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新聞稿 審薦原則及程序 被推薦人簡歷 審薦會議記錄


建立海外服務頻道,讓台灣走入世界舞台
公廣集團座談會第五場:公共廣電集團與海外服務頻道

Part 1
孫青(公視執行副總)
國際頻道的重要性,在於服務海外僑民,同時以台灣觀點對國際發聲,增進國際瞭解,提升台灣的國際形象,並且直接或間接推動文化與觀光產業。

世界各國都有國際廣播、國際電視。以 BBC 為例,其國際服務內容包括 BBC World Service Radio 、 BBC World Television 與 BBC online news Service ,整個服務區域是全球,經費是台幣 132.8 億,員工 2347 人,主責機構是 BBC ,節目規劃以即時報導與深度分析為主。

NHK 的國際頻道,其服務項目也分三部份, NHK World (免費電視頻道)、 NHK World Premium (須付費收看頻道)、 NHK World Radio Japan (國際短波廣播),經費是台幣 32.8 億,服務區域涵蓋全球。在節目規劃上, NHK World 以新聞資訊為主, NHK World Premium 節目較多元,包含戲劇、兒童、教育、新聞、綜藝節目, Radio 部份則使用日語、英語等 22 個語言播出。 NHK 計畫在三年內,在英語的傳播上與 CNN 並駕齊驅,這也是他們未來的願景之一。

韓國的阿里郎電視台的服務內容有四項, Arirang World (全球)、 Arirang Korea (韓國國內英語頻道)、 Arirang Arab (阿拉伯地區 22 個國家)及 FM 廣播,服務區域也是全球,經費是 13.3 億台幣,員工約 250 人。主責機構是 Arirang TV ,它是由 KBS 、 MBC 、 SBS 、韓國放送廣告公社等單位集資成立, 以服務外籍人士為主,語言使用以英語為主。節目以 KBS 、 MBC 、 SBS 三電視台的節目為主,部分節目自製,新聞 31.9% 、文教節目 15% 、娛樂節目 53.1% 。韓國 KBS 本身也有國際頻道,服務內容為 KBS World 、 KBS Korea 、 Radio Korea International ,以 11 種語言播出,服務全球。主責機構是 KBS , 以韓僑為主要對象,播出 KBS 受歡迎的節目。語言以韓語為主,英語為輔。

中國 CCTV 的國際頻道分成兩塊, CCTV-4 是以海外華人、華僑為主要服務對象,節目以新聞為主,文化節目為輔; CCTV-9 是 24 小時的英語頻道,以新聞與新聞性節目為主。提供海內外的英語觀眾一個了解中國的窗口,覆蓋面積幾乎全球。

俄羅斯國際頻道 Russia Today ,是一個以新聞為主的頻道,提供俄羅斯資訊與新聞,並以俄羅斯觀點向世界發聲。 員工有 539 人,主責機構是 Russian News 、 TV-Novosti , 2005 年 10 月 10 日播出。節目內容包含國際、經濟、體育、文化、俄羅斯本地新聞,以及紀錄片。

昨天中國時報的專題報導也提到,法國目前也在籌備一個英法雙語發音的電視頻道,希望在今年 12 月成立。法國這個頻道的預算也很高, 7500 萬歐元,約 30 億台幣。德國之聲 DW 在 1992 年成立,預算約二十幾億台幣,主要是提供德、英語的節目。

台灣宏觀電視 2000 年 3 月 1 日開播,它是第一個針對海外華僑播出的衛星電視台, 24 小時播出,運作方式為公開招標,收看方式是透過衛星、網路直接、隨選視訊,以及當地的有線電視頻道。節目以國語為主, 新聞以國語、台語、客語、粵語、英語播出,有非常多的僑社新聞、新聞雜誌,綜藝娛樂、連續劇、休閒美食、生活資訊。目前五家無線電視台及有線電視台受歡迎之節目都會被宏觀採購播出。根據僑委會的調查,宏觀電視最受歡迎的節目是新聞報導、綜藝娛樂、連續劇、烹飪美食及觀光旅遊節目。

