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紀末,經過維新運動的日本,已然成為一個現代化國家,準備用武力在世界的舞台上爭得一席之地。而以天朝中土自居的清國,也不想失去東亞宗主國的地位, 1894 年,雙方終於因為插手朝鮮的內政問題,爆發了清、日甲午戰爭。隨著清國的戰敗,馬關條約的簽訂,台灣再次面臨巨變。

台灣民主國成立,送印隊伍熱鬧啟程

1895 年 4 月 17 日,臺北街頭耳語紛紛:李鴻章與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已在日本簽訂和約,清國將台灣及澎湖永遠割讓給日本。消息一傳開,台灣民眾,尤其是那些官吏、富商、地主和讀書人,多感到震驚憤怒和不安。

雖然清帝國統治台灣的最後十年決定把台灣升格為省,並且任命劉銘傳為台灣第一任巡撫,而劉銘傳也想讓台灣走上現代化,但清帝國終於還是放棄了這個當初認為是化外之地的邊陲小島。

當日本帝國以驕傲的征服者的姿態,登陸他們在海外贏得的第一個殖民地時,他們遭受到來自台灣的民間反抗組織最激烈的抵抗。台灣巡撫唐景崧,更受到 張之洞 的暗示,利用國際公法以及島內的民意來阻止台灣被割讓。於是,丘逢甲、林朝棟、林維源等台灣仕紳,都相繼地加入了催生「台灣民主國」的行列。

紳民入內將總統大印交予唐景崧,唐景崧趨前迎接,九叩首,面向北方,接下總統印璽

「台灣民主國」倉卒成立,一方面得不到列強的承認,另一方面日軍已經逼進台灣沿海,終於在十天之後潰散,主事者紛紛逃亡,只剩台灣民眾靠著自己的力量保衛家園,面對日本強大的軍事力量,台灣終究逃不過被殖民的命運。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還是要為生活而忙碌,對新的統治者,他們疑懼地保持著觀察的態度,對抗日保台行動是否成功,也是觀望著局勢的變化。

依據馬關條約,清帝國將台灣、澎湖割讓給日本,從此就法律上來說,台灣已成為日本領土的一部份,但是日人則一再藉口台灣的歷史文化、語言、風俗習慣及社會型態迥異於日本,乃仿效當時列強統治殖民地的方法,在台灣實施民族差別的殖民統治,此性質直到結束統治長達五十一年均未改變。

為了從台灣這塊殖民地獲得更大的經濟利益,日本統治期間在台灣完成多項基礎建設。 1895 年底,後藤新平擔任總督衛生顧問時,延聘英國籍技師巴爾頓來臺興建自來水和下水道工程。隨著水道修濬完成,台灣社會開始經歷了一場巨大的現代化蛻變。

1899 年,日本成立「臺灣銀行」,施行「貨幣法」改革幣制。幣制統一之後,台灣人民也逐漸接受「紙幣」是有價貨幣的現代金融觀念。日治初期以「農業台灣,工業日本」為經濟政策,讓台灣的糖業蓬勃發展,到了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歐洲的甜菜糖停產,使得台灣糖不僅行銷亞洲,甚至擴大到歐、美和澳洲,可說是台灣糖業的黃金時期。

在台灣進入現代化的過程中,民間卻發生了一件帶著濃厚宗教色彩的抗日事件,那就是 1915 年的「西來庵事件」

在台灣現代化的過程中,民間卻發生了一件帶著濃厚宗教色彩的抗日事件,那就是 1915 年的「西來庵事件」。「西來庵事件」是民間社會利用傳統宗教的力量,對日本的統治進行抵抗,這樣「義和團」式的反抗,雖然慷慨抗日,卻不敵日本軍警的現代武器,自然是悲劇一場。此後,接受日本西式教育的新一代台灣人也對日本的殖民統治進行抗爭,但他們所展開的政治社會運動,其精神與內涵都大不相同。

經過明治維新之後的日本帝國,對待海外第一個殖民地使用恩威並施的治理方式,和消極統治台灣的清帝國相比,顯得積極多了。台灣由原本鬆散不相往來的前現代社會,在日本殖民統治下,一面對抗日本政府,一面漸漸成為一個被凝聚在一起,有整體國家感覺的現代社會。

日本殖民統治的五十年期間( 1895-1945 ),台灣歷史的發展呈現出兩個主軸,一方面台灣人民對殖民政權展開反抗,另一面也開始追尋、建構近代國家社會。而 1920 年代可說是個轉捩時期,日本統治台灣的政策在此時產生重大改變,台灣社會也開始呈現出不同的風貌。