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史詩再現-記 一段美麗與艱辛的歷史重建之旅 』
誰說只有演戲的人是瘋子?!

造船運動 V.S. 造人運動

淺談「台灣人民的歷史」服飾
   

『台灣史詩再現-記 一段美麗與艱辛的歷史重建之旅 』
一至四集 製作統籌暨編劇 章蓁薰

「打拚-台灣人民的歷史」,這個跨越五年,結合了歷史學者、紀錄片工作者、廣告、與電影製作團隊的集體智慧結晶,始得完成的「台灣史詩八部曲」, 終於 要推出, 也將 在台灣電視史上寫下絕響。從文字到影像,從編劇、拍攝、到後製的 電腦魔法 ,我們共同經歷了無數個艱辛的挑戰,與一段美麗的歷史重建之旅…。

冰河期 「 澎湖海溝 」 與 「 人類遷徙 」 的虛擬世界建構

為了捕捉獵物,長濱文化人需要各種工具的協助。而波浪翻攪下的卵石,成為這群史前人最擅於利用的材料。

歷史的重建,必須建構在創作者的豐富想像力! 今天台灣海峽的區域,在冰河時期是一片疏木草原,俗稱「澎湖海溝」。 在冰河期「澎湖海溝」、與冰河期末「遠古人類遷徙」的場景中,導演符昌鋒透過影像要傳達的精神是:惡劣的自然環境突顯人類的渺小,及人類對抗環境所激發的生存意志。製片組遍查台灣地貌資料,攝影組大量勘景仍無所獲後,「十月影視」製作團隊在導演拍板下,決定不惜遠征到澎湖出外景,拍攝這場宇宙洪荒的歷史場景。

冰河期「澎湖海溝」遼闊溼地地景終於在澎湖找到了,但如何還原遠古人類的生活面貌,則是製作團隊接下來的挑戰。 人類學學者,第一集《島嶼黎明》 研究 顧問-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兼副所長 蔣斌老師 認 為 , 我們可以推想, 四萬四千年前來到台灣的史前人類 ,應該是 一群皮膚黝黑、身材不高,面貌 具有 「南方黑人」特徵的人。 如 果我們不考慮從西太平洋其他地區徵求演員,而希望由台灣原住民擔綱的話, 蘭嶼的達悟族人,可能具有較多類似的輪廓特徵。 接下來輪到演員組和服裝設計要面對難題:如何 安排 這場戲的主角-遠古人類(蘭嶼 達悟族原住民 ),從蘭嶼到澎湖 的交通 ;如何突破現有的素材與想像,讓遠古人類披上酷似鹿皮、卻沒有縫合痕跡的假皮衣。為了突顯宇宙洪荒景象,「攝影指導」沈瑞源特別挑選在陰天拍攝這個虛擬的歷史場面,使影片保持在一個渾沌天地初開的灰色基調。短短數分鐘的特效合成畫面,呈現的是導演組、製片組、攝影組、美術組、演員組、與影音特效組工作人員數月努力的心血!

時空交錯還原 舊石器時代「長濱 文化人 」漁獵生活

豐富的環境資源,使得長濱文化人更容易生存。他們就這樣靠著雙手與石器,生活了數千年之久。

大約和中國大陸的山頂洞人同時期,在一萬五千年前的台灣東部海岸的海蝕洞裡,住著一群舊石器時代的人類。這群人被稱為「長濱文化人」。 『 在現代八仙洞遺址裡,考古學家挖掘出數以千計用海濱圓礫所打製的石器、和製造石器的廢料,此外,還有骨針、骨魚鉤、骨質兩頭尖器等。 這群台灣最早的居民生活主要是以漁獵、採集為主,當時的居民主要居住在海邊的洞穴、岩蔭或近海低地隱閉背風處,形成小型的聚落,人口不多,主要利用礫石偏鋒砍伐器、和礫石石片器作為工具…。

