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新聞工作和教學的人,原本就受過寫作、思考、和表達能力的訓練,在「回首台灣報業」多達一百數十人的訪談裡,充滿各種令人回味再三的珠璣之語,以下只是一些簡單的引述,想要一窺全貌,還是要每個星期三晚上十點收看公視 13台的「回首台灣報業」。

楊憲宏【 資深媒體人】:

如果兩大報跟三家電視台這種時代,他們這種所謂媒體控制是有效的話,那也不至於到最後會解嚴,也不至於到最後報禁會開放,也不至於到今天有這麼多的亂象,可以有人來煩惱,我認為我們有這個煩惱是幸福的,而不是辛苦的。

馬西屏【任教文化大學新聞系】:

但是我覺得, 讀者跟觀眾也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收視率跟閱聽率是誰創造起來?是讀者跟觀眾?你如果真的不看不聽,這種新聞報紙自然會調整他的腳步,但是我已經講過,讀者也是精神分裂症,也是兩面人格,他罵檳榔西施,但是他不會去看穿很多衣服的檳榔西施...

李金銓【香港城市大學傳播學講座教授】:

這個經濟商品當中,只有報紙只有媒介是受到美國的憲法的保護的,那基於什麼道理呢,那就大家因為認定報紙或是媒介,是促進美國的自由民主,美國的這個生活,保護美國的生活方式,如果喪失了這一點,那個辦報紙、跟這個製造汽車、或製造牙膏有什麼不同呢?報紙當然是商品的一部份,但是報紙不完全是商品,他是商品再加一些價值吧,那現在這樣的價值在哪?

陳國祥 【 前中時晚報社長 】:

你根據不同的政治立場去選擇不同的媒體,那麼你選擇了這個媒體之後,你不但受他的每天呈現的言論所強化你原來的立場,同時他的新聞呢,也讓你的原來立場更加地強化,所以每一個不同的政治立場,都被餵養他的媒體做更加強化之後,這社會的分歧會更加嚴重,甚至喪失了一個溝通的基礎。

何榮幸 【台灣記協創會會長】:
台灣其實現在多數的報業,不但報老闆的立場很清楚、藍綠統獨的色彩很分明、而且很多老闆對於他的立場的貫徹、其實到了令人很難以想像的地步。報紙上面不要說是新聞、社論、甚至於連照片的選擇,台灣很多報紙,照片的選擇,其實都也要去觀察老闆的政治態度,來選擇說要放那個政黨的、要放那個政治人物的、放得大或小、放得好看或不好看。

杜念中 【蘋果日報社長】:
蘋果是相信讀者,而不相信我們自己的編輯,換言之說,我們必須要設身處地的去想,如果今天我是一個讀者,那麼我想看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