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3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市內湖區康寧路三段75巷70號 觀眾聯絡電話:(02) 26332000 公視資訊部製作

「一方面,我跟反理性主義、蒙昧主義、偏狹思想、獨斷教條做毫無保留的奮戰。另方面,我肯定了理性、自由、民主、仁愛的積極價值,我堅信這是人類生存的永久價值。」

殷海光的學術生涯開始得很早,十六歲那一年,他就已經在雜誌上發表哲學專文,十七歲就摸索著翻譯了一本理則學入門書《邏輯基本》。終其一生,殷海光致力於學術,著述了八百餘萬字,討論哲學、邏輯、民主、自由主義、人生等諸多領域,在五、六Ο年代對台灣的學術、政治產生不容抹滅的影響。

他是一位充滿道德感與使命感的使徒,有人說他憤世嫉俗,有人說他孤傲自賞,他常說:「在現實上他們能屈服我們,但在道德上我們永遠鄙視他們。他們能消滅我們的身體,但卻消滅不了我說出去的真理。」和殷海光亦敵亦友的大儒徐復觀便曾說:「由他的硬骨頭、真熱情,發出的精光,照耀在許多軟體動物之上,曾逼得他們聲息毫無,原形畢露。」

這樣一位學者,在五Ο年代由於投身由胡適、雷震等人所倡辦的《自由中國》雜誌,而成為歷史人物。《自由中國》從五Ο年代初期開始,便陸續發表檢討台灣內部問題的論述,到了一九五六年十月為蔣介石總統的七十大壽所出版的「祝壽專號」之後,言論尺度更是節節升高,由反攻大陸的虛妄性、言論自由,到反對黨問題,無所不談,終於震動了執政者,而在一九六Ο年遭到查封的命運,雷震也因而被捕入獄。

而《自由中國》在後期所發表的這些擲地有聲,但卻觸怒了政府高層的言論,有許多就是出自殷海光的手筆。《自由中國》的主張,在當時及往後近三十年間雖然未能實現,但卻影響了後數代的民主運動者,而在八Ο年代中期以後開花結果。

《自由中國》被禁聲之後,殷海光由於他在學術界的聲望,並未遭到牢獄之災,得以繼續在台灣大學任教,在台大哲學系十七年,他被譽為「台灣大學最賣座的教授」,影響當時哲學系的學風極深,許多學生以及青年學者視他為思想導師。

殷海光在生前曾經希望死後在墓碑上刻下「自由思想者殷海光之墓」,在思想不自由的年代裡,他矗立於主流價值之外,堅持他所認定的真理與價值,這也許正是他最貼切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