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詩再現-記 一段美麗與艱辛的歷史重建之旅 』
誰說只有演戲的人是瘋子?!

造船運動 V.S. 造人運動

淺談「台灣人民的歷史」服飾
   

造船運動 V.S. 造人運動
ㄧ至四集 美術統籌 李亮賜

製作團隊在八里租了一間倉庫,開始進行荷艦船艙的搭建

從接到這個案子開始,所有的人都立刻了解到這將會是一場硬仗!我們面對的,不是發生在台灣某一個歷史段落,而是從史前一直到清末,曾經發生在這塊土地上,影響著台灣的歷史,在濃縮的 180 分鐘內,必須完整呈現出來。尤其是「大航海時代」的台灣,經歷許多戰火的洗禮,如何讓它重現在鏡頭前,這是當初令我們想到,連頭皮都會發麻的問題!

<< 造船運動 >> - 鄭荷「九一六台江海戰」重建

一開始為了消化龐大的資料,公司成立了資訊小組,一方面整理公視所提供的資料,一方面補足在要將場景實體化時所欠缺的資料。因為要把一堆平面、或文字的平面資料轉換成立體美術道具,我們需要的資訊,其實比想像的多更多,其中最麻煩的就是各國的船隻:從史前、到清末、原住民、葡萄牙、荷蘭、西班牙、清軍、日軍。

在數月的努力之下,荷艦船艙初步完工

在「大航海時代」船隻展示著一國的國力,也是進入台灣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所以如何去重建當時重要的海戰場景,就成了首件要克服的任務!

在初期我們先四處尋找各國的模型船,在美國的網站訂購,甚至跑到大陸天津,找到中國造模型船的第一把交 椅- 儲師父,為我們先把在大場景裡需要合成的模型船做好,一方面也提供美術組在比例上的參考。我到現在仍然沒有忘記,當我們收到第一批模型船時,簡直像小孩收到第一件禮物一樣的興奮,急著拆箱整理,也是因為這樣的熱情跟興奮,才能一直支持著我們到最後 …。

在各國的模型船陸續到位後,我們無可避免地還是要面對實拍的問題,所以在跟導演開會後,我們決定就選擇一場海戰來發揮,這一場戰役就是鄭成功與荷蘭人著名的「九一六台江海戰」。

美術組製作荷艦的道具大砲幾可亂真

在開會中我們提出各種的參考資料,初期這些資料像一種慢性的「興奮劑」影響著所有人,可是隨著開會的頻繁,到討論與執行層面的困難,大家開始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我們不是好萊塢,我們不是在拍鐵達尼號,我們也沒有預算去造一個大水池,搭一艘可以盡情拍攝的大船;我們有的只是一群充滿傻膽的人,儘管受限於預算,還是想在鏡頭裡呈現不輸好萊塢電影的海戰場面!

在初期我們還是先做了一些場面的限制,但是務求在限制裡做到完整。所以在荷蘭船的設計上,我們選擇了主力炮火的船艙內部;而且為了在視覺上呈現魅力,刻意的壓低船艙的天花板,再多加上大大小小的橫粱、繩具、船燈,讓一切發生在堶悸瑣啎麚鶩情A顯得壓迫、擁擠、與倉促。解決大塊面的場景後,接下來就是光影的設定,我跟導演都蠻喜歡那種古戰船的格子天窗。我在壓低的天花板上,刻意做了天井,升高了格子窗的高度,拍攝航行在大海裡的船員,在充滿著肅殺之氣的船艙,舉目望天的特寫:格子光影投射在他們充滿著無奈的臉上,象徵他們嚮往自由,卻被囚禁的衝突意象。

備齊了一切場景及美術道具,在拍攝的現場,燈光師隨著節奏搖晃著從外打入的月光,搭配船內搖晃的燈具、索具,攝影師在軌道上架設了水床,場務們從外潑入被砲火踐起的水花,特效人員負責操縱不斷發設的砲火,演員在擁擠的船艙中不斷的來回搖晃,不時發射炮火,時而掩護,時而傳令下一波的攻擊;塵煙、水柱、搖晃的光影,所有的人在鏡頭前,共同完成了我們的「造船運動」!

<< 造人運動 > >- 陸戰的重建

鄭軍營區內的紅色旗幟與白帳篷上的黃色旗幟,是加強畫面氣勢不可或缺的重要道具

解決了海上的戰事,陸地上的爭鬥,也是我們必須去面對的。首先要面對的是人數的問題:我們沒有辦法去找個二三百臨時演員以壯氣勢,而且這裡面還要有原住民、各國人種、清兵的分別!有些畫面可能可以用後期特效、或攝影的角度去避,但是基本的氣勢,導演還是希望能營造出來。所以每一場戰爭 << 旗幟 >> 就成為了一種語言,一方面讓觀眾在快節奏的戰爭場面中可以迅速辨別,一方面也使用旗海來做人海的假象。

在收集各國旗幟的資料中,我們也從新設計了一些旗幟:在船上掛的主旗、 副旗、帥旗,最後在很多場景裡,我們也盡量去加入有顏色的布旗。譬如港口設定了紅色的風向旗,刑場加入了黑色的招魂 旗。 布旗隨著風中飄揚,對場景多了一份柔性,也多了一些活絡。到了最後,我想我有一點中毒了。對於在這塊土地不斷發生的戰事壓迫,血淋淋的陳述,不如在畫面裡多一點柔性的浪漫。 看著各種旗幟隨風飄揚在空中,應該也夾雜著自己對自由的渴望吧!

港口的紅色方向旗讓場景多了一份柔性與活絡

在製作接近尾聲的時後,回憶起這一段拍攝過程,當時所受的苦,現在都變成甘甜的滋味!很難想像我們靠著那麼少的人力、跟資源,去完成了那麼龐大的作業規模!除了感慨台灣沒有〝那樣的〞環境,去支援龐大的歷史劇拍攝,也驚訝於台灣有〝這樣的〞一群人,用自己的努力跟毅力,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成功片廠的志哥、木工龍師、勇伯、阿宗、祈師, . 默默的支持我的堅持,搭出讓人不斷讚嘆的場景;特效小武、小嚴、阿龍、製造了鏡頭前戰火的魅力;美術阿梁、思樺,重建一幕幕彷彿走入時光隧道的場景 … 。

道具小白、依凡、阿達在拍攝中完整呈現我們的要求,場務大頭、阿茂、製片助理阿朕、阿盛多於他們工作職責的表現,還有許多人在拍片的時候不斷給予溫暖的支持。我想,這應該就是台灣人民〝打拼〞的精神吧!即使在歷史中不斷遭受壓迫入侵,一樣可以以達觀的精神,克服所有的困難。在拍攝「台灣人民的歷史」過程中,我重新認識了台灣。我喜歡這塊土地,也喜歡這塊土地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