民視英文新聞節目是新聞局的標案,經費是 6,000 萬元,每天 1 小時。 1 年的合約,於 2005 年 9 月 13 日期滿。合約期滿後,民視決定自行製作英語新聞,每天縮短為半小時。

今天舉辦這場座談會,是因為現在台灣出現了一個可以發展國際頻道的機會。無線電視事業釋股條例 第 14 條指出,「政府編列預算招標採購或設置之客家電視、原住民電視、台灣宏觀電視等頻道節目之製播,應於本條例公布施行後之次年度起,交由公視基金會辦理。」 此外,公視在去年也向行政院提出 兩年 92 億的計畫,已經送到立法院作初步的審查。這個計畫涵括的範圍很廣,其中, 海外國際頻道是要成立一個讓國際人士瞭解台灣文化特色、政經發展、旅遊資訊及國際局勢的英語頻道。還有一個境內外語頻道,主要服務境內外籍人士、新移民,並提供國人開拓視野、尊重多元與學習外語環境。

為什麼現在海外頻道、英語頻道愈來愈多?原因有兩個。一是技術的門檻與成本降低了,另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家都不願意放棄對海外發聲的機會。今天如果亞洲發生一件事,在華盛頓的朋友看的是 CCTV-9 ,卻聽不到台灣的聲音。台灣雖然在地理上是一個很小的區域,但它與亞洲各地是相連動的,所以我們希望國際頻道不只侷限於台灣的資訊,而是亞洲的資訊, 成為報導台灣與亞太區資訊最具影響力的媒體。

然而, 怎麼樣才能讓我們的國際頻道真正觸達到目標觀眾,得到觀眾的回饋,進一步產生影響力?通路是一個重要的關鍵點。如果沒有通路,節目作得再好,上不了衛星、下不了地,是沒什麼用的。因此,在我們規劃二年計畫的預算時,海外頻道的預算部份雖然編了 12 億左右,但是很大一部份是預計將花在取得通路上。所以,今天我們或許可以討論以下幾個問題:台灣需要幾個國際頻道?單一海外頻道是否能滿足海外僑民、外籍人士的不同需求?未來宏觀頻道應該如何充實服務?如何爭取各國頻道落地?

周兆良(銘傳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
我來拋磚引玉一下,跟大家分享日本海外頻道的發展狀況。日本在二次大戰時曾對中國、東南亞等發動過侵略戰爭。在戰爭的陰影下,日本對於發展海外服務頻道一直有點忌諱,擔心別人誤以為他們要利用電波媒體發動媒體戰爭。但是,日本後來發現不能不發展海外頻道,因為他們認知到,如果想在全世界 192 個國家中突顯出自己的特色,就必須依賴媒體來發聲。

日本的海外頻道最早是起源 1935 年,當時為了戰爭宣傳需求,成立短波國際廣播頻道。 1994 年,日本修訂廣電法,將海外服務頻道列為 NHK ( Nippon Hoso Kyokai )的必要業務。 1995 年 4 月起,以歐洲、北美為對象,一天播放電視節目 7 小時。 1998 年開始擴大,以亞太地區為對象,以數位方式播放 NHK World TV 、 NHK World Premier ,一天播放 18 小時。 1998 年 10 月起,世界主要地區已可收看日本的海外電視頻道。 1999 年開始進行 24 小時電視節目直播及錄影重播。

NHK World TV 一天播送 24 小時 , 以新聞節目及資訊時事節目為主 , 其中 , 「 NHK News 7 」 、 「 早安日本」、 「 Close Up 現代」、 「東京市場報」、 「發現新亞洲」等都是很受歡迎的節目。 NHK World TV 以海外個人為對象,如有衛星設備,可同時和日本同步收視,免費。 NHK World Premier 以海外電視台及有線電視台為對象,一天播送 24 小時,以新聞和綜合節目為主,收費。

