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賓 張亞輝
本集主題 愛滋病害我?幫我?

來賓介紹
張亞輝今年42歲,罹患愛滋病8年了,因為愛滋,他辭去唱片公司主管的工作,在死亡面前,熱切地探索活著的意義。
2年前,張亞輝發起「愛之抱抱」活動,鼓勵路人擁抱愛滋病患,
這個活動已經持續2年,並且在馬來西亞、斯里蘭卡都有舉辦。
他用愛滋病,度量自己的勇氣,
也藉著擁抱,試探了偏見的底線。

亞輝的部落格:http://mysss.org/
台灣露德協會網址:http://www.lourdes.org.tw/


精采訪談節錄
主持人胡淑雯:「你發現自己得了愛滋病,然後你幾乎就在一年內,就做了公開現身的決定。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會覺得你勇敢到不合理的地步,你可不可以跟我們分析說,你為什麼可以跟別人不一樣?」
張亞輝:「因為大家的觀念都是,愛滋病會死得很慘、死得很醜、死得很不名譽。那我就是想要說,我都沒有這樣子啊,而且現在是二OO八了,我活了七、八年了。甚至我那天聽到最新消息,有活過四十幾年的。如果這個疾病並不是那麼恐怖的話,原來以前社會、國家教育我們的,都是一個錯誤的資訊,那我可不可以出來,讓大家有一些不一樣的看法。」

主持人胡淑雯:「當你被宣布罹患愛滋病的那一刻,其實你對愛滋病的了解可能也是不多的,那一刻,你是否有很多的恐懼跟憤怒?」
張亞輝:「不要講恐懼跟憤怒,根本是腦袋一片空白,然後那時候,我的前男友還在,就是在旁邊一直說:怎麼會這樣...。那我腦袋第一個印象就是,我還可以活多久?」

主持人胡淑雯:「我想像假如我得了愛滋病,我有可能會一直不斷去追憶說,是誰?,是哪一次?是哪一次凸槌發生了這樣子的事情。你當時有很努力的去想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跟哪一個人發生的事情嗎?」
張亞輝:「好像我們做的任何事情,一定要有一個原因,才會有這個結果,但是那個背後,其實又比較像是好像要去找一個原因來怪。我當初知道自己感染後,並沒有去想這些事情,我覺得生命對我來講,現在比較重要。我如果去找到哪個人把病傳染給我,那又怎樣?甚至我覺得,我要為自己負起的責任是什麼,我就是沒有保護好自己,我在那個渴望有人愛我、渴望有人能跟我在一起的過程中,我沒有保護自己,那我必須負起這個責任。」

主持人胡淑雯:「生病之後有沒有過那種就是,整天關在家裡整天哭,然後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情的時刻?」
張亞輝:「我只有哭過一個下午,那就是剛出院回到家裡,那時候才意識到說,我不知道哪時候會死。那時候收音機突然傳來張雨生的「我期待」,那我曾經帶過他,他也走了。我聽到他唱「我期待」,我才想到說,我接下來生命到底要什麼?我到底要什麼?」

主持人胡淑雯:「身為一個愛滋病的帶原者,假設說,我仍然要去享受人生,包括享受友誼、愛情、享受性,那你覺得我有沒有責任告知對方,我身體的實況是這樣?」
待續……

側訪群像
張媽媽:「媽媽今天很有福報,才能夠上電視跟你鼓勵,你自己的命就是這樣,你一定要堅強,要在社會上成為一個很成功的人,媽媽絕對在旁邊鼓勵你,疼你。只要你有困難,一定要告訴媽媽,媽媽會幫助你。」

海泙:張亞輝好友。在談到死亡這個課題時,海泙說:「亞輝帶領我去,在我這個當下,我活著的生命當中,去真實的看見死亡是怎麼一回事。」

小藍:張亞輝好友。「他剛生病痊癒之後,我們去舊金山玩,看到他拖著那個沒有體力的身體,然後被我拉著到處去逛街,去看景色這樣,一方面會覺得,怎麼那麼弱,會生氣。一方面又會從他的虛弱裡面,看到他的生命力,跟對生命的很多感動。」

Lily:張亞輝好友。「我從沒認識愛滋病患,我猜想他們好像身上很多瘡,然後很...虛弱,感覺活不了,也死不了。但認識亞輝之後,我才知道以前對愛滋病的了解是錯的。」

主持人後記
張亞輝給出一種很不一樣的愛滋形象:
他不後悔、不認錯、不禁慾,
並且相信患者有權利,
在不告知對方「我有愛滋」的情況下,
自行做好防禦措施,進行安全性行為。
聽起來很不道德嗎?是的,
跟五十年前的離婚婦女一樣不道德。
張亞輝並不要求你同意他,
但是他邀請你一起思考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同意?
以及,一個「常人」的責任又是什麼?

愛滋協助團體
台灣露德協會 ( 02)2371-1406
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02)2311-0333
愛慈教育基金會 (02)2370-3579
關愛之家協會 (02)2738-9600
希望工作坊 (02)8262-1501
台灣愛之希望協會 (07)550-0225
台灣世界愛滋快樂聯盟 (08)7799-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