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3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市內湖區康寧路三段75巷70號 觀眾聯絡電話:(02) 26332000 公視資訊部製作

謝雪紅本名謝阿女, 1901 年 出生於 在彰化 苦力家庭 , 家中成員都是文盲, 幼時因家貧失學,十二歲母親過世時,為了葬母及還債,賣身給台中洪家當童養媳,備受虐待 。

1918年謝雪紅因不堪養父之妻的虐待,首次反抗,之後她 對自己的命運提出疑問,並付諸行動以自殺或逃走等方式,企圖脫離被擺弄的命運。 當年年底,謝雪紅為擺脫傳統婚姻的束縛,逃離洪家回彰化,為了贖身被騙成為台中大地主、霧峰林家的親戚張樹敏的侍妾。

1919年,謝雪紅隨 張樹敏赴日本經營製帽買賣,之後轉往中國青島(當時為日本勢力區),正逢中國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運動」熱潮,思 想受到衝擊, 體會到「革命就必定要流血,要革命就會有人犧牲」,於是正式將謝阿女改名為「謝雪紅」,這三個字自此成為台灣革命前輩反男性沙文主義、帝國主義、資本主義與中華沙文主義的象徵 。

1922年,謝雪紅自己開業「嫩葉屋」裁衣店,並且被視為跳出家庭參加社會運動的前進份子,也因此認識了台灣議會之父林獻堂、詩人林幼春及楊肇嘉等台灣文化協會成員及初期反日運動領袖,一有機會即參加文化協會舉辦的演講會,自此強烈感受沒有受教育的痛苦,於是開始有了讀書的念頭,這樣的轉變,促成了謝雪紅「上海之行」,而步入其革命家的生涯與曲折命運的開端。

第二年,謝雪紅結束 「嫩葉屋」生意後 ,隨即與丈夫張樹敏由日本轉往中國上海,在船上,她認識了林木順(草屯人,台共建黨首位領導人)、李友邦、鄭泰聰(三人因領導台北師範學校罷課被開除),因此一道前往上海,並結識了李萬居等在上海留學的部分反日台灣人,逐漸產生革命思想。

1925年,孫中山病逝北京,謝雪紅和姪兒鄭木金再度前往上海、杭州,參加上海「五卅運動」等示威遊行,同時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和罷工遊行,同年並進上海大學讀書,年底被共產國際吸收,與林木順一同前往莫斯科東方大學接受教育訓練。1927年結束課業之前,正式由日本共產理論家片山潛下達國際共產創建台共的命令。

1928年4月15日,「日本共產黨台灣民族支部」,也就是台灣共產黨在上海舉行成立大會,以謝雪紅為主席,大會以 「追求台灣獨立、成立台灣共和國、樹立工農政府」為宣言。台共第一次中央委員會,決議林木順、林日高、潘欽信、謝玉葉四人潛回台灣發展組織。 台共建黨甫滿十天, 因為「上海讀書會」事件,謝雪紅被日人逮捕,謝雪紅也被解送回台 審判。

1928年6月2日謝雪紅在台中獲釋後,立即展開黨的重生,以讀書會吸收黨員,並加入文化協會及農民組合,同時於1929年二月,在大稻程太平町(今延平北路、南京西路口)成立「國際書局」販售進步社會科學書籍。1931年發生的「台灣共產黨事件」,日本人大規模逮捕共產黨人,謝雪紅也不能倖免,被判處十三年徒刑。

1945年10月謝雪紅在台中組織「人民協會」與「農民協會」,以聯絡中斷十數年的政治活動,組織曾遭陳儀政府強迫解散。謝雪紅另外創辦「建國工藝學校」以教育青年學子,且透過《和平日報》攻擊陳儀的弊政。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 3月2日台中舉行市民大會,謝雪紅被推為大會主席,強烈抨擊國民黨暴政,要求終止國民黨一黨專政,實施台灣人民的民主自治。因局勢不安、謠言四散,青年學生便要求謝雪紅出來領導抵抗運動。雖然謝雪紅組織武裝義勇隊,卻聲明不得任意殺害外省人、不得搗亂家屋物資,堅持憑著正義良知參加這場鬥爭。3月3日民軍設立「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以謝雪紅擔任總指揮編制「二七部隊」, 駐紮台中干城營區 。

3月9日國軍登陸,民軍退守埔里,希望在山區進行游擊戰,因原住民拒絕支持,謝雪紅黯然逃出台灣。 1947年5月21日由左營逃至廈門,隨 後在香港與廖文毅共同組織「台灣再解放同盟」, 1947年轉到上海成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 , 且以「台盟」主席的身份,於 1949年元月謝抵北京 進入中共高層擔任黨政要員 。

 

中共建國後, 1951年謝雪紅提出處理台灣問題須考慮到台灣政治、經濟、文化特殊環境,以中國民族主義來要求台灣是不近人情的。因為謝雪紅的深厚的台灣意識,使她的後半生飽受批判鬥爭的摧殘,下鄉與勞改讓她染上惡疾,最後於1970年病逝於北京。

 

綜觀謝雪紅的一生,雖然顛沛流離,但他卻始終以堅定的意志挑戰傳統社會的女性宿命。對於台灣前途,她不管身在台灣或中國,也始終都堅持台灣獨立自主的精神。尤其她的堅韌性格,不論是在日本殖民時期、國民政府時期,或是中共時期,表現均超乎男性。她的一生,從反對男性沙文主義,反對帝國主義及資本主義,到反對中華沙文主義三個不同階段的抗爭精神,已不單是一位女性革命家的寫照,而其堅毅的精神,也足堪為台灣人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