符昌鋒導演在構思這場 舊石器時代「長濱文化人」漁獵生活的重建場景 ,可說是煞費苦心與創意。為了使觀眾經由時光隧道從現代場景走入歷史場景,讓觀影者與冰冷的考古遺址產生情感上的連結;短短幾分鐘的視覺呈現, 導演組、製片組、攝影組、美術組、與影音特效組工作人員,開了無數次製作會議,從勘景、分鏡、討論、複勘、修正、拍攝、到後製電腦特效處理,過程不僅繁複,且分工縝密。

製片組的首要任務在於實地勘景, 提供現 代八仙洞遺址的照片作為各組討論依據。 影音特效組 「特效指導」林育賢 ,必須將八仙洞「長濱文化人」這個繁複的鏡頭拆解成五個畫面,以利後期作電腦合成特效處理,並在拍攝時親自蒞臨現場指導。「攝影指導」沈瑞源的挑戰更大,必須根據現 代八仙洞場景 ,在台東縣長濱鄉海岸線上找到相同透視感的海蝕洞,以重建歷史場景 。在拍攝場景確定後 , 演員組也不負重任,以地緣選角 ,在當地阿美族原住民部落中尋找到身材瘦黑精幹的男女演員,擔綱飾演舊石器時代「長濱文化人」 。

至截稿日為止,真正的後製作業尚未展開,但經過初步合成已經可以感受到影片的敘事魅力 …。 「鏡頭中首先出現的是現代八仙洞全景,接著現代建築物逐漸瓦解,猶如走入時光隧道,一萬五千年前的地貌正一塊一塊地拚構起來,一尾尾的山嵐瀰漫在海蝕洞外,山洞前出現一群小小的人群在移動 … 。」

3D 動畫再現新石器時代「大坌坑文化人」原始農耕社會

拍攝大坌坑文化人進行山田燒墾,突然下起滂沱大雨此場戲,為了解決接電接水的難題,可苦了工作人員,但最後仍克服萬難達成任務。

新石器時代中期 最主要的特色是,當時的居民已經會製陶,…主要器形有陶罐和陶缽,主要以粗繩紋裝飾陶器外部,也有彩繪的陶器,顯示當時的居民已經有相當高的藝術水準。

在閱讀有關「大坌坑文化人」的生活習性後 , 影音特效組 「動畫指導暨視覺指導」 許聰仁從「大坌坑文化人」的農耕社會尋找到創作靈感 。他 大量地參考了古埃及楔形文字 、 及台灣布農族的 「 木刻曆 」圖騰 ,演化成生動的 2D flash 動畫形式,發展了 5 段以 「 播種 」 、 「 歌舞 」 、 「 家庭 」 、 「 捕魚 」 、 「 狩獵 」 為主題的視覺符號,並讓這些鮮活的動畫,從 「大坌坑文化人」的「粗繩紋陶」圖騰上動了起來 ,歷史彷佛也在霎那間活了起來 !

這 5 段生動的動畫 ,卻是耗費了 「十月影視」動畫組數月的心血才得以完成!

第一階段: 2D flash 動畫製作。由「 動畫指導 」 規劃,若以每秒 30 格,每 5 格畫一張圖來計算,每秒則必須繪製 6 張圖,以此類推。 第二階段: 3D 底圖製作 。 由 「特效指導」 接手 , 製作一個 3D的岩壁底圖 。 第三階段:立體投影 。為了使先前完成的 2D flash 動畫,可以投影在 3D的岩壁底圖上運動 ,必須使用一種投影技術 ( projection ) ,製作原理有點類似早期電影中「 laterne magica 」的宮燈投影原理。

眼尖的觀眾,將會發現在 「 家庭 」的動畫片段中 ,一隻可愛的小狗不時出現與男孩嬉戲。在 「 播種 」的動畫片段中 ,還會發現這隻小狗也會趁著大人在農忙時,在田野間搗亂。 許聰仁 不諱言 ,他 的靈感 來自 南科遺址出土的狗墓葬遺骸, 考古資料顯示「大坌坑文化人」曾經埋葬過一隻與他們朝夕相處的狗兒 , 開始過 家畜飼養的生活型態 。 他 的創意證明了 , 歷史是可以如此鮮活般地活在我們眼前啊!

