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賓 應采靈
本集主題 我終於不怕談女兒自殺

來賓介紹
4年前,應采靈與徐明的女兒,徐子婷,
以22歲的花樣年華,自統領百貨的頂樓跳下、自殺身亡。
時隔4年,這樁悲劇演化成另一齣八卦緋聞,
以「應采靈與徐明婚變」的形式,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
在八卦與流言之外,在夫妻吵架的表相底下,
自殺者的家屬、那些被死者拋下的人,
歷經了哪些恨的傷痛、與罪惡感的折磨?
我們對自殺這個行為,存有哪些錯誤的想像?
而自殺者的家人,又如何在痛苦與療癒之間,學會原諒?

精采訪談節錄
主持人胡淑雯:「過去這四年,想像妳寫一個作文好了,妳要寫一個開場白,妳會怎麼描述過去這四年,妳是怎麼過的?」
應采靈:「徐明常常跟我說,我們應該往前看,因為如果我常常回頭的話,可能我就是活在過去。再提到這件事會傷痛,並不表示說我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是我接受了,只是說,這個痛,很痛。」

主持人胡淑雯:「子婷過世的那段時間,你曾經不斷的反覆倒帶去回憶說,她過世前一天、前一個禮拜、前一個月,有沒有放出什麼訊息,妳覺得妳沒收到,因而感到很痛苦自責的嗎?」
應采靈:「我的形容是老天爺跟我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因為我覺得完全沒有預警。對,給我覺得就是反差好大,我好難接受。」

主持人胡淑雯:「妳應該有一種蠻強烈被她拋棄的感受?覺得她沒有顧念母親,然後自己就這樣走了…妳會有那種被辜負、對她生氣的感覺嗎?」
應采靈:「不是被辜負跟生氣的感覺,而是說,其實我跟我的女兒相處,都是像朋友,我不是經常把我自己當成是她們的媽媽在跟她們相處,我認為我們是朋友。既然朋友,什麼不能說?我是覺得這個很不夠意思。」

主持人胡淑雯:「來看妳跟徐明的關係。你們是不是有過那種互相指責的時刻?或者是說徐明會指責你,有的時候也是因為痛苦。有那樣子的時刻嗎?」
應采靈:「有。其中有一小段時間。我當下其實不是非常懂他的意思,可是我後來想,我是覺得他可能覺得我教育女兒的方式是有問題的,那是不是我對於徐子婷的方式,證明說是我錯了,那我可能不應該再用相同方式去教她的妹妹?他對我的是這一塊在做指責。」

主持人胡淑雯:「我在報導裡頭讀到,似乎你們在大吵那一架之前,有點類似是分居、分房的狀態,是這樣嗎?」

待續……

側訪群像
譚艾珍:是應采靈踏入演藝圈後的圈內好友。來自譚艾珍的祝福:「我們這個寶貝采靈,一直都把妳當作自己的妹妹,雖然經歷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我們也知道,叫妳不要難過,那其實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想哭就大聲的哭,沒人會怪妳。而且呢在哭過之後,不要忘了還是要雨過天晴,讓自己保持能夠面對著陽光,這樣才不會讓子婷覺得負擔好重喔,好不好?」
董瑞芝:應采靈的專科同學死黨。來自董瑞芝的祝福:「Min妳真的很棒,不管徐子婷的事情,或是任何事情,妳都可以過去,所以不要忘記我們都在妳的身後。
加油。」
蘇曉:四年前在徐明的催眠課上認識了應采靈,就此成為好友。來自蘇曉的祝福:「應姊,很想跟妳說,不要把所有的時間都給老公、小孩、狗狗們,要留點時間給自己。記得,多愛自己一點。」
陶思妤:跟徐子婷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是應采靈的乾女兒。來自陶思妤的祝福:「媽咪,除了徐子惠、徐明爸爸,我們身邊所有的人都一直會陪著妳,不管碰到什麼事情,不管將來可能有更多不開心或是更多不愉快的,妳都一定會堅強勇敢,因為我們都會陪著妳。那婷婷在天上在做小天使,她也會很努力的保護妳,然後保護你們的家。我相信,媽咪妳一定ok。」

主持人後記
女兒不見了,
母親以倖存者的身份,艱難地活了過來。
我總感覺,應采靈上節目、談女兒、談自殺,
就是一種愛的行動,
繼續實踐母親對女兒的愛,
一種就連死亡也拿不走的深情。
∼胡淑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