國際廣播是以短波為主, 分為 GS 及 RS 兩種。 GS ( General Service ) 以一般個人為對象,節目內容以新聞、解說、及各種其它節目為主,在特定時段和 NHK 國內第一廣播網同時播出。 RS ( Regional Service ) 以地區為對象播送,考量各地域不同的政情、風俗習慣及宗教的特殊性,除新聞及解說性節目外,並介紹日本及提供日本最新的流行音樂節目。 GS 以日語及英語為主,以日本僑民為對象,每天播送 31 小時,向全世界播出。 RS 則以 22 國語言,每天播出 34 小時,播送地區只涵蓋 17 個地區。 在經費部份,日本海外頻道的經費是 118 億日元,約 32 億台幣左右。雖然 NHK 的經費是跟民眾收收視費,但是其背後的邊際效益非常高,因為這是主動的由自己發出訊息,而不是被動的由其他國家的媒體報導。所以,日本近年來全力發展國際頻道,希望能把日本的特色介紹給全世界。

回過頭來看台灣。台灣目前除了宏觀電視服務僑民之外,確實需要一個 24 小時的英語頻道。在國外唸過書的人都知道,在國外要找到台灣的資訊非常困難,要介紹台灣時也不知道從何做起,所以,如果二年計畫能夠通過,成立國際頻道,對於提昇台灣國際形象、建立國人信心有很大的幫助。

林麗雲(輔仁大學大眾傳播所副教授)
我今天報告的是韓國的經驗。為什麼選韓國?第一個理由是因為韓流,這個韓流已經淹到台灣來了。第二個理由是韓國在 1995 年開始有海外頻道,但他們在發展過程中有遭遇一些困難,也有正當性危機,而這些困難與危機正好可以提供我們參考。第三個理由是,我最近到韓國參加一個研討會,當時我才知道原來在韓流興起之前,東南亞國家流行的是台劇,有台風,但是韓流之後,台劇就不再流行了。所以,韓國對我們來講是一個學習的對象,同時也是競爭的對象。

韓國發展海外頻道雖然有十年的歷史,但是我們大概可以把它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 1995 年到 2003 之間,主要目的是為了從事文化宣傳。 1993 年金泳三上台後,提出全球化,此時需要一個國際頻道,讓外國人可以了解韓國。在這個脈絡下,阿里郎電視台成立,以衛星傳輸。阿里郎電視台早期的目標是文化宣傳,資金來自政府(文化與旅遊部與韓國廣電委員會)。但是,韓國內的一般家庭看不到阿里郎電視台,而韓國境內的外國人,除非透過飯店或衛星接收,否則也看不到。韓國民眾、國會開始質疑阿里郎電視台的正當性。因此到了晚期,阿里郎電視台轉為以提供衛星頻道到世界各地為目標。阿里郎電視台的優點是它洞燭先機,在韓流之前,就比 KBS 先進入全球平台。但這也構成它的問題,因為,對這個國家而言,它不是由它主要的國家電視台來從事海外服務,阿里郎電視台必須另外再作節目,所以需要很多經費來支撐它,它跟其他電視台不能互通有無,成本很高,造成阿里郎電視台財務不穩定,甚至自 2007 年後,國家減少補助。

第二階段是 2003 至今, KBS 開始發展海外頻道。這個時期的邏輯是文化經濟,也就是為了賺錢。在 2000 年時,台灣引進韓劇,促成韓流。 KBS 戲劇在海外大賣後,企圖進軍全球,特別是東南亞國家。此時 KBS 意識到,如果本地頻道業者不買他們的節目,韓流就不會存在;但是如果有個平台可以進入各個國家,讓各國習慣韓國文化,文化折扣性就會愈來愈低。因此, 2003 年 KBS World 衛星頻道成立,以 KBS 現有節目為主,編排與字幕配音。目標是為了長期推動韓流 。 KBS World 的 資金來源 來自 KBS , 四成收入來自執照費,六成來自廣告。早期以免費方式進入各洲有線電視系統,等到市場建立之後,它可以再叫價。現在 KBS 已經到了日本、泰國、歐洲等,一年內收視戶達六百萬戶,今年底達三千萬戶,明年達五千萬戶,英文字幕與配音逐漸增多。 KBS 發展模式的優點是它可以推動韓流,回饋生產,長期厚植影視產業。但缺點是它必須有雄厚的資本,進行長期投資,而且要深入分析各國傳播生態,並進入市場。所以他們去年在整個組織結構上重新調整,在董事會下成立 Global Center ,共有 200 名員工,其中 100 人負責國際廣播,另外 100 人負責擬定海外發展 策略、國際關係、內容編排等。另外他們也在海外成立子公司,如 KBS America 、 KBS Japan 等。