福爾摩沙-美麗島」與美麗的想像

雖然依據十七世紀台灣史學者, 第二集《福爾摩沙》製作委員-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 翁佳音老師 的研究: 『 即使翻閱十六世紀以來西方出版的有關台灣的各種語文文獻,至今仍然無法找到葡萄牙船長、水手或者是探險家航經台灣時驚呼本島為「 Ilha Formosa 」的直接紀錄。 』 但 「 Ilha Formosa , 美麗之島 」這個源自「大航海時代」 的美麗想像已深植人心;而早期 葡萄牙語 對美麗島的讚嘆之詞,經過數個世紀以來,也儼然成了西方世界中提及 「 臺灣 」地名 的代名詞。因此在幾場決定台灣命運的歷史場景篩選中, 「 Ilha Formosa 」的歷史 舞台,自然也成了第二集《福爾摩沙》 重建 十七世紀 「大航海時代」 台灣史, 不可或缺的 美麗場景!

從 「 歷史事實 」 來看,葡萄牙人當時的貿易與殖民重心在中國澳門與日本,而台灣是從澳門到日本的航路必經之地。由此推論,葡萄牙水手當時看到的景緻,應該是航經台灣海峽 領域 ,看到的台灣西海岸 基隆嶼 風光。 歷史學者翁佳音老師 並不反對 影像工作者,為台灣人民完成「美麗島」這個美麗的 「 歷史想像 」。 「美麗島」的美麗傳說,因此 揭開了第二集《福爾摩沙》的序幕, : 十六世紀大航海時代 一艘歐洲葡萄牙商船航經台灣 西 部美麗的海岸,葡萄牙水手對這個美麗島發出讚嘆與驚呼 Ilha Formosa 。從此,台灣這個以南島語族為主體的島嶼,成了西方人口中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

為了以有限的預算,重建這場經典的歷史場景, 「十月影視」 製作團隊特別自國外訂製了葡萄牙商船的模型船,以綠幕和不同鏡位在棚內拍攝,以取下移動中的模型船畫面。並且為了突顯真實感,特別在攝影棚依照比例放大,打造一個葡萄牙商船的瞭望台,以綠幕拍攝葡萄牙水手發現 「 福爾摩沙 」 的經典畫面; 再將 畫面背景, key 上天空合成。透過精緻的視覺設計,這個關於 「 福爾摩沙-美麗島 」 的美麗 傳說 ,將從此深深地烙印在每個台灣人心中!

決定台灣歷史的史詩戰役之ㄧ:「鹿耳門登陸」與「赤崁之戰」

「鹿耳門登陸」

根據史料的記載: 『一六六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晴空萬里,鄭成功親率官兵,分乘三百多艘船艦,自料羅灣放洋。四月二十三日抵達澎湖,分駐各嶼…四月二十四日,鄭成功祭禱海岳,並巡視各島。…四月二十六日,鄭軍艦隊駛抵柑桔嶼海面時,不料遇風,只好返回澎湖等候。…鄭成功當機立斷,決定冒風濤進軍,四月二十九日晚傳令開駕。當時風雨不斷,波濤洶湧,船行其間,甚是驚險,但到了三更,竟然雲收雨散,天氣轉好。… 』 這段關於鄭軍飛渡鹿耳門的文字描述如此生動,彷彿帶領我們回到歷史現場,感受身處東西方海洋競爭激烈時代下,一代英雄人物的豪情壯志。

短短數行的文字,影像轉化卻是所費不貲。「十月影視」製作團隊特別自中國訂購了幾艘「戎克船」 模型船,以拍攝「鄭軍艦隊飛渡鹿耳門」的大場面;甚至 重金 打造一艘實體「戎克船」船頭,以拍攝近景場面。符昌鋒導演特別加了一場「鄭成功祭禱海岳」的戲,以突顯鄭成功善於軍事謀略的雄才大略,場景則移到〝重金打造〞的鄭軍「戎克船」船頭上拍攝,以攝取鄭成功海祭的近景、及內心戲特寫鏡頭。

