頭按重得人驚
風吹水打妹子身
毋得團圓淚茫茫

日日想來夜夜愁
天不留情仰般行
孤寂路頭千里長
望你轉來共下行

詞:古秀如 曲改編:陳永淘 編曲:陳柔錚



片尾曲Ⅰ─林生祥  
簡介:
詞曲創作,製作人
前觀子音樂坑主唱、吉他手、製作人(1993-1998)
前交工樂隊主唱、吉他手、月琴手、製作人(1999-2003)
2000年 金曲獎最佳作曲人(我等就來唱山歌/交工樂隊)
2000年 金曲獎最佳製作人(我等就來唱山歌/交工樂隊)
2002年 金曲獎最佳樂團(菊花夜行軍/交工樂隊)
新新聞週刊、中時人間副刊、誠品好讀評選「面向2002,十位不可忽視的人物」
主要作品:
過庄尋聊/觀子音樂坑(1997)
游盪美麗島/觀子音樂坑(1998)
我等就來唱山歌/交工樂隊(1999)
菊花夜行軍/交工樂隊(2001)
主要演出:
2000台北首屆世界音樂節
2001捷克布拉格Respekt音樂節開幕演出
2001比利時Gent民謠音樂節
2001比利時Brugge世界音樂節
2001法國巴黎New Morning演出
2001台北流浪之歌世界音樂節開幕演出
2002香港澳門巡演
2002加拿大溫哥華演出
2003新加坡濱海劇院演出

關於片尾曲「細妹妳看」
喬的寒夜三部曲,是我大學時代的讀物。那時候台灣人三部曲、濁流三部曲、寒夜三部曲是幾乎在同一連串的時間讀的,在此時正回想著當時讀這些作品時,搖撼著我的種種情緒。還記得當時看完這些鉅作時,也衝動想當小說家的,而且那時的雄心壯志,是要在未來有樣學樣,寫本大河小說的,但現在看來就笑笑算了。只是多年以後,怎麼也沒想到「細妹妳看」會與「寒夜」發生了關係,竟然也和歷史鉅著沾了一點醬油。

今年六月接到「寒夜續曲」劇組的電話,洽談寫片尾曲的事。

七月駛著14年的喜美進入竹東燥樹排,看拍戲現場,看景看演員,聽現場的環境音,感受現場氣氛,想像小說中的過往情境。在燥樹排的山谷裡,大冠鷲正鳴叫,看著牠飛翔的線條,伴隨在背後的大山白雲,山谷下河流劃過的水聲…….夏日的騶雨降下,故事正在進行,細細的哀愁裡有蟬鳴幫腔,導演鄭文堂(阿堂)說片尾曲就從這裡下手!

我打了電話給搭檔鍾永豐,討論劇本與拍片現場的氣氛,後來就以劇情中的革命鴛鴦為主軸,永豐先寫了一個歌詞版本,我以歌詞內容為基礎,裁剪調整成歌曲結構上的需要,我也先寫了一個曲子版本,開始與永豐一來一回的討論…….. 當第一段詞曲結構穩定之後,永豐的第二段歌詞不久後也出來了,內容基調大致上是這樣定的。在音樂上我在思考要怎樣與阿堂溫溫的鏡頭做配合,於是寫了一個類民謠的味道,唱腔冷靜的「細妹妳看」。後來把這首歌帶去燥樹排發表,現場的工作人員反應似乎不壞。接下來就開始想編曲,想著大山大水該如何表現,後來把琉球三弦大師平安隆請來,再加上黑名單工作室的陳主惠拉大提琴,在淡水山區的百年石頭平房裡,錄音師沈聖德沈穩地操刀錄音……

「細妹妳看」這首歌的完成,對我音樂旅程中有重要意義。在交工樂隊的時期,做了「我等就來唱山歌」與「菊花夜行軍」之後,一直在摸索下一個時期做音樂的方向,這確實令我發慌,尋找內心裡頭的聲音對話,我不是那麼清楚把握。在交工樂隊解散後,這是我第一首寫的歌,第一次與國際大師級的樂手合作,第一次跳出樂團的模式做音樂,第一次與影像畫面一起唱歌……..。也因為這首歌,讓我知道好像還有力氣寫歌,把我從低潮中拉上來。

回想當時在配唱錄音時,腦子裡轉著原著、劇本、拍片現埸的畫面,另一方面卻又覺得自己是站在美濃龜山下,望著中央山脈和白雲,聽見正在奔流的荖濃溪,好像是在颱風襲捲後出太陽空氣清澈的日子。
再回頭一看,這竟是我十年來唯一一首情歌!怎麼會這樣?

片尾曲Ⅱ《細妹 妳看》 一分鐘搶先試聽 (108k)

(客語歌詞)

細妹 妳看
介置中腰介大山
攪著白雲緊扁緊轉

細妹 妳看哪
介轉彎介河灞
趨著大水緊流緊灩
像妳按靚

細妹 妳看
介掛雲介大山
傾身渡著山下介石崗田

細妹 妳看
介唱歌介河灞
彎腰攬著唇邊介沙埔地
像妳惜我

(國語翻譯)

女孩 妳看
那中央的大山
攪著白雲翻來又轉

女孩 妳看哪
那轉彎的河流
趨趕大水波光瀲灩
像妳真美

女孩 妳看
那掛雲的大山
傾身顧著山下的石崗田

女孩 妳看哪
那唱歌的河流
彎腰抱著旁邊的沙埔地
像妳疼我

「寒夜續曲」配樂 陳柔錚

天秤座,全職自由音樂工作者。

記得第一次打開寒夜續曲的劇本,是坐在學校對面的麥當勞裡;九月初,一個炎熱的午後。
那是收到腳本的第二天,本來只想大略瞭解一下內容就好,沒想到,一看就看到了晚上十點半,一口氣把整個劇本讀完了。
還記得看到最後,喝掉了杯子裡早涼掉了的咖啡,只覺得麥當勞的冷氣,真冷 ……

一種從腳底、心裡泛起的寒冷。

那是一個我沒有經歷過的時代。在我吃著麥當勞薯條的同時,我並不能體會蕃薯是僅有的食物那種艱困;當鄰座的人吃完一個大麥克時,我也不知道,捧著幾斤豬肉卻非常高興的那種感覺——這是我媽媽說的,她說她記得小時候,跟我表叔把家裡養的豬交出去時,只領回來區區幾斤豬肉卻非常的高興——當然,那時我根本還沒出生。

這是一個我們這一代,都沒有經歷過的年代;可是仔細想想,也不過幾十年前而已。

我不知道在那樣的日子裡,音樂是不是有什麼實質的功能;我也不知道在那樣的日子裡,音樂能不能化解飢餓、取代生存。可是我一直記得某部電影裡的一句標題:“淚流乾了,今生今世歌仍然要繼續”。

一直相信,音樂是會說話的,音樂是伴隨著生命的洪流、自然產生而且永遠存在的。

不敢奢望可以跟永恆拔河,只希望能夠好好的,寫出屬於寒夜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