從韓國的經驗中我們學到,如果我們要發展國際頻道,我們要先 確立海外頻道的目標為何?我個人建議,應該是 文化交流與文化經濟並重。也就是未來的公廣集團必須 將台灣優質節目推向海外(東南亞與華人區), 讓別人認識台灣,也要讓世界的觀點進入台灣,互相交流,才能 建立永續發展的產業。第二,在 發展海外頻道的進程上, 我 建議採循序漸進方式,以現有節目為主,再逐步發展。因為,台灣公廣集團的資源有限,短期應先固本,在現有資源下開展國際視野,例如先作外語新聞、國際公視合製、交流等。

邱璧輝(中央廣播電台外語組德語節目召集人)
在我們討論怎麼做之前,我覺得應該先確定海外服務頻道的宗旨,就是加強文化交流、宣揚台灣觀點、推展觀光等。宣揚台灣觀點很重要,特別是當台灣想加入 WHO 、聯合國或其他國際組織時,我們更應該有一個發聲的管道。第二是要確定海外服務頻道的對象,是華僑還是外國人士?若為華僑,不同區域的華僑可能也有不同的需求,當設定的目標不同時,內容也會不同。第三是財源,要有穩定的財源才能做事,因此,除了兩年計畫的經費之外,或許也可以考慮收執照費。第四是尋找傳送平台,包括電腦寬頻、上衛星、與當地業者協商,或購買當地頻道和時段。例如,德國之聲在阿富汗的知名度極高,有 40% ,其原因一方面是德國與阿富汗建立友好的關係,一方面是德國買下當地的頻道,包括電視和廣播,因此阿富汗當地對於德國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

有關節目內容的規劃,是要用中文、英語還是其他外語播出?我覺得中文部份可以加強,因為中文在未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語言,因此中文節目不只可以給華僑收看,也可以給其他外國人收看、學習,而這些是我們可以做的。至於每日播出時數,我們不一定要 24 小時播出,可以搭配其他頻道。在內容上,也要確定新聞及其他節目,例如,是僅播台灣新聞,還是台灣、國際新聞都有?自製還是外購配上英文字幕?然後要資源整合,讓節目互相流通、資源共享。最後我想強調的是,我們是否也要同時加強發展 on-line 和海外廣播?因為每個人接收資訊的方式不一樣,接收習慣也一直在改變中,所以 online 的部份或許也是以後我們可以發展的。

閔傑輝 Jeffrey Mindich (資深英語新聞主播)
我經常出入一些外籍人士聚會的外交場合,他們經常向我反應台灣有必要成立一個專屬的英語頻道。事實上,我們從內政部的統計數字可以得知,長年住在台灣的外藉人士, 扣掉外籍勞工後,超過 20 萬人,這些外籍人士來自全球各角落,包括國外意見領袖跟資訊科技菁英、還有許多外商公司、外商銀行的總裁、高階主管,以及諸多國家外交官及工作人員。這些人多多少少會影響到他們國家對台灣的看法。 這個龐大外籍族群如何取得正面、正確的台灣新聞及資訊?

過去政府曾補助製作過英語新聞,但是這些節目通常只播出半年或一年。目前民視雖然提供一天半個小時的英語新聞節目,但還不夠;而 ICRT廣播也非提供全天24小時的英語新聞服務,而是以音樂為主。所以事實上,這些外籍人士其實很難獲得一些即時的台灣訊息。

另外,若從短期居留的外籍人士來看,台灣每年都有將近 300場的展覽,光是世貿就有100場。2003年,台灣辦國際會議的次數是全球排名第33,在亞洲是第6名,所以台灣每年都湧入大量的外籍商務人士。如果我們能夠提多元的英文資訊,是不是可以提升他們在台灣的洽商或投資的意願?