「赤崁之戰」

依據在台灣住了十九年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職員,德籍土地測量師菲利浦•梅的自白書-《梅氏日記》中描述: 一六六一年四月三十日,…敵人已將很多船隻駛入內海,在我們的注視下,毫無遭遇抵抗地,他們的士兵在距離普羅民西亞約十五分鐘路程(約一公里半)的 Zantecang (柴頭港)的磚窯旁邊登陸。…他們的軍隊有數不完的絲質旗幟旛旒,頭戴光亮的頭盔,手握大刀,迅速沿 Inding 的路,經過哈跟那森林,來到海邊的小森林,在普羅民西亞北邊,公司的庭園小溪後面紮營,在那裡搭起上千個白色帳篷,時間是下午一點半。

這段譯自荷蘭海牙檔案館內《梅氏日記》的記載,與本集製作委員 翁佳音老師的論點十分接近:『 鄭軍登陸地點應是在距離普羅民西亞城(今赤崁樓)以北約八公里的蚵寮港(今台南縣洲仔尾)附近。

為了重建這場重要歷史場景,「十月影視」攝影組、與製片組不惜南下到台南歷史現場勘景,再北上到台北縣福隆、與宜蘭縣東港,尋找地緣較近的沙洲場景。根據「攝影指導」沈瑞源的說法,宜蘭縣東港,以其黑色沙岸較吻合台灣南部西海岸特徵,且 360度無障礙的視覺角度適合多角度攝影,最後勝選而出。考據之嚴謹,光從場景沙質的挑選,已可見一般。

由於沙洲不適合一般車輛進出,所有工作人員的出入,全賴中途站一部部吉普車當作接駁車接送,拍攝現場頗有戰爭片的氛圍。拍攝當天,適逢酷暑又遇大風,真可謂天助!艷陽高照下,風沙滾滾,呈現一片戰爭前的寧靜與焦躁氣象。為求天候、光線、與場面的寫實,「攝影指導」沈瑞源特別選擇在正午來拍攝這場歷史戰役。美術組風塵僕僕,自大清早就開始幹活,直到正午才趕完工,在浩瀚的沙洲上蓋起了一個白色蒙古包。這個白色帳篷,正是鄭成功當年自鹿耳門水道登陸後,圍困普羅民遮城時所紮之軍營,除了充當幾場鄭營之拍攝場景,也將在後期發揮它的最大功效。在鄭軍「兵臨城下」的經典歷史場面中,影音特效組運用電腦魔法,使鄭軍的營帳,由一變十,由十變百,由百變千。

決定台灣歷史的史詩戰役之二:「九一六台江海戰」

鄭荷之戰的高潮戲「九一六台江內海之戰」 ,透過親身經歷的德籍土地測量師菲利浦•梅的描述,彷彿躍然紙上: 『九月十六日,上午停泊在熱蘭遮城堡前面五艘我們的船,拉起他們的錨,駛過大員市鎮,好像要去攻擊敵人的戎克船。那時,從各方面猛烈發砲,我方從熱蘭遮城堡和我們的船,敵方從大員市鎮和他們的戎克船,開始用砲互相猛烈攻擊。我們那些船駛來北線尾的尾端附近停泊,用十二到十五艘載著士兵的小船,像敵人的戎克船搖去,看起來是要衝入敵陣,但有幾艘被戎克船逼去擱淺,有幾艘被敵人用火罐燒到帆,…傍晚,敵人就把所有的火船運去大員,要在黑夜裡送去燒我們的船。晚上約八點,聽見大員那邊有很大的火藥爆炸的聲音。隔日早晨得知,有一艘我們的船爆炸,另有一艘我方遺棄的船被敵人奪去了…。』

