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紀,西歐興起文藝復興運動,強調理性思維的文藝復興,為社會帶來一股熱情澎湃的活力,十六世紀初,隨著地理大發現和新航路的開闢,人類進入海權時代。

荷印公司在台灣的統治隨著軍事行動而鞏固,公司以大員評議會作為統轄台灣的領主,下面管轄熱蘭遮市市政法庭和地方議會。地方議會是原住民村落的總體代表機關。

當西方航海時代的船隊來到亞洲後,東西的海上貿易就日益活絡。 1625 年,葡萄牙人畫出一張完整的台灣地圖,台灣因此被世界認識。再加上海商倭寇往往把台灣當成重要據點時,台灣便在此時,躍升成為國際舞台要角。

但當時的中國明朝卻採取嚴厲的海禁政策,只接受朝貢,拒絕與他國貿易,因此造就了各股海上梟雄的勢力。他們在當時的台灣海域,互相競逐商業利益,不惜兵戎相見。除了中國沿海的海盜集團外,分別還有葡萄牙人以澳門、西班牙人以菲律賓馬尼拉作為根據地。在此同時,日本商人也年年到台灣進行貿易。各國船隊之間常常為了商業利益的競爭,彼此攔截掠奪,衝突日增。

1624 年,荷蘭人得到廈門總兵的默許,從澎湖撤退到台灣。那時 台灣本島並不屬於明朝版圖 ,於是荷蘭人二度在大員(台南安平附近)登陸,開始了對台灣 38 年的統治。也由於荷蘭人對台灣的統治,引起了其他各國的不安,西班牙也於 1626 年五月,派軍隊 經過 台灣東北海岸的三貂角灣外海,於社寮島 ( 今和平島 ) 舉行佔領儀式, 1628 年占領淡水,築聖多明哥 塞 ,力圖鞏固西班牙勢力。直到 1642 年,荷蘭取代了西班牙在北台灣的統治地位,結束西班牙在北台灣長達十六年的統治。

經歷了荷蘭人及西班牙人的短暫統治,台灣開始產生全島性的互動效應,進而產生第一個漢人政權,關鍵人物正是充滿傳奇色彩的鄭成功。

1626 年 5 月西班牙人派軍隊抵達台灣東北海岸的三貂角灣外海,先佔領雞籠,接著在社寮島舉行佔領儀式。

在當時台灣海域梟雄所形成亦盜亦商的海上貿易集團中,鄭成功之父鄭芝龍,以嘉義和北港為據點,游移於日本、菲律賓和印尼等地範圍間。鄭芝龍年輕時曾經擔任過荷蘭司令雷爾生的通譯。他和日本女子生下幼名「福松」的孩子,就是後來的鄭成功。

鄭芝龍接收海商李旦死後的勢力,後來接受明朝政府招降,進而名正言順地消滅其他海盜,使鄭芝龍成為中國東南海域最強大的海上勢力。 1644 年清兵入關, 攻進福建,鄭芝龍投降清政府 ,此舉未被當時年方二十三的兒子鄭成功所接受,乃焚儒服投兵戈,率眾旋走海上,以金門、廈門作為反清基地。

1659 年,鄭成功於南京一役大敗,退回廈門整頓軍隊,準備下一次的反攻行動。這時曾經擔任台灣荷印公司通事的何斌,因為躲避債務來到廈門獻上台灣地圖,用台灣物產豐饒來遊說鄭成功攻打台灣。正發愁缺乏糧食的鄭成功接受了這個意見,遂以何斌為嚮導,率戰艦四百餘艘,官兵兩萬五千餘人,自金門料羅灣首途澎湖、航向台灣,展開 驅逐荷蘭的戰爭 。 1661 年四月三十日成功進佔普羅民遮城,與退守熱蘭遮城的荷軍展開對峙。

1662 年 1 月 30 日,被圍長達 275 天的熱蘭遮城終於開城,荷蘭人終於交出台灣統治權,這是台灣第一次的政權替換。

曾經擔任台灣荷印公司通事何斌,因躲避債務來到廈門獻上台灣地圖,用台灣豐富的物產來遊說鄭成功攻打台灣,正發愁缺乏糧食的鄭成功接受了這個意見 。

鄭成功在取下熱蘭遮城後不久,就突然去逝,享年才三十九歲。鄭經接續了王位,把國號封為東寧國。鄭成功時代因為屯田,和原住民的關係十分緊張。在鄭經時期,漢人村落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和原住民的衝突更大,有記載的大規模軍事討伐至少有七次。

為了徹底去除基督教文化的影響,鄭氏將教堂改建成廟宇, 1666 年完成了孔廟,學校變成漢學堂。原來使用羅馬拼音、崇拜基督的原住民,又開始學習漢文化,漢文化逐漸取代西洋文化及原住民文化,成為台灣文化的主流,支配性文化體制的形成,也對台灣日後族群與文化發展造成重要影響。

1683 年 6 月,清廷接受施琅攻台主張,施琅率軍攻下澎湖,鄭經之子鄭克塽投降清朝,結束縱橫海上達半世紀的鄭氏王朝,翌年,清朝正式把台灣納入清帝國版圖。原本充滿海洋文化及國際色彩的台灣,從此開啟至今超過三百年的漢文化紀元,這是對台灣島上人民的生活最重大的改變。

歷經荷西到明鄭的統治與開發,台灣已經從原始社會邁入初期的商業與農業社會,從世界史的角度來看,台灣承繼南島文化、文藝復興以降的西洋文明以及漢文化,有衝突、有融合、有侵略、有互助,台灣,也在先民篳路藍縷中,一步一步踏上近代歷史的洪流脈動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