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電視台 ( 第十三頻道 ) 播出時間表

播映日期

時間

主題

影片名稱

95年12月09日(星期六)

下午 15:00-16:00

教育平等權

魔鏡

95年12月16日(星期六)

下午 15:00-16:00

弱勢人權

0--博盛的二年八班

95年12月23日(星期六)

下午 15:00-16:00

婦女人權

移民新娘三部曲 —中國新娘在台灣

95年12月30日(星期六)

下午 15:00-16:00

工作權

社長不見了


魔鏡   12月09日下午 三點至四點
這部 56分鐘的紀錄片,工作小組紀錄了台灣教育制度下,幾所國中「能力分班」的真實狀況,但是被拍攝的學校,並不是違反「常態編班教學正常化」的特例。根據人本教育基金會調查資料顯示,民國92年,只剩下宜蘭縣100%落實常態編班,其餘的各縣市,都存在著不同比例的學校違規。

在這部名為【魔鏡】的紀錄片裡,我們透過鏡頭證明,學校對前後段班「大小眼」!最好的教學資源流向前段班,後段班只能揀人家剩下的。這些孩子的父母,同樣納稅盡國民義務,他們的小孩可以在國民義務教育中被歧視嗎?能力分班的這種惡質做法,不僅是關乎公平正義的道德問題,也涉及違反國教法與教育基本法。

0-博盛的二年八班 12月16日下午 三點至四點
「 0」是一個「開始」,也是一種「圓滿」。它最原始,也最簡單,將開啟另一種生命的智慧...。

在 1993年,作者和幾位朋友拍了他們的第一部紀錄片「博盛,這孩子」,紀錄一位智障孩子和他母親的故事。九年過去,博盛今年十六歲了,長得又高又壯,現在就讀於桃園啟智學校高二。「0」這部紀錄片,拍攝的主題是博盛和他在啟智學校的十三位同班同學的故事。

桃園啟智學校高中部二年八班,有十四位同學,他們有些是腦性麻痺,有些則是自閉症,還有各種程度不一的智能障礙和學習障礙。在這個學期,二年八班的他們,負責經營學校的早餐部;他們要自己做豆漿、煎蛋餅、煮茶葉蛋 .....,在老師的指導下,雖然手忙腳亂,但他們還是信心滿滿。有些比較重度障礙的同學,就算無法賣早餐,也會拿著一塊抹布在一旁幫忙擦桌子;他們各有所司,完成他們的任務。

最近他們有足球比賽,開始要學習如何用腳來踢球,而不是用手;他們也要開始學習如何把球踢進自己的得分球門,而不是對手的得分區。徐凡功是高手,曾經代表台灣參加特奧會,但是,其他的同學卻不太能夠了解足球的遊戲規則。許博勝更多的時候,是愉悅地站在球場中央看著大家玩球,李益薰則是經常把球踢往遙遠的界外。

比賽結束了,大家都玩得不亦樂乎,但是卻有同學暈倒了!接下來的日子,他們還要去旅行,去接受不同的職業訓練 ......。啊!高中,是一個美好又浪漫的青春歲月,當然他們也開始對愛情感到好奇,一段段簡單又不可預知的生命歷程,也即將展開......。

移民新娘三部曲:中國新娘在台灣 12月23日下午 三點至四點
台灣,原本是一個由移民後裔組成的新國度。數千年前,包含馬來族在內的南洋移民登陸台灣;數百年前,漢族移民大量湧入台灣;四十多年前,中國大陸各省移民,隨著國民政府前進台灣。他們的血緣或族群背景或許不同,目的卻無二致,那就是到這塊充滿各種可能性的島嶼上,尋找生命的出路,追求更好的生活。

大約二十年前,有一批新移民開始進入台灣,與過去以男性或家族為主的移民模式不同的是,她們是化整為零的個別女性,默默地潛身台灣人的家庭場域,生養台灣人的後代。有趣的是,這些來自東南亞的外籍新娘,與近年來人數直線上升的大陸新娘,有點像台灣早期的「童養媳」,普遍被貼上無知或卑賤的社會標籤,只留下家務勞動或傳宗接代的工具價值。

尤有甚者,根據學者夏曉鵑對 1988-1996年的媒體報導研究顯示,這些透過跨國婚姻而來的女性移民,通常脫不了「假結婚真賣淫」、「降低人口素質」、「無可奈何的受害者」、「惟利是圖的吸血鬼」等負面形象;而外籍新娘的配偶圖像,往往不是肢體或智力障礙,就是道德卑劣的騙徒或沙豬。簡言之,外籍新娘現象十幾年來被建構為台灣「社會問題」,而說是「建構」,是因為根據官方統計或學者的實地研究,都無法證明上述的指控是普遍存在的事實。

其實,不管是東南亞新娘,或形象類似的大陸新娘,放在資本主義發展的世界脈絡來看,她們有如商品般被引進台灣,並非特例,就像歐美國家的「郵購新娘」,一樣都是低度發展地區女子,藉由婚姻移民較高度開發的地區(過去第三世界國家包括台灣,都有不少婦女嫁往歐美日等國)。

雖然保守估計,大陸與東南亞的新娘總數,已經超過三十萬人,逼近外籍勞工與台灣原住民人口,台灣政府對待這群女性婚姻移民的態度,始終曖昧不明,這反映在身分認定、限制工作權與社會權等諸多不合時宜的法令上,尤其應運而生的跨國婚姻仲介有如雨後春筍,到目前也還遊走於法律與道德的灰色地帶 ......。

社長不見了 12月30日下午 三點至四點
「總有一天等到你」,原本是棺材店老闆最愛的一首歌,可是這幾年,台灣頻傳的關廠惡性停工,失業的勞工如果要追討回他們應有的權益,也要像這句歌詞一樣鍥而不捨。

「福氣啦,台灣經濟的奇蹟」,「福氣」這兩個字也只存在廣告詞裡而已;辛勤打拼的勞工,換來的卻是資方無情的關廠對待,不知所措的他們,只能向攀高的失業指數報到。

1993年(民國82年)3月底,中壢工業園區內,台日合資的東日公司,社長伊勢昭治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下,丟下兩百多位勞工,留給員工是一種他們最不想嘗試的新體驗,茫然不知該從何著手。桃園地區這幾年前後的關廠事件,造就了一位協助關廠勞工的好手---曾茂興,他適時伸出援手。從最簡單的呼口號,遊行隊形整隊,到勞工歌曲的練唱,開始東日勞工的自救過程。失業的打擊讓勞工的自信跌到最低,一天天的組訓,一次一次的出擊抗爭,讓他們一點點的累積自己都不自覺的自信,進而緊咬住資方董事會,不鬆口的拿回八成他們應有的資遣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