鑒於 3D 動畫船隊將流於過度呆板,「十月影視」製作團隊參考了大量的史詩戰爭影片,如〝怒海爭鋒〞、〝特洛依-木馬屠城記〞的拍攝模式後,決定採用電腦合成技術拍攝「九一六台江海戰」的史詩場面。鄭軍三百多艘船艦用火船戰術包圍荷蘭艦隊的大場面,完全仰賴前製期精密的分鏡規劃,與後製期的電腦 特效 才得以完成。為了這場偉大的史詩戰役,製作團隊特別自國外訂購了數艘不同型式的「荷蘭戰艦」模型船,並自中國訂購了數艘「戎克船」模型船,以拍攝海戰大場面。

製作團隊甚至 不惜鉅資 打造 2艘戰艦,拍攝海戰近景場面。 「美術統籌」 李亮賜依照鄭荷海戰荷軍主艦「巴達維亞號」 (Batavia) 模型船,及鄭軍主艦「戎克船」模型船的結構,按照比例放大,繪製 2艘大道具船的施工圖,再依照施工圖重建2艘實體道具船:荷艦的船艙、與鄭艦的船頭。舉凡鄭艦、與荷艦船上所有陳設的道具從火繩槍、到大砲,完全不假他人之手,由美術道具組自己動手製作。道具船的製作曠日費時,一切細節絲毫馬虎不得,自規劃、施工、到完成,已費時數月。為了節省攝影棚昂貴的租金,製作團隊特別在八里租借了一個倉庫,以搭建道具船,並兼作攝影棚之用。台灣人特有的〝打拚〞精神,在獨立製片「十月影視」製作團隊上彰顯無疑!

歷史的法則,千古不變:「一個不了解自己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

回顧「福爾摩沙-美麗島」的歷史:天災造就了這個島上的人民,堅韌的生命特質;人禍卻使人民的心靈,蒙上汙穢。仇恨透過戰爭的血跡,深深植入這塊多災多難的土地。隨著時光的流轉,「原漢衝突」、「閩客械鬥」的 歷史 恩怨,逐漸被淡忘;「二二八事件」卻在近代台灣人民的心中,劃下一道難以癒合的歷史傷痕!如果說「民族主義」是歷經多次殖民統治的台灣,難以化解的魔咒;「打拚-台灣人民的歷史」在 此時此際 推出,是否能為台灣集體失序的精神除魔? 不論先來後到, 在這個 美麗島 上 共同〝打拚〞 的四大族群,是否終於能學 會 以寬恕代替仇恨?上帝無語,這是 祂留給台灣人的功課!

臧振華, 1999 , 《 臺灣考古 》 ,台北:行政院文建會, p43 。

劉益昌, 1992 , 《 台灣的考古遺址 》 ,台北縣:台北縣立文化中心, P31 。

翁佳音,《 「福爾摩沙」名稱來源》 ,翰林社會天地 第五期, 2006 年 10 月, p. 2 。

陳錦昌,《鄭成功的台灣時代》,向日葵文化出版,遠足文化發行,「台灣歷史百科 3」 p. 104 。

「戎克船」: Junk ,應為西方 採用 自 福佬系臺灣人對「船」稱呼之 音譯名 。

菲利普 • 梅著 ,江樹生譯註, 《梅氏日記- 荷蘭土地測量師看鄭成功》 , 漢聲出版 , p. 21~22 。

翁佳音,《重覓鄭成功大軍登陸的舞台-台灣近代初期史研究筆記(二)》:『換言之,荷蘭文獻所記載登陸地,如果要講正確一點,應該說成「油村」中的 Olikan 、以及 Orakan ,從荷蘭文獻記載台灣地名的習慣來看,可確定是福佬系臺灣人的叫法。這些不統一的羅馬拚音字,我判斷原音應為 「 Olaukan 」,若然,則相當接近「下寮港」,或者是「蚵寮港」。 』 , 台灣文獻 52 卷 第 3 期 第 281-300 頁, 2001 年 , P. 286 。

菲利普 • 梅著 ,江樹生譯註, 《梅氏日記- 荷蘭土地測量師看鄭成功》 , 漢聲出版 , p.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