再就觀光部份而言,去年來台灣觀光的外國人士有 337萬8千人,創歷年來觀光紀錄的新高,比前年同期成長34%。今年觀光局更預估, 來台觀光人士可達目標 375萬 人,約台灣人口的 16%之多。年年都有數百萬的外藉人士到台灣來,他們來到台灣的時間可能很短,只有三天、五天或一個禮拜,如果我們能夠讓他們多了解台灣的狀況,他們便能 成為台灣的最佳代言人。

建立英語專屬頻道的好處在哪裡?第一,可以提升台灣的國際形象與能見度。最近大陸的英語網站在這半年內增加很多,當我上網搜尋台灣時,我發現都是這些大陸網站在提供台灣的訊息。我想,台灣應該積極主動去提供世界訊息,打造自己的國際形象與能見度。第二是可以增加外國人士對台灣的了解。目前台灣、中國大陸等地是全球經貿活動最關注的地方,如果能夠傳達一些台灣的經貿、科技等訊息,真實報導台灣的狀況,將比刻意宣傳還來得有效果。最後是可以避免不正確的報導,引起誤解。中國大陸的英語媒體愈來愈強,而且他們報導台灣的手法愈來愈高明,不著痕跡,無形中壓抑了台灣的聲音。所以,台灣應該要成立一個專屬的英語頻道,它可以著重在新聞、經貿、科技等,讓長年居住在台灣,或是來台灣觀光、洽商的外籍人士能夠更了解台灣。

陳貴賢( 中研院原分所暨台灣大學凝態科學中心研究員、公視董事 )
首先我想回應一下 Jeffrey 的看法。我幾次在公視董事會裡強調,國內外語頻道的成立是非常迫切的。當國際人士來到台灣,他們除了看 CNN 、 BBC 之外,如果有機會能夠看到台灣的社會文化、科技成就,對台灣將非常有幫助。而這一點其實在場的與會人士都已經有共識。

不過,身為公視董事,我想提出幾個看法。現在公廣集團即將成立,除了既有的公視,華視、客家、原住民及宏觀都將加入,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運用有限的經費顯得格外重要。所以,在成立任何頻道之前,都應先作審慎的評估。我舉一個例子,過去三台(台視、中視、華視)曾出資成立一個台北國際衛視,它主要的功能是將三台的節目透過衛星送到世界各地,不須花費節目製作的成本,也有一定的收視率。照道理講,這個頻道是穩賺不賠的,但是它現在已經關閉了。所以,我們要很謹慎的,先發展出 business model ,步步為營。

我非常贊成前面與談人所講的,有些東西可以數位化,利用 online 方式播出。當人們想看台灣的資訊,想知道台灣發生什麼事,上網就可以看得到。我相信公廣集團可以提供相當豐富的資訊,而且在成本考量上,這是一個比較可行的方式。我想再重覆一下,我們有多少經費,做多少事。當經費充裕時,我們當然要大張旗鼓去進行,但是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我相信公視的同仁會考量以何種方式來推展最有效。

  鄭東興(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
目前僑委會的台灣宏觀電視已邁入第七年,我們服務的是全球的僑胞, 3800 萬名華人。在這裡,我可以很驕傲的跟各位報告,剛剛各位與談人所作的期許,在我們台灣宏觀電視都已經實現。第一, online 網路電視在我們網站上已作了三年半的服務。我們提供三種規格, 300Kpbs 、 100Kpbs 、 56Kpbs ,現在每天超過 3 萬人使用網路收看電視。台灣宏觀網路電視是全世界第一個 24 小時傳輸的網路電視台,作全球的服務。

再來談談台灣宏觀電視。我們一直不稱宏觀為電視頻道,也不稱它是電視台,比較接近的說法是一個虛擬的電視台。在僑務委員會的編制下,台灣宏觀電視只有 5 位同仁,每年的經費只有二億一千萬。我們大部份的節目來自國內 12 家電視台,我們買節目的播映權,再將節目的資源重新利用、編排,所以花的費用非常低,也才能維持台灣宏觀電視。台灣宏觀電視自己本身有作一些節目。我們每天有 30 分鐘的英語節目、 30 分鐘的粵語節目,一節 30 分鐘的僑社新聞。目前我們全世界有 53 位的特約記者,今年會再增加到 100 位。而我們的英語新聞,經過美國公共電視集團五年多來的檢驗後,在今年也將在華府區域的公共頻道上,每天下午 6 點到 6 點半播出。他們可以透過台灣宏觀電視,看到來自台灣第一手的訊息。另外,對於台灣的政治、經濟、科技、觀光等各行各業,我們也作了 60 分鐘的專題報導。今年我們的特色節目「寶島萬花筒」,主持人以國語及英語雙語同步主持,讓海外想學習英語的僑胞們可以學到,想學中文的外國朋友也可以看得懂。

台灣宏觀電視本來只是僑務委員會下的一項業務,對海外僑胞作服務。我們並沒有把它當作是一個電視台,而比較像是跨國公司企業內部的通訊。所以,我們對於公股處理條例通過台灣宏觀電視納入公廣集團的條文,都感到十分震驚。到底明年開始應該要怎麼運作,目前在法律上還有太多不確定性,例如,本來是要服務僑胞,讓僑胞了解政府現在的各項施政成果,要行銷台灣之美,現在要變成公廣集團,適用公視法,那麼是不是這個頻道就無法報導政府的施政成果?那僑務委員會對海外僑胞服務的這項工作,可能就必須要另起爐灶,否則可能就會造成斷層。這是我們目前面臨的壓力。至於海外英語頻道,雖然不是僑委會的業務範圍,不過我們也樂觀其見。

Part 2 Q&A
Q :剛才鄭副主委提到宏觀頻道負有宣傳的使命,這個部份若讓公共電視來作,會不會違背公視法的精神?國外公廣集團在面對文化宣傳或政令宣傳時,是如何處理的?

周:就日本 NHK 而言,當它在宣傳日本文化時,它是用非常細緻的方式來運作,包括日本傳統文化的保存、相撲等,都在節目中不露痕跡的呈現出來,所以我覺得這是技術性的、節目製作手法的問題。

林:以韓國的經驗來講,因為歷史背景的緣故,韓國的文化宣傳與文化經濟是分開的,文化宣傳由阿里郎來作,作的非常精緻,是文化交流;而 KBS 是比較文化經濟的導向,但是,當其他國家看到韓國最好的電視節目時,就是一種宣傳,就已經把自己國家的觀點帶出去了。所以,其實我們不必太刻意作宣傳,而且別人也都看得出來。當我們把公視優質節目呈現在國際平台上,這時大家就會知道台灣的節目其實比韓國還要好。我們大家都有共識國際上缺乏台灣的聲音,需要有個管道來傳遞台灣的聲音,但是我也期待,當我們把台灣的聲音傳出去時,我們也應該理解、聽到更多國際的聲音。

邱:我覺得這是技術性的問題,只要作節目的人對於當地目標區域的文化、經濟、政治、歷史發展等都有很深刻的理解,能夠掌握,這時他就能把要傳遞的訊息不著痕跡的放進去。

閔:對於國外人士而言,到底你的訊息是在宣傳還是在傳達資訊,其實他們都非常清楚。比如一個廚師,與其他自吹自擂將自己的實力說的天花亂墜,還不如實際上作出一道好菜讓大家嚐嚐,更能讓人信服。

陳:我同意前面幾位與談人的說法,也就是看你如何去呈現。如果我們呈現的是台灣過去十年來做過哪些建設,介紹台灣的進步,這些是很合理的,我想不會有人去質疑。但是如果只是呈現某一政黨過去的政績,可能會引起反感。如果將來由公視來主導,我們應該可以用比較細緻的手法,讓大家看到台灣之美,呈現台灣的多元文化、多元族群的面貌。

©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 版權所有©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公視 資訊部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